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九章 罚不可恕
    “宗师?”傅慧燕的话,如同在赤霞寨众人当中抛下了一颗炸弹。大家又联想到方天佑能够轻易打败赤霞寨这么多人,还以竹枝击退副寨主的人,立马想到方天佑真的是一位宗师强者,一位年轻的宗师。

    颜筱霞见赤霞寨众人心生胆怯,强忍着内心的震撼和愤怒,大声说道:“不管他是不是宗师,既然敢闯赤霞寨,我们就必须把他拿下,否则我赤霞寨威名何存。我们要告诉天下人,我赤霞寨的剑阵可不是吃素的。更何况我们可是受人之托要拿下司游的。”

    赤霞寨众人听到颜筱霞提到赤霞剑阵,提到受人之托,顿时精神一振,之前看向方天佑时的那种忌惮刹时减弱了几分。

    “好,既然你们铁了心要帮着颜筱霞做隐世内宗的走狗,那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要知道,我杀过一个监查特使,就不介意再杀第二个,第三个!”方天佑冷冷说着,又示威般地看向了颜筱霞。

    “姓司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颜筱霞很惊讶方天佑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此时见方天佑不但轻辱隐门内宗,更视她如无物,再也遏制不住愤怒,挥舞着宝剑,再次扑入战圈。

    随着颜筱霞冲了上来,另外五位长老也以不同的角度对方天佑发动了攻击,她们身后的赤霞寨弟子虽然没有扑上前,却也同样以特定的方法严阵以待。

    方天佑发现,颜筱霞等六人虽然是从不同的角度对自己出手,但是无论自己攻向哪一位,最后总会受到对方相邻三人的拦截,而另外三人则会同时攻向方天佑的后背。除此之外,外围那一圈弟子随时可以发动类似的战阵攻击。

    方天佑不得不承认赤霞剑阵确实有独到之处,难怪敢于叫板宗师强者。如果换在方天佑全盛时期,自然能够轻松应对。

    但现在的状态下,方天佑面对一名伪宗师境界强者,五名先天后期,外围还有近二十名赤霞寨弟子的合力攻击,就不敢硬碰了。

    眼见颜筱霞等六人的攻击如一张铁网扑天盖地围困过来,方天佑发现自己避无可避,脸上仿佛露出一丝慌乱,而颜筱霞等人眼中则是闪过一丝冷漠。

    “轰”的一声巨响,铺着大理石的广场上的被颜筱霞等人的剑气击出数米方圆的一个深坑,外围的赤霞寨弟子脸上都是一喜,如此威力的攻击,她们相信方天佑的血肉之躯不死也得重伤。

    可是颜筱霞六人的心却猛的一沉,刚才那一击就要落下的时候,她们猛然发现方天佑诡异的消失了,六人前后夹击的凌厉剑势击空了。

    “不好!”众人反应也算迅速,立即就知道这一击击空就大事不好了。她们虽然不知道方天佑是通过什么方法躲过了剑阵,但是他既然有办法躲过剑阵,接下来肯定会对六人发动反击了。

    果然,六人的剑还没有来得及撤回,根本无法组成剑阵,猛然觉得头顶上空有劲风袭来!方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破了严密的剑网,跑到了众人头顶上空去了,以头下脚上之势,挥动着竹枝疾刺而下。

    明明只有一根竹枝,六人却觉得有六根竹枝同时刺来,不由一边急速后退,同时挥剑格档。六人这不合剑阵规则的一退,又顿时把外围还处在得意当中的赤霞弟子阵脚冲乱。

    六人挥剑削中竹枝,却发现毫无着力感,原来她们挡住的只不过是方天佑挥动出来的竹枝虚影。

    刚反应过来,六人同时觉得胸口疼,身形踉跄后退。“噗、噗、噗”吐血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傅慧燕三人却看得真切,方天佑在舞动竹枝骗过颜筱霞六人后,手中的竹枝诡异地断成了六截,分别刺向颜筱霞六人。

    颜筱霞六人本来就方寸已乱,现在注意力又在竹枝虚影上了,哪里还防备得到竹枝的暗袭,顿时中招受伤。

    “哼,你竟然没受伤?果然有所依仗。”方天佑却是冷然盯向颜筱霞,慢慢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他看得真切,在那截竹枝就要刺中颜筱霞胸口时,颜筱霞胸前猛然暴起一道光芒,仿佛一个防护罩一样,挡下了方天佑的一击。

    那光芒的气息,让方天佑觉得熟悉,正和当初在京城郊外古墓中,虚才道人身上发出的防护光芒一样。

    当时,药兽要咬中虚才道人的喉咙,虚才道人胸前却泛起一道防护能量,反将药兽撞得倒跌飞出。

    后来方天佑才知道隐世内宗“监查特使”的令牌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器。除了是身份的象征外,还能够帮忙聚集一定的天地灵气,更能够在危急关头自主护主。

    虽然虚才道人的令牌被方天佑没收了,但颜筱霞既然接掌了“监查特使”,隐世内宗肯定会给她更外一面同样效果的令牌,毫无疑问刚才的光芒就是那令牌在自主护卫。

    “你,你难道真的要和隐世内宗为敌。你如果再杀他们的特使,隐世内宗一定会疯狂报复的。到时你或许可以躲得了一时,但躲得了一世吗?就算你能躲,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呢?”颜筱霞见方天佑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神情有些慌乱。

    “我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你为了讨好隐世内宗,竟然敢对我的朋友下手,这是罚不可恕的。别说你一个监查特使,就算隐世内宗自己的人敢动我的朋友,我也会照样杀了他。”方天佑凛然说着,身上气息抖然一冷。

    在场的赤霞寨帮众听到两人的对话,都是惊讶不已。她们当然都听说过隐世内宗。只有帮中长老等人才知道隐世内宗在华夏派有监查特使,甚至帮中长老也未必都知道颜筱霞成为了新的监查特使。

    绝大多数人只是隐约知道前不久颜筱霞好像与隐世内宗建立了关系,得到了不少好处。颜筱霞也没少在赤霞寨鼓吹隐世内宗将扶持赤霞寨。

    哪怕之前方天佑说什么杀了一个监查特使,就不在意再杀一个监查特使,赤霞寨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听得云里雾里。

    直到现在听了颜筱霞和方天佑的对方,大家才明白,原来颜筱霞真是做了隐世内宗的监查特使,难怪最近权势越来越大,连寨主傅慧燕都要让她三分。

    大家更惊讶的是,方天佑竟然知道颜筱霞是隐世内宗的监查特使,却仍然坚持要针对颜筱霞。再联想到方天佑之前的话,在场的人不由大惊,原来他以前就曾经斩杀过监查特使。这人该有多胆大,多牛啊!

    “大家都听到了,这人大言不惭,要对隐世内宗不利,大家一起上,将此人诛杀,隐世内宗必定会奖赏我们许多修炼资源的。”颜筱霞见方天佑不听威胁,又大声说道。

    希望能够鼓动赤霞寨剩下的人一起围攻方天佑。那样的话,就算不能杀了方天佑,至少也能给她争取到逃命的时间。

    只是她话出口,赤霞寨的弟子们却没有动手。与她关系好的三位长老,此时已经受伤,其他人更加不敢跳出来与一位宗师为敌了。

    “你自己没本事,只能充当走狗,岂图凭借隐世内宗作威作福。祸事当头了,却又想拉同门下水,我看你脸皮简直比门板还厚!”方天佑扫视全场,没人敢动手帮忙,这才又继续朝着颜筱霞逼了过去。

    他走得并不快,就是要一点点地给颜筱霞加压,要折腾颜筱霞。

    “我有‘监查特使’令牌护体,你杀不了我。而,而且,我现在就通过令牌与隐世内宗联络,只要你敢害我,他们马上就能够派人出来追杀你!”

    看着方天佑逼近,又没有敢帮忙,颜筱霞开始一步步往后退,一手持横剑在胸,另一手却取出了胸口挂着的一面翡翠令牌。

    翡翠令牌上以纯粹的黄金刻写着“隐世内宗”四字,方天佑认出与虚才道人当日所持的令牌一模一样,那块令牌正被方天佑收在储物戒指内。

    “哧,不要自欺欺人了,令牌灵气有限,只能护主一次。至于隐世内宗的人,他们要出来一趟可不容易。”方天佑冷笑着道。

    颜筱霞闻言,面色大变。她本想恫吓方天佑,却没有想到方天佑到一切了如指掌。特使令牌确实有使用限制,要再次护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积累到足够的灵力。至于隐世内宗派人现世,颜筱霞当然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自断一臂吧,如果等我出手,你就没命了!”方天佑一步步逼视着颜筱霞道。

    “你,你休想!”颜筱霞不甘地怒吼着,只是声音中却带着一丝慌乱。

    “那你就去死吧!”方天佑冷喝一声,快速朝着颜筱霞扑了过去,一招“擒龙手”直接击向颜筱霞的咽喉。

    看似简单的出手,颜筱霞却感应自己的退路全被方天佑封死,虽然有剑在手,颜筱霞却不知道斩向哪里,脸上的表情刹时由慌乱变成了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