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七章 都给我闭嘴
    “你是什么人,敢来我赤霞寨撒野!”一个身披红披风,容颜看起来有些苍老的妇人大声喝道。这妇人面色祥和却有种不怒之威的气势,从她站在赤霞寨众人正中位置来看,在赤霞寨地位应该不低。

    “方天佑,你,你竟敢跑来我赤霞寨!”苍老妇人声音刚落,众女子中一个惊怒交加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天佑循声望去,这说话的方天佑有点印象。当日在武道两门交易会后,颜筱霞带着两名手下想要抢劫方天佑。

    结果反被方天佑杀了一个手下,并暗算了颜筱霞,反过来抢劫了她们的东西。这名女子正是颜筱霞两名手下中幸存的一个。

    “他,他就是司游,当日在南坪镇,他自己亲口承认的。秧清秀师姐,也是被他给废去了修为的。”又一个女子颤抖的声音响起。

    这回说话的却是一个右肩无力下垂的女子。这女子方天佑也见过,正是在南坪镇见过的秧清秀一伙三人当中右肩被击穿的那一个。

    “你就是司游?”那面色祥和而自具威严的妇人上下打量着方天佑,疑惑地问道。

    “没错,你们不是处心积虑要找我吗?怎么,现在我找上门来了,你们反倒不认识了。”方天佑冷笑道。

    “放肆,竟然敢对我们寨主这样说话!”那妇人还没有答话,旁边几个年青气盛的女子已经沉不住气,“噌”地亮出了自己的兵器。

    妇人却伸手拦住了她们,又转身看向方天佑道:“我们无异于与你做对,之所以调查你,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方天佑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就是赤霞寨的寨主。对于赤霞寨,方天佑曾经从“龙盾”的资料中有过了解,寨主叫傅慧燕,是一位伪宗师境界的强者。

    不过一位伪宗师境而已,方天佑倒也没怎么放在眼中,听她还想为自己狡辩,当即冷笑着反驳道:“好一个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那酷刑逼供南坪镇的普通人,又强行将我朋友宋秋月带到你赤霞寨来,你又做何解释?”

    “这个……”傅慧燕闻言,表情复杂地看向了与秧清秀同去的那名赤霞寨弟子,又看了看颜筱霞的那名手下。

    与秧清秀同去的那名赤霞寨弟子胆怯地低下了头,而颜筱霞的手下,虽然眼神有些慌乱,却仍然毫不回避地与傅慧燕对视着,似乎有所恃。

    “哎,”傅慧燕见两人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什么,无奈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哼,我赤霞寨行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晚辈来指手划脚了。”正当傅慧燕狐疑不定的时候,另一道傲慢、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身影“嗖”的一声落在了傅慧燕身前。

    方天佑从那傲慢、冷漠的语气中已经猜到来人身份,正是赤霞寨副寨主颜筱霞。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一现身就挡在寨主身前,都可以推测出颜筱霞比上次见面更加傲慢,近乎嚣张了。

    “呵呵,看来颜寨主的伤势好得很快啊。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方天佑玩味地看向颜筱霞,话语中毫不留情地讽刺颜筱霞上次在自己手下受伤的事情。

    颜筱霞被方天佑提及在他手下落败的事情,不由脸色微红,羞怒地反驳道:“哼,上次要不是药王谷那个小妮子暗中使诈,我至于着你的暗算?”

    “颜师妹,你真的让秧清秀等人刑审普通人,还将司游的朋友劫持到了赤霞寨?”傅慧燕却并不理会两人的争论,反而走上前来看向颜筱霞道,语气中不无责问之意。

    “是又如何,行非常之事,当然要用非常手段。师姐你这是在责问我吗?要知道我所做的事情,可并不仅是代表我个人?”颜筱霞见傅慧燕不一起针对方天佑这个外人,反而来追究自己的事情,脸上也极为不悦,毫不避让地与傅慧燕对视着说道。

    “师妹若要以个人名义忠人之托,我自然没有意见。可是你别忘了自己终究还是赤霞寨的人,不要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做出违背修行门派规则的行径,让赤霞寨蒙羞!”傅慧燕据理力争道。

    “我做事自有自己的分寸。倒是师姐你,身为寨主,固步自封,处处退让。若长此以往我赤霞寨的威名早晚被排出前五之列。”颜筱霞也是丝毫不让地争道。

    方天佑将两人的话听到耳中,也是不由有些疑惑。难道南坪镇和宋秋月的事情傅慧燕身为寨主却并不知道情?这一切都是颜筱霞在背后指使人做的吗?

    而且听颜筱霞的语气,对傅慧燕似乎并没有多少敬畏,是什么让颜筱霞这个嚣张?傅慧燕似乎又多有忍让,这是为什么呢?

    方天佑联想到两人打的什么“忠人之事”的哑谜,很快就想到肯定与隐门内宗有关了。西门烈的情报中曾经说过,赤霞寨是颜筱霞接掌了“监查特使”的令牌,而不是寨主傅慧燕。

    很可能是傅慧燕并不赞成接掌“监查特使”,又或是隐世内宗的人认为颜筱霞更合适。无论是哪种原因,这就很可能导致颜筱霞拿着鸡毛当令箭,以“监查特使”身份对抗傅慧燕,甚至将傅慧燕架空。

    “师妹,你真是越来越偏激了。我们身为隐世门派,只是一心修炼就好了,何必向世俗之人一样,在乎那些所谓的威名呢。”傅慧燕叹息着说道。

    “你不在乎,可是你问问,赤霞寨的弟子们,有几个人不在乎呢!你一直呆在寨中,可以不用在江湖上行走当然不知道在外面行走,门派的威名是多大的依仗。”颜筱霞大声反驳着说道。

    方天佑终于彻底知道了原来两人真的不和。只是他的目的在于救人,可不想理会她们赤霞寨的事情,见两人争论不休,不由冷哼一声,“都给我闭嘴,我既然来了,可不是来看你们赤霞寨内讧的。快点将宋秋月交出来,否则我今天就踏平了你们赤霞寨!”

    方天佑的一声怒喝,顿时整个宽阔广场寂静下来,所有的人都盯着方天佑。虽然知道方天佑并不简单,但大家都很惊讶,这年轻人凭什么如此嚣张?面对几乎所有的赤霞寨门人,而且还是在赤霞寨的地盘,都敢如此嚣张,这人是活腻了吧?

    “狂妄!我先将你拿下,好好惩戒一番!”傅慧燕身边一个年纪较大的妇人已经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拨剑出鞘。

    “对,绝不能让外人如此嚣张,否则别人一定会说我赤霞寨无人了。”另外几位年纪较长的妇人也应和着出剑。

    “各位长老小心,此人手段歹毒,狡诈得狠,大家还是一起上吧。”颜筱霞大声提醒道。这几位年纪大的都是赤霞寨的长老,颜筱霞话语间虽然是关心自家长老,却也不无挑拨之意。

    “哎……”傅慧燕本想好好劝导,缓和双方气氛,却没有想到方天佑这么强势,各位长老和颜筱霞又寸步不让,如今看来只怕也不是她能够控制局面的了。

    “哼,我们一起上?那不是让外人笑话我们以众欺寡,以大欺小啊。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小子,亮兵器吧!”最先拨剑的那名长老,长剑一横,指向方天佑道。

    “兵器?哦,是了,你等一下啊。”方天佑看了看那位长老,抬手打出一道真元刀刃将广场边缘一根拇指大小的青竹斩断,又施展“擒龙手”将断竹吸附了过来。

    一边扯掉顶端分叉的细竹枝、竹叶,一边说道:“对不起了,忘了带兵器,借你们赤霞寨的青竹一用。”

    “嘶……”方天佑露的这一手,让在场不少赤霞寨弟子都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方天佑的眼神多了一份忌惮,就连颜筱霞和傅慧燕都是大感意外。

    挥掌成刀这样的绝技赤霞寨也有,先天后内力充沛的情况下,赤霞寨弟子也可以做到,但要像方天佑这种举重若轻,气定神闲的施展,赤霞寨中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有这一手绝技就了不起了吗?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绝技。我劝你,还是拿出自己的得意兵器吧。”那最先拨剑的长老见到方天佑的举动冷笑着说道。

    “不用了,有这截竹枝足矣。”方天佑正好除掉了最后一片竹叶,挥了挥手中的竹枝道。

    “傅长老,既然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也无须顾虑,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子也好。”颜筱霞说道。她其实十分震惊,因为方天佑的修为似乎比数月前又精进了不少,巴不得有人先出手试一试方天佑的斤两。

    “好,你自己找死,愿不得别人了!”那傅长老长剑一挥,挽了个剑诀,朝着方天佑当胸刺来,一出招就下死手,显然对方天佑是恨恼到了极点。

    剑风迎来,几乎要吹动方天佑的衣角,可是方天佑却一动未动。傅长老脸上闪过一抹得色,更加觉得自己这一剑势在必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