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三章 诡异的真相
    ,!

    “给我说说你们的包洛六世教皇!”想到包洛六世,方天佑又禁对灰衣人问道。

    “包洛六世?”灰衣人见方天佑问起,神情也有些疑惑,却又不敢反问,搜索了一下记忆后,这才答道,“包洛六世教皇出身于十九世纪末,是最后一位享受三重冕的教皇,也是教廷中圣力最强大的教皇之一,可惜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老死在教皇任期内。”

    “他死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死了?”方天佑玩味地看向灰衣人道。

    “当然死了。如果活动现在,他可是接近两百岁的人了。人的寿命怎么可能有这么长。”灰衣人觉得理所当然地答道。

    方天佑察言观色,觉得这个灰衣人并不像在说谎,由此可见他似乎并不知道包洛六世附体重生在查尔斯体内的事情。

    想了想也对,眼前的灰衣人似乎级别还没有查尔斯高,这么机秘的事情,连查尔斯本人都不知道,包洛六世又怎么可能让眼前的灰衣人知道。

    “查尔斯在你们教廷应该很受重视吧?”方天佑没有反驳灰衣人的话,而是接着问道。

    “当然,查尔斯红衣主教大人极为优秀,是我们所有教徒的榜样。他十五岁当上神父,十八岁刚刚成年就成为了一名主教,二十四岁就成为了红衣主教。”灰衣人答道。

    方天佑闻言暗暗好笑,查尔斯或许有点天赋,但是他能够在教廷内有如此际遇可并不是他多么优秀,而是因为背后有包洛六世。

    教廷的高层肯定知道甚至是支持包洛六世附体转生到查尔斯身上的,当然要为查尔斯一路开绿灯获得各种荣誉与资源了。

    问了这些主要事件后,方天佑又询问了一些关于教廷的其他事情,最后,直接给了灰衣人一个火球符,将他毁尸灭迹。

    方天佑对于查尔斯和他的这位同伙都没有什么好感。更何况这家伙已经看清了自己的相貌,方天佑可不想让他到时向教廷汇报,为自己惹来麻烦。

    包洛六世的强大,以及诡异的重生秘法,让方天佑有些顾忌,他不敢保证教廷还有没有比包洛六世更加强大的老怪物。在自己实力还没有足够成长之前,方天佑暂时不敢与教廷发生冲突。

    更何况,这个灰衣人和查尔斯一起设计陷阱,让各国修炼者去帮他们当炮灰,可以想见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斩杀他,方天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一切都已经明朗了。库达勒是拥有狼人血脉的特殊能力者,他想培养狼人,而教廷,至少是包洛六世想掠夺他的成果,却又对付不了那么多的狼人,于是发布假消息,吸引各地修炼者一起来到冰火岛。

    西方世界将狼人说得十分神秘和恐怖,或许是因为狼人习惯于夜晚出行吧。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狼人也只不过是特殊血脉的拥有者之一而已。

    这个世上还有其他血脉异变者,若论血脉强大,狼人血脉还远远比不上马克索姆体内的远古莽龙血脉。

    “格、隆”不远处,坚冰发出异响,似乎从底层开始融化。方天佑回头看向冰火岛,那里的冰川消融后,依稀露出了一个海岛的形貌轮廓。

    可惜四处飘荡着灰褐色的岩浆灰尘,还喷发着火红的岩浆,就是方天佑立身的这个地方,都能感到一种炙热的感觉。

    “先离开这里再说。”方天佑驾着飞仙葫走出了冰原,寻找一片避风处坐了下来,调息休整。

    这一次虽然在正面打斗时没有受伤,但几番战斗下来真元和神识都消耗太大,在最后的逃亡中还伤了本命元气。

    真元倒是好解决,方天佑手中的蛇涎草还够用,其他辅助药材也还有,所以来西伯利亚之前,方天佑炼制得有几颗真元丹。

    要恢复神识就有点麻烦了,因为涤魂藤已经用完。方天佑没有找到替代药材,已经无法炼制养魂丹了。

    最后一颗养魂丹已经在之前对战狼人时服用了,因此现在要恢复神识,只是靠慢慢修养,外加一点一滴吸收空气中的游离魂力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那一口本命元气。本命元气按照普通的方法修复的话,只怕要耗费好几个月甚至一年多时间,方天佑当然不甘心白白耗费那么长时间。

    “急也没有用,走一步看一步,先补充体力,恢复真元再说吧。”方天佑运转“鸿蒙仙经”开始调息。

    天渐渐黑了下来,远处冰火岛的火光显得更加耀眼。马克索姆等人的心情显得有些低落。他和斯科塔等人并没有找到方天佑的踪迹。

    或许方天佑真的已经被狼人所杀,又或许被困死在冰火岛上了。这原本对于马克索姆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

    因为从此之后,他就可以不再受方天佑的控制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马克索姆却有些失落,或许是因为方天佑给他服下灵液,又或许是因为方天佑刚才为大家断后的义举。

    其他人也是表情复杂。对于克拉克等人来说,就算方天佑死了,他们照样得听马克索姆的,不仅因为马克索姆手中有他们需要的解毒,也因为马克索姆北欧屠夫的威名。

    “反正也走不了,我们就在这里过一夜吧。如果明天,明天再不见方先生,那我们,只有先行离开了……”斯科塔试探着看向马克索姆道。

    马克索姆并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反驳,算是同意了斯科塔的建议。对此,其他人当然也没有意见。

    他们的消耗其实也不小。在如此低温的雪地中穿行,本来就是一件吃力的事情,何况他们还经历过与狼形怪兽的战斗。

    夜里的温度低到零下五六十度,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如此低温,好在马克索姆等人都带有御寒用品,在这里过夜倒是不成问题。

    方天佑仍然独自一人修炼着,他没有去找马克索姆等人。一是一个人修炼安静,不会受到打扰,二来也想借此试一试马克索姆对自己的忠诚。

    修炼到半夜时分,在真元丹的辅佐下,方天佑的真元修复了接近一半,体力也得到了补充。魂力却只恢复到一层左右,这还是因为消化体内残余的养魂丹药力的缘故。

    真元恢复一半,总算有了自保的能力,方天佑便放下心来。零下五六十度的低温,在停下修炼后,以方天佑的体质都感觉到了寒冷,连忙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件备用的棉被披上,又取出一点食物和清火,在火球符边缘烧热后,吃了下去。

    恢复了体力和真元后,方天佑才开始关注起飞仙葫中包洛六世教皇的鬼神之体来。飞仙葫对于阴气、煞气都有吞噬的功效。

    鬼神之体也是阴魂、阴气,飞仙葫是可以吞噬的,再加上方天佑还有山童的帮助,因此在冰火岛地底,方天佑将包洛六世吞噬进了飞仙葫。

    刚吞下包洛六世,方天佑就被库达勒惊走,之后火山喷发,方天佑忙于逃命,没有来得及理会飞仙葫中的包洛六世。

    直到后来利用飞仙葫飞行时,方天佑才感应到了飞仙葫的异常。包洛六世被吞噬进去后,意识虽然被抹除,但是留下来的魂力却并没有像其他被吞噬的阴煞之气一样,转化为飞仙葫的能量。

    方天佑感觉到包洛六世的精神力好像与飞仙葫中的其他能量格格不入,就连山童都无法融合包洛六世的精神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包洛六世的精神力有什么特殊?”方天佑将飞仙葫取了出来,仔细端详又以神识探测,果然发现了一丝异样。

    包洛六世的精神力竟然十分纯粹,而且远比一般的游离魂力要凝炼。一般的游离魂力犹如一块豆腐,而包洛六世的精神力已经算是一块檀木了。

    要知道这是在无人控制的情况下,精神力能够达到这种程度是极为难得的了。即使之前遇到的那位精神力术师巴沙龙坤,精神力也要借助法器才能达不到这种程度。

    想到法器,方天佑又不由拿出了包洛六世之前用过的那一只圣十字架。这只十字架,材质非金非铁,倒有点像用佛教的圣树菩提树所做。

    握着十字架,方天佑便感觉到一股柔和而磅礴的力量,那应该就是教廷神职人员修炼的所谓“圣力”。

    “这可是个好东西,竟然拥有着洗涤净化心灵的作用。难怪教廷要将之捧为‘圣器’之一,只是这原本应该是一件被高人加持过了的灵器才对,怎么现在却跌落到了法器级别?”方天佑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不过随即想了想,又觉得这应该很正常了。如今地球灵气枯竭,修炼强者寥寥可数,谁能够激发得了灵器。

    这十字架年代久远,肯定是古教廷强者所用。后人无法真正掌控,只是一味地使用其中的圣力,却没有高手能够真正反哺它,补充圣力,千百年耗费下来,自然将一个灵器生生地消耗成了一件法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