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二章 滴血的皇冠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库达勒,还真是个疯子!”方天佑落地后,骂咧一声,却不敢停留,拼尽最后的力气,朝着冰火岛外跑去。

    冰火岛外,马克索姆和斯科塔、克拉克等人惊愕地感应着从冰火岛方向传来的地表震动,不久,一阵巨响声中,一道烧红了半边天的火光冲天而起,随即只见冲天而起的火浆还有那黑烟和爆发开来的灰尘。

    “火山喷发了,可是方先生还没有出来呢!”斯科塔焦急地说道。

    “他是为我们断后的,可不能让他有事啊?”旁边一人说道。

    “可是我们能做什么?火口喷发下来,我们难道还能跑进冰火岛救人?”克拉克一脸无奈地说道。

    “我们只有等待了。另外,到四周看看,或许主人从其他地方离岛了呢?”马克索姆同样着急,不过他倒不像其他人那样慌乱,在他的心中,对自己的这位新主人充满了信息,他总觉得方天佑一定能够躲过火山之一劫。

    …………

    某座华美奢侈而不失神圣的寝宫内,一位威严而庄重紫袍老者若有所感地睁开了双眼,面上现出疑惑的神采。

    右手在所坐的高台上轻轻一按。高台右侧顿时有一扇石门打开,老者急匆匆地走进了石门。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教廷的教皇弗郎稀思一世。

    石门后面,则是专属于教皇的秘室。秘室中的摆设很简单,除了正中一个祭台,就是右边位置的一个黄金柜架。

    弗郎稀思一世走进秘室,扫了一眼,当他看清右边黄金柜架上的情景时,不由大惊失色。

    “仁慈的主啊,这是怎么了?”弗郎稀思一世一边念叨着,一边在胸前划着十字架,原本镇定稳重的脸上,显出了许些慌乱。

    黄金柜架上摆着两顶皇冠。两顶皇冠一旧一新,但上面的图案相似,都是一把天国的钥匙外加一枚十字架,而且两者都有着圣光照耀,显然都是教廷的圣器。

    只不过新的皇冠只有一层,而旧的皇冠则有三重,是由主教冠上套一个铜制鎏金王冠、银制鎏金王冠、纯金王冠组成。

    那顶新的皇冠是属于弗郎稀思一世自己的,而三重冠则是属于教廷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先辈教皇——包洛六世的。

    包洛六世是最后一位佩戴三重冠的教皇。他之后的历任教皇都改用了一重皇冠。教廷对外宣称是因为“耗资巨大”所以才终止三重冠,而改变简单的一重皇冠。

    弗郎稀思一世等少数人却知道,事实根本不是如此。根本的原因在于修为精深的包洛六世教皇完全炼化了三重冠这一圣器,将三重冠当成了他的本命灵器。包洛六世不死,没有人能够佩戴得了三重冠。

    此时的黄金柜架上,弗郎稀思一世的皇冠一如平常,没有什么异样。但那三重冠上面,却有三滴妖艳的鲜血渗出,不多不少,不偏不倚,每重皇冠上一滴!

    “这是先圣包洛六世教皇以生命精华特意留下来的三滴本命精血,竟然被三重冠排挤出了冠外。这是说明包洛六世已经去了天国了!不好,一定是查尔斯出事了!”弗郎稀思一世看着滴血的三重皇冠,面色极为凝重。

    包洛六世修为精深,有他在,足以镇慑一切邪恶势力。如果他去了天国,整个西方世界都要出现一些震动。

    “我必须知道真相,查尔斯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弗郎稀思一世教皇说着,取来黄金柜架上自己的皇冠戴了起来。

    戴好皇冠,他便走到了正中位置的祭台边,从祭台上拿起一只年代久远,布满了斑斑的铜锈的黄铜酒杯,又从祭台另一边的一只净瓶里向杯中倒出了大半杯净水。

    水入酒杯的霎那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黄铜酒杯居然发出了璀璨的霞光,再也看不到一点铜锈和瑕疵,杯中的净水也清澈起来,散发出醉人的清香。

    如果熟悉教廷的人在场,一定能够看出,那看起来铜锈斑斑的酒杯,正是教廷的圣物之一——圣杯。

    相传,圣杯可是基督最后的晚餐时所用的酒杯,具有强大而神秘的力量。而弗郎稀思一世从净瓶中倒出的也不是一般的水,据说是集合了诸多教徒愿力的圣水。

    教皇倒了圣水后,对着圣杯祈祷一番,最后虔诚的吟唱起来:“尊敬的主,借用您无所不能的力量,请告诉我,您虔诚的信徒查尔斯到底怎么了。阿门——”

    教皇吟唱刚一结束,突然间圣杯震动起来,一道明亮的水幕陡地从杯中升起,布在秘室空中。教皇抬头张望,明亮的水幕陡地出现了冲到的火光,火光中烟尘漫天。

    “这是……火山喷发!难道是冰火岛沉寂多年的火山喷发了!难怪就算有包洛六世附体,查尔斯也没能幸免。”教皇哀叹道。

    不久,水幕消失,圣光散去,圣杯又恢复了铜锈斑斑的样子。

    “哎,这可真是麻烦了……许多事情教廷都必须要重新布置。”教皇放下圣杯和皇冠,转身走出了秘室。

    …………

    冰火岛边缘地带,炙热地高温,使得原本厚实的冰层开始融化,如果等到冰层完全融化,附近就会变成一片汪洋。

    方天佑脱险后,驾着飞仙葫朝岛外飞去。他现在真元剩下不到一层,驾驶飞仙葫当然是交给山童来办了。

    刚才山童和包洛六世同样被飞仙葫吞噬。但山童可是飞仙葫的器灵,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飞仙葫的掌握者,他回飞仙葫就等同于回家一样。

    因此,他根本就不是被吞噬,而是像捕食者一样,将包洛六世当成储备的食物托回了自己的“家”。

    虽然山童也消耗不少,但短距离的飞行还是可以做到的。在飞仙葫的速度下,方天佑很快就离开了冰火岛,正要朝远方飞去时,突然看到一道有几分熟悉的身影。

    飞近看时,不是别人,正是查尔斯的那位同伴,方天佑在洞中见过的稍矮灰衣人。当时这灰衣人跑向外面去抵挡狼形怪兽群,为查尔斯争取时间的。

    现在看来,他对抗狼形怪兽显然并不顺利,受了不轻的伤,走起路来一跌一撞的,但是为了活命,为了在冰层融化前离开这里,他不敢有丝毫停留。

    方天佑还有很多事情不解,可是查尔斯已经死了,库达勒也死了,他没法得知真相。现在看到了稍矮灰衣人,方天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当方天佑突兀地挡在他面前时,这家伙吓了一跳。

    “你,你是什么人?”这稍矮灰衣人色厉内茬地说道。

    “我是这一次被你们教廷利用的修炼者之一。”方天佑逼视着灰衣人道。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是教廷中人不假,但我们怎么就利用你了,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灰衣人辩解道。

    “是吗?”方天佑冷笑一声,伸手卡住灰衣人的脖子,一手将他提了起来,另一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我已经洞悉了你们的阴谋,别再狡辩,如果不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现在就扭断了你的脖子!”

    “唔,你,我说。”灰衣人圣力已经耗尽,又见方天佑如此神勇,只好服软。

    “库达勒到底是什么人,他和教廷是什么关系?”方天佑见状,这才将灰衣人放了下来,问道。

    “库达勒原本是教廷的一位主教,大约五十年前,他无意间觉醒了狼人的血脉,还打伤了另一位与他不合的主教。因此被教廷赶了出来。”灰衣人老实答道。

    “五十年前?这样算来这个库达勒得多少岁了。”方天佑暗暗心惊,不过想到狼人一族的神秘,方天佑随即释然。

    “教廷到冰火岛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方天佑又问道。

    “是为了库达勒。我们得到情报,库达勒叛出教廷后,只身来到了舒联,得到了当时舒联政府的支持,一直在进行着一项培养‘超级狼人’的计划。

    具体内容据说是利用狼人一族传承的秘法,提取库达勒身上的血脉,结合现代科技,培养新一代的狼人战士。

    后来舒联解体,新政府军事力量强大,认为有核子武器等就足够了,因此并不重视库达勒的实验,可是库达勒却仍然没有放弃他的计划。

    有情报中显示,库达勒的实验已经接近成功。教廷一来担忧库达勒利用他的超级狼人报复教廷,二来也想窃取库达勒的研究成果,因此派我和查尔斯来到这里见机行事。”灰衣人详细讲述道。

    方天佑对于教廷要来抢夺库达勒的成果并不异外。教廷中人,修炼的是圣力,靠着圣光、圣力进攻和防御,而自身的**不强。

    如果能够控制一只狼形怪兽或是人形怪兽守护在自己身边,或是干脆利用库达勒的秘法来改善自己的**,则可以弥补这项不足。

    包洛六世亲自前来,很可能就为了弥补查尔斯这具宿体肉身上的不足,所以前来收服库达勒,希望能够利用库达勒的秘法进行弥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