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九章 鬼神宿体
    方天佑当然知道库达勒说的并不是真话。那两只人形怪兽明明是才被他唤醒不久,并不像他说的查尔斯的“圣光困魔术”对它们没用。

    只不过,库达勒开始时让它们按兵不动,直到查尔斯的同伴离开,才让人形怪兽起身对付查尔斯。

    “狡诈的狼人!”查尔斯咒骂道,一边抓紧加持手中的十字架,维持着圣光气泡。

    “哼,这都是跟你们虚伪的教廷中人学的!去死吧,血光咒!”库达勒说着,手中的短手杖朝着查尔斯一指,顿时一道鲜红如血的光芒朝着查尔斯射去。

    查尔斯脸上浮现一抹惊恐的神情,库达勒却是有点小得意。哪知,眼看血色光芒就要射中查尔斯,查尔斯脖子间又一只银白的十字架显现。这十字架比查尔斯手中的要小一两号,却冒出一圈更加圣洁的光芒。

    这光芒如一道光罩将查尔斯笼罩在了中央。只听“嘟”的一声,库达勒的血光咒撞在光罩上,光罩和血光咒一起消失。

    库达勒面色微变,正要再次出击,却听得“砰”的一声枪响,库达勒虽然极力闪躲,却仍然迟了一步,左胸口被击中了一枪,黑红色的血液从胸前咕咕而流。

    查尔斯却好整以暇地吹了吹手中银色火枪正冒着淡淡白烟的枪口,“库达勒,你太大意了,我们既然敢来,肯定是做好了准备的。”

    库达勒捂着胸前的伤口,施展狼人一族的秘法,想止住鲜血的流失,却发现伤口处的枪洞很怪诡,以他狼人的秘法都无法完全将血止住。

    “你或许不知道,我其实是教廷红衣主教之一,而且被教廷赠与了一枚圣十字架护体,区区一个血光咒怎么可能伤得了我……还有这特制的火枪和子弹,都是被数位主教加持过的,对付你们这些邪恶的物种最具奇效。”查尔斯得意地说道。

    “哼,要死我也要拉你垫背!”库达勒脸上露出决绝神情,不但没有再捂着胸前的伤口,反而在伤口上一拍,顿时一股浓郁的精血喷礴而出,洒在了他的手杖上。

    库达勒双手持杖,朝着查尔斯一指,一道比刚才强大数倍的血色光芒,迅如疾雷地扑向查尔斯。血色光芒射出,库达勒也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一般。

    “浑蛋!”查尔斯见血色光芒来势汹汹,不敢大意,连忙收起困住两只人形怪兽的十字架,转而将十字架的圣光迎向血色光芒。

    “噼啪”一声,血色光芒撞破了查尔斯发出的圣光,又余势不减地击向查尔斯。查尔斯身上再次泛起了一道光罩。

    只是这一次的光罩却并没有能够像上次一样立功,血色光芒“嘟”的一声将光罩击破,又打在了查尔斯身上,将查尔斯打得吐血跌飞。

    还没有等查尔斯站起身形,两只没有了圣光气泡束缚的人形怪兽,又扑腾着朝着他攻了过去。

    危急关头,查尔斯知道自己无法闪避,又“砰砰”开了两枪,在两只人形怪兽身上各开了一个血洞。可是两只人形怪兽却根本不顾身上的血洞,并有丝毫停滞,继续扑向查尔斯。

    “万能的上帝,救命啊!”查尔斯吓得面如死灰,惨呼求救。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圣光,身体却并不怎么强大,此时被库达勒击伤后,圣光被击散、有防御力的圣衣也被击碎,哪里还能挡得下这些人形怪兽的撕咬。

    眼见查尔斯在劫难逃,他的身上却再一次泛起一道圣光挡在了两只人形怪兽身前。这圣光比之前查尔斯发出来的要强大数倍。

    圣光刚起,两只怪兽似乎对圣光有些忌惮,不但立马停下了身形,还后退两步,将一双有如人手的怪爪横在眼前,遮住双眼。

    就连方天佑也从这圣光中感应到了一股心悸的力量。正惊异间,那圣光却在查尔斯面前逐渐在空中凝聚,化作了一道白色人影。

    这人影白衣长袍,圣光缭绕,看不清面目,只隐约分辨出是一位身形高大的男子。

    “上帝显灵,我主果然是万能的!”查尔斯劫后余生,又见这男子圣光耀眼,感激地磕头膜拜着,却全然忘记了,这白色身影是从自己身上出现的,而且白色身影现身后,他神情萎靡,连头发的白了一大片。

    库达勒惊异地看着这突兀出现的白色身影,也是面色着慌,一边朝后退却,一边念叨着特殊的咒语,鼓动两只人形怪兽进攻。

    两只人形怪兽渐渐适应了圣光,又听到库达勒的催促,当即嘶吼着扑向了白色身影。

    “圣光所罩,万物臣伏,邪恶的灵魂,还不膜拜!”那白色身影悠悠说着,伸手打出一道圣光罩向两只人形怪兽。

    两只人形怪兽顿时有如泰山压顶一般,身形一滞,强壮的双腿开始颤抖,仿佛承受不了身上的重压。

    它们嘶吼着、挣扎着,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双腿渐渐弯曲,仿佛有一股巨力在按着它们俯身下跪。

    库达勒见两只人形怪兽被制住,再升不起一丝反抗,拔脚朝着大厅洞穴的方向跑去。方天佑正考虑要不要和他一起撤退时,猛然见白色身影空闲的另一只手又是一伸,一道圣洁的光芒,宛如流星般,迅疾朝这边射来。

    眼见圣光要追击着库达勒而去,却猛然转了个弯,朝着方天佑射来!方天佑大感意外,这白色身影竟然发现了自己,心中的忌惮又多了一分。

    然而此时容不得他多想,圣光扑面而来,方天佑连忙打出一记“神识刀芒”迎了上去。

    只听“格”的一声,圣光撞上“神识刀芒”,发出仿佛两块玻璃摩擦的刺耳声音,随即神识刀芒就斩破了圣光,余威打在远处的洞壁,又将坚实的洞壁打出一个大洞。

    “咦,也有精神力,难道是东方的宗教修炼者?你是哪一教派的?”

    那白色身影似乎对于方天佑能够破开自己的圣光颇为吃惊,更对方天佑的“神识刀芒”产生了兴趣,收回困住两只人形怪物的圣光,闪身朝方天佑这边飘来。

    方天佑见神识光芒可以破开对方的圣光,心中大定,知道对方已经察觉自己,索性大方现身,打量着眼前的白色身影反问道:“你又是哪一教派的?天主教,东正教,还是新教?”

    “天主教,东正教或是新教都是一家,全是上帝的信徒,你资质不错,如果能够献身上帝,必定能够获得上帝的垂青。”白色身影劝导道。

    “垂青?你应该是上帝的虔诚信徒吧,到头来如何,你还不是变成了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查尔斯就更惨,身为主教,原来却不过是一具为你提供养分的宿体。你在一天天强大,而他却如同被凶鬼上身般,阳气渐渐低落、气血衰败,最后灵魂会枯竭而死。”方天佑冷笑道。

    他已经看出这白色身影虽然光明圣洁,实际上也不过是一具鬼神之体罢了。只不过这鬼神之体有些怪异,既不是纯粹的精神魂体,又不是纯粹的术法之体。

    倒有点像方天佑的“真灵拳印”,虽然以真元为主,却又糅合了一丝神识,具有着精神威压。

    眼前的白色鬼神之体则是以精神魂体为主,糅和了一些类似于法力的能量。方天佑推测那类似于法力的能量,应该就是西方所说的魔法之力,教廷的谓的圣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看穿我的本体?”白色身影见方天佑一眼看穿他是鬼神之体,语气中极为震撼。

    比他更加震撼的,则是查尔斯。查尔斯开始听方天佑讲到自己,还以为方天佑在故意挑拨自己与白色人影的关系。

    可白色身影的回答之中,并没有否定方天佑的说法,那就意味着方天佑所说的是真的了,自己真的只是这一道白色身影的宿体,这让查尔斯惊骇无比!

    他又不由得联想起这白色身影确实是从自己身上现身的,自从白色身影现身后,自己就感觉到一阵虚弱,好像突然间苍老了数十岁。

    他又进一步想到自己在教廷中的特殊履历,十五岁当上神父,十八岁刚刚成年就成为了一名主教,二十四岁成为了红衣主教,让其他教徒们羡慕不已。

    要知道,像他这样的普通教徒,别说主教了,就是能当上地方神父都是极少有的事情。如果说他的家庭有什么特殊的话,那唯一的特殊就是他出身运动员世家,身体矫健。

    查尔斯记得当时教廷中有不少人反对他当主教、当红衣主教,可是教宗和另外几位红衣主教却一致认为查尔斯精通教义,是上帝最虔诚最有智慧的门徒,坚持让查尔斯当上了红衣主教。

    查尔斯当时也很为自己自豪,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真的是很优秀,理应享受教廷的特殊待遇。他现在才明白这一切或许都是一场阴谋。

    教宗和红衣主教肯定早就知道了自己身体上的秘密,他们这么看重自己,并不是自己如何出众,而是看重附身于自己的这道白色身影,看重自己矫健的身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