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八章 神秘教廷
    人形怪兽比外面的狼形怪兽要强悍许多。方天佑可以用“真元指”一指点爆狼形怪兽的头颅、身体,却点不爆人形怪兽的头颅。

    而且这些人形怪兽就算是头颅受损,还可以浑然不觉地继续冲上来攻击,仿佛一具不知道疼痛,不用人指挥,只知道杀戮的机器。

    当然,这并不代表它们真正不死,既然可以打穿脑袋,方天佑相信只要多攻几次,也同样有办法打爆它的头颅和身体。

    只不过,现在麻烦的是,方天佑的真元和神识在对付外面的狼形怪兽时,消耗很大,虽然服下了真元丹和养魂丸,但是仍然还没有来得及恢复。

    更何况,眼前面对的可是比狼王更可怕的人形怪兽。如果真的一只只去斩杀,那真的要累死人了。

    因此,面对着八只前追后堵的人形怪兽,方天佑没有再想到要将他们斩杀,而是决定暂时退避。

    他再次拿出了一把火球符,发出十多团火球朝着拦在面前的两只人形怪兽丢去。两只人形怪兽顿时身形一滞,一边招架一边狼狈躲闪。

    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两道火焰烧到了它们身上,发出一股难闻的焦臭味。只是两只人形怪兽似乎并没有被烧得多严重,双手拍了拍,不一会儿就将火焰给拍灭了。

    方天佑本也没有奢望以火球符能够烧死它们,只是想以火球挡一挡它们。两只人形怪兽忙着对付火球时,方天佑趁机展开身法,穿过两只人形怪兽的拦截,来到了老者消失的那一道石门前。

    没有像老者一样去打开机关,方天佑直接以一张五行遁符,穿过了石门,来到了另一片洞穴空间。

    一股腥骚之味扑面而来,如果不是方天佑确信自己没有走回头路,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退回到了之前的狼形怪兽巢穴。

    仔细打量之下,方天佑才发现,这里虽然和之前的狼形怪兽巢穴有些相似,却并不完全相同,这个洞穴要更宽一些,洞顶还有稀落的几根倒挂钟乳石。

    “库达勒,乖乖地归顺教廷吧,只要你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交给教廷,上帝会宽恕你的,我也可以保证教廷对于你曾经的背叛既往不咎。”方天佑正寻找着老者的踪迹,一道柔和中带着一丝诱惑的声音传来。

    “归顺?哼,自从我看透了教廷的虚伪叛出教廷后,就再没有想过回归教廷,也不需要教廷或是那虚无的上帝的宽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所以会对我客气,无非是看上了我手中的这一批奴隶。”另一个充满着不屑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天佑听得出来,说这话的,正是刚才在槽柜中见过的那名老者。至于他们口中所说的教廷和上帝,似乎与基督教有关,但是方天佑记得基督教流派复杂,天主教、东正教等都是这样称呼,方天佑一时不知道是指哪个教派。

    在情况不明之前,方天佑不想惊动他们。于是循着声音,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之前见过的老者。

    只不过此时的老者好像受了伤,竟然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前,站着两个灰衣人,一个稍高,一个稍矮,从身形上看,稍高一位应该是方天佑之前在冰山处匆匆瞥到的人影。

    在三人附近身边,还躺着四只人形怪兽,其中两只被斩断了头颅,手脚虽然在挣扎着,却站不起来。另外两只则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不知道生死。

    方天佑联想到在他刚现身大厅形洞穴时,就注意到有四只槽柜周围地面**的,像是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想必就是这四只人形怪兽冲了出来,追击灰衣人了。

    让方天佑意外的,是这两个灰衣人的战力。他们竟然可以击败四只人形怪兽以及老者。拥有这等战力的人,只怕不是半步天人境,也至少要宗师后期了。

    方天佑想以神识探测一下两人,又担心这两人有什么特殊感应,暴露了自己,因此方天佑又打消了探测的念头,仍然在暗中屏息探测着。

    “库达勒,既然教廷已经找到了这里,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吗?更何况,今天闯入冰火岛的除了教廷的人外,还有各国的修炼者。

    他们既然见过了狼形怪兽,就一定会将冰火岛拥有异变怪兽的消息带出去的。这样一来,一定会有更多的势力对你这里感兴趣,它们要么会想收编你,要么就会毁掉冰火岛。

    你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俄国的压力。俄国虽然现在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在军事上,仍然是超级大国之一,你这冰火岛可是完全在它的导弹、核弹威慑范围内。”稍矮灰衣人说道。

    “混蛋,一定是你们故意引那些人过来的,对不对。哼,这么多年过去了,教廷的人仍然是那样虚伪卑劣。”库达勒被戳到痛处一般,愤怒地说道。

    “嘿嘿,这些修炼者没有那么容易上当,我们可是花费了两颗低等能量石,才成功地吸引他们来冰火岛寻宝的。”稍高的灰衣人说道。

    方天佑闻言,终于明白原来所谓的西伯利亚宝藏,根本就是一场骗局。是这两个什么教廷的人设计好的圈套。

    “寻宝?哼,你们就是利用他们将我的狼人奴隶引开,这才瞅准机会溜进了我的实验场吧?如果这些修炼者知道这一切都是教廷的阴谋,你们就不怕他们一起来对付教廷吗?”库达勒说道。

    “教廷的力量,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就算那些修炼者一起上,也不是我教廷的对手。他们有多少人能够从你的狼形怪兽中逃生还不一定呢。更何况,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这里有教廷的蛛丝马迹。”稍高灰衣人狡黠地说道。

    方天佑越听越气,他原本是冲着灵石而来的,却没有想到和其他修炼者一样,成为了这些所谓的教廷中人的棋子,为教廷充当了炮灰。

    更让方天佑生气的是,这些什么鬼教廷的人,竟然还自以为得意。这让方天佑心中对所谓的教廷越发厌恶。

    “哼,我会让他们知道这是你们教廷的阴谋,我会揭穿你们的!”库达勒气愤地道。

    “嘿嘿,”稍矮灰衣人闻言,却是冷笑连连,“库达勒,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别忘了你现在所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勾当?你是卑劣凶残的狼人后裔。在觉醒了身上的狼人血脉后,你企图使用血脉秘法,提取自己身上的血脉,从而人为制造出一批狼人战士来。

    你这样的计划简直疯狂,既违反了世俗间的国际禁令,也会被修炼界视为邪魔疯人。恐怕根本不等你揭露教廷的事情,整个人类就先找你的麻烦了。

    相反,教廷一样是神圣光明圣洁的,专门与卑鄙邪恶作斗争,就算你到处宣扬我们利用了修炼者。我们也完全可以推脱一切都是为了消灭你们邪恶的狼人以及你制造出来的怪物!”

    “神圣、光明?一群伪君子而已。我们狼人虽然嗜杀,但至少敢作敢当,不像你们教廷的人,满嘴慈爱,却卑鄙自私。”库达勒鄙夷地道。

    “嗷,”这时,库达勒三人身后的一个通道间传来数声狼形怪兽的吼声。两个灰衣人见状面色微变。

    “是怪兽群回巢了,查尔斯,我先去挡住兽群,你快点解决这里的事情。”稍矮灰衣人说完,转身朝着身后的通道洞穴跑去。

    个子稍高的查尔斯则是面色阴沉地走向库达勒道,“库达勒,我劝你最好和教廷合作,将控制这些怪物的方法告诉我。教廷一定会给你丰厚的补偿,否则的话,今天我就毁了你的基地。”

    “哈哈哈,毁了我的基地?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苏醒过来吧,撒旦的奴隶!”库达勒疯狂地念叨着。地上原本一动不动的两只人形怪兽,突然腾身跃起,扑向查尔斯!

    对于两只人形怪兽突然跃起,方天佑倒并不奇怪。因为从他的角度,刚好看到库达勒虽然躺在地上,好像丧失了抵抗力,却一直在查尔斯两人对话的空隙,暗中以手杖敲击着地面。方天佑早猜到,那应该是在以秘法唤醒两只躺在地上的人形怪兽。

    查尔斯当然没有注意到库达勒的小动作,此时见两只怪兽突然袭击,心中大惊。好在他应变也算快,一边后退,一边从袖中抽出一个银白色的十字架,朝着两只怪兽身前一划。

    刹时一道洁白刺目的圣光迸射而出,宛如气泡一般,将两只怪兽包裹住,奇怪的是,那圣光看起来如同气泡,但任凭两只怪兽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这只大气泡。

    “哼,查尔斯,你一定感觉很吃力吧,凭你一个人的圣光能够压得住它们多久呢?”库达勒缓缓爬起身,得意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这两只怪兽怎么可能从‘圣光困魔术’中清醒过来。”查尔斯则是满脸惊讶地说道。

    “这是我为了对付教廷专门培养的具备人形的狼族战士,对教廷技能的抵抗力甚至超过了我,你们的‘圣光困魔术’又怎么可能困得住它们。”库达勒越说越得意。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