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一章 都出来吧
    在马克索姆和艾斐特猛烈的交战下,坚实冰面上的巨坑更深更大,有两处地方甚至直接砸出了一个可以见到下方水层的洞。

    两人的交战也是拳拳到肉,全是以拳换拳,以脚对脚的肉搏打法。艾斐特因为有了金属铠甲,身体抗打击力增强,逐渐在交战中占了上风。

    不过,马克索姆也通过这样酣畅淅沥的战斗,进一步消化吸收灵液成分,不断磨炼自己的身体,积累战斗经验,提升自己的战力。

    见艾斐特占了上风,马克索姆也在一边交战,一边寻找着艾斐特身上的破绽,希望能够摆脱劣势。

    可是任他尝试攻击了艾斐特的前胸、后背、四肢、头脸,都没有给艾斐特造成重大的伤害,似乎有了金属铠甲后,艾斐特就成了一个浑身毫无破绽的钢铁人了。

    “要破他的铠化,只须集中力量攻其一点就行了。如果一次不行,就多次攻击同一个点!”方天佑微笑着提醒马克索姆道。

    如果不是为了赶时间,他还不想这么早提醒马克索姆,会让马克索姆再吃点苦头自己慢慢摸索,毕竟这对马克索姆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实战检验。

    马克索姆对于方天佑已经可以说是百分百的相信,听到他的指点,当即信心倍增,再次发狠力扑向了艾斐特。

    艾斐特见方天佑一语道破自己的异能之秘,脸上则是又惊又怒。他很清楚自己的异能,可以控制金属,甚至可以影响金属的形态,问题是现在是冰原地带,并没有纯粹的金属元素供他利用。

    因此,他能够利用的,只有自己平时修炼时储藏的金属元素。而他所储藏的金属元素始终是有限的,不可能真正将自己完全金属化,最多是有如将自己身上加了一层钢铁护罩而已。

    而且只要这个护罩哪个地方出现破损,整个护罩就会土崩瓦解。这就像华夏的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功夫一样,只要罩门破了,整个人就垮了。

    艾斐特自问从来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这个秘密,不知道方天佑为什么会知道。当然一般的人就算知道这一点,也不可能破得了自己的钢铁之躯。

    但是马克索姆却有可能,因为马克索姆的**比**铠化前的艾斐特要强大,就算比起强化的艾斐特来,也不弱上多少。

    马克索姆按照方天佑的指点,尽可能地轰击艾斐特的相同位置,而艾斐特则尽量避免某一部位接连被马克索姆击中,甚至都不用相同部位与马克索姆对轰。

    这样一来,艾斐特的战力受到了一点节制,而马克索姆则战意高涨,竟然渐渐有扳回局面之势。

    艾斐特越打越惊,越想越气,对方天佑这个看出自己破绽的华夏人恨之入骨。眼看自己的优势越来越小,而金属铠甲的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艾斐特知道要击退马克索姆希望渺茫,眼中掠过一抹决绝的狠色。只见他硬受了马克索姆一腿,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后身形借力朝后猛退,半路上却是一个转身,挥拳砸向了原本在战圈外的方天佑。

    这一招完全出于马克索姆意外,想要拦截已经来不及了。艾斐特也很为自己的这一出人意表的招术得意,他很有信心,出其不意之下,可以将眼前的华夏男子击伤,甚至是轰杀!

    哪知眼看他的拳头要轰击方天佑时,却发现方天佑脸上竟然露出了讥讽的笑意。艾斐特顿时觉察到不妙,想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

    “滚!”方天佑轻喝出一个字,右腿迅如闪电般踢出,正中艾斐特的腹部,在艾斐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是将他踹飞了出去。

    艾斐特只觉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闷哼一声,身不由己地朝后跌飞,脸上更是充满了惊骇。因为方天佑踢中的部位,正是刚才他承受了马克索姆一击的部位。

    而且方天佑一脚的力道丝毫不比马克索姆弱,接连两次受创,让他的金属铠甲顿时散去。

    然而艾斐特的惊骇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他身形跌飞时,马克索姆已经赶了上来,腾起一脚,正踢中了他的头颅。

    只听“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紧接着艾斐特就倒在了冰地上,脖子歪到了一边,脑袋上有着丝丝鲜血渗出,将半头金发染成了殷红色。

    艾斐特虽然体格强大,但他的金属铠甲被方天佑破去,身体被踢得抛飞在半空又来不及防御,因此被马克索姆大力的一脚给踢碎了头骨。

    “你,到底是什么人!”艾斐特毕竟体质顽强,头骨碎裂都并没有马上死去,双眼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地看向方天佑。

    “是你惹不起的人!”方天佑傲然说道。

    艾斐特还想要说什么,马克索姆抢上一步,抬脚踏向他的脖颈处,“咔嚓”一声,艾斐特的脖子彻底断烈,刹时毙命。

    “你们也不要躲了,都出来吧!”方天佑却又朝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冰山喝道。

    “嗯?”马克索姆闻言便是一惊,听方天佑的口气,附近似乎还有人,可是他却并没有感应到有人靠近啊。

    马克索姆惊讶地看向那座冰山,果然看到数道人影从冰山后缓缓现身。最引起马克索姆注意的是,走在最前面的三道身影。

    左边之人是一位面容娇好、身体性感的中年女子,火红色的衣服,火红色的头发,在雪地上显得特别亮眼。

    不仅如此,连她的脸都上刺着神秘诡异如同火焰般的花纹,身上的火红紧身皮衣将娇艳的身材衬托得错落有致,走起路来风姿卓越,仿佛在跳肚皮舞一般,无论腰肢和臀部都充满着异国的妖艳风情。

    右边之人则是一位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这男子身体之壮,不弱于马克索姆。一身黝黑的皮肤看起来比老树皮还厚实,难怪在这冰寒地冻的极北之地,却能够浑身上下只穿着短衣短裤。

    中间之人则是一位老者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者手拿一只短拐杖,拐杖上挂着一只黑黝黝的铃铛,已经到了鸡皮鹤发的年纪,双眼却不见一丝混浊,反而散发着诡异的光采。

    “巴沙龙坤、萨顶满、卡妮尔”马克索姆苦涩地念叨着来人的名字,脸上神色无比凝重。作为一个顶极的雇佣兵组织,北极战熊自然也有自己的情报信息网。

    印度的精神术师巴沙龙坤,非洲大巫师萨顶满,拉美异能者‘火神’卡妮尔,无不是站在黑暗世界顶端的人物,而且每一个都比艾斐特名气要大,北极战熊中自然有他们的资料。

    马克索姆作为北极战熊的首领,怎么会不认识这三人?就是因为认识他们三个,知道他们三人的厉害,马克索姆才会如此的凝重。

    这倒不是马克索姆对于方天佑没有信心,事实上马克索姆已经很崇拜方天佑了。若是巴沙龙坤三人当中任何一个单独前来,马克索姆绝对不会担心,甚至毫不怀疑在和方天佑联手之下,有机会将对方击杀。

    可是现在三人同时现身,而且看样子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这就让马克索姆预感到大事不妙了。

    方天佑是强大,终究只是一个人,能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吗?更何况他们还不止三个,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看样子也是好手。

    听到马克索姆的念叨,方天佑突然想到詹姆保罗给出的消息中,曾经提到过有这么三位强者。

    红衣红发的性感女人应该就是拉美异能者‘火神’卡妮尔。皮肤黝黑的壮实男子应该是非洲大巫师萨顶满,而那手持短拐的老者,当然就是印度的精神术师巴沙龙坤了。

    方天佑也没有预料到三人竟然会变成一伙的了,这让方天佑也不由得眉头一皱。

    “自断一臂,马上滚回华夏去,我们可以饶你一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巴沙龙坤盯着方天佑,点了点手中的短拐杖说道。他说的竟然是华夏语,声音并不大,却充满着异样的滋力,似乎要将人的意识扯离灵魂一般。

    “你要是自断一臂,或许可以保住一命返回印度养老。”方天佑背负着双手,毫不避让巴沙龙坤的目光,仿照巴沙龙坤的语气说道。

    虽然同时面对三大高手,方天佑却并没有丝毫畏惧。这三人当中并没有一个达到天人之境。要斩杀他们或许有些困难,但方天佑要逃跑,三人只怕还没人能够拦得住。

    “大言不惭,别以为冲破了岛**队的包围就了不起。岛国那点自卫队,根本就算不得正规军。”萨顶满见方天佑被自己一伙人包围,还这么嘴硬,开口嘲弄道。

    “马克索姆,你还不过来,难道打算和这华夏人一起死吗?”卡妮尔却是以媚惑的声音对马克索姆说道。

    “各位,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能量石,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进去找到能量石,再来计较其他的。”马克索姆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借机扯开话题道。

    (本章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