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三章 当街杀人
    “混球,白白浪费了我一包暗眠药。”野夫根斯基晦气地骂道。

    “原来你只是要钱财啊,可是我已经给了你十万了,难道你还不满足吗?”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房间内响了起来。

    野夫根斯基浑身一个激灵,像活见鬼一般,看着眼前毫无醉意、冷冷地盯着自己的方天佑。

    “你,你竟然没有被迷,不,没有醉倒!”野夫根斯基惊诧地看向方天佑道。

    “你所谓的暗眠药,还比不上华夏的蒙汉药,哪里能够迷得倒我!”方天佑冷笑道。

    “你……”野夫根斯基没有想到方天佑竟然什么都知道,慌忙后退,同时右手摸向后背腰带,掏出一把枪来。

    哪知他刚要将枪指向方天佑,却惊骇地发现方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一手卡住了手枪扳手,然后缓缓地掉转枪口。

    野夫根斯基眼见着枪口渐渐指向自己,吓得亡魂皆冒,连声求饶。方天佑倒也没有急着杀他,而是审问起了他的罪恶勾当。

    原来这个野夫根斯基是俄国的一名退伍军人。从部队退下来后,最开始确实做着当司机、导游的工作。

    后来渐渐不满足于拿那一点点报酬,就开始敲诈客人,甚至直接杀死客人。在南瑟尔通往皮盖亚瑟城这样荒凉的路线上,有着诸多的危险,死一两个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出手太多,俄国警方已经开始盯上他,还传讯过他几次,因此,野夫根斯基现在很谨慎,一般将人弄到这个小镇后将人迷晕,拿了钱财就走,很少杀人了。

    哪知这一次碰到了方天佑这样一个不怕暗眠药的人。

    野夫根斯基当然不知道,从他接过方天佑的十万华夏币时眼中流露出的贪婪神色,方天佑就已经知道这个家伙并不老实。

    之后,这一路上,方天佑虽然一直闭眼休息却也将野夫根斯基的眼神动作看着了眼中。野夫根斯基一路上都在不时地打量着方天佑,尤其是盯着口袋等地方看。

    除此之外,刚才进入酒馆时,老板以及几个酒客看向方天佑时的哀悯眼神,也让方天佑查觉了一丝异样。

    当服务员上楼送东西来时,野夫根斯基拦下服务员,在那一壶酒中放入了暗眠药末。野夫根斯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方天佑早已经通过神识“看”到了他的小动作。

    为了弄清楚野夫根斯基的目的,方天佑才故意喝下渗了药末的伏特加,至于酒中的暗眠药成分,方天佑暗中逼含在口中,趁趴在桌子上的当口,吐到了地上。

    见野夫根斯基只是为了钱财,并不知道皮盖亚瑟城附近的宝藏事件,方天佑反倒放下心来,夺过野夫根斯基手中的枪后,又在他身上一拍一点。

    野夫根斯基的身体顿时僵硬,无法动弹,保持着四十五度鞠躬的状态,俯首看着地面。

    “看来我这十万华夏币并没有起到让你感恩的作用,反而因为出手阔绰外露了钱财,让你起了歹意。”方天佑将野夫根斯基身上搜了一遍,不但取回了那十万华夏币,还收缴了一叠俄国卢币和几根金条。

    “我,我该死,求魔法师大人饶命,饶命!”野夫根斯基尝试着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听自己指挥了,顿时慌了神。

    他不知道华夏有点穴技能,只认为这是方天佑对自己施展了西方所谓的魔法,进而认为方天佑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想到自己招惹了一位传说中的魔法师,野夫根斯基自然吓得不轻。

    “饶不饶命,那就看你明天带路的表现了。”方天佑说着,又在野夫根斯基拍了两拍,野夫根斯基的身体就可以活动了,只是胸口仍然有些疼痛。

    “我一定好好带路,再不敢有别的心思了。”野夫根斯基如遇大赦般点头说道。

    “那样最好了。胸口还在疼吧,那是因为你身上的魔法还没有完全解除。但你忠心地完成这一次的向导任务,我才会帮你解除。”方天佑说道。

    他这话倒也并不算完全说谎。虽然他并没有在野夫根斯基施什么魔法,但确实点了野夫根斯基的穴道,如果没有解穴的话,野夫根斯基不出三天,就要死去。

    “是,到时魔法师大人一定饶命啊。”野夫根斯基哀求道。方天佑懒得再和他罗嗦,直接打发他走了。

    野夫根斯基回到自己房间后,查探感应着自己胸口的疼痛,对于方天佑“魔法还没有完全解除”的话深信不疑,根本不敢逃跑。

    第二天野夫根斯基老老实实地以军用皮卡为抵押借到了一辆雪地车。酒馆老板等人看着野夫根斯基对方天佑毕恭毕敬的样子,都是暗暗奇怪。

    方天佑并不理会这些人的想法,踏上雪地车,继续让野夫根斯基带路开车,朝着皮盖亚瑟城进发。

    野夫根斯基虽然干强盗勾当,但是却真的不失为一个好的向导。这也是方天佑为什么不杀他的原因。

    为了改变方天佑对自己的态度,让他最后解除自己身上的魔法,野夫根斯基一路上极力地讨好着方天佑。

    察觉到方天佑对于皮盖亚瑟城感兴趣后,便卖力地介绍着皮盖亚瑟城。方天佑才得以对于这座城市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皮盖亚瑟是东西伯利亚最北的一座城市,号称是世界上最寒冷的城市之一,建于永久冻土层上,因此有西伯利亚“冻土之城”的称呼。

    快要接近皮盖亚瑟城时,先后碰到了两波人马,都是行色匆匆的样子,让方天佑怀疑,这些人也是为了灵石而去的,连忙催促野夫根斯基加紧赶路。

    走近皮盖亚瑟城,方天佑才知道这所谓的城,也只不过是比之前的小镇大一些,而且四周有冰墙护卫着罢了。

    “嗨,来得正好。这雪地车,我要了!”野夫根斯基刚将雪地车停好,一个魁梧的俄国壮汉,便扑了上来,要抢车钥匙。

    “你是谁?这是我们的车子,我们自己要用了。”野夫根斯基当然不肯,闪身躲过开去。

    “混蛋,我恶狼组织看得上你的车子,那是你的荣幸,你敢不给,小心你的狗命。”那壮汉,见野夫根斯基闪避,骂咧着一脚踢向了野夫根斯基。

    野夫根斯基军人出身,学过一些格斗技巧,本想闪避,可是那壮汉的速度,却远胜于他。

    “大人救命!”知道自己无法逃避,野夫根斯基只好大声向方天佑呼救。

    方天佑其实早已经看出这个壮汉的不凡,虽然他体内没有内力,肌肉却充满着力量,方天佑估计他的战力应该达到了后天境界。

    让方天佑吃惊的,倒不是这个俄国壮汉的实力,而是城中另有两股强大的气息。其中一道气息就来自刚才和壮汉站在一起的一群人当中。

    本来,方天佑并不在意野夫根斯基被殴打,只是想到还得利用野夫根斯基开车,受伤后怕影响开车,因此方天佑不得不出手了。

    眼见野夫根斯基就要被踢中,壮汉眼中闪过一丝凶残和快意。哪知下一刻,他就猛然觉得踢出去的右脚上传来一阵剧痛,随即整个身体仿佛被一辆重货车撞上一般,撞得跌飞出去。

    “叭嗒!”壮汉被撞飞落地的声音顿时吸引住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

    “我们不想惹事,但绝不怕事。谁敢来惹我,这就是下场!”方天佑冷声说完,带着野夫根斯基朝前走去。

    一路奔波,方天佑虽然挺得住,但野夫根斯基可是凡人一个,体力精力都消耗太大,因此两人说好了在皮盖亚瑟城好好休整一下。

    “站住!好大的口气,打了我恶狼组织的人,就想这么走了吗?”背后,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方天佑知道是那壮汉一伙的,却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前走去。

    “恶狼组织据说是俄国最顶尖的杀手组织。我以前在部队里听说过。”野夫根斯基小声提醒道。他虽然知道方天佑的强大,但也不敢肯定方天佑是不是这个组织的对手。

    “小混混而已,不用怕!”方天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淡定地朝着前方走去。

    “混蛋!”却听背后一声喝骂,接着就是一声枪响。野夫根斯基出于本能,吓得连忙双手抱头一个矮身躲避。

    “啊……”一声惨呼响起,随即有人栽倒在地。野夫根斯基惊慌中放下双手掉头看去时。只见刚才和壮汉一伙的一名男子倒在了地上,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然后,他自己的额头却有一个血洞,很明显是被子弹射穿的!

    难道他刚才开枪是要自杀?可是从握枪的姿势以及满脸惊骇与难以置信的表情来看,又不像是自杀。

    更让野夫根斯基感到诡异的是,附近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看向死者,却都看向了野夫根斯基的身边。野夫根斯基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到了方天佑。

    方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来,此时正冷漠地盯着壮汉一伙。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