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二章 俄国小镇
    “也好,我完成任务后,可能就直接回京城,不路过这里了。我的手机号码你知道,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打电话给我吧。”方天佑说完,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曲可珍跟着出了门,心里却不知道是喜是忧。方天佑暗示自己可以给他打电话,可又说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的时候才给他打电话,难道没事情就不能找他聊天了吗?

    出了旅店,两人一路朝着镇南走去,方天佑没有再说话。曲可珍也没有,只是默默地跟在方天佑后面走着,仿佛只要跟在他后面,就足够了,不需要什么言语和安慰。

    走出小镇三四里后,四下已经没有了人烟。方天佑打算启动飞仙葫赶路,于是停下了身形。曲可珍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一时没有刹住车,差点撞在了方天佑身上。

    “快回去吧,我要加速赶路了。”方天佑转身对曲可珍说道。

    “哦,好。”曲可珍慌乱地点了点头,显然在为自己刚才的冒失感到不好意思。

    “其实,我的真名叫做方天佑。你以后或许会知道我的身份。”方天佑最后还是决定将自己身份告诉她。

    曲可珍是一个值得信赖,不会出卖朋友的人,更何况司游就是方天佑这个秘密,现在也没有多大必要保密了。就算隐世内宗不来到方天佑,方天佑迟早也要找去隐世内宗的,一为父母的仇,二为了探究地球修炼之秘,或许隐世内宗的修炼环境,会是另一番景象。

    和曲可珍告别后,方天佑就驾着飞仙葫,赶到了长春。他本想顺带去看一看宋秋月,想想时间匆匆,没有必要去过多打扰人家,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飞机到达南瑟尔后,空姐善意地提醒大家,这里的气温极低,希望大家下机时,及时添加衣服。

    下机后,方天佑才知道空姐所言不假,现在还是白天,气温却比南坪镇的晚上还要低上几度了。

    幸好这段时间没有下雨,否则的话,一定是冰天雪地,飞机只怕也不能飞抵这里了。出了机场,方天佑取出冲锋衣穿上。尽管他并不像普通人一样怕冷,但也不能表现得太标新立异,引人注意了。

    南瑟尔距离皮盖亚瑟城直线距离都还有三四百公里。方天佑计算着如果现在驾着飞仙葫赶过去,或许可以在天黑前赶到皮盖亚瑟城。

    问题是这里的气候远超过方天佑的预料之外,这样低达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下,要在高空飞行,不得不以真元护体,那样消耗就太大了。

    前方情况未明,有多少强者知道了“宝藏”的秘密,“宝藏”之地本身又有什么样的危险,方天佑一无所知。

    因此,他不敢让自己消耗太大。以免到时应对起危机来捉襟见肘。最后决定还是在当地想一想办法,看有没有交通工具前往皮盖亚瑟城。

    在城中打听了一阵,终于找到了肯前往皮盖亚瑟城的向导兼司机。这司机名叫野夫根斯基,自小生活在东西伯利亚。

    他自己拥有一辆淘汰的军用皮卡。尽管被部队淘汰,在民用上,还是不错的。因此才敢跑皮盖亚瑟城那样的寒冷地方。

    他自己说跑过多次皮盖亚瑟城,一般去那里的除了一些掠奇者,想到寒地探险外,更多的人,是去那边勘探石油等矿产,想要承包开发的。

    这一点,方天佑早有所闻。俄罗斯虽然军事上仍然强大,但是经济上却并不景气。很多工业企业都荒废了。

    加上西伯利亚这一带本来就气候恶劣,要开采矿产有不小的难度,因此俄国本国人几乎很少在这里采矿。

    不少外国人倒是看到了商机,因为只要在这里勘探到了矿产,要承包起地皮来,是相当便宜的,一旦开采出矿产,那就财源滚滚了。

    野夫根斯基保证将方天佑安全快捷带到,不过他的开价也不便宜,要十万俄国卢币,相当于华夏币一万。

    方天佑直接丢给了他十万华夏币。看得野夫根斯基眼神一直,知道遇到了大主顾。对这位冰冷不苟言笑的年青人顿时另眼相看。

    军用皮卡,在不算平整的车道上奔跑着,不久就进入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带。西伯利亚本就人烟稀少,这里又是北部地带,更加荒凉。

    开始隔个二三十里还能见到一座小镇,到了后面行走了近百里都不一定能见到一座镇子。好在野夫根斯基是老司机,轻车熟路,倒让方天佑省了不少心。

    方天佑就舒服地坐在车上,闭目调息,暗中修炼。他发现,这极北地带上面的天地灵气远比城市中充沛的多。

    只不过这些天地灵气都带着极大的寒气,一般人只怕无法吸收消化得了。方天佑却没有这样的担心,“鸿蒙仙经”之下,连煞气都可以消化,更别说一点寒气了。

    越往前开,天气越冷。方天佑知道这是因为路线一直在往北,越来越接近北冰洋的缘故。出发三四个小时后,前方开始飘起了雪花。

    幸好野夫根斯基早有准备,带了上车轮链条等设备,装在军用皮卡车轮上后,继续朝着前方驶去,终于在入夜时分赶到了一座小镇。

    “风雪大太了,前面已经结冰,赶不了路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我去联系当地的雪地车,明天一早就赶路。”野夫根斯基建议道。

    方天佑看看四下一片冰覆盖,知道他所说不假,当即点头答应。

    小镇真的很小,唯一的一座旅店也只有两层楼房。一楼是酒馆,二楼就是客房。此时已经入夜,一楼酒馆里开始聚集着部分酒鬼。

    外面虽然风雪肆虐,酒馆里却还暖和。喝酒的人有本地人,也有一两个路人,不过都是清一色的俄国人。

    野夫根斯基推开酒馆大门,走进酒馆时,众人还觉得寻常。但是走在他身后的方天佑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虽然华夏国到俄国做生意的人不少,但来这样的小镇的可不多。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年轻帅气,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小伙。

    “嘿,野夫根斯基,又在哪里捡到一头小肥羊啊。”酒馆老板竟然认识野夫根斯基,隔着柜台冲野夫根斯基打着招呼。

    “别开玩笑了,这可是我的大主顾。要两间上房,把好酒好菜都送到客房来吧。”野夫根斯基一边回应,一边走到了柜台边。

    “好的,还是一样的房间,钥匙给你。”酒馆老板答应着,丢来一挂钥匙。野夫根斯基接过钥匙,将方天佑朝楼上带。

    住房还算干净,酒馆的办事效率也很高。方天佑打量了房间坐下不久,服务员就送来了一壶温好的伏特加酒和几样当地的点心。

    “伏特加口味凶烈,劲大冲鼻,喝下去以后,能够享受火一般地刺激,是驱寒佳品,也是真正的男人应该喝的酒。尝一尝吧?”本来住在隔壁的野夫根斯基,也和服务员一起来到门口,指了指那壶伏特加道。

    “嗯。”方天佑不置可否地应答了一声,拿起酒壶看了看,又放了下来,并没有喝,只是拿起一块点心品尝了起来。

    野夫根斯基见方天佑拿起酒壶又放了下去,脸上不知道为什么闪过一抹失望。

    “嘿,嘿,怕了吧。华夏国酒文化虽然深厚,酒类也不少。但真正酒量大的人却并不多。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只要喝个一两口就肯定要醉了。”

    服务员语气中带着轻蔑,似乎故意在激方天佑,要试试他的酒量。让他失望的是,方天佑却似乎根本不为所动。仍然不紧不慢地吃着糕点。

    “不用操心,我想我这位朋友一会会尝试的。”野夫根斯基挥挥手,示意服务员退下,又走向方天佑劝道,“趁热喝两口吧,驱驱寒气,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

    “好,一起喝点吧。”方天佑指了指酒壶道。

    “我那边有,这壶是给你的,你喝不完的再留给我明天带在路上喝。”野夫根斯基摆了摆手道。

    方天佑看了野夫根斯基一眼,拿着酒壶灌了一大口酒,果然酒性很烈,如火焰入喉,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呵呵,这酒够烈吧。”野夫根斯基见状笑道。不知道是笑方天佑的状态,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方天佑没有答话,又吃了一块点心后,似乎不服气,再次灌下一口伏特加。野夫根斯基眼中的笑意越来越盛。

    而方天佑则似乎已经开始醉酒,眼神恍惚,头不经意地晃动,最后一头栽倒在了茶桌上。

    “喂,朋友,才喝两口就醉了?”野夫根斯基边喊着边摇了摇方天佑,确定他真的“醉倒”后,就开始在方天佑身上搜索起来。可惜他搜遍了方天佑的所有口袋,里面都是空无一物。

    “怎么可能,出手就是十万华夏币的人,就算身上没有其他现金,也应该有其他贵重物品才对啊。”野夫根斯基小声地嘀咕着。

    显然他并不死心,又翻看了方天佑的两只手腕,除了一只毫不起眼的戒指外,真的没有一件像样的饰品。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