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零章 我就是司游
    轻松击倒赤霞寨三人后,方天佑并没有再去理会她们。而是给曲可珍喂下了疗伤药液,又加服了一滴灵液,然后再次输动自身真元,帮着曲可珍疗伤。

    曲可珍刚想说什么,方天佑却轻声让她闭嘴,专心调息。感应着体内药力的涌动,曲可珍知道方天佑给自己服下的肯定是像上次一样,甚至比上次还珍贵的丹药。

    心中虽然惊讶方天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珍贵药液,但她也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顺从地按照方天佑的话,盘坐调息起来。

    地上跌坐着的三个赤霞寨弟子,一个断了右手臂,一个右肩被废,另一个丹田被毁,左手臂被射穿。此时见方天佑忙着给曲可珍疗伤,也连忙给自己止血,简单处理起伤口来。

    没过多久,方天佑就抽回了给曲可珍输入真元的手,停止了以真元帮她恢复身体。曲可珍的身体经过上次淬体丹的改造后,大异于常人。

    因此,虽然身上伤痛累累,还受了内伤,但恢复起来却比普通武者要快。方天佑给她服用的又都是在当今修炼界来说珍贵的药液,相信她休养几天后,身体就能恢复,而且修为还能更进一步,数月之内达到先天也是极有可能的。

    “你们不逃跑是明智的选择,否则的话,你们三人的腿只怕这时已经断了。”方天佑缓缓地走向赤霞寨三人冷然说道。他当然知道并不是三人不想逃,而是三人有伤在身,知道根本逃不掉。

    “你以宗师之能,以强欺弱,欺凌我们三个弱女子不觉得丢人吗?”断了一臂的那位赤霞寨弟子讽刺着答道。此时的她因为失血过多,嘴唇发白。

    “弱女子?你们是弱女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那么请问把我朋友伤成这样的,是谁?当你们绝对的修为实力欺负我这位朋友的时候,想过自己在以强欺弱吗?肯定没有,甚至你们还在扬扬得意,自以为高高在上吧?”方天佑反唇相讥道。

    那女人和另外两女都不由得被说得低下了头颅。的确,当她们在审问曲可珍时,可没有考虑什么欺凌不欺凌,只以为自己是大门派的人,修为又高,就应该随便审问对方。

    “说吧,赤霞寨为什么要打听司游的情况?”方天佑懒得再和她们理论,而是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虽然是宗师,但以为我们赤霞寨就没有宗师了吗?”那年长的女子虽然惊骇于方天佑的强大,但仍然倔强地说道。

    “我说过,你们施加在我朋友身上的伤害,我会加倍奉还。既然你们嘴硬,那我就只好将你们用的审讯手段,一一在你们身上试试了。”方天佑冷漠地说道。

    赤霞寨三女一听,顿时浑身一个激灵,眼中射出慌乱神色。她们施加在曲可珍身上的审讯手段,她们自己当然知道,那简直是让人生不如死的。

    而方天佑更不是惜香怜玉的人,从他刚才不是斩断手臂就是毁人丹田的凌厉手段来看,只怕真的会做到将审讯手段加倍用在三人身上。

    方天佑将三人的反应看在眼中,又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或许我还可以将你们三个拔光了衣服,丢到南坪镇去。我想,这段时间被你们欺负够了的南坪镇男人们,应该是很乐意看到你们那样子的。”

    “你,你敢!”右臂被废的女人色厉内荏地说道。她当然知道现在自己三人身受重伤,如果落在那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手中,会是个什么下场。

    “你们知不知道,我其实就是司游!你们要来摸我老底,对我不利,你觉得我对你们赤霞寨的人,还会手软吗?”方天佑继续给三人下了一剂猛药。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司游!”断臂女子说道,“司游已经死了!”

    “他确实与画像中的司游很像!”丹田被毁的女子,仔细打量着方天佑,又从怀中拿出一副画像,画中人面貌果然和“司游”一样。

    因为有“司游”已死这种先入为主的偏见,刚才她虽然惊讶于方天佑的外貌,却并没有往他就是“司游”这方面想,认为他可能是长得有点相似。

    “哼,你们以为凭一个虚才道人,能够是我的对手吗?”方天佑冷然说道。

    “虚才道人,你,你果然是司游!你,你真的没有死!”三人终于相信了方天佑的身份,脸上的惊惧更甚。她们从情报中知道,“司游” 可是一个敢向隐世内宗挑战,杀了他们的监查特使的狠角色!

    在方天佑连番威吓之下,三人终于如实招供了她们所知道的事情。那年纪稍长,丹田被毁的女子名叫秧清秀,和另两人都是颜筱霞的亲信弟子。

    正如方天佑之前所料,她们是奉了颜筱霞的命令,前来调查司游来历的。虽然司游已经与虚才道人同归于尽。

    但堂堂监查特使被杀,让隐世内宗感觉颜面尽失,他们决定要翻出司游的老底,就算司游已死,不能处罚他,也要处罚到他的师门,他的家人,他的朋友。

    因此,赤霞寨的人通过各种手段,循着线索,找到了南坪镇,并想从曲可珍嘴中套出司游的消息。谁知道曲可珍一直守口如瓶,镇上其他人又对“司游”了解不深,甚至根本没有听到“司游”已经死去的消息。

    秧清秀三人不甘心线索就这样断了,只好在这清溪谷住了下来,一边审问曲可珍,一边在镇上等待着,或许有与“司游”有关的人会闻讯前来救曲可珍。

    哪里知道,她们真的等来了“司游”,却是一位她们惹不起的煞星。

    “将你们身上的丹药都留下,然后赶紧滚吧!回去告诉颜筱霞,一个月内,我一定去拜访她。到时,她最好别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方天佑打听到了自己需要的讯息后,冲着秧清秀三人喝道。

    三人虽然气恼方天佑的态度,但领教过方天佑的手段后,三人也不敢多言,老老实实将自己带来的疗伤丹药,和一些补气药丸留下来后,慌忙朝谷外走去。

    半个小时后,豺狼、大黑熊两人带着黑熊帮和野狼帮兄弟们冲入了清溪谷。他们一个个或拿火枪,或拿刀棍,显然是动了真火,要和赤霞寨三个拼到底了。

    哪知冲进谷中,却惊讶地看见方天佑悠闲地坐在谷中一块大石头上休息。

    “司老大,那三个臭娘们呢?还有曲可珍……”大黑熊警惕地看向山谷四周说道。

    “难道三个臭娘们带着曲可珍跑了?”豺狼紧张地说道。

    “那三个女人,被我赶跑了。曲姑娘正在疗伤。”方天佑淡然说道。

    “什么,那三个女人,被司老大你一个人赶跑了!”大黑熊吃惊地道。他虽然见识过“司游”的厉害,可这三个女人没一个比“司游”差。

    他和豺狼等人一样,感应不到方天佑现在的修为境界。对于“司游”的认知还停留在数个月之前。

    当然不知道那时的方天佑还只不过是养气二阶,而现在的方天佑却已经突破到神通境界,要对付起几个后天、先天境界的武者,当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没错,就是司大哥救了我!”曲可珍的声音从那间小木屋内响起,紧接着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虽然她知道“司游”的年纪比自己小,可是她也和大黑熊等人一样,对方天佑充满了崇敬,不由自主地和他们一起称呼方天佑为“大哥”。

    “曲姑娘!你没事了,上次见你的时候……哎,那三个臭娘们!”大黑熊等人一拥而上,关切地看向曲可珍道。

    虽然他们没有说明,但方天佑也猜得到,他们想说的是上次见到曲可珍的时候,她被折磨的惨状。

    “我的伤势,被司大哥治疗得差不多要好了。再休息几天的话,我的鹤行拳肯定比以前更加厉害了。这一次真是托了司大哥的福了。”曲可珍笑道。

    “是我连累了你才对。”方天佑愧疚地说道。

    “大家也算是自家人,我看你们俩就都别这么客气了。只是司老大,你确定那三个臭娘们不会再回来了吗?”豺狼显然吃过那三人的亏,现在还心有余悸。

    “放心吧,三人都受了内伤,修为暴跌,这回只怕还打不过你们。你们刚才没有碰到三人,只怕是她们刻意选择了歧路,躲开你们的结果。”方天佑看着手持火枪的豺狼等人说道。

    “那是,这三个臭娘们可把咱们欺负得够惨的,要是栽在我们手里,我一定让她好好做回女人!”一个豺狼的手下猥琐地说道。

    旁边的人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大家平时是开玩笑开惯了,可是现在有曲可珍在场,还有“司游”在场呢,说话这么猥琐,怕惹起两位不高兴。

    “这段时间大家受累了。我决定给大家一定奖励!这是我刚刚调制的药水,你们每个人喝下去一小口,保证你们今后一个个身强体健的。”方天佑说着,从刚才的石头上取出一个碗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