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九章 跳梁小丑
    “镇北清溪谷是吗?我现在就去救人。”方天佑淡然说着,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一等,司老大。那几个臭娘们手段可不比你差。我去通知豺狼,咱们带上枪一起上。早受不了这几个臭娘们的气了,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大黑熊见方天佑决心救人,眼中闪过一丝敬意。

    之前大黑熊虽然也口口声声叫方天佑“老大”,但那只是害怕方天佑而已,并没有真正打心眼里认可。

    这时,见方天佑在听说了那几个人的厉害后,仍然毫不犹豫地要去救人,而且要救的,还是大黑熊喜欢的曲可珍,这让大黑熊算是对方天佑真心佩服了。

    “不用,你给我指明方向,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方天佑说着,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大堂内。

    “啊,司老大……”大黑熊猛然不见了方天佑的身影,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却真的不见了方天佑,而且连眼前的大门也没有开合过。

    “难不成,这是幻觉,或者我见鬼了不成……”大黑熊拍了拍自己的脸疑惑地道,“不对,守卫的兄弟也看到他进来的,难不成这个司游会法术不成?”

    方天佑倒并不是要故意吓大黑熊,只是展现一下实力,让他放心而已。要救曲可珍,方天佑相信只要有自己就够了,他们来反而累赘。

    知道了大体位置后,方天佑有神识探测,根本不用大黑熊等人带路,很轻易地找到了一座山谷。

    这山谷倒也幽静,几座看样子才搭建不久的木屋,一条清澈的小溪,真有“小桥流水人家”的韵味。

    只可惜的是,住在木屋中的人却辜负了这样一片宛若世外的美景。方天佑以神识探测到谷中有四个女人。

    其中一间木屋内的女子,披头散发,衣服凌乱,身上有不少的伤痕,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正是曲可珍!

    其他三个女人则都是衣着倩艳,身穿黑纱衣,外披红袍!

    “赤霞寨的人!”方天佑当即认出这三个女人的服饰,与自己在尚海武道交流会上曾经见过的颜筱霞,是一个款式搭配。

    那时他还与颜筱霞交过手,拂了颜筱霞面子。可是当时他是以方天佑的身份现身的,赤霞寨要找麻烦,也应该是找方天佑,不会找上司游来才对。

    方天佑突然联想到丐帮西门猎得到的消息,说颜筱霞接掌了隐世内宗的监查特使令。如此看来一定是隐世内宗派她们追查“司游”的同党,她们就找到这里来了。

    “不管是不是出于这个原因,敢来找我麻烦,就得做出付出代价的准备!”方天佑看着受到虐待的曲可珍,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赤霞寨充当隐世内宗的走狗倒是蛮称职的!”方天佑冷喝一声,几个起落,已经落在了木屋前的草坪上。

    “大胆,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赤霞寨出言不逊!”那三名本在修炼的女子,听到方天佑的冷喝,又惊又气,几乎是同时腾身而起,要赶到草坪捉打方天佑。

    方天佑却并没有理会三人,一脚踢开木屋,走到了曲可珍身边,一手将她扶起,一手将一缕真元输入到曲可珍体内。

    曲可珍在方天佑真元恢复下,缓缓睁开了双眼。当她看到是“司游”时,先是一喜,随即又将方天佑奋力一推:“你赶紧走,她们很厉害……”

    只是以她现在的力道,哪里推得动方天佑,不但没推动,反而一阵力竭之下,身体躺倒在了方天佑怀中。

    “没事,三个跳梁小丑而已,她们施在你身上的伤害,我会让她们加倍奉还!”方天佑轻拍着曲可珍的肩膀安慰道。

    “大言不惭,别以为趁我们正在修炼闯进了木屋就了不起了。”三个赤霞寨女弟子这时也来到了木屋前,其中年纪稍长的女子面色微怒地盯着方天佑道。

    曲可珍见到这个年纪稍长的女子,面色更是一片死灰,眼中射出了绝望,低声地在方天佑耳边劝道:“不要管我,能走你就找机会走吧。”

    方天佑见曲可珍自己这副模样还不忘记他的安危,劝他快走,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其实她哪里知道方天佑根本不将眼前这三人放在眼里。

    以方天佑现在的神识和感应力,早已经看出,这年纪稍长的女子修为达到先天境界,另外两个则不过是后天境界,最多后天末期。

    诸般手段之下,就是宗师方天佑都能够斩杀,这区区先天境界,方天佑如何会放在眼里。

    方天佑正要说话时,曲可珍却又抬头看向三位赤霞寨弟子道:“这是我的一个远方亲戚,他与此事无关,你们只要放他走,我可以说出司游的来历。”

    “亲戚?我看是你的情郎吧。你以为你是谁,还有资格和我们讲条件吗?”左手边一个赤霞寨女子不屑地说道。

    那年纪稍长的女子却是挥了挥手,狐疑地盯向曲可珍道:“挺讲情意的,之前受那么多苦楚你都不肯说出司游的事情,我还以为你是司游的情人呢?你先说说吧,司游到底是哪个门派的人?”

    方天佑当然知道这个女子其实只是说说而已,方天佑现身时已经冲撞了她们赤霞寨,她们肯定不会放过方天佑的。

    “你先把他放了,我再告诉你们!”曲可珍显然也对她们不放心,坚持说道。

    “放肆,掌嘴!”左手边的赤霞寨弟子怒吼一声,扑上来,扬手就要真掌曲可珍的嘴巴。她虽然作势扑向曲可珍,眼神却是警惕地看向方天佑。

    虽然说方天佑刚才闯进清溪谷时,三人是因为都在练功所以没有发现,但能够做到声息这么小,三人也感觉到了方天佑的不俗,因此这女子对方天佑不得不谨慎。

    “滚!”方天佑见过曲可珍身上的伤势后,早看这三人不顺眼。如今又见这赤霞寨女子如此嚣张,更加愤怒,抬手就是一道真元风刃打出。

    那女子一直警惕着方天佑,见方天佑出手,心生警惕,身形便是一滞,纵身朝旁边躲避。却已经迟了,一道无形的刀刃将她刚才举起准备要掌刮曲可珍的手齐肩斩断。

    “啊!”女子惨呼一声,跌坐地上,断臂血流不止。

    “卑鄙!”右边的赤霞寨弟子见自己同伴受伤,只当方天佑是使用了什么暗器,让自己同伴大意之下吃了亏,当下怒吼一声,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剑,朝着方天佑刺来。

    那年纪稍长的女子修为毕竟更精深,似乎感应到了方天佑刚才一击的不俗。在右手边女子出手的同时,她已经长袖一甩,抬手就是两根银针打出。

    一根打向方天佑,一根打向曲可珍,皆是直取眉心,要置人于死地。当真是狠毒至极。

    方天佑冷笑一声,伸手屈指一弹,一指劲风直接打断了右边女子的断剑,又余势不减地击穿了那女子的右肩。女子前扑的身形顿时变成跌退。

    这时,年长女子打出的两根银针逼近,眼看就要钉穿方天佑两人。年长女子不由得露出阴狠之色,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果断地与同伴一起出手,否则自己要对付眼前男子,只怕要费不少手脚了。

    哪知,下半秒时间,她脸上的表情顿时变成了惊恐。原来方天佑在弹出劲风后,又伸手一操,两枚银针便不知道怎么地,落在了他的手中。

    又见他玩味的随手一扔,两枚银针便以远快于刚才的速度,破空而来。年长女子面色大变,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的退路竟然完全被封死了。

    “啊……”年长女子只觉小腹和左手臂一阵巨痛传来,随即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左手臂的伤势虽然严重,还能够治好。

    但小腹处的伤势对她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了。因为那是她的丹田所在的位置。丹田被毁,一身先天修为便从此化为虚无。

    数十年苦修化为虚妄。这让她感到了无比的绝望,对毁了自己丹田的方天佑,她是满腔愤怒。

    然而,除了愤怒,她更多的却是惊恐。自己已经是先天中期修为。而眼前的男子,不但轻易接下了自己绝技飞针,而且随手一击就废掉了自己的修为。

    这绝不是先天强者能够办到的。她判断眼前的男子应该是一位宗师!自己竟然惹上了一位宗师,这是让她最绝望和恐惧的。

    如果是在赤霞帮内,或许举全帮之力,还能够镇压下一位宗师。可是现在,哪怕是帮中几位长老亲自,只怕也很难在一位宗师手下讨得好处了。

    除了这年长女子惊骇外,其他三个女人也是被眼前的场景给震住了。另两名赤霞寨女子见自己一直崇拜的师姐,竟然也被方天佑一招击倒,惊骇得几乎忘记了自身伤口的疼痛。

    曲可珍看着眼前戏剧性的一幕,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也想不到,原本气势逼人,在她看来就算方天佑也无力抵抗的三名敌人,转眼间就全部受伤倒地,而方天佑却像根本没有动过手一样轻松。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