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七章 蹊跷的渔船
    岛国和华夏横亘一片不小的海域,方天佑却只让甲贺百代准备了一些食物、清水和一只充气皮划艇。这让甲贺百代很不解。

    难道这位大人要靠着皮伐艇回华夏去?可是他又不敢多问,直到从情报中知道华夏的舰艇已经逼近岛国海域,甲贺百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方天佑与华夏早已经有联系。

    其实他并不明白,方天佑根本就不知道华夏军队的动向。他之所以要甲贺百代准备这些东西,只是备不时之需,因为他打算驾着飞仙葫回华夏。

    方天佑也想过坐飞机直接回华夏,岛国在横田二郎等人被震慑控制,靖国神宫又发出方天佑不可招惹的警告后,应该没有人敢再为难。

    可是其他国家,比如驻岛米军会不会出手,方天佑就不敢确定了。这些与华夏向来不和睦的国家,肯定不愿意华夏拥有方天佑这样的绝强者,或许会想方设法,趁他还没有回国就在半路截杀,而且还完全可以嫁祸给岛国,自己则置身事外。

    方天佑自己其实并不害怕他们来找麻烦,他担心的倒是会殃及池鱼,连累乘坐同一座飞机的乘客。像米国这样的国家,为了达到目的,是不会介意搭上他国普通民众性命的。

    现在的方天佑已经是神通境界,真元充盈,而且飞仙葫有了“山童”这尊器灵后,飞行功能也更加厉害,方天佑完全有把握驾着飞仙葫回华夏。只不过方天佑也知道要驾着飞仙葫飞回去,消耗肯定也不小。

    在与岛国十三旅团军的战斗中,方天佑已经试过了飞仙葫的速度。如果山童与方天佑一起控制加速,乘坐飞仙葫的速度几乎可以接近音速。

    当然,那只是最快速度而已,并不代表飞仙葫一直保持这个速度下去,毕竟爆发速度与长期的速度是不一样的。

    就好比跑步运动员,一百米短跑可以达到十秒以内完成,相当于时速三十多到四十公里。但让他进行八百米,甚至是马拉松长跑,他却根本不可能达到这种速度。

    从岛国飞往华夏国不是一次短跑,而是长跑,因此方天佑不得不做一些准备,这才让甲贺百代准备了食物水和皮伐艇。

    为的是不让自己和山童太累,反正也不赶时间,中途能休息休息,当然是好的。

    方天佑自己的储物戒指已经扩大了,再加上八咫镜的储藏空间,要储存一些水和食物,和充气皮划艇,还是足够了的。

    在岛国又休整了一天后,方天佑在第二天凌晨,天空就要露出鱼肚白时,腾上高空,朝着华夏的方向赶路。

    本来半夜赶路是最不容易被人撞见的,但是半夜没有光亮分不清路途,飞行不方便。路程这么远,方天佑又不可能一直开着神识探测,因此,方天佑最终选择了天未亮的凌晨时分。

    这个时间点正是人睡意深沉的时候,这时赶路不会引起普通民众的注意,而且等飞出岛国的近海区域时,天气就会开始亮起来,顺着东升的太阳就能够辨别方向与路途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避开岛国自卫队和驻岛米军的海军舰队,方天佑特意先朝着北方飞行了半个小时,远离了岛国近海后,才折向西边飞去。

    一路上,方天佑一边飞行,一边适应演练着飞仙葫新的飞行速度,研究如何以身法配合飞仙葫,减少阻止,提升速度。对飞仙葫的驾驶渐渐得心应手。

    将近两个小时候,方天佑觉得有些疲惫,就降落了下来,放下一个充气皮划艇,坐在艇上喝了点清水,又服下了真元丹后,一边休息一边恢复真元和体力。

    天气不冷不热正好。有点阳光,又不时被云朵遮挡。风力也正好朝着西面吹着,方天佑索性躺在皮划艇上面运转起“鸿蒙仙经”修炼,任由皮划艇随风飘着。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方天佑真元恢复到了出发前的水平,体力也完全恢复,这才起身,准备再去驾着飞仙葫赶路。

    在他起身的那一刻,忽然看到远处隐隐约约似乎有一艘小船。由于离得较远,以方天佑的目力都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一艘什么船。

    以神识探测过去时,却发现那竟然是一艘渔船,船上甚至还有两道身影,只不过两人状态看起来都不太好。

    这里还是深海地带,以这艘渔船的规模,根本不应该来深海。不说只要起大点的海浪就可以将这渔船打翻,就算以普通渔船的远航能力也无法深入到这深海的地方。

    渔船船体上的印着的标识,以及船头飘扬的国旗来看,这居然是一艘俄国的渔船。只是船上两人的打扮却并不像是普通渔夫,甚至不像是俄国人,难道其中有什么蹊跷?”

    方天佑本不是喜欢凑热闹、管闲事的人,但在这茫茫大海中,四周无人,看到这样的蹊跷事,倒也稀奇,反正也不急着赶路,方天佑决定过去看看。驾起飞仙葫,收起皮划艇,方天佑腾身来到了那艘渔船上面。

    这确实是一艘渔船,渔具很齐全,船尾处甚至还有几条没有处理好的死鱼。或许是经历了海上风暴,船体进了不少海水。

    发动机也停止了响动,方天佑注意到驾驶室里一个油表一样的仪器,已经显示为零了,显然渔船上的柴油已经用尽,难怪现在只能随意飘泊了。

    最让方天佑惊异的是,是船上的两个三四十岁的男子。其中一个已经没有了气息,方天佑确实他已经死了。另一个也是奄奄一息,连嘴唇开裂,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渴的。皮肤更是被浸泡的发白,从他无神的双目上看估计死也不远了。

    方天佑惊异的倒不是两人的狼狈样子,而是因为方天佑从那位奄奄一息男子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和藤原岗森等忍者类似的气息。

    “这是一名岛国人!搞不好与伊贺武社有关!”方天佑当即怀疑起了对方的身份。本来想就此不管的,又看到死去的忍者手中紧紧攥着什么东西,竟然泛起一股淡淡地灵气。

    方天佑俯身扳开他的手指,却见那人紧攥着的竟然是食指大小的一块灵石。这灵石并不精萃,比上次杨素禅婵用的那几块杂质还要多。

    但这却是方天佑在地球上,再一次见到灵石!第一次见到灵石,那是在追踪杨素婵的时候,当时方天佑就惊讶原本地球上也有灵石。

    只可惜他没法去问杨素婵,他们的灵石是从哪里得来的。方天佑只能猜测或许隐世内宗所在的地方有灵石吧。

    现在再一次见到灵石,而且是在岛国人手上。这又让方天佑进一步产生了兴趣。以这两人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从隐世内宗的人手中抢来灵石。

    而且方天佑挑了伊贺武社的老巢,在那里也没有见到过灵石,那这人手中的灵石是从何而来的呢?

    要想知道答案,只有从这奄奄一息的忍者身上下手了。想到这里,方天佑走到那奄奄一息忍者身边,将他扶起。

    伸手在他几处穴道上点了几点,又输入了一缕真元,这人才渐渐醒了过来,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阿,阿里嘎多!”男子醒来,用岛国语以微弱的语气表示着感谢。

    方天佑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警惕。当即也以岛国语回答,不用谢,自己是看他穿着的服饰像岛国人,才出手相救的。

    那人听方天佑说的是岛国语,眼中的警惕神色这才散去,右手抖索着要朝自己胸口处摸去,方天佑知道他要拿东西,顺手从他胸口中拿出了一本小册子,交到他手中。

    “把这个交给伊贺武社,哎,你找不到那里,还是想办法交给江户的藤原家族手中吧……”那人将小册子又推到方天佑手中,吃力地说道。

    “这,这是什么?”方天佑假装困惑地问道。

    “这是一副藏宝图。你,你只要把这个交给藤原家族,他,他们会大大奖励你的。我,我叫矢岛简仁,我和同伴根据线索在俄国找到了一片大宝藏。

    可是却不幸走露了风声,被俄国人追杀。他们说不定已经将那里封锁了。只有藤原家族有实力悄悄潜入俄国去挖掘。”那人很吃力地说道。

    “宝藏?是像你死去的同伴手中拿着的这种宝石吗?”方天佑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打消了全力救治对方的想法,哪里还耐烦和他墨迹下去,拿出那块灵石直接问道。

    “对,就是这种宝石?这种宝石对于普通人毫无用处,但是藤原家族却视若珍宝。你,你一定要将,这藏,藏宝图送到他们的人手中。”矢岛简仁急切地说道。

    “那你有很多这样的宝石吗?”方天佑又问道。

    矢岛简仁似乎感觉到了异样,不过此时意识已经渐渐模糊,还是断断续续地答道:“具体多少我们没有看到,那里很危险……”

    说到最后,矢岛简仁头一歪,就此断了气。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