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九章 政客伎俩
    方天佑没有急着离开地宫。器灵山童的魂体刚刚凝炼完成,与飞仙葫之间还需要一段时间磨合。

    方天佑自己经过轮番恶战消耗也不少,需要好好休整一下。而且这些战斗中还是有不少感悟地,值得方天佑好好总结。

    虽然前世在修仙界没少战斗,在现在所处环境不同,自己的修为境界不同,接下来要走的修炼道路也截然不同。

    前世的经验只能当作借鉴,他不可能沿着前世的道路走下去。这新的道路,需要他慢慢摸索,因此总结感悟很有必要。

    方天佑安心地在地宫中修炼,岛国修炼界却震动了起来。富士山伊贺武社最后的救援结果是,当时在武社内的忍者,无一生还。只有少数几个在外执行任务的忍者逃过了一劫。

    忍者们的靠山瞬间崩塌,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藤原家族,毕竟他们曾经是伊贺家族的盟友,伊贺武社对外的代言人。

    既然伊贺家族倒下了,他们应该挑起振兴忍术的重担。可是,他们心里也有很清楚,这只不过是他们的一种奢望罢了。

    藤原家族在岛国虽然也是超级大家族,但是没有了伊贺武社在背后支持,他们根本不可能与甲贺家族,甚至是麻生家族抗衡。

    有消息灵通的忍者更是已经打听到,藤原家族已经开始向靖国神宫方面示好。这让忍者们更加绝望。

    奇怪的是,伊贺武社几乎全军覆灭,靖国神宫却并没有趁机扩张势力,反而有所收敛。有人猜测,是靖国神宫自家发生了内讧,导致他们没精力来理会伊贺武社的地盘势力。

    也有人猜测,靖国神宫和伊贺武社一样,受到了某股神秘势力的莫名打击。更有甚者,有人说除了伊贺武社是被两个华夏国修炼高手所灭,靖国神宫同样也受到了那两名华夏高人的重创,所以才会收敛门户。

    一时之间,各种情绪纷纷涌起,不安者有之,愤怒者有之,悲痛者有之。这种情绪甚至还传到了一部分岛国当权军政人物中。

    这些军政人物并不十分了解修炼者的可怕,他们更相信现代科技装备的力量,认为伊贺家族和甲贺家族只会讲武道,谈修炼,结果让华夏人欺到了家门口。

    如果他们早点跟政府交待,只要政府派出一支自卫队,任他再厉害的华夏修炼者,都可以将他轰成炮灰。

    最坚持这种观点的,是岛国自卫队的最高指挥官成彬宫崎。这是岛国极右翼份子的代表。也是靖国神社最坚持的支持者。

    听说华夏修炼者在岛国横行无忌,成彬宫崎恼差成怒,马上下令全国加紧搜查这两个华夏修炼者的下落。

    一个星期后,方天佑结束了休整,走出了地宫。暗中查探了一下靖国神宫的形势,发现靖国神宫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宁静,甲贺百代已经牢牢掌握了靖国神宫的权势。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方天佑暗中接见了甲贺百代,对他的能力进行了夸赏。的确要在一个星期内,摆脱甲贺千雄的影响,掌控整个靖国神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全亏了大人为我铺好的路!”甲贺百代恭敬地说道。

    “嗯,既然你已经掌控一切,那我也就可以放心地离开岛国了。”方天佑点了点头道。

    “离开?大人在这里不是一样可以修炼吗?我还正准备收集第一批修炼资源进献给大人呢?”甲贺百代说道。虽然方天佑离开,他应该松一口气,却又不得不做出挽留姿态。

    “我早点离开,你就更自由了,你不应该高兴才对吗?”方天佑好奇地看向甲贺百代道。

    “哪里,哪里。有大人在,我办事心里才更有底气。”甲贺百代连忙解释道。

    “行了,你也不用辩解。人之常情而已,我不会怪罪。华夏那边我还有诸多事物要做,得早点回去啊。”方天佑说道。

    “既然这样,那好,我马上去打点一切,帮大人换个身份购买机票。”甲贺百代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自己去买票就行。你忙好你的事情吧。”方天佑说道。

    “可是,大人……您如果就这么公开现身,怕是会有点麻烦。”甲贺百代支吾着说道。

    “哦,这是为什么?伊贺武社被毁,靖国神宫在你的掌控之下了,难道还有人胆敢对我不利?”方天佑疑惑地道。

    “修炼界现在没人能威胁到大人,自然翻不起什么浪了,但是有无知冲动的右翼份子,听说伊贺武社被华夏人所毁,极是愤懑,他们竟然想要拦截大人。”甲贺百代说道。

    “哦,还有人如此大胆?难道,是军队中人?”方天佑突然想到了什么。既然不是修炼者,口气能如此狂妄的,也就只有手握重兵的军政大员了。

    他们不了解修炼者的可怕之处,当然就算了解也不会在意,毕竟修炼者也还只是人,面对现代火器装备之下的千军万马,再强的修炼者也只能退避。

    “没错,其中叫嚣最厉害的是岛国极右翼份子的代表成彬宫崎,同时也是岛国自卫队中负责江户一带防卫的第十三旅团的最高指挥官。

    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是大人您搅动了我岛国修炼界的风雨,将您视为头号入侵敌犯,不但下令第十三旅团全力缉拿您,甚至公开喊话,只要您敢露面,保证让你有来无回。”甲贺百代试探着看向方天佑,似乎害怕方天佑发怒。

    见方天佑面色如常,这才又接着说道:“我已经派人传话给他,谁知他却不知道收敛,这段时间靖国神宫一切已经安顿好,我正准备亲自出手解决了他,请大人放心!”

    “成彬宫崎只不过是一个政客而已,不足为惧,他想从这件事件中捞取自己的政治资本,你去回应他,反而更增加了他的威望。还是我自己去吧,他想要当出头鸟,我就偏要打下这只出头鸟。”方天佑淡然道。

    他这一次来靖国神宫是直接以本来面貌现身的,本来就没有打算再隐藏自己的身份,就算想隐藏只怕也隐藏不住,毕竟甲贺千雄可以推测出自己就是方天佑,其他人渐渐也会知道方天佑这个肇事者的身份。

    “大人其实没有必要和军队去硬碰。我帮大人改换一下身份就是了。正如大人所说,成彬宫崎之所以敢在这个时候叫嚣,更多的是想蹭热度而已,他或许认为大人早已经离开了岛国,这种叫嚣不过是马后炮而已。”甲贺百代劝道。

    “我若是死在军队手中,不是正好让你恢复了自由吗?你怎么还劝导我逃避呢?”方天佑饶有兴趣地看向甲贺百代道。

    “百代不敢,百代今后的修炼还巴望着大人的指点呢。况且大人有八咫镜在手,一定无往而不利,就算军队也困不住大人!”甲贺百代正色说道。

    他说的这两点倒也是实情。如今他大权在握,眼界也就开阔了,开始巴望着能够冲击天人境。甲贺千雄和山童都死了,要窥探天人境之秘,他还真的只有依靠方天佑了。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眼前的这个华夏人,虽然年青,心思却极为缜密,谋事往往出人意料,好像活了几十年的老怪物一样。

    他知道面对这样的老怪物式的人精,最好不要耍什么小聪明,否则只会弄巧成拙,惹祸上身。

    “嗯,不耍小聪明是最好的。不管你是真心臣服我,还是被迫臣服,只要尽心替我做事,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好了,你找人帮我传出话去,两天后我就去拜访这位自卫军的少将先生!”方天佑淡然说道。

    “大人!”方天佑虽然说得轻巧,甲贺百代却吓了一跳。他原本以为方天佑最多是去暗杀成彬宫崎而已,万万没有想到方天佑会公然挑战,而且时间还定在两天之后,这分明是让成彬宫崎以及他的第十三旅团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啊。

    要知道自从火器大兴后,武者与修道者的实力就大幅度削弱。一个普通人持着手枪,都能击杀一位武者。

    现代科技与军事的武力,更是远远超乎任何人想象之外。宗师再强大,也扛不住炮弹的轰击,就算传说中的天人境,只怕也顶不住一枚导弹,更不用说核武了。

    岛国因为当年战败的原因,一直不能拥有核武,但威力强大的导弹还是有了。方天佑这样公开挑衅,在甲贺百代看来,简直和自寻死路没有什么区别。

    方天佑知道他要劝说,挥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我自有办法应对,你不用担心,照我的吩咐传下话去就是了。”

    “是,我会将消息传下去,然后摸清楚成彬宫崎以及全**政那边的反应,如果他们有什么部署,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人。”甲贺百代见此,终于没有再劝导,只是暗中下定决心,要从旁边协助方天佑。

    “随便你了。”方天佑说完,转身又朝着地宫走去。要面对军队,方天佑也得有所准备,地宫里清静,正好方便他行事。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