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八章 新的神宫之主
    方天佑暗自庆幸,如果不是山童受到反噬,自己对付起他来将更加艰难,又或者山童一开始就会痛下杀手。

    方天佑更觉得自己这一次没有使用傀儡符是对的。方天佑对甲贺百代使用了神识火种,而不是傀儡符,倒不是无法对甲贺百代使用,而是方天佑不愿意使用。

    使用傀儡符后,中符者固然再不可能对方天佑有二心。但是傀儡符也有弊端,比如,始终会和方天佑的灵魂有所牵连,万一对方灵魂受到重创,甚至死亡,多少也会影响到方天佑的神识。

    虽然傀儡符肯定比山童所谓的神魂契约高明,受到的影响会比神魂契约小,但并不代表没有,特别是与强劲对手过招中,如果神识受到影响,那有可能是致命的。

    又比如,中了傀儡符后,会破坏傀儡以前的魂识记忆,进而影响到傀儡今后的修行。陈宜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在被方天佑收服前,本来已经达到了伪宗师境界,被方天佑收服为傀儡后,方天佑又带他前往毒瘴谷吸收了那里的毒素进行修炼,后来方天佑甚至还让小巫和他进行了巫术交流,可是陈宜帆到现在仍然还没有突破到宗师境界。

    这虽然有陈宜帆修炼的功法残缺的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方天佑对他使用了傀儡符后,破坏了他的魂识,扰乱了他的修炼的。

    修络的情况比陈宜帆要好一点,因为当时方天佑是借着龙首山大阵,将自己修为强行提升到了神通境界,然后才使用的傀儡符,因此并不需要破坏她多少的魂识,就能够将她制服。

    另一方面,因为修络是真正的天师,对于魂识伤害的修补也更自如一些,相信不久她就可以修复好魂识上的损耗,重新将修为修炼上来。

    现在甲贺百代面临的形势要严峻得多,方天佑为了扶持他尽快掌控靖国神宫,不想让他的魂识受到损伤。

    况且只要打下神识火种,就能掌握他的生死,方天佑又何必去冒着风险和他签订什么神魂契约呢。

    虽然说神识火种如果碰到神魂比方天佑更强大的人,可以将之驱除,但方天佑相信在地球上,神魂比方天佑更强大的人,应该是不存在了,至少现在他还没有见过。

    方天佑和甲贺百代商量着由甲贺百代收编靖国神宫的事情。

    四周涌来的黑色烟雾已经渐渐稀少,宫殿中的黑色烟雾在不断地疯狂涌入飞仙葫后,也渐渐变淡。

    没过多久,靖国神宫多年积蓄的阴魂煞气,还有那些混杂斑驳的信仰之力,都被飞仙葫吞噬掉了。

    此时外面的天空已经雨住云散,露出了晴朗的天空。整个靖国神社变得一片光明祥和。一些痴狂于靖国神社的人,则是如丧考妣,因为他们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靖国神社出现了多处崩塌。

    …………

    地底宫殿中,方天佑将飞仙葫招入手中,又召唤出了山童。甲贺百代定睛看去时,发现此时的山童有如脱胎换骨一般,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身上披上了一层幽光闪闪的黑甲,显得更加高大威武。气息比之前更加沉稳,如渊如海,身躯无比凝练,每一丝皮肤,每一道甲片都非常真实,比之前的鬼神之躯要凝实得多。

    说算甲贺百代现在有“天丛云剑”在手,仍然感觉山童伸伸手指头,似乎就可以将自己捏死。

    方天佑却知道,这只是甲贺百代的错觉罢了。因为山童长久以来积累的淫威,让甲贺百代升不起一丝反抗,未战就先胆怯了三分。

    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的山童更多的是一具魂体,对于人的灵魂上的影响是巨大的,给予了甲贺百代不小的灵魂威压。

    其实,若单论此时的山童这一具魂体的战力,与持有天丛云剑的甲贺百代只不过在伯仲之间而已。

    当然,方天佑要这一具器灵可不是让他直接跳出来战斗的,而是要他掌控飞仙葫。成为了飞仙葫器灵后,方天佑就可以带着山童四处乱跑,不需要像以前一样要待在某个神社内依附于神像。飞仙葫就相当于一尊移动的“神像”。

    除此之外,还有种种妙处。比如山童可以自由控制飞仙葫飞行,还可以载物载人飞行。当然,方天佑最看重的是有了器灵之后,飞仙葫的战力将极大地提升。

    首先,灵器有了器灵,就如有了灵魂,各种属性都会得到提升,包括飞仙葫中“阴煞刀”的威力!

    其次,方天佑还设想着山童将自己的转化为“阴煞刀”!这个设想如果成功,那就意味着,飞仙葫可以无限制地发出“阴煞刀”了!

    试想一下,山童将自己转化为“阴煞刀”,斩向敌人后,又可以散发成阴煞之气,找回自己的家,回到飞仙葫。

    如此回循往返,根本不用消耗阴煞之气,完全是一个永动机,是一挺子弹打不完的重击枪啊。

    当然,这只是一个设想,还需要慢慢捉摸尝试。目前飞仙葫最大的一个妙用,应该就是飞行了。

    至于攻击力,现在暂时可没有。因为刚才靖国神宫的黑色烟雾,全部被器灵山童吞噬,用来完善他的魂体了。目前飞仙葫内没有阴煞之气,自然也无法形成“阴煞刀”了。

    见器灵已成,方天佑便让山童陪着甲贺百代一起走向了外面的宫殿,至于他自己,则是使用隐身符暗中藏在了山童的背后。

    外面宫殿中,诸位甲贺家族的核心子弟,也是靖国神宫的核心成员,仍然在焦急等待着。他们早已经惊撼于最深处宫殿中传来的惊天动静,却又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特别是最后一刻,诸多的阴魂煞气全部涌向地宫深处,这是靖国神宫记载中,没有遇见过的事情。

    难道那个年轻人如此厉害,竟然迫使神灵动用了靖国神宫的全部老底?众人的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应该喜还是忧。

    “嗒,嗒”轻微的脚步声在通道内响起,众人翘首望向深处地宫方向。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当中。

    “百代宫主!”

    “天丛云剑!”看清走在前面的身影时,众人不由惊呼。有人惊呼甲贺百代竟然没事,有人惊呼他手中竟然拿着传说中的神剑。

    难道说甲贺百代趁着神灵和那个华夏人交战两败俱伤时,斩杀了他,取到了天丛云剑?

    然而,还没等众人多想,大家又猛然看清了跟在甲贺百代身后的另一道身影,顿时吓得跪拜在地。

    “神灵在上,请受我等一拜!”众人都见过山童神像,其中有两人甚至进过地宫,看到过山童本尊,当即认出了眼前的正是靖国神宫长久以来供奉的神灵。

    甲贺家族祖辈传说,神灵居住在地宫深处静修,从不理外界俗事,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走出了地宫,这让在场诸人,无人感到震撼。

    “嗯,你们一直守在这里,还算忠心!”方天佑隐藏在山童身后,尽量模仿着山童的语气和语调说道。现在的器灵山童,没有意识,根本不会说话,方天佑只好待劳了。

    “我们当然誓死守护地宫,拥戴神灵大人!”众人一个个磕头如捣蒜一般,早已经放弃了之前希望山童重伤,甚至是战死的心思。

    长久以来,山童宛若神灵,对他们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尽管此时的山童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们仍然不敢有丝毫怀疑与不敬。

    “甲贺千雄已经战死,以后就由甲贺百代正式掌控靖国神宫的一切。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如果谁敢反抗,休怪我手下无情。”方天佑又说道。

    “是,是,我等一定谨遵神灵安排,听从新宫主的差遣,不敢有二心。”众人闻言,虽然感到惊讶,却也没有人敢不从。

    放开神灵的谕旨不说,甲贺百代现在有天丛云剑在手,也有足够的实力镇压他们。

    “那个华夏人手段很诡异,我虽然调动了靖国神宫底蕴,仍然只是重伤了他,并夺下了他的天丛云剑。你们吩咐下去,以后不要去招惹他,也最好不要招惹华夏。等我有了十足的把握,再亲自出手去对付他!”方天佑又以山童的口吻说道。

    “是,我等明白!”包括甲贺百代在内的所有人都恭敬地说道。这是方天佑和甲贺百代早商量好了的解释。

    其他人听说连神灵都奈何不了方天佑,当然不敢再去招惹方天佑了。这也正好方便了方天佑今后行事。

    山童说完,转身又朝着最深处的地宫走去。方天佑当然要跟着转回了。这么做是为了造成神灵仍然在地宫深处的假象,震摄众人,让靖国神宫这一般核心子弟乖乖听话,方便甲贺百代迅速统治靖国神宫。

    “格……”地宫的石门再次关上。方天佑没有再去理会甲贺百代如何掌控靖国神宫。路已经为他铺好,方天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掌控靖国神宫。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