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四章 吞天食地
    在知道天雷本是山童这样的妖怪鬼物的克星,更何况这股天雷还十分强大,因此天雷一起,山童就想闪避,只是如果他闪避,天雷势必要毁掉身后的神像。

    “又是方天佑搞的鬼!”山童当然不相信这是天地间的天雷刚好以这个角度劈向了自己,他知道又是方天佑的什么手段,然而他已经来不及细想,只能鼓动魂力硬抗向那道让他心悸的天雷。

    这当然是方天佑使用天雷杖,沟动外面天空中的雷电之力召唤而来的天雷。这一切都是方天佑在这短促之间想到的应对之策。

    神像是山童的根基,也是他的破绽。当初在对会巫神时,方天佑就是毁掉了他的神像,最后才能够伤了巫神,吞噬掉了他的魂力。

    其实方天佑并不想用天雷之力,只要三昧真火足够,耗也得耗死山童。只可惜方天佑的真火符已经用完。

    毕竟真火符可不像火球符那样可以随意篆画。每画一张真火符,方天佑的消耗也很大,他能够准备这么多张真火符,已经是极限了。

    真火符既然已经用尽,方天佑不得不使出天雷杖了。恰好的是,外面天空此时雷声滚滚,更增加了方天佑天雷的威力。

    “轰砰!”一声巨响,宫殿内电光四射,强烈的电弧将甲贺百代都电得几乎要晕厥。在外层宫殿中关注这里情况的十来位甲贺家族核心子弟,都感应到了通道中传来的丝丝游离电力,连忙又惊骇地远离了通道数步。

    他们在方天佑踏入通道时,一直在通道那一端观望,后来他们听到山童的怒吼,听到越来越响的激战声音,现在又听到炸雷声响,感应到游离电弧。

    大家的脸上开始阴阳不定,有惊骇,有震撼,甚至还有着丝丝期待。惊骇和震撼,既然是因为自家供奉的那位神灵的强大,更是因为进入通道的华夏人的强大。

    他们早知道自家的神灵具有不少的威能,甚至比自家老祖还厉害,否则自家老祖也不会像伺候祖宗一样,任凭这神灵驱使。

    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方天佑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却能够与那神灵战斗得如此激烈,不管结果是胜是败,若是传扬出去,都足以让他名扬天下了。

    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他们甚至有些期待,希望方天佑和那位神灵战得两败俱伤。这样一来,老宫主身死,神灵受创,或许可以给他们甲贺家族好长一段的休养时间,甲贺家族虽然看来风光无限,却被老宫主和最深处的神灵压榨得太厉害了。

    …………

    最深处的地宫内,天雷之力散尽,山童以魂力击退了天雷,只是他自己也被天雷震得倒跌在了神像脚下,嘴角渗出丝丝血渍,这一次不是他主动吐出精血,而是被天雷震伤。

    “啊,我要将你生吞活剥!”山童歇斯底里地怒吼着。随着他话音一落,顿时整个靖国神社从地表到地底都猛的一震。

    就连普通的民众也感应到了这一片区域的震动,大家都以为是地震来临,不少反应快的人已经惊呼着跑出自家住宅。

    然而这一震动,仅仅只维持了数秒时间,并且一直是那些细微的震动,没有再扩大。数秒之后,又恢复了平静,民众们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附近的阴阳师们,尤其是甲贺家族的阴阳师们却知道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他们分明感应到无数的黑色烟雾朝着这片地底深处渗入,这分明是有人在地底抽取靖国神宫的信仰之力。

    靖国神社存在两百多年,而靖国神宫却存在了数百近千年,长年累月以来积累的信仰之力岂是小可。

    甲贺百代及在通道另一端观望的甲贺家族核心子弟,则是更加惊骇莫名,因为这些信仰之力,是甲贺家族,也是暗中的老祖和那位神灵的根基。

    一旦动用,耗损不小,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慢慢积累恢复。山童神灵竟然决定使用,那说明他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更说明那位华夏年轻人的可怕!

    此时的山童状若疯狂,连番着方天佑的手,他终于也是气急了眼。如果说一开始他出手还有所顾忌,想着要活捉方天佑,现在的他就已经是气急败坏,只想杀了方天佑了。

    一则是因为方天佑带给他的受伤之辱,二来他也见识过了方天佑层出不穷的手段,知道要活捉方天佑几乎是不可能的,杀死他吞食他的血肉完全可以补充自己的损耗。

    无数的黑雾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大宫殿中形成了以山童为核心的黑雾旋风,旋风中仿佛有无数凶魂恶鬼咆哮着,漫天飞舞,鬼哭神嚎。

    山童全身黑雾般的魂力涌动着,如同长鲸饮水一般,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阴魂之气,身形再次暴涨。

    不久,一道与山童面貌相似的黑影从神像中飞出,投入到山童躯体内,与山童融合到了一起。山童的躯体变得几乎完美,原本缺骨少肉的地方,此时已经填充完好。

    只不过,此时他的血肉已经不是之前的红润之色,而是变成了诡异的浓墨色,闪着淡淡地幽光,诡异无比。

    方天佑惊讶地看着山童的变化,知道此时的山童已经召唤出了神像中的本源魂体,战力再次提升。

    他很想就此退走,可是山童已经以魂力气息锁定了他。而且山童有那神出鬼没,类似于自己虚空神通的秘术在身,方天佑根本逃脱不了,唯有见机行事,搏得一丝生机了。

    方天佑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还是有点托大了,原以为自己突破到神通境界,又有诸般手段,就算面对天人境强者,也有逃生的资本,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天人境的强大。

    渐渐地,所有黑雾全部聚向了山童,壮硕凝实的身形如铁塔一般威武强大。方天佑全力展开神识,查探周围的情况,寻找着山童的破绽。

    “我说过,要生吞活剥了你,吞天食地!”终于,山童蓄势完毕,双眸猩红地盯着方天佑,一声暴喝中,身形猛然暴涨了四五倍,头顶几乎要碰到壁顶。

    “呼隆隆!”变幻后的山童低头朝着方天佑张开了巨嘴,随即一股无穷吸扯之力从那巨嘴中发出,直罩向方天佑。一时间整个宫殿都是微微一震,飞沙走石。

    方天佑更是被那股强劲的吸扯之力一把吸到了山童的嘴中。山童好像野兽吞吃食物一样,“咕碌”就将方天佑咽到了肚子中。

    “这,这是终于结束了吗?”甲贺百代看到山童的神威,腿都吓软了。他明白那个年轻的华夏人虽然厉害,但终究比不过长期受到甲贺家族供养的神灵。

    当然,方天佑也给了他极大的震撼,毕竟方天佑才如此年轻。甲贺百代甚至为方天佑感到可惜。如果他不是那么鲁莽,如果他迟点来岛国,或许他真有可能打败甲贺家族的神灵。

    然而,现在一切都晚了。年轻人,少年得志,终究是沉不住气啊。

    哪知甲贺百代刚要起身向山童请安,说一些恭喜的话语,山童如巨灵神一般的身形中突然传来一声炸响。紧接着,一道矫健的身影破开山童的后背,从山童体内窜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团鸡蛋大小,如同火球一样的东西。

    甲贺百代仔细看去时,发现那矫健身影,正是方天佑。他竟然没死,还劈开神灵的肚子,逃了出来!

    甲贺百代双眼中充满着惊骇,然而更让他惊骇的是:方天佑破出神灵身体后,神灵的身躯顿时急速暗淡萎缩下来,原本高大威武的身躯,顷刻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飞速枯萎缩小,瞬间变成了原来的四米大小。

    “嗖!”一道浓密的黑雾从山童肉身内飞出,猛地冲向了神像。竟然是山童完全舍弃了好不容易修炼起来的肉身。

    “这有用吗?”方天佑冷笑一声,抬手打出一记真灵拳印。山童刚回神像体内,还来不及防御,勉强祭起黑雾抵挡,却根本不堪一击。

    只听一声脆响,神像发出一声哀鸣,然后整个神像就被拍成碎片,分崩离散。

    “华夏人,我和你不死不休!”一道无比凄厉的惨叫声从神像上传来。紧接着刚才投入神像中的那股黑雾从神像残骸中飞出,向远处逃窜而去。

    “迟了!”方天佑轻蔑一笑,似乎早料到山童会有些一招,一记“神识刀芒”打出,将那黑雾斩散。

    不仅如此,方天佑手中更是早已经多了一只葫芦,正是在港岛获得的飞仙葫。如今方天佑突破到神通境,对飞仙葫的掌控也更加自如。

    那团黑雾被斩散,正想重新聚拢,猛然被飞仙葫的吞吸之力扯得身不由己的飘来,不但不能聚拢,反而更加零散。

    “不,不,你不能这样。只要你放过我,神宫的权势,我收集的天材地宝,还有,还有我自己,我也愿意任你差遣!”山童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再顾不得扮演什么神灵身份,哀嚎求饶。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