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一章 活得越久越怕死
    更让这阴阳师难以接受的是,自己一直尽心尽力为老祖培养血食祭品,借老祖续命。现在老祖竟然要用自己的命去延续他的命,这比让他直接被人击杀还难受数倍!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救我吗?”而看见他脸上的挣扎之色,甲贺千雄的声音已经寒冷如冰,目光如刀般地凝视着他。

    “我……”那阴阳师声音一颤,牙齿狠狠咬着,但却无法说出一句话来。

    围攻方天佑的阴阳师中,有一位天师境界,一位伪天师,三位大师后期。面对五人的法术攻击,方天佑丝毫不敢大意。

    一边极力施展“真灵拳印”和“神识刀芒”与五人游斗,一边思考着退敌之策。如果换在平时,方天佑拼着消耗真元和神识要击退这五人不难。

    问题是现在身处敌人的巢穴中,自己如果消耗太多,面对更多的敌人时,那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更何况现在时间紧迫,方天佑还要赶着去查探通道深处的秘密呢。那一声似人似兽的吼叫十分怪异,甲贺千雄虽然回来了,甲贺百代却还在通道内,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看着甲贺千雄和阴阳师们的表现,方天佑脑海中灵光一现,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方天佑思考对策时,甲贺千雄见那阴阳师还在犹豫,已经等不及,纵身扑向了那阴阳师,张嘴就朝着对方喉咙咬去。

    此刻在天罩结界的反噬下,他几乎油尽灯枯,刚刚长出的头发渐渐脱落,面上渐渐没有血色,若是不能够及时汲取到纯粹的精血,他只怕要马上老死!

    “不……”那阴阳师反应过来,本能地朝着甲贺千雄身上一推。“叭”的一声,甲贺千雄竟然被推得踉跄后退,闷哼一声四脚八叉地摔倒在地上,连挣扎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

    “哼,你们所谓的老祖已经是重伤垂死。他如果想要保命,可不是吞噬你们当中一个人能够做到的,只怕最少得你们六个的精血一起吞噬了才能保住性命。至于要完全恢复,那就不知道要吞噬多少精血了。”

    方天佑见状,一边以“真灵拳印”和“神识刀芒”与五位阴阳师游斗,一边劝说着在场的阴阳师道。

    他知道这是一个挑起他们内讧的机会。这些阴阳师虽然愿意忠心于甲贺家族,效命于靖国神宫,但是身为已经是大师境界以上的阴阳师,他们更加懂得精血的可贵,也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和好不容易炼就的一身修为。

    让他们就这样心甘情愿的贡献出一身精血,显然他们是不愿意的,更何况他们已经见多了那些被吞噬了精血后的忍者们的惨状。

    “别听他胡说,我可以先吞噬一人的精血暂时吊住性命,然后你们再慢慢去外面想办法抓来更多的忍者供我吞噬。或者你们齐心将这个华夏人拿下,只要吞噬了他的精血,我就能够完全稳住寿元了。”甲贺千雄趴在地上,用充满怨恨与歹毒的眼神看向方天佑道。

    与方天佑交战的五人闻言,精神一振,出手间又加紧了力道。那个被甲贺千雄指名要吞噬的阴阳师则是本能地远离了自家老祖。

    “甲贺大右,难得老祖看上你,你就先献出精血吧。”其中一个围斗方天佑的阴阳师一边攻击着方天佑,一边劝说道。

    “你说的轻巧,你平时不是处处宣扬愿意为神宫付出一切吗?我和你换下位置,我加入战斗圈,你来献出你的精血吧!”那推开了甲贺千雄的阴阳师说道。

    “你……”那劝说的阴阳师顿时说不出话来。显然他自己也是舍不得这条性命的。

    “谁献出精血都没有用。伊贺武社的忍者已经全部被埋在了富士山中,你们到哪里去找那么多忍者供你们的老祖吞噬。”方天佑冷笑道。

    在场六位阴阳师、还有甲贺千雄闻言,心头都是一凛。方天佑所说确实意味着,他们已经找不到多少高明的忍者了。

    更麻烦的是,方天佑的语气中,分明透露着,伊贺武社的事情,与他脱不了干系。他先毁了伊贺武社,现在又跑来对付甲贺神宫!

    “至于拿下我,更是一个笑话,连你们老祖都伤在我手下,你们觉得你们能拿得下我吗?!刚才破坏天罩结界的神火,我还有,只是不想拿来对付你们,想留着对付神宫最里层的危机而已。

    当然,如果你们想试一试的话,我也不介意先送你们一场大火,大不了放完火我就跑了,不去管神宫最里层的东西了。”方天佑语气冰冷,语气中分明带着威胁。

    “别听他的,快去求援,一起将他击杀!”甲贺千雄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语气越来越焦急。

    “外面的人进来后,我放把火拍拍屁股就走了。你们照样逃脱不了给甲贺千雄贡献精血的命运。而且,你们没有一个人主动向他献出精血,你以为你们的这位老祖恢复后,会饶过你们吗?”方天佑冷笑道。

    六人闻言面色更加难看,尤其是甲贺大右,已经是面如死灰。因为方天佑这一句话,精准地戳中了在场六位阴阳师的痛处。

    他们如此犹豫,表明对甲贺千雄的忠诚已经出现了动摇,以甲贺千雄狠毒、睚眦必报的性格,一旦恢复,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想到这里甲贺大右已经悄悄地移向了内殿门口,准备开溜,而另外五人对方天佑的攻击,也是心不在焉,有些凌乱了。

    “我劝你们还是快走吧,你们走后,我杀了甲贺千雄其实对谁都有好处,说不定靖国神宫的人,都要感谢你们呢!”方天佑趁机诱导着说道。

    “你们敢,谁敢不尽力杀敌,我,我恢复后,咳……”甲贺千雄气得喘息不已,想要威吓众人,却发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弱。

    “嗖!”甲贺大右率先朝着外殿窜去。紧接着另外五人互看一眼,几乎是同时撤招,也纷纷朝着外殿窜去。

    “你,你们……”甲贺千雄艰难地伸手指了指六人,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溜走。

    “他们本就是逼于你的淫威,不得不臣服于你。现在你已经自身难保,谁还会傻到将精血送给你啊!”方天佑冷笑着走到了甲贺千雄面前。

    这结果正是他想要的,否则的话,要对付起六人,他还真得花上一些功夫,那样的话,方天佑就得考虑是不是有能力继续朝里闯了。

    因为从甲贺千雄的态度来看,他对通道里头的那不知是人是兽的存在很忌惮,而且方天佑自己也从那怪异的吼声中,感到了一丝心悸。

    “你,你别杀我。我愿意率领甲贺家族效忠于你。我,我有着三百多年的修炼经验,都可以提供给你。”甲贺千雄已经是彻底没有了脾气,向方天佑求饶道。

    “哎,越是活得久远,又享受尊荣的人,就越是怕死,果不其然。可惜的是,我对于一具行将就木的朽骨没有兴趣,而且我根本就不需要你所谓的修炼经验,就算我需要,我也完全可以自己取来!”

    方天佑说着,右手食中二指点在了甲贺千雄的额头上,施展着巫门噬神术和摄魂术,一方面吞噬甲贺千雄的魂力,一方面摄取甲贺千雄的一些记忆片段。

    当甲贺千雄魂力尽失,目光呆滞后,方天佑索性又左手轻挥,发出一道风刃,割断了甲贺千雄的脖子。

    通过甲贺千雄的记忆片段,方天佑了解到了通道最里层的是怎样的存在,心中也是惊讶不已,正犹豫是不是放弃探测,马上走人,却猛然升起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方天佑知道自己只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通道深处的那位强大存在显然与甲贺千雄有感应,甲贺千雄一死,他就感应到了,马上锁定了方天佑的气息。

    “既然走不了,索性见识见识你的能耐吧!”方天佑这样想着,一边展开神识朝着通道深处探视,一边迈步走向了那个通道。

    方天佑踏入通道不久,有数道身影抢身扑入内殿,带头的正是甲贺家族的另几位核心成员,与内殿的几位分工不同,他们负责到外殿送走外殿的各位贵宾。

    刚刚送走了贵宾,正在外殿等候里面的结果,却突然看到甲贺大右等人从内殿中窜了出来,样子十分惊慌。

    他们将当头的甲贺大右给拦了下来,询问事由。甲贺大右只好说老祖在里面被人给杀了。后面赶来的五人也齐声附和。

    外殿几个惊疑不已,堵住不让甲贺大右等人走。最后没有办法,只好一齐又跑回了内殿。果然看到了甲贺千雄的尸体。

    对此,甲贺大右等人松了一口气。那个华夏人果然杀了他们老祖,自己几人就不用背负不向老祖献祭精血的罪名了。

    其他几人则是表情复杂,一时不知所措。他们其实也是巴不得这位手段狠毒的噬血老祖早点死去。

    可是鉴于他长期以来的淫威,众人不敢表露出喜悦,又担忧老祖死后,甲贺家族的形势将会变得怎样的复杂,因此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