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零章 反噬
    那阴阳师发现方天佑脸上表情一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而噬魂蟒链虽然越嵌越深,却并没有变凝实,反而是越来越涣散。

    他刚想说什么,却发现九条噬魂蟒链竟然消失不见,而方天佑嘴角掠过一抹喜色,随即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这一下,不用他喊,其他阴阳师同伴也看出了异常。

    “你,你怎么会……看起来像一点事都没有一样!”众人都是惊异地看向了场中淡定自若的方天佑。

    他们当然不知道。噬魂蟒链不但没有吞噬掉方天佑的元神,反而被方天佑给吞噬掉了。噬魂蟒链是很坚固,尤其是对灵魂的禁锢上,能够将人的灵魂缠得死死的。

    方天佑并没有扯断噬魂蟒链,而是吞噬了构成噬魂蟒链的魂力,这样一来,噬魂蟒链自然就失去了作用,还成为了他的魂力补品。

    这就好比方天佑被一根坚实的合金镣铐铐上一样,要挣脱镣铐很难,但方天佑却是将自身化为了一座高温熔炉,将这合金镣铐融成了铁水。如此一来,不但自己脱身了,还得到了一份难得的合金铁水。

    “哼,区区魂力锁链,又怎么可能锁得了我。”方天佑冷哼道。

    “我们要不要通知老宫主这里情况有变?”有人担忧地道。

    “不用担心,外面还有老宫主布下的天罩结界呢!我就不相信他能破得了噬魂蟒链,还能再破了这天罩结界。”有人却不服气地道。

    “就是,再说这天罩结界与老宫主气机相通,只要他触碰了天罩结界,老宫主自然就知道了,根本用不着我们通知。”又一人说道。

    方天佑当然也感应到了自己周身有着一层结界存在,他试探着朝前走去,没走几步就碰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道,将他给挡了下来。

    方天佑伸手就是一拳打出,击在那无形透明的光罩上。“嘟”的一声,方天佑的拳头像击在一块强力橡胶上一样,被猛然弹了回来,而光罩只是振荡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方天佑微感诡异。要知道,他现在突破到神通境界,又先天道基小成,举手投足之间,力道都是极为强大,这一拳虽然不说超音速,只怕也离音速不远了,其力道可想而知。

    然而这样的几乎音速的猛烈一拳,却被这光罩不着痕迹地给弹了回来。这不得不让方天佑感到诧异。

    拳击不成,方天佑又使出一记“真灵拳印”重重地撞击在光罩上,发出一声巨响,光罩被撞得剧烈地摇晃了一下,却仍然没有涣散的迹象。

    “切,真以为自己还能破得了这天罩结界。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老宫主马上就会过来了收拾你了。”

    “华夏人,你能够破了噬魂蟒链,真是不错,不过,你的消耗也不小吧。现在还想接着破掉天罩结界,哼,真是自不量力啊。”

    光罩外,阴阳师们开始见方天佑真的出手破天罩结界,还有些小小的担忧,此时见方天佑虽然出拳凶猛,却徒劳无功后,便放下心来,嘲弄着方天佑。

    方天佑并没有理会这几个甲贺家族人的话,而是又使出一记“神识刀芒”朝着天罩结界斩去,光罩震荡摇晃得比刚才更加厉害了。

    “哈哈,早就说了,你不过是白白浪费力气而已。”

    “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坐下吧,免得打扰了老宫主的好事,惹恼了他老人家,到时他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围阴阳师们你一言我一语阴狠地说道。

    “打扰?”这几个阴阳师的话,让方天佑突然灵机一动,再结合甲贺千雄说过,这天罩结界是他一身阳阴之力所凝结,只要他不死,这结界就不会破。

    方天佑突然想到这光罩原来是和甲贺千雄的气息相通的。没人破得了这天罩结界,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与甲贺千雄阳阳之力,也就是华夏所说的法力相抗衡。

    一定撞击之力超过了甲贺千雄能够承受的范围,则不但这个结界可破,连甲贺千雄在气息牵引之下,也要受重伤甚至身死。

    从阴阳师刚才警告的话语中,方天佑更推测出,刚才甲贺千雄跑入那通道,肯定是去完成什么重要的事情,方天佑现在的撞击,虽然破不了光罩,却对甲贺千雄造成了干扰,至少使得他要分心来维持这天罩结界。

    想通了这一层,方天佑不但没有停手,反而是连续向光罩发起了进攻,一会是“真灵拳印”,一会又是“神识刀芒”!

    内殿中不断地响起了气爆声,光罩震荡得越来越厉害。幸好宫殿的隔音效果很好,内殿虽然震荡,外殿正陆续离场的人却并没有听到声响。

    内殿中,本来好整以暇看热闹的甲贺家族阳阴师,见方天佑的攻击越来越猛脸上也露出了惊诧的神情。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华夏人竟然这么威猛,而且照这架势来看,他们再也不敢武断地说他破不了结罩。

    可是天罩结界阻隔了方天佑的同时,也将他们阻隔在外,因此,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天佑攻击天罩结界,却无法阻止。

    因为他们出手,根本打不到方天佑,反而会轰击在光罩上,那就成了帮着方天佑一起摧毁天罩结界了。

    “快去通知老宫主!”几个阴阳师同时升起了这样的念头,有人就要朝着内殿刚才打开的通道跑去。

    “一群饭桶!看守一个被囚禁的人都看不好。不管他有多少帮手,今天都要让他们有来无回!”这时,通道内却传来了甲贺千雄愤怒的声音。

    很显然,方天佑的猜测没有错,天罩结界受到攻击,导致甲贺千雄无法专心完成他的事情。所以他才会这么愤怒。

    而且他似乎还不知道是方天佑在里面攻击天罩结界,以为是方天佑有同伙闯了进来,从外围攻击天罩结界,要救方天佑。

    可以看得出,甲贺千雄是又急又气的,赶过来的速度极快。刚开口时似乎还在很悠远的地方,话音落时,已经站在了通道入口,来到了内殿。

    当他看到是方天佑一个人在轰击天罩结界时,也是大感意外,随即看向光罩内的目光,变成了一片慌恐。

    因为他看到了方天佑正随手打出一道火焰,像浇花洒水一样丢向结界。那火焰散发着一种让他心悸的气息。

    “不,该死的!”甲贺千雄焦急地吼叫一声,双手一挥,打出一道阴阳之力扑向天罩结界,想要稳固结界。

    方天佑听到甲贺千雄的声音在通道深处响起时,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自己攻击这天罩结界,其实就是间接地与甲贺千雄比拼法力。

    虽然甲贺千雄的法力比自己雄厚,但他却寿元早就枯竭,靠着精血续命,现在每一次出招都要耗损他不少的元气。

    方天佑想到自己只要狠狠地攻击天罩结界,甲贺千雄就不得不从办正事中分心,拼命维持结界,其精血也将飞速的耗损下去。

    果然,甲贺千雄感应到天罩结界被攻击,而且因为隔得远,维持结界困难,因此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事情,赶紧扑向内殿,前来维持结界。

    只可惜结界本就在方天佑的真灵拳印和神识刀芒轮番攻击下,开始呈现破碎的趋势,现在又被方天佑施展真火符,释放出三昧真火灼烧,结界顿时不稳,开始涣散。

    “啊……”结界被破,甲贺千雄受牵引反噬,顿时如受重击,抱头惨呼,嘴角还有着血渍渗出。

    他怎么也想不通,原本噬魂蟒链和天罩结界只要任意使出一招就能制服对手,今天两招齐出本以为万无一失,没有想到竟然都困不住一个后辈宗师。

    “老祖!”原本在内殿负责看押方天佑的几个阴阳师齐声惊呼。他们初听甲贺千雄的责骂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如今又见方天佑破了结界,而自己家的老祖似乎受了重创,眼中更是充满了惊恐。

    “杀了他!”甲贺千雄咬牙切齿地说道。受到如此重创,他本就腐朽的身体面临着崩溃的边缘。

    “是!”几个阳阴师当即应声将方天佑围在了正中。

    “你,过来,将你的精血献祭给我!”甲贺千雄却又指了指离他最近的一位阴阳师道。

    什么!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阴阳师脸庞都凝固了下来,连原本准备攻向方天佑的招式也缓了一缓。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家的老祖竟然会打自己子孙的主意。

    “老宫主……”那位被选中的阴阳师更是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自己家的老祖。

    “八嘎,现在只有你们的精血,才能拯救我。”而此时,甲贺千雄却是再次看向那位阴阳师道:“家族倾尽全力培养你们,难道在这种关键时刻,你们就不愿为家族献出自己的生命吗?”

    “可是老宫主,我……”一听此话,那阴阳师拳头猛地攥了起来,脸上满是痛苦和挣扎之色。

    能够好好地活着,谁愿意去死,更何况这位阴阳师已经修炼到了伪天师境界,在岛国,在甲贺家族也是很有地位,身受敬仰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