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九章 噬魂蟒链与天罩结界
    修为最低,又靠近甲贺千雄的三位阴阳师,被这威压和大手一迫,顿时双膝一弯,扑嗵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只是那只闪着幽光的蒲团大小的手掌,却并没有拍向在场的甲贺子弟,而是从他们头顶窜出,迅疾地拍向他们身后的洞壁。

    “轰隆!”铜铸铁浇的洞壁被砸出一个大洞。一道身影从大洞刚才的位置闪身出现在了内殿中,不是别人,正是方天佑。

    他早已经来到了这里,一直以五行遁术藏身,又以神识暗中观测着大殿中的情形。本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哪里知道被甲贺千雄发现。

    方天佑甚至觉得甲贺千雄其实从他刚到这里,第一次以神识扫视殿内时,就发现了他,只不过忙着吞噬精血,没有理会而已。

    现在吞噬掉了所有忍者,这才趁说话之机,猛然出手,想要制服方天佑。只可惜方天佑有着神识,反应也是极快,堪堪躲过了甲贺千雄的一击。

    “什么人!”在场的阳阴师这才反应过来,将方天佑围在了当中。他们知道自己家的老祖刚才并不是要对付甲贺家族子弟,而是要击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闯入者。

    更让这些甲贺家族子弟惊诧的是,这人什么时候来到内殿,怎么样潜入内殿的,竟然做得让他们毫无所知。

    “你就是华夏国新晋的宗师,方天佑吧?”甲贺千雄先是轻咦一声,当看清方天佑年轻的面容和休闲的打扮后,略为惊讶地说道。

    “想不到,你这深居地宫的老怪物,消息竟然这么灵通!”方天佑淡然答道。这话无异于承认了自己就是方天佑。反正现在屠千秋和小巫已经回到了华夏,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大胆!”甲贺家族的阴阳师们见方天佑对自己家的老祖无理,齐声喝骂。要不是等候甲贺千雄的命令,他们只怕早就扑了上去,要将方天佑碎尸万段了。

    “呵呵,宗师境界很难突破,年轻的宗师更是少之又少。华夏国能够帮着港岛击退阿那隆,搅动我岛国风雨的年轻人,只怕也只有最近出现的黑马方天佑了。”甲贺千雄却并不动怒,反而像拉家常一样,对方天佑细说着自己的分析。

    “你应该已经知道伊藤智黍和那些所有阻拦我的阴阳师都已经被我杀了,不屈军魂也被我破了,怎么一点都不见你生气的样子?”方天佑戏谑地看向甲贺千雄道。

    “那些手下,只不过是我的工具罢了,既然投靠靖国神宫,早就应该做好为神宫献身的准备。”甲贺千雄平静地说道。

    “看来,在你眼中,只有自己的命是最重要的,其他人,包括在场的甲贺家族子弟都不过是一件工具罢了。”方天佑继续嘲弄道。

    “我们甲贺家族的人都甘愿为了神宫献身。”甲贺千雄说着,又指了指座下的甲贺子弟道,“不信,你大可以问问在场的人。”

    “在你的淫威下,不说甲贺家族,就算整个岛国,只怕也没有谁敢不服。好了,你拖延了这么久,有什么手段应该也已经准备好了吧,出手吧!”方天佑淡定地看向甲贺千雄道。

    “哈哈,你知道我在托延时间,竟然还不逃跑。年轻人,终究是太狂妄了!既然如此,那你就留下来当神宫的祭品吧!”甲贺千雄说到最后,语气变得阴冷,眼中更是热出疯狂的贪婪神采。

    话间未落,九股散发着不屈军魂一样气息的魂力,如同一条条手臂粗细的巨蟒,将方天佑缠在其中。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的从天而降,白光华丽四散中,一只白色的能量光罩,笼罩住了方天佑。这显然是一个强大的结界。

    “噬魂蟒链,天罩结界,这是老祖的绝技啊!好多年没有见他使用过了。没有想到这一次老祖会一上来就同时使出两大绝技!”在场甲贺家族的人见到那魂力巨蟒,和白色光罩,眼中都是现出惊骇神色。

    由老祖的这一举动,他们看出了眼前这个华夏人的可怕,不然不可能让老祖这么重视。同时他们也似乎看到了这个华夏人接下来的悲惨结局。

    见到过他们老祖施展这两样绝技的外人,都已经死去了,更何况现在老祖同时施展这两项绝技。

    “方天佑,如果你不来靖国神宫,或是来了后马上逃跑,或许我还得掂量掂量,要不要去追捕你,毕竟每一次出手,都会牵动元气,要消耗我不少的精血。可惜的是,你不但来了,而且任由我拖延时间施展法术。这就怪不得我了。”甲贺千雄阴狠地说道。

    语气中有着几分欣喜,神情却有些疲倦,似乎又苍老了一些,很显然,施展这两项绝技对他的消耗不小。

    方天佑试着挣了挣,却发现竟然挣之不脱,不但身体受限制,意识还受到影响,而头顶上的光罩也是越来越亮。

    “不要再挣扎了,没用的。噬魂蟒链是沟通天地间,尤其是靖国神宫中的阴魂力量而成,不但能锁人肉身,还能钩锁住人的灵魂,然后慢慢将灵魂吞噬掉。

    而天罩结界更是我一身阳阴之力所凝结,只要我不死,这结界就不会破。等噬魂蟒链吞噬掉你的灵魂后,你的身体也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那时,我又可以进一步吞噬你的精血。”

    甲贺千雄面色狰狞地舔了舔嘴角,仿佛一个饥渴的嗜血恶魔。

    巨蟒越来越凝实,越缠越紧,宛如乌金铸就的钢索,将方天佑束缚起来。而且每一道噬魂蟒链都散发着一股阴森诡异好像要吞噬一切的气息。

    白色光罩已经消失不见,在场的人却知道这是因为光罩已经彻底稳固,因此隐藏了起来,化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方天佑四周完全罩住。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不但魂力磅礴,精血也极为精纯,无论血肉,还是元神都是大补之物,活脱脱就是一个超级人参一样的补品。我甚至都要舍不得吞噬你了,或许将你炼制式神,做成傀儡等等,也会妙用无穷……”

    甲贺千雄越说越得意,脸上的笑容越盛。

    这时,地底深处却突然传来一声怪异的嘶吼,像野兽的狂叫,又像是野人的呼啸。甲贺千雄听到那声嘶吼,顿时脸色大变。

    伸手朝太师椅后面的洞壁上一挥,只听“格”的一声脆响,洞壁间露出一扇门来,门后是一条幽深的、朝下延伸的通道。

    “百代,带两个人拿着祭品跟我走!其他人,留一半守在这里,一半去外殿打发那些客人走了。”甲贺千雄说着,双手一招,从内殿角落里扯来两条臃肿肥胖的人影。

    这两道人影从体形和气息上来看,都与方天佑在甲贺正太别墅见到的“魂血种子”相似。血气旺盛,更重要的是斑驳的魂力庞杂。

    甲贺千雄抓着两道人影的脖子,像提牲畜一样,一手提一个,朝着通道走去。

    甲贺百代闻言,叫上了两位亲信长老,也闪身来到角落中,双手各提一个“魂血种子”朝着通道走去。

    见到甲贺千雄等人离开,现场的气氛才舒缓了下来。诸位甲贺家族的子弟也才真正的舒了一口气。

    一阵商量后,有几人走向了外殿,前去安抚外殿的客人,并伺机送他们出去。另几个人则是好整以闲地看向了场中的方天佑。

    说是看押,其实他们轻松得狠,被噬魂蟒链缠住,又有老祖的光罩罩住,他们可不认为方天佑还能脱困。

    噬魂蟒链越缠越紧,方天佑开始时也有些心惊。**被束缚,他倒并不觉得什么,最让他心惊的是他感觉有万千针芒要刺向灵魂,又如有千百水蛭附体般要蚕食他的魂力。

    方天佑只好紧守识海,调动神识抵挡噬魂蟒链的侵蚀。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完全可以挡下侵蚀,而且噬魂蟒链上的魂力在碰到自己神识后似乎有融解的迹象。

    “是了,甲贺千雄不是说这噬魂蟒链是阴魂之力所结吗?虽然很斑驳,但不也是魂力之类的能量吗,既然这样,我就无须害怕了。”

    想通了这一点,方天佑心中就有了底气,手脚并不再挣扎,任由噬魂蟒链将自己越缠越紧,渗入血肉中。

    在旁边监守的甲贺家族人看来,方天佑就像是放弃了抵抗一下,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任你本领再强,在我们家老祖面前耍威风,那都是不够看的。

    看着噬魂蟒链越缠越紧,渐渐嵌入到方天佑的血肉之中,几位甲贺家族的人越来越放松,毫无疑问,这匹华夏黑马,即将成为老祖的血食了。

    只有一个细心的阴阳师发现了一丝不对。他虽然不会噬魂蟒链绝技,却也知道噬魂蟒链的可以吞噬人的灵魂的。

    灵魂被吞噬,过程痛苦不说,最后被吞噬了灵魂的人必定也是表情迷茫;而噬魂蟒链有了新的魂力的补充肯定要越发凝实。可是反观眼前的场景,却有些怪异。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