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八章 返老还童
    当那道天雷消耗尽时,不屈军魂的魂体也终于无法再维持,重新散为魂力就要退走。x23us.更新最快方天佑哪里还能让它们退走,同时施展起巫门噬神术和“鸿蒙仙经”,将这些魂力全部吞噬掉。

    魂体一散,伊藤智黍便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当看到方天佑竟然这样吞噬着不屈军魂时,伊藤智黍的眼神变得如见鬼魅,嘴中惊恐地喊道:“你……你是恶魔!”

    方天佑没有理会伊藤智黍,直接一张火球符,将他烧成了灰烬。服下了一粒真元丸后,方天佑便继续朝前走去。这一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不知道里面的所谓祭神仪式开始了没有。

    虽然宫殿被铁门拦截了,但是方天佑知道宫殿内一定有机关可以打开铁门,否则的话伊藤智黍打赢后,或是失败了想逃跑时,怎么走出宫殿。

    当然,方天佑并没有去找铁门开关,而是直接使用了一张遁符,走了宫殿,继续朝着里面进发。

    铁门打开,肯定马上会有人进去搜索。而不开铁门,靖国神宫的人以为里面还在战斗,那就一时不会去开铁门,也就没有人知道,他们想困住的入侵者已经离开了宫殿,向更深处进发了。

    …………

    岛国普通民众并不知道,靖国神社地底下,一座足有数千平方米的宫殿,宫殿分为内外两层。外层占据了整个宫殿的三分之二,内层宫殿只点了三分之一。

    此时,内外两层宫殿却是截然不同的氛围。外层宫殿中,是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一排排乐器演奏着岛国风情的乐曲。大殿正中的舞台上,还有身姿妖艳的艺妓在跳着岛国特有的扇子舞。

    藤原敬哉、甲贺正太,还有另外一些岛国修炼界的大佬级人物,就坐在舞台前,品着香茗,看着舞蹈。

    只是这些人却是表情各异。藤原敬哉和另外一些甲贺家族以外的人,是一副享受的样子,悠闲自得。

    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香,让人闻之沉醉,神清气爽。甲贺家族的人说,为了感谢各位来宾,今天的大殿中,他们特意使用了特殊的灵气香味,提升了这里的天地灵气浓郁。

    对此,藤原敬哉这些人当然是受宠若惊了。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里除了天地灵气浓郁那么一些外,还弥漫着一股诡异的信仰之力,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在场人的意识,使得他们对于靖国神宫更加虔诚。

    而在座的甲贺家族的人,则是表情尴尬,坐立不安,心神不宁。他们都是像甲贺正太一样,没有完成这一次的祭品收集任务,被挡在了外殿。

    表面上的靖国神社祭祀一年一次,而甲贺家族、靖国神宫的祭神大典却是好几年才举行一次。

    每一年靖国神宫的祭神大典,其实就甲贺家族考核族中嫡系子弟,分派修炼资源,决定族中子弟在族中地位的重要时刻。

    考核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进献给神灵的祭品。尤其是这一次,长老会竟然决定,其他各项都不看,直接以祭品的好坏优劣来评判。

    甲贺正太偏偏这一次没有一件像样的祭品,因此在初评的时候就被刷下来了,连进入内殿考核的资格都没有。

    要不是他接触并拉拢藤原家族有功,只怕现在要被甲贺家族赶出地下秘宫了。因此,甲贺正太虽然心不在焉,却不得不规规矩矩地陪着客人藤原敬哉坐着看表演。

    与外殿的歌舞升平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内殿却是一片肃杀氛围,充满着血腥与残忍。

    甲贺千雄高坐内殿正中一张雕着怪兽图案的太师椅上,底下恭敬地站立着两排身穿白袍,头戴有高帽的阴阳师。

    这是以傀儡宫主甲贺百代为首的甲贺家族的核心子弟。平时在岛国都是显赫人物,八面威风,此时却一个个像小孩子一样,噤若寒蝉,垂首而立。

    在两队阴阳师中间,是一片血腥,十来具枯干的尸体,横七竖八地丢在地面上。每一具都像电视剧中被吸血鬼吸干了精血的死尸一样,只剩下了头发、人皮和骨骼。

    藤原敬哉带来的五个忍者,已经有四个变成了地上的干尸。最后一个被甲贺家族的两名子弟以阴阳秘术捆束着,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脱口,也无法开口说话。

    目睹着同伴和其他几个忍者的惨状,他几乎要吓晕了过去,如果早知道如此,他宁愿背负背叛藤原家族的罪名,也不会来这一趟靖国神宫之行。

    只可惜,他现在明白已经晚了,他们已经被自己的主子当作牲畜出卖给了靖国神宫,成为了祭神的贡品。

    而且他现在终于明白,靖国神宫真正的祭神大典,祭拜的不是什么神灵,而是靖国神宫的老宫主甲贺千雄!

    这个老东西是德川时代的人物,在武家统治的封建时代,就靠着一身阳阴术法,在岛国获得极高的声望,奠定了甲贺家族在岛国的强大地位。

    按常理,这个老东西早就应该死去,可是他一直使用秘法,依靠靖国神宫搜集来的天才地宝,依靠吞噬大量精血来延续自己的寿元。

    修炼者的精血,尤其是修炼武道的忍者的精血最旺,对于甲贺千雄来说,是最好的补药,因此,每一次祭神大典,甲贺家族都要连哄带骗送来忍者供他享用。

    藤原家族的这名忍者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可是已经没用了。甲贺千雄朝他这边看了过来,就像一个馋嘴的小孩,看向最喜欢吃的糖果点心。

    忍者突然觉得身上一松,那捆束他的阴阳秘术似乎已然解除。他来不及细想,纵身就想朝着殿外窜去,可是没有刚刚纵起,猛然觉得身形一紧,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扯得倒退而回,落在了甲贺千雄身前。

    “别害怕,孩子,能够成为祭神的祭品,应该是你的荣幸才是。”甲贺千雄一手扣住忍者前胸,一手扣住忍者后背,满脸慈祥地看向忍者。

    那神情看上去就和邻家的老爷爷一样慈祥安和,只有嘴角的血渍暴露了,他是一个吞噬精血的狠辣老怪物!

    “不,不,甲贺大人饶命,只要你饶我性命,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忍者几乎要被吓晕,却仍然做着最后的努力。

    “对我来说,你除了这一身精血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价值!”甲贺千雄面色一寒,终于露出了凶残的本性。

    张开血口,一把咬向忍者的喉管,大口地吮吸着新鲜的血液。同时双手已经抓入忍者的前胸和后背,运转秘法吞噬起忍者的精血。

    忍者挣扎着,却哪里脱得了身,也喊不出话,只能发出细碎的痛苦呻吟。十余息之后,忍者的挣扎开始减弱,又过了数息,甲贺千雄停下了吞噬,随手将已经变成一具皮包骨的忍者扔向了地面。

    “扑嗵”一声轻响,忍者的尸体被摔成了数节,虽然早见识过了甲贺千雄吞噬精血的场景,但在场众人还是不禁升起头皮发麻之感。

    “呃……”甲贺千雄打了个饱嗝,擦去了嘴角残留的血迹,一副很满足的样子。之前见过甲贺千雄老态的人,此时会发现,原本如同披着一层皮的骷髅一样的甲贺千雄,此时已经变得年轻了许多。

    血肉丰瘐了不少,皮肤也有了光泽,就连原本只有稀稀拉拉几根的头发,也重新长出了许多。除了脸型上还是原本的甲贺千雄外,整个人几乎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甲贺千雄知道,这是他吞噬精血之后,再次返老还童。这种久违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感觉真好。

    这是他修炼的独特功法,可以通过吞噬他人精血来维持自己的寿命。他这接近三百年的寿元,有一半是靠着别人的精血得来的。

    只可惜这种方法的效果也越来越差了。最开始时,只要十年吞噬一次他人精血,就可以返老还童到中年时期;

    现在已经需要五年一次,还只能返老还童到五六十岁的样子,更麻烦的是,吞噬普通人的精血,几乎已经没有用,要吞噬拥有后天、甚至先天战力,气血旺盛的忍者精血,才有用。

    如果不是因为吞噬精血的需要,以靖国神宫的势力之强盛,完全可以将伊贺武社打压下去,甚至将所有忍者赶尽杀绝。

    靖国神宫之所以没有这么做,甚至还对伊贺武社有所退让,就是为了让伊贺武社能够多培养强大的忍者,然后被靖国神宫所用。

    这一次伊贺武社出事,靖国神宫之所以也会帮着参与调查、救援等事宜,完全是因为甲贺千雄关心自己的血食的缘故。

    “好,很好,今年的祭神大典,你们筹备得不错。在场每个人都会得到应有的奖赏!”甲贺千雄微笑着看向在场众人道。

    “多谢宫主!”在场的甲贺家族子弟这才长吁了一口气,一齐恭敬地行礼道。

    然后他们话还没有说完,猛然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威压自甲贺千雄身上升起,随即一只闪着幽光的大手直扑向众人。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