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六章 天丛云剑
    “太弱了,还有什么招术快点使出来吧,迟了就没有机会了。”方天佑嘲弄般地看向大冈树生等人道,如今方天佑踏入神通,对敌之间更有自信。

    大冈树生等人惊讶地看着自己这方的攻击被方天佑轻易接下,知道遇上了硬茬,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结拼杀阵!”大冈树生此时其实早已经心生惧意,可是他知道如果现在撤退,就算成功逃跑,事后也将受到上面的严酷惩罚,因此大冈树生不得不咬牙拼命。

    听到大冈树生的命令,其他几个阴阳师面色微微一变,略有些迟疑。不过随即对望了一眼,同时大声说道:“好,大人,我们拼了!”

    说话间,几人按照早就训练好的顺序排列在了大冈树生身后。至于那个断臂的阴阳师,早被大冈树生一脚踢向了一边。

    所谓的拼杀阵,是大冈树生这一队阴阳师平时训练,共同掌握的一门阵法。施展此阵法,至少需要十位入道后期境界以上的阴阳师参与。

    其作用,说白了就是运转阵法后,将由大冈树生这位大师后期的阴阳师,抽取所有人体内的法力,暂时提升自己的修为,施展出自己原本不可能施展的法术。

    当然,这拼杀阵,也有不良后果,那就是会让参与者很长一段时间内元气大伤。不过一旦施展,其威力也十分惊人,即使是天师强者,也不得不小心应对。

    这几个岛国阴阳师很清楚施展拼杀阵的弊端,可是他们和大冈树生一样知道,现在不可以,也不可能退缩,只有拼了。

    “阵法吗?”方天佑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阴阳师们。站在最前面的大冈树生全身法力涌动,双手划着奇怪的轨迹,嘴中念念有辞。

    站在他身后的两名阴阳一左一右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后面的阴阳师们也是依次一个接一个把手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

    “嗨!”随着大冈树生的一声轻喝,身后阴阳师们体内的法力疯狂地朝着大冈树生身上涌去。

    与此同时,大冈树生周围瞬间升起一片火红的光芒。尤其在他身前,一团浓烈的火焰突兀地腾起,火焰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成形。

    先是出现了两只猩红的瞳孔,接着是嗜血的獠牙,最终,竟是形成了一头由火焰能量汇聚而成的巨蟒。

    这只巨蟒全身赤红、双目如血,火红的舌信像一团跳动的烈火,看起来,恐怖得像是从地狱中逃出来的魔兽,令人肝胆俱裂。

    巨蟒成形,大冈树生和身后的阴阳师都是身形摇晃,气喘吁吁,显然,召唤出这条世蟒,他们的损耗也不小,可是他们每个人眼中都射出喜色。

    对于这召唤出来的巨蟒,他们很满意,有着十足的信心能够藉此杀死眼前的华夏人!

    “给我杀死他!”大冈树生伸手指了指方天佑,大声喊道,脸上也是一阵疯狂之色,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咝——”一声令人头皮发炸的可怕异响中,巨蟒长信一吐,便朝着方天佑狂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要将方天佑吞噬。

    方天佑没有想到这几个阴阳师竟然会如此法术,不过他并没有畏惧,反而更激起了斗志,轻喝一声,右手一招,在岛国阴阳师惊讶的目光中,一道足有水桶大小的拳印凭空浮现,直撞向巨蟒头部。

    “轰隆!”两者相撞,顿时激起一声宛如海啸、山崩的巨响,巨大的冲击波疯狂四卷中,无数碎石从洞顶滚落。

    “砰——”那看似庞大的巨蟒也被冲击波带得狠狠冲上洞顶,然后又朝下坠落,在半空中重新化为火焰,落入地表之上。

    “哼,弄条小蛇也想吓唬我,真不知天高地厚。”方天佑轻喝一声,大踏步地朝着大冈树生几人走来。

    如果在自己突破到神通境前,面对这条火焰巨蟒,方天佑或许还要费上不少功夫,现在突破到神通境,战力远非以前,要破这道巨蟒法术,当然不难了。

    大冈树生等人却早已经瘫倒在地,脸上现出绝望神色,一是法力消耗过多,二来也是被方天佑的神威所吓。

    不过他们的绝望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方天佑赏给了他们每人一张火球符,他们瞬息就被烧得没有了意识。

    方天佑推测这么大的响动,应该已经惊动了通道深处的人。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方天佑并不打算就这么退走。

    既然这些阴阳师互相认识,方天佑并不打算再假冒下去,直接祭出一张隐身符,快速地朝着前方赶去。

    一路上又碰到了一队阴阳师,似乎是听到了刚才的响动,跑去支援。方天佑不想马上暴露,因此停下了脚步,利用隐身符力藏起了身形,直到他们离开后,才继续赶路。

    就这样走出数百米后,方天佑来到一个宽敞的宫殿内,说是宫殿,四壁却是布满了刀劈斧砍,甚至有灼烧的痕迹。

    方天佑推测这里应该是阴阳师平时训练的地方,因此修建得特别坚固,被如此破坏竟然都不见有崩塌的迹象。

    此时的宫殿空无一人,应该都去维持或是组织那个什么祭神仪式去了。方天佑正准备穿过宫殿,猛然感觉右前方有异,随手就是两道真元风刃打出。

    只听得“锵锵”两声,风刃并没有砍在通道的墙壁上,而是仿佛撞击在了一柄剑上。

    “不错,果然有几分本事,难怪大冈树生他们拦不下你!”一个冷硬的声音突兀地从右前方传来。

    与此同时,大殿前后落下一道厚重的铁门,将前路和退路都封死。原本作为通道的宫殿,现在变成了一个囚笼。

    方天佑没有去管铁门,而是将注意力看向来人,那是一位身着岛国皇军传统将军服饰,鬓角微白的军人。

    他此时正静静的站在宫殿的墙壁边上。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方天佑甚至认为他是一个石化的死人。

    “这应该是一位擅长于隐匿的忍者,可是身上却又分明有着法术的气息……难道这人是忍术和阴阳道法双修?”方天佑心中立马感应到了这个家伙的不同寻常。

    “你也不错,竟然能够发现我的隐身术法。”方天佑心中虽然惊讶,嘴上却淡定地答道。他没有说自己是用的隐身符,而是直接说隐身术,目的当然是试探对方。

    “发现你隐身术的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神剑——天丛云剑。”那“将军”说着,举了举手中一柄的太刀格式的古剑。

    只见这剑,长不过一米余,剑身光芒耀眼,闪烁间似有云气相随,十分怪异,想必就是这人口中的天丛云剑了。

    方天佑心中暗暗吃惊。他是在前几天和小巫、屠千秋谈论那把“鬼刃国纲”时,从屠千伙那里听说了天丛云剑。

    据说这把剑是岛国远古第一大魔神八歧大蛇尸体所化,位列岛国史上第一神剑。出之,必有云电相随,威力无比,而且具有锁定对方气息等异能。

    当时,方天佑以为这只是岛国人杜撰的,没有想到真的存在这样一把传说中的神剑。可是仔细一感应,又发现不对,这剑最多只能算是一把厉害的法器而已,不可能是传说中拥有毁天灭地威能的神剑。

    “一件法器而已,虽然刻意模仿传说中的天丛云剑,但根本不配称为什么神剑。”方天佑淡然道。

    “哼,就算不是神器,杀你也足够了!记住,杀你的人叫伊藤智黍!”那位“将军”将手中的“天丛云剑”笔直地指向了方天佑,目光之中透出来的,是极度的自信。

    虽然他想以神剑名号打击方天佑意志的阴谋,被方天佑轻易识破,如意算盘没有打响,但看着方天佑如此的年轻,他不相信方天佑会是自己的对手。

    方天佑嘴上说得淡定,心底却并没有丝毫掉以轻心。刚才这个伊藤智黍在偷袭他的时候,竟然是无声无息的。要不是方天佑身为修仙者,又先天道基小成,反应够快,刚才只怕就要伤在这一剑之下。

    伊藤智黍之所以会藏匿的这么好,与方天佑急着赶路,没仔细查探有关;也有伊藤智黍修炼了忍术中的藏身术有关,还应该与他手中的那把仿制的“天丛云剑”有关。

    更让方天佑警惕的是,这个伊藤智黍明明战力应该在宗师中后期,可是他却仍然会使用偷袭这样的手段,足以说明这个家伙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拼命角色。

    “我对死人的名字没有兴趣。”方天佑仍然是淡定自若,似乎根本不把伊藤智黍放在眼中。

    “八嘎!”伊藤智黍终于被方天佑的轻蔑激怒,将自己法力疯狂注入“天丛云剑”剑身之中,霎那间,“天丛云剑”华光大放。

    “古剑斩!”伊藤智黍长啸一声,手中“天丛云剑”当空长舞,向着方天佑遥遥发出狂暴的一劈。

    只听“慈隆——”一道隐含风雷之声的异响中,一柄犀利无匹的巨大剑芒,如波澜壮阔的巨浪斩向方天佑。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