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五章 阴魂不散
    数息后,虚空神通之力消失,方天佑从虚空之中现出身形,却仍然借助隐身符力的作用,隐藏身形,暗中探视着奉安殿内的情况。

    靖国神社奉安殿内,里面的一切看来和一般的神社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这里供奉的所谓“神明”远比别的神社要多。

    殿堂正中摆放着近百个有名有姓的灵位,每个灵位前都摆放着一盏长明灯。

    一切看来与华夏祠堂、普通神社没有什么区别,普通人到此,虽然感觉奇怪,也不会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方天佑却注意到这些长明灯看似普通,实际上却都是用上等的香油,混上童男的血混搅在一起而成。

    他们这是想借助童男精血中的阳和之气,滋养那些依附在灵位中的阴魂。这样的手法可谓卑劣至极,要知道这么多盏长明灯,每年不得要有上千名儿童因此丧命。

    “亏得这些岛国人还这么无知虔诚地信仰靖国神社,却不知道在它的背后,有着这样血腥卑劣的献祭。”方天佑心中暗暗为岛国人感到可怜。再联想到甲贺正太家中发现的“魂血种子”,方天佑越发觉得靖国神宫的邪恶与卑鄙。

    虽然说这也算是岛国人自作自受,但方天佑还是感到出奇的愤怒。似乎感应到了方天佑的敌意,灵位中的阴魂有了异动。

    一道道淡淡的黑影从灵位中飞出,发出尖锐的嘶吼声扑向方天佑,整个殿堂顿时变得阴冷起来,鬼哭神嚎之声不断。

    “哼!双手沾满血腥的卑劣灵魂,早就应该下地狱了,既然你们不肯走,那现在就魂飞魄散吧!”方天佑眼中杀机暴起,施展起了巫门噬神术,这些阴魂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瞬间便被方天佑给吞噬干净。

    解决完这些阴魂,方天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两手一挥,两股狂风从方天佑手中发出,瞬间将眼前这些长明灯和灵牌,一起打碎。

    “啪、啪、啪”一盏盏长明灯轰然炸碎,一块块灵牌碎裂开来。奉安殿中顿时一片狼藉。外面驻守的神社侍者听到声音,连忙跑了过来,见到里面的场景都是大惊失色。

    “你们俩去查查看,哪个是最后进入宫殿的;我去向大人们汇报。”其中一个管事模样的岛国人冲一起进来的两人说道。

    方天佑有隐身符在,三人都没有发现方天佑,理所当然地要认为最后一个进入这里的人嫌疑最大了。

    “嗨!”那两人应声走了出去。这个管事模样的岛国人见两人出去后,这才转身走到了殿中一座怪异神像前,朝着那神像的双眼按了下去。

    “轰格……”一声沉闷的轰响传来,一扇厚重的石门在一根大石柱后面的石墙上打开。那管事的侍者闪身走了进去。

    “这样也好,省得我自己查找开关了。”方天佑悄悄地跟在那人后面进了石门。奉安殿内有机关通道,这是方天佑意料中的事情。

    像甲贺正太、藤原敬哉这些前来祭神的人,明明都进入了奉安殿,现在却不见踪影,不可能是人间蒸发了,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通过秘密通道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方天佑要破坏这些长明灯、灵牌,固然是不屑于这奉安殿中举行的丑恶行径,但也有闹出动静后,借此投石问路的意思。

    果然,现在就跑出人来给自己带路了。

    让方天佑感到异外的是,石门竟然是以黄金铺成的阶梯,一路的墙壁上,都是装着夜明珠来照明,显得极为富丽堂皇。

    “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打造出这么一条奢华通道。那通道的尽头,更加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奢华所在了。”方天佑不禁感叹道,“难怪他们要搞什么祭神大典,那些物品,只怕都被靖国神宫用来打造这个秘密的处所了吧。”

    除了装饰豪华,通道内还弥漫着和奉安殿类似的信仰之力,只不过这里的信仰之力要淡许多。

    方天佑开始还奇怪,奉安殿那些阴魂常年受人供奉,又有长明灯助长阳气,实力应该不错才对。谁知道全部被方天佑吞噬转化后,方天佑的神识竟然只涨了一点,可见实力之差。

    现在方天佑才知道,奉安殿的那些灵牌神像,不过是一些傀儡而已,他们收集来的信仰之力,只怕自己都不能享用多少,至少这地底通道中的信仰之力应该是从奉安殿掠夺来的。

    “难怪岛国有人拥有利用信仰力修炼的秘法?”方天佑突然想到。要利用信仰力修炼,首先要有稳定的虔诚的信徒提供信仰力,还要懂得修炼体系。

    从奉安殿的长明灯,还有整个靖国神社萦绕的信仰之力来看,应该是有人利用信仰在进行修炼。只不过这种修炼方法并不正宗,似乎又夹杂着鬼修的某些手段。

    这弥漫着的淡淡信仰之力,只怕也是那位或那群神秘修炼者的手段之一。因为这些信仰之力竟然有一种要影响别人心志,鼓动别人信仰的力量。这种力量虽然不强,但如果长期影响的话,肯定要变成虔诚的信徒。

    以方天佑的定力当然不至于受这点信仰之力的影响了。可是他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妥之处,如果那些修炼者是利用这些信仰之力来辨别检验今天的献祭者的话,那自己肯定要被发现了。因为自己丝毫不受这些信仰之力的影响,与这些信仰之力格格不入。

    “但愿那些修炼者不是时时监测吧,毕竟应到的献祭者应该都已经过去了。”方天佑心中想道。

    进入通道没多久,方天佑就追上那侍者,并将其打晕,脱下他的衣服穿上,又变幻了一下容貌,虽然不是百分百相似,倒也有七、八层与侍者相似。

    于是,假冒这侍者大摇大摆地朝着通道深处走去。虽然利用隐身符朝里闯也是一个办法,但如果碰到强者的话,奔走之间的能量波动,同样会被人感应到。

    而前方,肯定有不少强者,因此方天佑决定假扮成这个侍者朝前闯,或许能够闯到更深处。

    “站住!”哪知没走出多远,前方突然有一道冷哼的声音传来,“你不在上面看守,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报大人,有人将奉安殿的灵牌和长明灯打碎了。我是过来禀报各位大人的。”方天佑尽量模仿着那侍者的语气说道。

    “哦,你还挺机灵的,过来领赏吧!”那声音迟疑了一下后,又高兴地说道。方天佑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时又发现不了,索性依对方所说,继续朝着通道走去。

    谁知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轰隆”一声,一道坚实的铁门落了下来,将方天佑的后路切断了。

    “大人,这,这是干什么?”方天佑假装害怕地说道。

    “哈哈,你假冒谁不好,偏偏假冒大冈树生大人的侄子。他侄子从来不称呼大冈树生大人为‘大人’,都是叫叔叔的。”这时,另一道声音阴狠地说道。

    与此同时,十数道高冠白衣,岛国阴阳师打扮的身影出现在了通道的另一端,挡住了方天佑的去路。

    “我侄儿你也敢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之前的那个声音骂道。很显然这家伙就是大冈树生,而且从架势上来看,他似乎是这一队人当中的小头头。

    方天佑没有想到在这件事情上露了馅,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随便冒充的一个人能够冒充到人家的侄儿。

    既然已经露馅,方天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索性扯下身上的侍者衣服,又恢复了自己本来的容貌。

    “华夏人!先拿下你再说!”刚才那阴狠语调的人,或许是想在大冈树生面前表现一下,暴喝一声,右手一招,一道闪烁着黑气的法术刀刃朝着方天佑当胸扎来。

    “雕虫小计!”方天佑冷哼一声,抬手打出一道真元风刃。如今方天佑突破到神通境界,可以真元外放,随即一道真元风刃,也是威力十足。

    只听“噗”的一声,真元风刃一举斩破了对方的法术刀刃,又余威不减的斩向了那人。大冈树生见状,连忙伸手也打出一道刀刃,想救下自己的同伴。

    哪知他的刀刃虽然击中方天佑的真元风刃,却也只是将真元风刃撞偏而已。方天佑的真元风刃还是将那人的右肩斩断。

    “啊!”断肩之痛,让他禁不住发出一声杀猪般的痛呼。其他人见状,这才如梦初醒,知道遇到了硬茬。

    “一起出手!”大冈树生知道大事不妙,顾不上理会受伤的同伴,大声招呼手下,同时双手舞动间,一道火刃朝着方天佑袭来。其他人听到大冈树生的话,也纷纷出手。

    一时间,道道法术幻成的雷电链、火焰刀、冰刃、霜剑,一齐朝着方天佑杀来。

    面对着那几道迎面而来的阴阳师道法,方天佑平静的目光中浮现一抹不屑,右手在空中轻轻一划。

    顿时,一道无形的光罩挡在了方天佑的面前,将岛国阴阳师们自认为威力十足的攻击法术给挡了下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