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二章 瞒天过海(上)
    “这个好办,我们藤原家族虽然远远比不上伊贺家族,但手下也是有不少忍术强者的。当时我亲自带几个最强的过去。”藤原敬哉说道。

    他从父亲以及家族的一些情报中,隐约知道了那位老宫主要精血旺盛男子的用意。虽然想起来有些恶心,但藤原敬哉知道藤原家族要想取得靖国神宫的信任,就必须要有所牺牲。

    “嗯,敬哉能够亲自去,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甲贺正太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和藤原家族接触,其实是神宫长老们的决定,他不过是从中拉纤撮合而已,现在任务完成,他自己还得到了五千万岛国币,当然高兴了。

    “大人,不好了,祭品出了问题。”这时木屋外一道黑衣人影,匆匆走向了木屋,朝着里间的甲贺正太喊道。

    “什么!怎么回事?”甲贺正太闻言大惊,当即跳了起来,想到藤原敬哉在场,又自觉失态,连忙歉意地说道,“敬哉兄,我有急事,咱们改日再聊。”

    说完,转身出了木屋和来报告的黑衣人一起朝着枫树林的方向走去。方天佑猜到可能是黑衣人发现了“血魂种子”被毁,所以前来报告。

    藤原敬哉本想跟过去问问甲贺正太到底出了什么事,甲贺正太的一名手下却拦下了藤原敬哉,并摆出了送客的姿态,将藤原敬哉主仆两人朝别墅外引。

    藤原敬哉没有办法,只好和亲信一起离开了甲贺正太的别墅。方天佑却没有再跟着他去,而是悄悄来到了枫树林中。

    “一群饭桶!不是说这里的机关没人能够闯进来吗?现在人家不但闯进来了,还在你们几组护院眼皮子底下将我辛辛苦苦准备好的祭品给毁了。这可是我送给老宫主的血食啊,本想借此获得老宫主亲睐,得点赏赐的,现在一切都泡汤了!你们这些蠢材!”

    甲贺正太看着血淋淋的古枫树主干,如丧考妣般悲痛,跺着脚指着一群手下破口大道。

    方天佑从甲贺正太的话中知道,这“血魂种子”正是甲贺正太豢养的。豢养这东西他并不是为了自己用,而是打算献给那位神秘的老宫主。

    “难道他口中的老宫主,在修炼邪派功法?这‘血魂种子’都是甲贺家族或者说是靖国神宫的人提供给他修炼的?”这让方天佑对于靖国神宫以及他们的老宫主更加反感。

    “老板,我,我们真的没有看到有人进来过啊?也,也许是祭品他自己承受不了过多的魂力,自,自爆了。”一个手下颤抖着解释道。

    “自爆,这怎么可能……”甲贺正太气处一脚踹在了那人身上,“别找借口,快调监控看一看,有什么可疑迹象。”

    “是,是……”那名手下从地上爬起,再不敢多说,朝着不远处的监控室走去。

    “主,主人,会不会是藤原敬哉……”又一个手下说道。虽然话没有说完,但那意思很明显是藤原敬哉明里拜访,暗中破坏祭品。

    “藤原敬哉?我量他也不敢。现在的藤原处在风口浪尖上,地位岌岌可危,他敢动我?别说他,岛国内没有哪个家族敢在我地盘上撒野。”甲贺正太摆了摆手道。

    “如果真是人为,那会不会是华夏人所为。那破坏麻生家族军工厂的人,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抓到呢?”那手下又说道。

    “这,倒也有可能。通知所有手下加强戒备。”甲贺正太郑重地道,“现在岛国政府正在抓紧缉拿,连‘靖国魂’也被调动了,希望能够尽快揪出这两个华夏人。”

    方天佑闻言心中一凛,看来岛国政府和靖国魂已经有所察觉,如果这样排查下去的话,说不定真的被他们发现什么。

    方天佑自己倒是不怕,他担心的是怎么把屠千秋安全送回国内,也担心不要连累了旅游团。想到这里,方天佑没有再留在甲贺正太府中。

    在甲贺正太身上也留下一道神识印记后,就驾着飞仙葫返回江户城区,现在真元强大,境界提升,运用起飞机葫来也得心应手,消耗远没有以前大了,返回江户这点距离消耗不了多少真元。

    旅游团明天上午就要离开岛国返回华夏了,方天佑不用太担心,现在迫切的是想办法将屠千秋送走。

    来之前,陈浪平他们交待过,有问题可以去找江户的华夏大使馆。方天佑现在就决定去华夏大使馆看看。

    来到华夏大使馆上空,方天佑正要降落,蓦然有所感应,又展开神识查探,发现在大使馆的附近有着好几道修炼者的气息。

    “应该是‘靖国魂’的人!”方天佑立马打消了去向华夏大使馆求助的念头。岛国方面早已经想到了华夏人肯定会找华夏大使馆求助,派人盯上了大使馆。

    看来华夏大使馆也并不安全。虽然方天佑可以降落到华夏大使馆而不被发现,可是岛国方面肯定会监视华夏大使馆人员的一举一动。

    要使馆的人出面帮忙,搞不好要事得其反,看来得自己想办法了。方天佑决定先返回屠千秋和小巫所在的酒店再说。

    到了城区后交通已经很方便了,方天佑便找了个地方降落。打了出租车朝着酒店赶去。快要接近酒店那条街时,方天佑在对面开来的车上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连忙让出租车司机掉头,跟上那车。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董露颖。她所坐的是一辆岛国的雷克萨斯汽车,开车的正是之前在飞机上见过的东士菱公司的代表板田。

    副驾驶室上坐着的是一位相貌还算英俊的岛国阔少。董露颖和戴助理两个则是坐在后排位置上。

    一行四人来到一座装修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下了车后,阔少和板田要送董露颖和戴助理上楼,董露颖两人拒绝了。

    “董小姐,我父亲特意交代我亲自送两位回华夏的,谁知道公司临时有事,我就去不成了,明天我让板田代我送你们。”那阔少说道。听这口气这阔少应该是东士菱公司的少董事一类的身份了。

    “不用麻烦贵公司了,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董露颖不咸不淡地说道。这一趟岛国之行,并不愉快,方天佑巴不得眼前两人快点从自己眼前消失。

    “既然是我请来,当然由我送回了。董小姐不用客气。”板田却厚着脸皮说道。

    董露颖正要再次拒绝,突然神情一愣,随即像想到了什么,改口说道:“这样也好,我们两个女孩子搬行李还真是不方便,那明天就要有劳板田先生了。”

    “应该的,应该的。”板田连忙说道。

    董露颖向两人象征性地点了点头,带着助理朝酒店电梯口走去。

    “少爷,就这么放两人回去了?”板田见董露颖两人走远,阴狠地冲旁边的阔少说道。

    “女人多的是,干嘛非要上她不可呢……现在是非常时期,董露颖既然不愿意,我可不敢硬来。好不容易请到一个华夏艺人,如果再传出什么不利公司的丑闻,我们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到时老爷子非把我赶出家门不可。”

    阔少虽然说得豁达,其实也是暗恼董露颖不上道的。自己可是东士菱公司未来的掌权人,论身份地位还配不上你这个二线女星吗?

    “是,是,少爷说得对。”板田连连点头道。

    “颖颖,你怎么答应板田送我们了,难道他那张阴险的脸你还没有看够?要不是顾忌东士菱公司的名声,指不定这家伙要搞出什么名堂来呢。”

    电梯内,戴助理不解地看向董露颖道。

    “没事,在岛国他都没有吃得了咱们,现在要飞回华夏了,他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董露颖嘴中说着,那闪烁的眼神却分明表露她在想其他的事情。

    东士菱公司方面为董露颖安排的是总统级套房,为助理安排的则是差一级的客房。到了房间门口,董露颖说了一句自己累了想休息一下,就进了套房。

    戴助理虽然有些惊讶,但终究也没有多问什么,转身朝着自己的客房走去。

    董露颖关上房门,正四处张望,猛然看到了房间会客厅中站立着一道人影,心中便是一惊,待看清了对方面容时,这才转惊为喜。

    “司游,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你,你怎么跑到江户来了?”董露颖扑到方天佑身边惊喜地问道。

    原来,刚才正是方天佑以司游的口吻身份传言给董露颖,要董露颖答应板田送她两人回华夏的。

    董露颖对司游极为信任,虽然惊讶,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所以才有了在酒店门口她临时改口的一幕。

    “我其实是华夏方面的特攻,来江户执行任务,我想护送一个重要的人物回华夏,需要你的掩护。”方天佑说道。

    当他看到板田的时候,突然想到可以瞒天过海,将屠千秋护送回国。

    “特攻?”董露颖吃惊地看着方天佑,随即联想到方天佑的本事也就释然了,“没问题,我要怎么给你们做掩护?”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