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一章 魂血种子
    藤原家族原本依附于伊贺家族,现在伊贺家族出事了,藤原家族不得不考虑新的出路,去投靠靖国神宫,讨好甲贺家族的人。

    方天佑对于岛国的权势斗争没有兴趣。既然已经了解到了想要的情报,方天佑也就退出了藤原家族。

    虽然他有足够的能力宰杀房中的藤原岗森,但是却并没有动手。一是在送走屠千秋之前,不想引起岛国过多的震动,二来藤原岗森不过是一个伪宗师而已,如果他不来招惹自己,方天佑也懒得去动手。

    正当方天佑准备从藤原家族出来时,又听到藤原敬哉在向自己的一名亲信手下交待着什么。原来是要手下准备好东西,去拜访甲贺家族的一位重要人物。

    方天佑决定跟过去看看情况。伊贺武社的主力军几乎全部覆灭,现在能够对华夏,对方天佑有威胁的就只剩下以甲贺家族为首的靖国神宫了。

    而且靖国神宫的人救活了藤原香奈,不知道他们从中掌握了自己和小巫、屠千秋多少的情报,会不会有什么花样阻止自己两人回国。

    另外,方天佑来岛国还有自己的私心,就是收集修炼材料。伊贺武社的东西全在爆炸中被炸毁了,目前还能有点修炼资源的,也就只有靖国神宫了。

    方天佑想通过这个甲贺家族的重要人物,了解一下靖国神宫的情况,看能不能从中获利。

    接近天黑时分,藤原敬哉的车子开出了藤原家族的居住区,朝着江户城区方向开去。

    方天佑没有立即跟上,而是释放了一道神识印记在藤原敬哉身上。然后拦一下一辆出租车,远远吊在藤原敬哉的车后面跟踪着。

    半路上,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藤原敬哉和他的那名亲信手下又换乘了一辆别的小轿车。这车子可比他刚才坐的要旧得多,而且方天佑还注意到藤原敬哉好像特意换上了高衣领的衣服,戴上了一顶宽边帽子,几乎只露出双眼和鼻子。

    方天佑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为了遮人耳目,藤原家现在是想亲近靖国神宫,又怕传出去被伊贺武社方面的人知道。

    大约一个小时后,藤原敬哉和他的亲信来到了一幢日氏别墅前。这别墅依山背水而建,规模庞大,风景秀丽,十分的雅致,足以彰显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车子就在别墅宽敞的大门前停了不过数秒,马上有一个黑衣日本人从一侧的门房里匆匆而出,打开了大门,快步迎了上来,指引着藤原敬哉的车子进去,泊好。

    方天佑远远感应到了藤原敬哉下了车,连忙让出租车在两三百米外停下,然后找了个偏僻处,使出隐身符潜入了别墅中。

    翻过别墅的围墙,便来到了一片日式风格的假山池沼,方天佑却知道这些假山池沼绝对不是用来观赏的,只要稍有不慎,碰到、踏到什么东西就会触动机关,被暗器穿成筛子。

    方天佑懒得理会,直接从空中跨步过去,落在了一片枫林内。此时凉爽的秋风静静地吹着,片片火红的枫叶从树梢滑落。

    别人或许在夜色中看不到这样的美景,方天佑却能够通过神识“看到”这迷人景色。只不过方天佑总感觉这里过分艳丽,给人一种艳而近妖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根本无心欣赏美景的缘故吧。

    一边感应着神识印记,方天佑一边继续朝着别墅深处走去。没走出多远,神识感应到一股诡异的气息。

    方天佑眉头一沉,闪身来到一株枫叶古树前。这枫叶古树有两人合抱大小,外表看来,除了树干粗而大,树皮带点血红色外,其他一切平淡无奇。

    拥有着神识的方天佑却轻易地看到,那颗枫叶古树的主干内竟然有一名少年的身躯。这少年的身躯极为怪异,像是一个畸形人。

    虽然他的身形并不高大,只有一米三四左右,但是体形却十分肥胖,而且给人一种虚胖的感觉。

    方天佑试着以神识与他沟通,却发现他的意识中传来嘈杂的声音,好像数十上百的孩童少年在呼喊着向自己求救!

    “魂血种子!”方天佑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阴沉,不禁暗暗心惊,这是有人为了修炼邪恶功法而以特殊秘法豢养的活死人!

    这是一种极为恶毒的修炼方法。首先以秘法将一个孩童或少年的大部分灵魂剥离,将他弄成只会吃喝的白痴,封禁在像这株古枫树主干类似的环境下。

    一方面通过喂养特殊药材及食物,让他精血充足,另一方面以秘法不断地拘来其他人孩童的灵魂,打入到这个被封禁的孩童身上,使得他的魂力也越来越庞杂。

    等到了一定的时候,修炼邪功的人就会吞噬掉这个被豢养的少年,吸收他身上的精血和魂力。也有信仰邪教的人,将他献祭给自己信奉的所谓“神灵”。

    修仙界把这种被当作牺牲品豢养起来的孩童或少年,叫做“魂血种子”。由于这样的方法太过残忍,就连邪派人物都极少极少尝试。没有想到在岛国却见到了这样残忍的手段。

    “哼!”方天佑不禁心头一冷。他虽然对岛国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这些被害的孩童、少年却是无辜的。

    方天佑并不自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如果没有撞上这事,说不定他也懒得去理岛国的这些岛事。可是如今这种事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方天佑觉得自己不得不管一管了。

    只见他正上前去,手指轻轻拍在这颗古枫叶树上。

    “轰咚!” 方天佑看似轻轻的一拍,却是将真元瞬间打入了主干中。那个少年顿时被震断了生机,而依附在他身上的怨魂,也瞬间从他身上脱离开来,消散在空中,魂飞魄散。

    倒不是方天佑不救少年以及那些灵魂,而是方天佑也已经无能为力。只能让他们早点解脱,同时不让豢养这魂血种子的人阴谋得惩。

    解决掉“魂血种子”后,方天佑继续朝着别墅里面闯去。在一栋巨大的日式木屋前停了下来,闪身藏在一株大枫树内,探视着里屋内的情况。

    藤原敬哉和他的亲信手下都坐在屋内一张宽大的榻榻米上,在两人对面的是一位脸盘瘦长,目光内敛而阴狠的中年男子。

    “那怎么好意思啊,敬哉兄,无功不受禄啊。”中年男子掂量着手中的银行卡,淡然地看向藤原敬哉说道。嘴中说着无功不受禄,却并没有将卡退回给藤原敬哉的意思。

    “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这次多亏了正太兄将我侄女藤原香奈的消息告诉我,多亏了甲贺家查明了明古屋爆炸事件是华夏人所为。不然的话,麻生家族肯定要和我藤原家族纠缠不休了。”藤原敬哉陪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敬哉兄的好意了。”甲贺正太说着,将藤原敬哉送来的存有一千万岛国币的银行卡收了起来。

    虽然他勉强也算是甲贺家族的核心成员之一,吃喝用度都不缺,但是花家族的钱,家族都是有记录的,也是有限制的,不可能乱来。

    藤原敬哉送来的银行卡却不同,这种馈赠家族是不会收缴的,完全归甲贺正太自己支配。虽然他是阴阳师,但他知道自己的修炼天赋,再怎么努力,也拼不过家族中那几位修炼天才,与其坐苦禅似的修炼,不如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正太兄能够收下,是我藤原家的荣幸。以后还望正太兄在神宫各位长老面前多多为我藤原家美言几句啊。”藤原敬哉又微笑地说道。

    “藤原家既然有此诚意,我一定会转达给各位长老的。”甲贺正太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对了,后天就是靖国神宫五年一度的祭神大典了,藤原家族如果有意,可以派人参加,我想各位长老一定会很高兴的。”

    “靖国神宫的祭神大典一向只有甲贺家族自己的人,还有神宫特别邀请的人才有资格参加,藤原家族要是派人参加不知道合不合适?”藤原敬哉试探着问道。

    他此行的目的,本来就是要试探甲贺家族态度的,既然甲贺正太主动提到了祭神大典,藤原敬哉正好趁机试探了。

    “我既然敢向敬哉兄透露藤原香奈的消息,那肯定意味着神宫方面对藤原家族的态度上有所缓和了。因此,这一次的祭神大会,你们可以放心参加。”甲贺正太拍着胸脯保证道。

    “哦,那就多谢正太兄提供的消息了。……不知道参加祭神大会,一般要带些什么礼品呢?”藤原敬哉又问道。

    “藤原家族身为忍术世家,肯定有不少精兵强将了。我们老宫主对于精血旺盛的青壮男子十分感兴趣,当时你只要多带几个精血旺盛的手下去就行了。”甲贺正太玩味地说道。

    方天佑听了甲贺正太的话,却更加疑惑。他不知道那老宫主是什么人物,更好奇甲贺正太提到的老宫主要精血旺盛的青壮男子做什么。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