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零九章 栽赃陷害
    “你们肯定是遇到了不良的岛国人了。前天晚上石兴蓉还差点被人下了迷药呢。幸好小向和盛俊机警。”旅游团成员中的一位大妈说道。

    在来岛国的飞机上,方天佑就对这位大妈有印象,一种讲话滔滔不绝,什么家长里短都能说得口沫横飞,绝对是属于八卦级别的大妈。

    “我那可不仅是岛国人不良,而是旅游团内部出了内鬼,与人内外勾结。”石兴蓉狠狠瞪了汪承明一眼,气忿地道。

    “兴蓉,我真不知道我那岛国朋友是那德性,这真不是我授意的。”汪承明赶紧解释道。

    方天佑却从他闪烁而略显慌乱的眼神中知道,这家伙肯定在撒谎。不过,方天佑也懒得去理会,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屠千秋送回华夏。

    “岛国人真是卑鄙,要不是你们来了,我们三个只怕要走路回江户了。”方天佑装作庆幸的样子说道。

    “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回吧。”小向说着,又指了指旁边的屠千秋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的朋友,来岛国已经很长时间了。这几天在岛国都是他在招待我们。”方天佑介绍道。

    “原来你们两个一直在开小灶啊,害得我们都还担心你们两个呢。你说,你们是不是该罚啊?”石兴蓉开玩笑道。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小巫和方天佑两人,她觉得特别安全。

    “没问题,一会请你们吃东西吧。”方天佑爽快地答应道。

    “好了,既然是你朋友,那就一起上车吧。”小向说道。

    “这怎么行,我们来的时候岛国警察可是数过人头的。现在回去一下子多出三个人,特别还有一个不是我们旅游团的人,到时岛国会找我们麻烦的。”汪承明却站出来反对道。

    “这一路上都只见你在破坏规则,怎么现在倒维持起岛国人的规则来了。方天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这是他的朋友,他们租的车跑了,就算岛国警察盘问起来,这些理由也是说得过去的。”盛俊不悦地瞪向汪承明道。

    “就是,你要是怕事,大不了到时你就说这事和你无关,是我们硬要他们三个上车的好了。”石兴蓉轻蔑地看向汪承明道。

    汪承明看着石兴蓉的表情,越发憎恨方天佑,他认为是方天佑害得石兴蓉看不起自己。只是嘴上,他又不得不向石兴蓉解释:“兴蓉,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有什么事,我担着,大家上车吧。”小向催促着,又转身和岛国司机讲了几句什么,大致是和他说明方天佑三人的情况。

    听小向这么一说,方天佑这才带着小巫和屠千秋一起上了巴士,朝着江户赶去。

    一路上,方天佑假装随意地聊天向导游打听了不少情况,又从那八卦大妈口中听到了这几天岛国的一些信息。

    比如岛国明古屋发生了小型地震;比如富士山爆炸后天空出现异象,岛国人认为这是神山在向岛国人发出什么警告;又比如岛国对来往富士山一带的车辆查得很严格。

    巴士开出二三十里后,来到了一个加油站,这里果然有一队岛国警察在检查过往的车辆。方天佑所坐的巴士也被两个警察拦了下来。

    石兴蓉和盛俊都有些紧张,担忧岛国警察发现巴士比来时多了三个人,将方天佑三人扣下来盘问。

    其中一个警察看了看巴士车牌,一边盘问着小向和司机,一边朝车上走来。方天佑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屠千秋在旁边翻译,大概是问车上人数、车行线路等问题。

    那警察问完,又拿出手机大小的一个仪器翻找了一番,屠千秋介绍那是岛国警察的交警系统,可以查找到最几次查车时的人数记录等数据。

    “他肯定能够查到多了三个人,就看小向和司机,能不能解释得通了。”小巫有些担忧地说道。他倒不是担忧自己的安危,只是担忧暴露了屠千秋,或是给旅游团带来麻烦。

    “他不会查什么的。”方天佑微笑着说道,然后起身走向了那个警察。

    那警察见有人向他走来,不由朝方天佑看了过来。方天佑冲那警察笑了笑,然后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警察眼神出现短瞬间的迷茫,然后什么也没问就转身下车去了。

    方天佑却像没事人一样,又重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众人见情势突然逆转,都是十分惊讶,还以为这个岛国警察是方天佑的熟人,所以看到方天佑之后,连车都不查了。小向见方天佑轻易地退走了警察,联想起经理的交待,对于方天佑是更加敬重了。

    只有小巫知道,这是少爷给这个岛国警察施加了什么意识影响,心中暗叹,富士山一战后,少爷的修为果然又精进了。

    见警察走了,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司机赶紧发动车子要抓紧走,汪承明却大吵大闹着要到加油站附近上一下洗手间。司机和小向无奈只好答应在这里停几分钟。

    汪承明下去找洗手间,另外两名游客也下了车,打算在附近走一走。石兴蓉则是八卦地走到了方天佑的座位旁边打听起方天佑和那岛国警察的关系。

    方天佑只好解释说,刚才拍警察肩膀的时候,悄悄递给了对方一叠钱。

    “啊,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什么时候给的钱?”石兴蓉迷惑地道。

    “让你看见了,那不是大家都看见了,他还敢收吗?当然要秘密送了。”方天佑故作神秘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到哪里都管用啊。”石兴蓉恍然大悟道。

    方天佑却是眉头一皱,连忙起身走下了巴士。汪承明闹着要下车时,方天佑就多了个心眼,一直以神识锁定这个家伙。

    发现汪承明并没有进洗手间去,而是朝着一名岛国警察走去。走到警察身边后,他是一边打着手势,一边以华夏语对那警察说道:“我们的巴士上面多了三个可疑的人。”

    可惜的是,这个岛国警察不懂华夏语,一脸懵然地看了汪承明几眼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呼喊起了附近的另一名岛国警察。

    方天佑就在这时下了车,他暗恼汪承明这家伙的阴险,决定给他点苦头吃吃。心念一动间,一缕神识将汪承明的手推向了那岛国警察的配枪!

    被召唤过来的岛国警察见汪承明竟然敢抢自己同事的枪,大吃一惊,立马掏出了自己的警枪呼喝着指向汪承明。

    汪承明身边的警察听到同事的呼喊,低头一看,汪承明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警枪上,也是大吃一惊。抬手就是一肘击中了汪承明的下巴,将汪承明击倒在地。

    附近的岛国警察也发现了异常,一起戒备着跑了过来,将汪承明给绑了起来。其中一个带队的警官还拿出了两张画相和汪承明进行了对比。

    方天佑通过神识看到,那两张画相竟然和方天佑、小巫两人之前变幻的容貌十分相似,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看来岛国的调查倒也神速,这么快就知道是我和小巫干的。幸好当时变幻了容貌,他们按照画相上的模样来查,怎么也查不到我和小巫身上!

    只是见过我和小巫那一副模样的人也不多,道田会没有活口;麻生家族军工厂只有鲁宏基见过自己和小巫,但鲁宏基已经死了;伊贺武社的人都被埋在了富士山下……那还会有谁见过我们俩呢?”

    车上的人听到了加油站附近的骚动,正想搞清楚怎么回事,那两名下车闲逛的旅游团成员急匆匆地跑来和导游小向说汪承明被抓了。

    小向闻言,赶忙在那两人的带领下跑了过去。虽然小向不待见汪承明,但他毕竟是自己带的团员,她不得不管。

    变故来得太快,包括石兴蓉和盛俊在内的游客都有些不知所措,大家也都纷纷朝着汪承明出事的地方跑去。方天佑尽管早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也装作吃惊的样子跟在大家后面。

    要抢夺警察枪械,性质十分恶劣,更何况在这种高度戒备的高压态势下,汪承明的行为可谓罚加一等。

    尽管小向以导游的身份向岛国警察解释,又联系岛国本土的导游向警察求情,都无济于事。警察还是将汪承明带上了警车,说要带回警局详细审查后。

    汪承明早已经吓懵了,只知道不停地喊冤枉,又向小向等人求救。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本来是想告发方天佑三人,让岛国警察为难一下三人,给自己出出气的。没有想到自己稀里糊涂地成了抢警察枪的犯人。

    “早知道这家伙不靠谱,总以为是在自己家里,有个好老爹罩着呢,这下好了,抢警枪!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盛俊埋怨道。

    “导游,他们会怎么处置汪承明呢?”石兴蓉虽然讨厌汪承明,但此时见他被岛国警察抓,又不免有些同情起来。况且再怎么说,这一次的岛国之行,也是他促成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