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零二章 惨烈战斗(中)
    岩洞中的方天佑陷入危机,庭院中的小巫同样面临着生死关头。

    一记火红刀刃无功后,伊贺多明没有理会手下的反应,只是冷漠地凝视着小巫。虽然这个华夏人修为不如自己,内劲不如自己,但在对战中,他竟然感到了一股隐隐的威胁之意。

    这让他对小巫愈发忌惮,下定决心不给这个华夏人成长起来的机会。

    想及此处,伊贺多明便是目光一凛,全身内劲涌动,双脚轻蹬,身形高高跃起。“叮——”一声铮响中,人在半空的伊贺多明忽然消失了身形,只剩下那把“鬼刃国纲”在无人操控下当头朝着小巫斩来。

    小巫不由神色一凝,他知道这一次伊贺多明并不是使用忍术隐藏了身形,而是和手中太刀化为一体,以元神附刀,人刀合一,威力倍之!

    “这个伊贺多明真的很强!”小巫心中的警惕又加深了一层。刚才要不是他拼尽消耗四层巫力施展了巫术绝技——“巫神守护”,只怕已经被伊贺多明的火红刀刃击杀。

    就算在“巫神守护”下,小巫仍然是受了不小的伤害。只不过他在坑洞中及时处理了血渍,又服下了疗伤药,同时调息催发了之前服下的补元丹,因此现身坑洞外后,好像没事人一样。

    也正因为如此,小巫半天才出坑洞,让那些忍者以为伊贺多明一击得手。

    而此刻,伊贺多明人刀合一,虽然动静不如之前的火红刀刃大,攻击力量却更加集中凝练,小巫知道如果被这一刀击中,就算全力施展“巫神守护”自己也抵挡不住,不死也得重伤丧失战斗力。

    小巫一边闪身后退,一边思索着对策。然后,他快“鬼刃国纲”更快,刀身发出一声清远的长鸣,迸发出强大的杀气,刺目的寒芒照亮了整个庭院!

    “叭!”的一声,“鬼刃国纲”带着凌厉的刀芒斩在了小巫的头顶之上,小巫的身体顿时被劈成了两半,不,分成两半后,瞬间消散于无形。

    “华夏人被伊贺多明大人的刀芒绞得神形俱灭,连渣都没有剩下!”“红带忍者”们看向伊贺多明的眼神,更加敬畏。

    可是战斗中的伊贺多明却感觉不大对劲。因为“鬼刃国纲”刚才击中小巫的那一瞬间,伊贺多明好像击中虚空一样,根本没有感觉不到着力感。

    这个念头刚起,伊贺多明就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意就直接朝他的右肋下而来。伊贺多明暗道不好,自己刚才击中的应该是华夏人的残影。

    此时,他已经来不及细想小巫是怎么逃过击杀,甚至还对自己进行反偷袭的。好在他现在人刀合一,应变起来也快,赶紧在空中改变了身形,“鬼刃国纲”趁势朝身前一挡。

    “铛”的一声,小巫的“巫神之斧”狠狠地劈砍在了伊贺多明的“鬼刃国纲”上,将伊贺多明振得抛飞出去,在空中连吐几口鲜血,而小巫自己也被“鬼刃国纲”上的反震之力震得吐血跌飞。

    形势突然逆转,看得一群“红带忍者”目瞪口呆,虽然看似两败俱伤的结果,却让他们心中无不对小巫升起一丝忌惮。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伊贺多明受伤吐血,而且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年轻人所伤!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的英雄伊贺多明吐血抛飞撞上石壁后,竟然是瘫坐在了地上,后脑不断有鲜血渗出,满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小巫,嘴中想说什么,已经发不出声来!手中的“鬼刃国纲”也把持不稳,“叮当”一声掉落在了身边。

    “红带忍者”们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小巫一击得手,脸上一喜,随即又升起了一股虚弱感,这是消耗太大的后果。

    ……

    岩洞内,方天佑之前所站立的地方,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仿佛刚刚遭遇了炮弹轰击一般。这当然是两人交战的结果

    只用“玄光盾”防御不成后,方天佑又先后使用天雷杖放出天雷,以及使出“真元指”、神识刀芒等手段对抗伊贺归蔵的火焰刀刃。

    天雷和神识刀芒不用说,就是真元指,以方天佑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也已经不弱于一枚微型手镏弹了。

    这样做一方面是试试各种招式的威力,更主要的是不想让伊贺归蔵通过“真灵拳印”有所感悟。

    只可惜这些招式都无法挡下伊贺归蔵的凌厉攻势,方天佑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真元被消耗得越来越少。几招过后,方天佑渐渐升出一种真元不继之感。

    好在伊贺归蔵似乎也并不好受,在方天佑的抗击下,几招硬碰之后,他的嘴角,也是有了丝丝血渍。

    当然,伊贺归蔵的血渍主要是他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了他自己的力量所致,与方天佑的受伤不同。

    而且伊贺归蔵每见方天佑使出新招,都是眼睛一亮特别感兴趣,然后就像之前见方天佑使出“真灵拳印”一样,要思索比划一阵。

    “呼!”伊贺归蔵的火焰刀刃再次呼啸而来,方天佑眼见其他招式挡不下,不得不再次使出了“真灵拳印”。

    “轰隆”一道撞击声中,巨大的冲击波再次泛起,方天佑的身形被撞飞,落地后连连吐血。他感觉自己真元几乎耗尽,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连挣扎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在伊贺归蔵并没有趁机追杀,他在方天佑这些招式,尤其是“真灵拳印”中感觉到了一丝玄之又玄的明悟,这次竟然上闭起双眼坐了下来,连嘴角狂喷出来的一口鲜血都顾不得擦拭一下。

    方天佑连忙趁机又服下一枚真元丹,运转体内残余真元,全力催发真元丹以及之前服下的天灵丹的药力。

    数十息后,方天佑恢复了一点力气,真元又恢复到了一层左右,挣扎着爬起身来,正准备朝着洞门走去。

    这时,一股强大的气势突然从伊贺归蔵身上涌起。方天佑心里一惊,伊贺归蔵竟然真的开始晋级天人境界了。

    虽然伊贺归蔵的气息极不稳定,但却是实实在在地在攀升!方天佑不敢再有丝毫停留,闪身来到洞壁门前,本想使用土遁符逃跑,却发现这岩洞因为有火灵法阵,遁术竟然用不了,无奈之下,他只好用力朝着洞壁大门推去。

    哪知他现在力道不足,一时间居然推不动大门,方天佑连忙用尽全力,使劲推去,洞壁石门才开始有了移动的迹象。

    但就在此时,伊贺归蔵忽然一声长啸,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岩洞内没由来地刮起一阵能量风波,就连远离风波中心的方天佑也是被刮得身形不稳。

    方天佑心里便是一沉,没有想到晋升天人境界的气势如此之强。就算是伊贺归蔵不晋级天人境界,他都无法走脱,现在伊贺归蔵如果成功晋级了天人境界,他更是雪上加霜。

    “哈哈,我终于晋级天人境界了!”伊贺归蔵的惊喜大声狂笑着,又猛然盯向正准备逃跑的方天佑道,“华夏人,多谢你和我的这一场畅快地打斗,还有你的怪异招式,尤其是你的拳印。你可真是岛国,我伊贺的福星啊!”

    伊贺归蔵虽然刚刚晋级天人境界,连气息都还没有稳固,但声音中已经是威势十足,震得方天佑一阵阵晕眩。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的传承很神秘很强大,不但对我突破天人境界,对我今后的修炼也会很有帮助。我怎么舍得杀你呢!”伊贺归蔵盯着方天佑,就像盯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方天佑当然了解伊贺归蔵的心思,在见识过自己的诸般手段后,他一定还想逼问自己的修炼传承。

    这倒让方天佑突然心生一计,当即作出害怕,却又心有不服地样子说道:“哼,你以为,天人境界了不起吗?你以为天人境界真的是修炼的最顶峰了吗?”

    “你的意思是天人境界还有更高的境界?凭你的修为不可能感应得到?一定是你师门传承中说的吧。”伊贺归蔵狐疑地说道。

    “没错,我师门传承中不但提到了更高的境界,还有相应的修炼方法。只要你打开岩洞的壁门,放我走,我愿意将本门的修炼秘诀给你。”方天佑说话间,伸手朝后背一捞,手中就多了一件圆筒木盒。

    “哦,莫非圆筒中装的,就是你师门的修炼秘诀?”伊贺归蔵见到古怪的圆筒木盒,眼睛一亮,语气中不无惊喜地说道,“先给我看看,如果是真的,我就放你走。”

    被方天佑调动起了兴趣,他根本没有追究方天佑是如何拿出这圆筒木盒的,或许就算他注意到了,现在也只会关心修炼秘诀,不会注意这些小细节了。

    “你先打开壁门,否则我宁愿将它毁了,也不给你!”方天佑说着作势欲拍向圆筒木盒。

    “好,放你也无所谓,如果东西是假的,我一定把你抓回来挫骨扬灰!”伊贺归蔵冷哼着威胁道。右手一挥,再次点中了机关暗钮,壁门果然缓缓打开。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