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九章 老怪物
    随着磅礴气息蔓延,一股无形的气罩将灰衣老者的周身笼罩。那些灰色气雾碰上他的气罩,就像白雪碰到烈日一样,瞬间消融。

    其他忍者听到灰衣老者的提醒,猛然醒悟,灰色气雾已经遍布庭院,在毒发之前,是不可能逃到后方无毒地带,当即听从灰衣老者劝道,盘膝坐下,开始排解毒气。

    然后,那毒气却十分顽固,一般人的内劲内力根本无法排除。仅仅只是后天战力的黑衣忍者们倾尽全身内劲也无法将之排出,坚持不过数息,就挡不住毒性,毒发身亡。

    “红带忍者”没过数息也是满头大汗,虽然没有毒发身亡,样子也十分痛楚,他们暂时阻止了毒性的蔓延,却无法将它们排出体外。

    “哼,你们华夏人不是一向自命光明正大吗,原来也这么卑劣阴险,竟然用毒!”灰衣老者见到自己手下吃了大亏,真是又气又恼。

    “华夏讲究的是礼尚往来,如果对方以礼相待,我们当然会有相应的礼遇。然后你们岛国人却是陷阱、机关、暗器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对你施点毒药又有何不可呢?”通道内,传来方天佑嘲弄的声音。

    “就是,你们那么多陷阱机关,我们就靠两个人闯过来的。现在我们不过是出于反击,给你们放了一点点毒药,你们就倒下一大片了,这只能怪你们没用啊。”小巫也接口讽刺道。

    放毒的当然是方天佑和小巫了。对方的暗器让小巫吃了点苦头,方天佑两人心中都是憋着一股气。

    好不容易等到对方暗器放完了,方天佑立即和小巫决定反击,将从毒瘴谷中取得的毒素,释放了大半,并用轻风符放出风力,将这些毒素吹向庭院。

    毒瘴谷中的毒素,乃是当年五毒教的毒素之源,毒性诡异,方天佑原本想留做炼药等用途的,为了报复岛国忍者,忍着心疼释放了出来。

    这一释放,立马取得了极好的效果,黑衣忍者被先后毒倒,“红带忍者”也大多丧失了战斗力。

    “哼,谁没用,咱们走着瞧!”灰衣老者听得方天佑和小巫的话,更是气急,冷哼一声,也不见有纵跃举动,身形已经飘向了通道。

    小巫一直在关注着灰衣老者的举动,感应到他有异动,小巫立马闪身拦在了灰衣老者身前,也不答话,伸手就是一拳朝着对方砸去。

    灰衣老者见小巫出手,也是一掌推出,顿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涟漪四下扩散,将庭院内的花树吹得剧烈摇摆,竹房吹得格格作响。

    能量涟漪刚过,方天佑趁着两人交手之际,趁机绕过战圈,扑向正在盘坐驱毒的“红带忍者”。

    灰衣老者感应到方天佑的用意,连忙身形暴退,人在空中反手一掌推向方天佑,阻止方天佑靠近红带忍者。

    方天佑见灰衣老者出手,不惊反喜,抬手打出一记“真灵拳印”迎向灰衣老者的掌劲,借着灰衣老者掌劲的反震之力,身形朝着庭院另一端窜去,瞬间进入了另一边的通道。

    他原本就是想借着这声东击西之计,借意攻击红带忍者,实则是和小巫商量好了,借机窜入通道,尽快找到屠千秋。

    灰衣老者知道上当,正要去赶方天佑,小巫已经欺身到了他跟前,抬手就是一拳轰向他的胸口。

    灰色老者见小巫拳式凶猛,也不敢大意,更怕小巫会伤到他身后的红带忍者,只能打消追击方天佑的念头,沉下心来阻挡小巫的进攻。

    方天佑窜入通道后,没有再理会庭院中的战斗,加快脚步朝前走去。庭院中的灰衣老者比石原村真更加厉害,估计应该已经是宗师中后期战力的忍者。

    藤原香奈所说的伊贺武社老家伙应该就是这位灰衣老者。方天佑面对那老者,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不过,有了小巫的牵制,方天佑倒不用担忧那灰衣老者赶过来,因此方天佑可以放心地去找屠千秋。

    现在的问题是屠千秋到底被藏在了哪里,是仅仅关了起来,还是有人在看守。如果有人看守,外面的打斗肯定已经惊动了看守的人,他们会不会因此对屠千秋不利呢?这是方天佑最担心的。

    为了早点找到屠千秋,方天佑不时释放出了神识进行探测。经过庭院后,通道一直呈现下坡趋势,好像是朝着地底深入走的,而且越往下走,似乎越热。方天佑还真担心是不是要走到富士山地底沉寂的岩浆中去。

    走出两三里路程,方天佑估摸着至少深入到了地底三四百米了,突然发现前方居然已经到了尽头。通道的末端,就像一个死胡同一样,没有了出路。

    “难道屠千秋根本就不在伊贺武社?”方天佑不禁有些疑惑。如果屠千秋不在伊贺武社,又会被关在了哪里呢。

    刚才在庭院中,这些忍者分明说屠千秋就在通道后面,难道他们在说谎。就算他们在说谎,藤原香奈难道也在说谎?她在被小巫施展了控魂术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说谎的啊。

    方天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屠千秋在这里的可能性大一些,一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细节。想到这里,方天佑又一次释放出神识,探测起了通道的情况。

    他发现通道左右都是自己能够探测透的土层石块,只有正前方方天佑不过探测到十来二十米,再往里探测,就是一片模糊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止自己的探测。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方天佑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开始在正前方洞壁处寻找线索。不一会儿,果然被他发现某一处洞壁间有几条极小的缝隙,这些缝隙组合起来,正好形成一道门形。

    方天佑试着推了推,洞壁纹丝未动。以神识探了探,又发现这块洞壁确实与四周洞壁是有所隔离,方天佑便又加大了力量,运转真元推动。

    终于,在他用了六七层力道后,洞壁“轰隆”一声朝里面陷了下去,随即露出一个门洞,一股炙热的热浪扑面而来,以方天佑的身体都感觉到难受。

    透过门洞往里探视,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地底岩洞,只是这地底岩洞极为特殊,温度奇高,如果用现代温度计测量,估计得有五六十度,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受得了的。

    或许是因为温度高的缘故,里面弥漫着诸多的热气,吹拂在人身上,让人感到更加炙热。

    以神识探测之下,方天佑又惊喜地发现在岩洞正中的位置躺着一个人,从容貌上看,正是屠千秋,方天佑连忙闪身走进岩洞,朝着屠千秋走去。

    为防万一,他还是运转着真元,一方面化解热浪,一方面戒备。他身形刚走了进去,洞壁门便又自动关了起来。

    方天佑暂时没有去管壁门,因为他震撼于这里竟然是一个特殊的,类似于聚灵阵的阵法,难怪能够隔绝神识的探试。

    走到屠千秋身边,方天佑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的状态并不理想,不但内力混乱,身上还有多处受伤,好在总算性命无虞。

    方天佑喂了他几口水,喂服下半粒疗伤药,又将一股真元输送进了屠千秋体内。不久,屠千秋就缓缓醒了过来。

    “你……”屠千秋看着方天佑,脸上有些欣喜和狐疑,似乎在仔细辨认对比着什么。

    “屠叔叔,我是天佑啊。”方天佑说道。

    “天,天佑。你是老大的儿子方天佑?”屠千秋激动地一把抓住了方天佑的手,可是旋即他似乎又想到了现在的处境,担忧地看向方天佑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不是,我是来救你的!”方天佑笑道。

    “救我?不行,你快走,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尤其是这里有一个老怪物!”屠千秋惊骇地看向岩洞最深处说道。

    方天佑顺着他的目光朝里看去,里面隐隐有红光透出,只是因为热气太浓,看不清最里面的具体情况。

    方天佑只好运转神识探测了过去,发现岩洞最里面有一团淡淡的紫色光芒。在淡淡的紫色光芒笼罩中,盘坐着一个形容枯稿如干尸的老者。

    方天佑刚进岩洞时,神识其实就探测到了这个老者,当时居然没有发现他的生命体征,以为他真的是一具干尸。

    现在屠千秋的惊骇表情提醒了他,方天佑才再一次施展神识仔细地探测起这位诡异的老者来。果然发现这老者虽然气若游思,但是并没有死亡,而是像佛教坐枯禅一般,进入了入定状态,又像是修炼某种功法进入了休眠假死状态。

    “那老怪物自称活了一百五十岁了,他要借助这里的阵法,以地底的火焰能量打破宗师境界的束缚,达到天人合一境界。

    可惜他在这里苦思了数十年都没有结果,于是想到了借鉴他人功法。因此伊贺武社的人发现我其实是修炼的与他们绝然不同的华夏功法后,马上将我送了过来。”屠千秋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