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六章 雨幕中的刺杀
    走出百米左右,方天佑和小巫终于来到有雨声的地方,发现这里并没有出洞,仍然还在山洞内。

    只不过这一片山洞比较特殊。高有五六层楼高,半个足球场大。最特殊的是从洞顶上不断地有水滴落下。

    水滴密集,在这片百来米长的山洞间形成了一片雨幕,就好比外面下雨一样。方天佑猜测这应该是富士山附近山体中的地下泉水,被伊贺武社开发成这样一个特殊景观。

    这绝不是有钱人家用来点缀家门的景致,伊贺武社在这里造一片雨幕,肯家有他们的用意。方天佑记得藤原香奈忍术中本就有适应各种环境的训练。

    这里雨幕搞不好也是他们的训练场地之一,想到这里方天佑不由提高了一丝警惕。

    水珠一点一滴地从洞底洒落而下,在过道上激起道道水花。方天佑和小巫行走在这人造的雨幕之中,任由水珠滴落自己身上。

    小巫在前,方天佑在后。小巫本可以将巫力外放,罩住了自己,甚至也罩住方天佑,但他并没有这么做,碰到的忍者一波比一波强。

    前面还有未知的危险,他必须保存实力,绝不能浪费巫力。更何况他也同样感应到了这个地方的诡异,丝毫不敢大意,全身戒备着朝前走去。

    两人渐渐走到了这一片雨道的正中,诡异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片雨幕中,突然弹射出八道淡淡的虚影。

    每一道虚影,都带起一道亮白色的光芒,疾如闪电地刺向场中的方天佑与小巫两人。每一道光芒都带起一股磅礴而凌厉的气息,带着恐怖的杀气。

    四周的水珠都被这八股恐怖的气息、浓烈的杀气席卷得四散开去!这是八位配合默契的,精于水中隐遁的忍者,他们的身形在水幕中只有一道淡淡的虚影。

    他们开始时隐匿在水中,直到方天佑两人走到正中位置,进入他们的伏击圈,就好比猎物进入了猎人早布下的陷阱,他们才发动了这雷霆一击。

    八位具有先天战力的忍者,占据了天时地利,刺杀进入伏击圈的两位敌人!这是势在必得的一击,八人对此也充满了信心,就算是宗师强者,他们也有把握将对方击毙。

    就在八人自以为得计时,猛然发现陷阱中的猎物居然凭空消失了!没错,方天佑两人的身形像人间蒸发一般,突然不见了。

    这一情况大大地出乎了八人的意外。八位忍者设想好了方天佑两人的后退,不管两人朝哪个方向退,忍者们都会集中全力先击杀其中的一位!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这两位对手竟然这么凭空消失了。惊骇之间,八位忍者本来斩出的一往无前的一刀,不由缓了一缓,连气势也瞬间低落。

    就在八人刀芒一缓间,一柄成人大小的巨斧突兀地出现,划着弧形,以迅疾狂霸之势,同时斩向了原本在前方拦截小巫的四名忍者。

    不仅如此,与巨斧相隔不到两米的虚空中,也是泛起一阵涟漪,随即一道钵头大小的拳印凭空产生,迎向了右后方的两名忍者。

    在巨斧和拳印击出的刹那,八名忍者终于感应到了方天佑与小巫的气息,原来两人还在原地,根本就没有消失。

    小巫是施展巫术绝技召唤出“巫神之斧”,手持巨斧之柄,将巨斧抡向身前的四位忍者。方天佑则是打出了一道“真灵拳印”。

    “啊、啊、噗、噗……”惨呼声中,六道忍者虚影抛洒着鲜血,倒飞身退。只有左后方的两名忍者没有受阻,两人的刀芒在一缓之后,又加速朝着原来的位置刺去,一刀刺向小巫,一刀刺向方天佑。

    方天佑和小巫正全力攻击其他六名忍者,防御空虚,这当然给了这两名忍者一个绝佳的机会。

    只是当两名忍者的刀芒就要刺中方天佑和小巫时,两名忍者的身形却都是顿了顿。然后其中一名忍者颓然倒地,另一名忍者动作稍缓之际,被小巫一掌给劈飞。

    原来是方天佑在危急关头施展了一记“神识刀芒”,将刺向自己的一名忍者灵魂斩灭。另一边小巫却是全力释放出了巫力防护罩,挡下了剩下那名忍者的凌厉一击,然后趁着对方惊骇间想要脱身时,又补上了一掌,将之斩杀。

    至于之前为什么两人身形消失,其实很简单,因为两人使用了隐身符。虽然在八名忍者围杀气息的牵引下,不可能长久隐身,但是重点在于关键时刻扰乱了八位忍者的节奏。

    凶险的大战结束,八道虚影这时终于变得清晰,却已经是躺在水中的冰冷尸体。原本清澈的地面积水,变成了鲜红的血水,被洞顶落下的水珠渐渐稀释。

    “呼……”看着八个已经死去的忍者,方天佑和小巫也是吁了一口气。刚才这八个忍者攻击出奇不意,出手凌厉,配合默契八人如一人,如果是方天佑或是小巫单独遇上,就算不死,只怕也要受重伤。

    好在方天佑和小巫也是心意相通,配合之默契不下对方八人,这才险险地击败对方。虽然获胜,但是两人却并没有多么的欣喜。

    因为他们想到,这八人不知道在伊贺武社排名怎么样,或许前方还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两人。既然来了,为了营救屠千秋,两人又不得不继续往里闯。

    走出雨幕,两人索性将身外的忍者服装脱掉。里面的人肯定有某种办法了解了外面的情况。

    就算他们没有了解道,越往里走,似乎越是高手,他们彼此之间肯定熟悉,方天佑两人哪怕穿着忍者服装,只怕也是蒙混不过去的。

    既然如此,倒不如不再伪装,两人各自运转巫力和真元,一边烘干身上的水渍,一边继续朝前面赶路。

    走出近百米后,前方渐渐传来燥热的气息,仿佛正向一个火笼中靠近一般。

    “刚才是水,这回不会又弄出火来吧。”小巫疑惑地道。

    “那也难讲,忍者的修炼方式和手段,往往就是这样出人意表。”方天佑笑道。

    果然不出两人所料,没走多久,两人再次来到了一个冒着火焰的洞窟。这个洞窟只有之前雨幕洞窟一半大。重点当然不在这洞的大小,而在于这洞窟中的八个人,和八团火焰。

    和雨幕洞窟一样,都是八个人。与之前八个人不一样,这八个人全是一身火红的忍者装扮,和八人身前的火焰一样火红。

    那火焰都是一人来高,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那火焰的热度,可以想见,这些火焰绝不是一般的火焰,远比一般烧火做饭的火焰热度要高。

    空气中没有酒精、汽油的味道,四周也不见有煤球、炭块的痕迹,真不知道这火焰是用什么烧出来的,这不禁让方天佑两人感到奇怪:难道是直接从地底喷出来的?。

    更让两人觉得奇怪的是,这八名忍者站在那样高温的火焰旁边却一点都没有出汗,似乎并不感到炽热。

    除此之外,八人站的位置和火焰的位置也有些怪异。面向方天佑两人这边,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头花半白的老者,老者面前的火焰通红中带点紫色,温度也最高。

    在他身后是七个壮年人,每个人面前的地表上有一个小坑洞,坑洞中冒着一团火红的火焰,从七个壮年人和火焰的位置来看,与华夏所说的北斗七星有些相像。

    “华夏人,你们很不错,竟然能够闯到这一关。不过,你们也就到此为止了,遇上我石原村真带领的烈焰组,算你倒霉,我们一定会将你们烤成灰的!”

    站在最前方的老者上下打量着方天佑两人说道,语气间充满着嚣张与自傲。

    “那就看你有没这个本事了,搞不好这火焰把你们自己给烤成乳猪肉了呢。”小巫说着,缓缓地朝着石原村真走去。

    方天佑怕小巫一个人有失,也上前几步,紧跟在小巫身后。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老者石原村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因为石原村真竟然是一位宗师境界的强者!

    小巫应该是感应到了石原村真的境界,所以更加不服气,想要上前挑战。

    “不知死活!”见小巫两人不但没有胆怯,反而无所谓一般主动迎了上来,石原村真不由心中有气,身前的火焰也随之一阵摇摆,似乎要从地底喷了出来。

    他身后的七名壮年忍者也随之摆开了架势,双手在那火焰边拂来拂去。像是手冷在烤火,更像是在与火焰沟通。

    “真罗索,有什么本事快点使出来吧!”小巫说着,自身巫力也全力运转,气势疯狂高涨,一柄巫力大斧在他手中渐渐浮现,越来越凝实。

    感应到小巫的气势,以及那柄“巫神之斧”上极大的能量波动,石原村真也面色一凝,收起了轻视之心。

    石原村真以岛国语向身后的七名忍者讲了一句什么话,随即就见那七名忍者都是双掌朝着自己面前的火焰虚按,那火焰便受到压制一般,朝着地表缩了回去。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