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四章 富士山中的秘密
    方天佑和小巫按照藤原香奈提供的路线转入一条岔路,不久,又转入到了一条偏僻的山路上。

    这山路与之前供游客走的路不一样,两旁的山越来越高,越来越险,树林越来越深,越来越密,给人一种暗无天日的错觉。

    “这路根本就不像是常有人出入的样子,不会是藤原香奈搞错了吧?”小巫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道。

    “藤原香奈自己都进来过这里,应该不会有错了。继续朝里面走吧,或许马上就要到了。”方天佑答道。

    “这岛国人还真是奇怪,伊贺武社可是岛国的‘忍者大本营’,他们怎么把大本营放在这样一座自认为是神山的地方?难道是想祈求‘神山’的庇佑?”小巫一边走一边纳闷道。

    “或许有祈求庇佑的意思吧。但从藤原香奈招供的情报来看,岛国忍者修行一向以艰苦为基准,讲究贴近自然,再加上出于保密的需要,将基地设在了深山老林里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方天佑思索着说道。

    “他们就不怕这‘神山’哪天喷发的话,将他们给群灭了?对了,这里似乎不通车路啊,万一要紧急外出可怎么办?”小巫不解地道。

    “一般外出,应该都是步行,这似乎是岛国忍者的传统。”方天佑嘲笑道,“不过紧急外出,你倒是不用替他们担心,他们可以用直升机!”

    两人一边聊,一边警惕着朝前方又走了七、八里路,前方出现一个警告牌,以华夏语和岛国语分别写着:前方塌方地带,请勿前行。

    方天佑和小巫看到这个警告牌却反而是脸上一喜。这警告牌上布满灰尘,应该有一些时日了。

    以岛国人对公共设施的严谨性,不可能一直不来处理这里的塌方,也不可能是塌方已经处理完,而忘记撤掉这个警告牌。

    因此,对于方天佑这样明知伊贺武社在富士山,还知道大概位置的人来说,这个警告牌无异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告示牌。

    两人没有理会这个告示牌,又走出了里许,小巫突然若有所感地看向了前方密林中。

    “那林中似乎有人在看守,而且不是普通人,应该是忍者。”小巫以意识向方天佑传音说道。他现在身为天师境强者,对于天地间能量感应比方天佑还灵敏。

    当然,方天佑胜在有神识,可是这一路走来,他不可能一直开启着神识。这里人烟稀少没有必要开启神识,而且一路开启的话,方天佑的消耗会很大,因此小巫感应到了异常,方天佑反而没有感应到。

    听到小巫提醒,方天佑这才展开神识探测过去,发现那竟然是一个隐藏的哨卡,隐蔽两棵大树之间,外人很难发现。

    “继续朝前走吧,假装无意间闯进来的。”方天佑脚下不停,继续朝前走着。因为他发现哨卡里只有两个人,而且修为都并不高。

    两人没有再走出几步,隐蔽哨卡里传来那两个忍者以扩音喇叭传来的厉喝声,方天佑和小巫都不懂岛国鸟语,凭猜测知道肯定是在警告自己两人别再往前走。

    方天佑和小巫没有理会两个忍者,继续朝前走去。两个忍者有些焦急,终于现身出来,挡在了方天佑和小巫面前。

    “你们聋了吗,和你们说了前面不是旅游线路,有危险,请你们快点离开。”似乎看出了两人的华夏装扮,其中一个忍者以不纯正的华夏语说道。

    “我们不怕危险,就想找一些不同寻常的路线。”小巫说着,不理会两人,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八噶!”那忍者见小巫不听劝,当即抢上前去,要擒住小巫的肩膀。小巫当然不会让他擒住,反手扣住了那个忍者的手腕,然后一指点向其眉心。

    旁边的忍者见小巫反抗,就要上去帮忙,方天佑伸手朝他后脑勺一掌,立马将他给打晕了过去。

    “前面是不是伊贺武社所在地?”小巫轻声地问被他擒住了手腕的忍者道。

    “是,是的。”忍者答道,他此时已经被小巫以巫门秘术迷惑了意识,将小巫将成了主人,自然是小巫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了。

    “离这还有多远?前面还有哨卡吗?”小巫又问道。

    “再走五百米左右就到了。前面没有哨卡了。”忍者迷茫地答道。

    小巫看看方天佑,见他没有再说什么,当即一掌劈在那忍者脖颈处,忍者应声而倒。随后小巫又一手提一个,将两个忍者带到树林中击杀,这才重新回到路上。

    再往前行,果然没有再受到阻拦,走出五百米后,竟然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上。

    “忍者不是说五百米路就到了吗?怎么会是悬崖呢。而且我刚才从远处看这里明明有路呢,怎么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悬崖边上?这里肯定有古怪,”小巫疑惑地看向眼前的悬崖道。

    方天佑也是十分惊讶,连忙展开神识查探,却发现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着方天佑的神识。

    “这是类似于华夏迷幻阵之类的阵法,这样推测的话,我们看到的悬崖应该不是真正的悬崖了。”方天佑疑惑地道。

    “能破吗?”小巫问道。

    “这样的阵法,我当然能破。”方天佑肯定地说道。他感觉布下这阵法的人,在阵法道行上并不怎么样,布的这阵法似是而非,唬住其他人还差不多,唬住他这样的行家还远不够。

    “不过,我们无法预知里面的情况,不知道破了阵法后,会不会马上惊动里面的人,要知道这里可是忍者的老巢,如果他们一哄而上,咱们只怕连逃跑都难,更不用说救人了。”方天佑又担忧地道。

    藤原香奈曾经说过伊贺武社基地里,有一个实力恐怖的老牌忍者坐镇,更何况屠千秋还生死未明,这样的情况下,方天佑最怕的就是打草惊蛇。

    “哎,早知道应该把藤原香奈直接收做傀儡了,有她带路,我们或许可以不动声色地进入里面。”小巫有些后悔地道。当时只是看不惯藤原香奈,所以连收做傀儡仆人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后悔也没用,既然来了,不可能退缩,还是先破了这幻阵再说吧。”方天佑说着,将自己的神识完全展开,朝着四下搜寻,寻找着阵法的缺陷。

    方天佑目前的神识探测范围,在不受到干扰的地表可以达到二千米,一般结构的地底可以达到近千米。

    神识展开之下,根本不用一点一点去试探阵法,因此很快就对眼前并不强大的阵法了解了一个大概。

    这虚幻阵法的阵法之力实际上并不强大,如果方天佑联合小巫一起攻击,完全可以将这阵法撕开,只不过那样的话,动静太大,而且两人会消耗很大。

    方天佑当然不会傻到用这样的蛮办法,走到眼前的悬崖边上,仔细端详起来。他觉得,这阵法只不过是困住人,不许人行进而已,伊贺武社自己的忍者也要从这里经过,因此这里一定有可以通行的办法。

    果然以神识几番尝试之下,方天佑终于想到了过阵之法。

    “小巫,跟上我的步法。”方天佑朝小巫交待一声,竟然抬脚朝着悬崖外走去,一脚踏入了虚空之中。

    “少爷,小心……”小巫正要提醒方天佑,却猛然发现方天佑凌空踏出的一脚竟然如踏在实物上一样,稳稳地立住了身形!

    “这……”小巫一时有些傻眼了。

    “幻阵而已,只要步伐对了,就不会有事,和我在港岛追梁平安时碰到的幻阵差不多。”方天佑回头冲小巫笑了笑,又继续踏出了第二步,第三步。

    小巫这才放下心来,也跟着方天佑的步伐,踏出了第一步。

    走出十余步后,两人便觉眼前场景一换,出现在了一个山洞前。洞口不过两米来高,修筑着一道合金铁门,连方天佑的神识都无法透过。

    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只听得到方天佑两人的脚步声,这似乎有点反常。方天佑却并不在意,继续朝着铁门靠近。

    这时,却有一声愤怒的岛国语响起,方天佑两人虽然听不懂,但从语气中也知道这肯定是在骂人了。

    喝骂声未落,随即一股黑色烟雾突兀地缭绕开来,等到烟雾散去的时候,四个中年人赫然现身,将方天佑和小巫给围了起来。

    四个都穿着黑色劲服,腰挎太刀、蒙着面,身上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阴狠的目光中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意。

    “伊贺武社的忍者!”小巫冷声说道。

    “嗯,是华夏人,杀!”其中一个身形较矮,却满脸横肉的忍者一声令下,四位忍者身上刹那间散发出了一抹狂暴气息,一齐拨出太刀砍了过来。

    华夏与岛国两国修炼界本来就不合,方天佑两人又闯到了他们的大本营,忍者们哪里还会客气。

    这四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身法配合娴熟默契,每个人的太刀都挽起数股凌厉的刀芒,形成一张刀网,将方天佑两人封死在网中!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