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一章 军工厂
    老板话音刚落,那些之前稍有些犹豫的忍者目光一凝,接着便是从桌子底、墙角等地拿出岛国武士刀再次蜂拥而上,朝着方天佑三人砍来。

    面对蜂拥而来的忍者,小巫夷然不惧,左右开弓,左右手各打出一记巫力刀刃,旋转着刺向围攻过来的忍者。

    走在前面的几个忍者,见刀刃刺来,连忙将手中武士刀一横,想要挡住小巫的巫力刀刃,却只听“咔崩”之声不绝,他们手中的武士刀都断成了两截,连持刀都手都被斩断,更有倒霉的,则是直接被刀刃切断了脖子。

    两记“巫力刀刃”刺过,走在最前面的十多名忍者便是死的死,伤的伤,哀嚎倒地。

    方天佑对于小巫有极大的信心,所以小巫动手后,他想都没有想过去帮一把手,只是缓缓地走向了酒馆老板。

    老板似乎有了惧意,见方天佑走来,身体猛然一蹲,似乎是躲到了柜台下面去了。方天佑赶到柜台边时,看向柜台里面,全然不见有老板的身影。

    仿佛这老板只是一道虚幻的影子,抖然间不见了,又或是柜台有个秘道机关,老板矮身之间逃入了秘道中。

    猛然失去了对手的踪迹,换作一般人,疑虑间难免有些分心,方天佑却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淡笑着朝着柜台上方的空间没由来的打出一拳。

    这看似不着边际的一拳,却凭空有了响应,只听“砰——”的一道闷响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从空中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跌落在了柜台上。

    这身影不是刚才诡异消失的酒馆老板还能是谁!原来,酒馆老板刚才是施展忍术,遁到了柜台上空,想偷袭方天佑。

    他却不知道方天佑的神识像强大的雷达波一样可以快速过滤着附近每一寸地步,探测着周围的一切,他这点拙劣的遁术怎么逃得过方天佑的神识。

    判断出酒馆老板位置后,方天佑以真灵拳印击中了他的胸口,令他身受重创。此时的老板嘴中吐血不止,脸色苍白颓靡,连手中的武士刀的握不紧。

    这还是方天佑想留活口,否则的话,那出其不意的真灵拳印,只怕一下就要了他的命。

    “说,麻生家族的军工厂在什么位置?”方天佑一把抓住酒馆老板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逼问道。

    “你休想知道!”酒馆老板竟然很硬气,说话间似乎狠狠地吞咽了一把口水。方天佑不由眉头一皱。

    因为他发现酒馆老板嘴中有着一丝蓝色液体渗出,猜到这家伙刚才并不是吞口水,而是咬破了嘴中的毒囊要自杀。

    方天佑暗道这麻生家族身为老牌世家果然有一手,能够让手下宁死不吐露家族秘密这是需要一点手段和方法的。

    不过,方天佑也并没有过多地怜悯这酒馆老板,伸手在他的眉心上一点,随即一股神识顺着眉心挤进了他的意识。

    “说,麻生家族的军工厂在什么位置?”方天佑又问了一遍。

    这一次酒馆老板神情却是一片迷茫,艰难地张了张嘴说道:“好像在村东十里外的矿石加工厂内。”

    这话说完,那毒药完全发作,酒馆老板就缓缓地闭上了眼,可见毒药毒性之强。

    方天佑审问完毕时,小巫也结束了战斗。酒馆中四五十个忍者,没有一个还能够站起来的。

    最后一记巫力刀刃斩下时,除了酒馆中剩下的忍者应声而倒之外,酒馆的窗户外,也传来一声闷哼,分明是人从屋顶上栽倒的声音。

    “将没死的全部杀了!”小巫指了指地上断手断脚,没有马上死去的忍者对藤原香奈说道。对于这些残兵,小巫自己根本不屑再动手,却又不想放过他们,以至走露什么风声。

    藤原香奈闻言,这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她没有想到在自己看来肯定是一场激战的困局,被小巫几招就轻松搞定了。

    藤原香奈心中对于小巫两人的忌惮又增加了一层,既然小巫说要她来收拾残局,藤原香奈当然应声遵命。

    “外面还有一个活口,我去问问。”小巫说完,从窗户上翻了出去,来到酒馆外,刚才传来闷响的地方。

    方天佑当然知道,那是一个至少如酒馆老板一般强大的忍者。这忍者在小巫第一次出手时,就已经潜身来到了酒馆屋顶,却一直没有出手,只是在暗中窥伺。

    一开始或许是想找机会暗中偷袭,在见识过小巫的巫力刀刃,以及方天佑对付酒馆老板的手段后,这忍者心生胆怯,便要跃向屋顶,朝着远方逃遁,去向自己的主子报信。

    却不知道方天佑和小巫都已经感应到了他的存在。方天佑自不用说,神识强大,探测酒馆老板时也探测着酒馆周围的动静。

    小巫身具巫蛊之体,除了修炼巫门秘术外,还进行鬼修,可以说是集武功、巫术、魂力于一身,魂力也出奇地强大,感应异于常人。

    而且他看起来年轻,又身具樊长老的部分战斗经验和阅历,三人进入酒馆时,他就将寒铁针留在了酒馆外探测。

    自从神识强大后,又有了弯月吊坠,方天佑能够探测更宽的范围,还能更方便地发出神识刀芒,寒铁针的作用便渐渐减弱。因此在去港岛前,方天佑就将寒铁针送给了小巫。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小巫现在已经能够对寒铁针控制自如了。无论是控制飞行、控制袭击,还是附着魂力去探听消息,小巫都能够做得不比当时的方天佑差。

    刚才那忍者要逃遁时,正是小巫以寒铁针偷袭了他。使得这忍者身形刚跃起,便觉背后穴道一紧,身上失去了力道,跌落在了酒馆窗户边上。

    小巫赶出窗外,一把将那忍者提起,像对付藤原香奈一样,在他的眉心上一点,随即这忍者便乖乖听话起来。

    可惜的是,这家伙虽然身体不能动,嘴巴却是能动的。他竟然和酒馆老板一样也咬破了嘴中早就含着的毒囊。

    好在小巫审问及时,总算套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他和酒馆老板一样,并没有去过麻生家族的军工厂,只是在这里守护久了,隐隐从上司们交谈中推测出军工厂应该就在七里外那个矿石加工厂内。

    藤原香奈好歹也是拥有着先天中期战力的忍者,对付起酒馆中那些重伤的忍者倒也轻松。不一会儿就用忍者的手法,将他们全部杀死。

    小巫将外面的忍者也丢进了酒馆内,然后和方天佑一起放了几把火,将整个酒馆点燃后,朝着村东方向赶去。

    因为已经是半夜,不来酒馆的冈本村人基本上都睡了,所以方天佑一行三人走出两三里外后,冈本村的人才发现了酒馆的异样,开始呼喊着救火。

    方天佑三人一直朝着东方走了大约九里来路,果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以高大围墙围起来的工厂,里面还隐约传来机器的轰鸣声。

    三人来到一处高地,借着围墙内灯光,向工厂内张望,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地方,里面竟然真的是一些切割矿石,筛选矿石的机器,没有一点军工厂的样子。

    要说有什么特殊情况,也只有这工厂防守比一般工厂严密,除了在门口有持枪哨卡外,在工厂其他四个方向也布有哨卡。

    “难道那两人说的情况错误?”藤原香奈疑惑地道。

    “如果不是军工厂,只是一般的矿石加工厂,他们为什么要派出这么严密的防守呢?除了做为前哨的冈本村,还在这工厂门口以及四周布下了持枪哨卡。”小巫反驳道。

    方天佑一开始也觉得不解,后来以神识探测后,才终于知道了其中的奥秘,原来这里地面上确实是矿石加工机器,地底下面却别有洞天。

    “军工厂在地底了。厂里那幢最高的楼房内有一部电梯直达地底。”方天佑指着矿石加工厂中那幢六楼高楼说道。

    “什么,在地底下,难怪……”藤原香奈恍然大悟道。

    “那我们正好趁夜闯进去?”小巫目光一热,看向那高楼道。

    “这个要闯起来只怕没有这么简单。”藤原香奈却是有些忌惮地看向门口及四周的哨卡道,“除了这些持枪的哨兵,我想进入地底的那电梯口,以及到达军工厂核心区的通道上,肯定还有更多的或明或暗的机关暗哨。”

    “哦,你去过那里吗?”方天佑转头看向藤原香奈道。因为他发现藤原香奈说得一点没错,以他的神识探测,要进入地底军工厂的确要经过不少盘查。

    而且其中还有一扇巨大的合金铁门,连方天佑的神识都无法直接探透,只能从旁边的土石墙壁绕过合金铁门,才能探测到门内情况。要强行破开这不知名的合金门,肯定十分困难。

    “我是以‘伊贺武社’基地情况推测出来的。要进入‘伊贺武社’的忍者基地的大门,必须要过刷脸、刷指纹等多项检查,陌生人是不可能混进去的。”藤原香奈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