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八章 阴谋陷阱
    谷口小介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了号码,冲着电话里讲了一通什么鸟语。天野雄太则走到了方天佑两人对面的沙发前,冲两人礼貌地笑了笑后坐了下来。

    那性感女子则走到方天佑两人面前,要给两人泡茶。人还未靠近,一股淡雅的清香已经飘了过来,那是一种诱人的香水,混着这性感女子的体香,极具诱惑力。

    女子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藤原香奈,自小爱慕华夏文化,和天野雄太一见投缘,所以甘心做他的女人。

    藤原香奈很熟练地打开装着宇治玉露茶的茶筒,顿时一股清香扑面而来,闻起来果然是好茶。藤原香奈泡茶的手法也好,如行云流水,颇得岛国茶道的韵味。

    不久,四杯香茶便泡好,藤原香奈恭敬地先给方天佑两人各送上一杯,这才又给了天野雄太,以及刚好走了过来的谷口小介一杯。

    “两位,入乡随俗,这里没有华夏的名茶,能够品一品岛国的茶,想来也不错。”谷口小介抬了抬手中的茶杯,示意方天佑两人喝茶。

    方天佑和小巫端起茶杯,在鼻间闻了闻,不觉有异,这才举起茶杯喝茶。一杯茶刚入喉,小巫便觉有异,只觉脑袋晕沉沉地,身体也有种无力感。

    “你,你们……”方天佑猛然醒悟,本能地站起来,冲着谷口小介三人指了指,却又终于无力地瘫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酥筋软骨散的滋味不错吧。”藤原香奈扭一改刚才的恭敬态度,起身冷笑着看着方天佑两人道。

    “茶水中明明没有毒……”小巫不甘地说道,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浑身提不起力气,连抬手都困难。

    “茶水中当然没有毒,有毒的是我身上的体香,还有茶筒内的异香;单独闻其中一种香,根本不会有什么,但是两种香气混到一起的时候,就会产生软骨散功的奇效。”藤原香奈得意地说道。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方天佑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只怕你们。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偏要闯进来。不过你们放心,只要你们俩乖乖地招供,尤其是说出华夏核潜艇所在的位置,我们是不会为难你们俩的。”谷口小介阴狠地盯着方天佑两人道。

    “你,你们已经背叛了华夏!”方天佑惊骇地看向谷口小介道。

    “确切地说,背叛华夏的只有谷口小介一个,”藤原香奈指了指谷口小介道,“我和这位冒牌的天野雄太,纯粹是岛国人,配合他演戏而已。”

    “冒牌?”方天佑看了看对面的天野雄太道,“那真正的天野雄太呢!”

    “天野雄太冥顽不灵,不肯和岛国合作,已经被我杀了。为了引你们这些华夏特工们上钩,我找了个和天野雄太长相差不多的人,继续留在道田会,等待着你们!”谷口小介阴狠地道。

    “难怪天野雄太一直不说话,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天野雄太,而且他应该也不会华夏语吧!”方天佑若有所悟地道。

    “你很聪明。说吧,你在华夏那边是什么职务,这一次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来岛国的目的是什么?”藤原香奈伸出光洁的手臂,如蛇一般地吊缠在方天佑脖颈上,软声轻语地说道。那情态一点都不像是审问或逼供,倒像是在向情人撒娇。

    “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藤原香奈小姐,是岛国最强特工组织——‘靖国魂’的成员。擅长用毒和审讯。经过她审讯的人,还从来没有不招供的。我劝你还是乖乖招了,免受皮肉之苦。”谷口小介以讨好的语气看向藤原香奈道。

    “我们的目的是来救屠千秋的,现在看来他应该早就被你们杀了,说他逃到大坂,只是你们故意布下的陷阱吧。”方天佑说道。

    “屠千秋倒并没有死,只不过他们受到严密的监视,你们是不可能救得了他的。”谷口小介得意地道。

    “闭嘴!你话太多了。”藤原香奈似乎对谷口小介暴露屠千秋的讯息有所不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嗨,是我多嘴!”谷口小介当即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说道。

    “堂堂一个华夏特工,现在一副点头哈腰的奴才相,被一个岛国女人玩弄于股掌间,我要是你,根本没脸再活到这个世上。”方天佑鄙夷地看向谷口小介,冷声说道。

    “你,哼,等你受了藤原香奈小姐的审讯,你就会知道……”谷口小介狠毒地冲着方天佑冷喝道。

    只是他话未说完,猛然如活见鬼一般,难以置信地看向了眼前的一幕:方天佑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而藤原香奈却是酥软无力地斜靠在了沙发上。

    在方天佑喝骂谷口小介时,藤原香奈就猛然觉得不对,中了酥筋软骨散的人,怎么可能说话中气这么足。

    意识到不对的藤原香奈顿时大惊失色,全身一紧,勾往方天佑脖颈的右手就要扼住方天佑的喉咙,却猛然感到后背一麻,被方天佑的手指截中,然后身体再使不出半分力气来。

    藤原香奈终于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栽了跟头了。方天佑那只是原本是无力地挨着自己,这时却突然传来一股让她无可抵抗的内劲,迅速制住了她的穴道。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天野雄太”也看出了异样,正要开口大声呼叫,原本瘫坐着的小巫起身给了他一指。

    “天野雄太”随即发不出声音来,同时痛楚地以手捂住自己的喉咙,汨汨鲜血顺着他的流淌了下来。这是喉咙被小巫一指劲道点穿,已经是活不成了。

    看着小巫也像没事人一样站起了身体,还一指杀了“天野雄太”,藤原香奈眼中闪过一片绝望。

    “你,你们明明中了酥筋软骨散,怎么可能像没事人一样。” 谷口小介则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不可思议地看向方天佑两人道,他想向门外呼救,却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切,区区酥筋软骨散,怎么可能迷得倒我们。”小巫不屑地道,话语中充满着自信。伴随着说话间,他还将自己的天师气息释放了出来,走向了藤原香奈。

    藤原香奈感应到小巫的气息,眼神越发慌乱,却又极力的挤出一抹微笑,以尽量妩媚的语气说道:“你,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听你的,连人也可以是你的。”

    哪知小巫却像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冷峻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走到她身边伸手一指点在她的眉心上。

    藤原香奈的脸上露出极大的痛苦,转眼又变得一片迷茫,看向小巫的眼神渐渐恭敬起来。

    谷口小介也感应到了小巫身上流露出的强者威压,他知道小巫这应该是一位宗师境界高手,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机。就算门外的人都闯进来,也未必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又听藤原香奈竟然在小巫面前也只能靠出卖色相换取生路,谷口小介也心电急转地想着如何活下来。

    “屠千秋被关在了什么地方?”方天佑冷冷地看向谷口小介道,那凌厉的眼神,让谷口小介感到不寒而栗。

    屠千秋和方天佑很有渊缘,方天佑来岛国,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屠千秋。急着来道田会也是希望能够得到屠千秋的消息。

    方天佑此时既急着得到屠千秋的消息,又不耻于谷口小介的叛国行为,哪里还会有好心情对待谷口小介。

    “我,我说,只要你们答应不杀我,我,我就告诉你们。” 谷口小介慌乱地摆着双手,求饶道。

    “你没有资格谈条件!”方天佑还没有回话,小巫已经闪身来到了谷口小介面前,伸手朝着谷口小介额前也是一指。

    这一指看似与指向藤原香奈的无异,结果却大不相同。藤原香奈表情经过几次变化,谷口小介则是立马面如死灰,身形就要跌倒。

    小巫左手扯住谷口小介,右手在空中划着奇怪的符号,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右手食中指朝着谷口小介眉心上又是一指,一道淡淡地光影从谷口小介眉心扑出,闪入小巫眉心。

    小巫左手一松,谷口小介便“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已经是魂飞魄散,没有了生机。

    “怎么样?”方天佑淡定地看了看小巫道,似乎早知道小巫要做什么。

    “当然没问题了。我已经使用摄魂术,趁着谷口小介新死不久,搜索了他的魂力意识,获得不少情报,再加上藤原香奈已经暂时成了我的忠实仆人,综合两人的信息,应该够用了。”小巫微笑着道。

    原来小巫刚才指向藤原香奈的一指,是趁着藤原香奈正处在慌乱间,心智失守的绝佳机会,对她使用了巫门秘术——控魂术。

    控魂术与方天佑的傀儡术有些相似之处,都是在对方的魂力意识中打下了精神烙印,使对方服从自己。

    唯一不同的是,小巫这种控魂术不能长久。要想控制对方还得一直使用魂力来维持。不过至少短时间内,藤原香奈可以算是小巫的忠实奴仆,对他升不起一丝反抗意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