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四章 小菜一碟
    听了小向的话,旅游团的各位纷纷起身准备登机。方天佑这才注意到这个团队加上导游也只有十一个人,算是小型团队了。

    但从这些游客的穿着来看,家底应该都算殷实,难怪专门报名这样的购物团队了。穿得最普通随意的应该就是方天佑和小巫了。

    为了方便到岛国后的行动,两人尽量选择了大众化的服装,这就难免让汪承明这样以貌取人的人取笑为“土鳖”了。

    跌坐回沙发后,汪承明很快就从刚才的失态中恢复过来。他不是修炼者,所以并不了解小巫的可怕,只当是自己刚才走神了。

    见那个靓丽女子要自己提行礼,他连忙接了过来道:“有我这护法使者在,你只怕悠闲享受就是了。”

    对此,靓丽女子倒也没有拒绝,任由他提着行礼,汪承明见此,不但没有不耐烦,反而显出很高兴的样子。

    因为是一个团队的,在小向的指挥下,大家选择了同一个安检口进行安检。方天佑和小巫并没有什么行礼,所以并不急着进行安检,主动让其他的人先去。

    汪承明本想带着石兴蓉插队抢先过安检,石兴蓉却叫住了他。汪承明见石兴蓉不想插队,只好和她一起老实地排队。

    在他们俩前面的是一个老人和一位青年男子,那是一对父子俩。儿子带老子出来旅行的。老人家有六十来岁,精神还算矍铄,但毕竟年纪大了,手脚有点慢。

    过安检时,那青年男子一边要照顾老人,一边要放行礼进行安检,耽误了不少时间。

    汪承明不耐烦起来,对着那靓丽女子嘀咕道:“这是什么购物旅游团啊!有土鳖就算了,大不了没钱购物导游少赚点,还有老人!老人招呼起来多麻烦,万一有个什么老毛病犯了,还得拖累大家!”

    “人家旅行社都同意我爸报名,你在这里叽叽歪歪个什么劲啊。再说如果有什么事,我会一个人照顾好我爸,用不着你瞎操心。”前面的青年男子回头冲汪承明吼道。

    “你……”汪承明还想再说什么,看看对方壮实的肌肉,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大块头,又有点瘪了。

    “盛俊,人家说说而已,发什么脾气,快过安检吧,后面都等着呢。”那老人倒也大度,连忙劝导自己儿子道。那叫盛俊的年青人这才没有再理会汪承明了。

    “汪承明,这里不是汪家,你别老摆你汪家少爷的嘴脸好不好。”那靓丽女子不满地看向汪承明道。

    “是,我知道了,兴蓉,咱们快过安检吧。”汪承明陪笑着说道。

    “叫我全名,石兴蓉,先别急着显得这么亲热。”靓丽女子说道。

    ……

    进入机舱找到了自己位置后,方天佑和小巫便都开始闭目养神,暗中调息起来。昨天服下天灵丹后,又经过一个晚上的修炼调整。小巫的伤势已经基本上好了。巫力也恢复了八、九层。

    方天佑真元和神识本来也恢复得差不多了的。可是他又画了一张真火符以及几张别的符篆,又损耗了他三四层的真元和神识。

    考虑到进入岛国后,接下来面临的肯定是生死大战,因此方天佑两人不得不抓紧时间调整,能够恢复一分是一分。

    方天佑两人虽然想安静,但并不是其他人都像两人这样。这个机舱内大多数人都是去旅游购物放松的,心情难免有些激动。

    坐在方天佑两人前面的,刚好是汪承明和那个靓丽女子石兴蓉。汪承明嘴中一直说个不停,石兴蓉却是表现得有点敷衍。

    从两人的对话中,大家知道,石兴蓉因为是第一次去岛国,多少有些兴奋。汪承明则更是兴奋不已,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的女神石兴蓉一起出游。

    石兴蓉穿着时尚俏丽,秀发披肩,一件紧身的牛仔的,将整个身材勾勒的曲线分明,早已经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汪承明虽然样子也并不难看,但在石兴蓉面前就有点黯然失色了,甚至显得有点猥琐。

    更让人讨厌的是,为了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表现,这家伙仗着自己也算二线城市里的富二代,动不动拿自己家底说事,不停炫耀保证要带石兴蓉吃遍岛国美食,逛遍岛国的超级商场。

    不说别人,就连石兴蓉都有些不耐烦起来了。可是汪承明已经得到了她父母的许可,她虽然并不喜欢汪承明,也不得不暂时和他交往,因此石兴蓉只能容忍着。

    或许是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汪承明的嘴脸,石兴蓉朝座位后看了看,想找个人说说话,却发现方天佑两人都已经闭上了双眼。

    “别理他们,两个土鳖,一上来就睡,只怕是没有坐过飞机,开始晕机了。”汪承明察觉到石兴蓉的举动,鄙夷地看向方天佑两人道。声音却是很小,显然是对小巫有所顾忌了。

    只是声音再小,又怎么逃得过小巫的耳朵。小巫正要有所举动,方天佑连忙以意识传音劝导住了他。

    “汪承明,你别仗着家里有钱就老说人家土鳖什么的,能够报名参加这个购物旅游团的人,家底都不会差,只不过有些人不一定像你穿得这么张扬而已。”石兴蓉轻声说道,似乎怕吵到了方天佑两人睡觉。

    “爸,你怎么了,爸,哪里不舒服啊……乘务员、乘务员,有没有急救设备,快想办法救救我爸!”汪承明正要答话,他们的座位前面传来一阵焦急地呼喊。

    “怎么了,怎么了。”不少乘客当即焦急地朝这边张望。导游小向干脆解开了安全袋,直接跑了过来。附近的一位空姐也闻声赶了过来。

    “我爸突然感觉憋闷无力气,心跳时快时慢。”说话的却是盛俊,看样子是他老爸身体不舒服了。

    “啊,他平时是不是心脏不好,有没有高血压之类的病症啊?”小向急切地问道。

    “五年前得过应急性心脏梗塞,可是后来一直没犯过,半年前检查他都还好好的啊。”盛俊答道。

    “看样子,应该是应急性心脏梗塞犯了,有没有带药啊?”空姐问道。她受过一定的医疗培训,能够初步判断一些常见病症。

    “没,这么多年没犯,就一直没重视,本来想带的,上飞机前一忙就给忘了。哎,我真该死!”盛俊懊恼地道。

    “哪位乘客带得有应急性心脏梗塞的药啊?”空姐向机舱的乘客求救道。

    “我早说过,带什么老人家出来啊,真是个麻烦。”汪承明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道。气得盛俊差点就要扑过来打人,无奈一边要扶着自己的父亲,只好狠狠地瞪了汪承明一眼。

    小向也帮着空姐向乘客问了三遍,却没有人应答,显然没人带有这样的药。这倒也在情理之中,有应急性心脏梗塞的人,一般可不敢来坐飞机。

    “那,那怎么办?咱们能不能返航啊,看我爸这样子,只怕是很危险了。”盛俊焦急地道。

    “什么,就因为你爸一个人,就要耽误我们所有人的行程?”汪承明一听可不乐意了,“之前在登机时,是谁说不会拖累我们的。”

    “你就少说两句吧!”这一次盛俊还没有反应,石兴蓉先对汪承明吼了起来。她没有想到汪承明这样只顾自己,根本不顾别人感受,对他更加失望。

    “这个,我不能答复你。我会向机长反应的,只是,飞机已经起飞将近一个小时了,就算返航……”空姐的话欲言又止,很显然就是说就算返航只怕也已经来不及了。

    “我来试试吧,或许能够治好他。”方天佑虽然在休息调整,却并没有完全闭塞自己的感知,对于周围发生的一切,还是知道的。

    他以神识探测下,立马知道盛俊的父亲应该是心脏方面的问题,和丁燕菲的爷爷情况有些相似。

    “你,是医生?”小向疑惑地看向方天佑道。

    “不是,只是学过一些医术。”方天佑淡然道。

    “那你快试试吧。”盛俊此时已经是病急乱投医,哪里还顾得上审查方天佑有没有行医资格,医术行不行。

    方天佑见盛俊同意,这才解开安全带,走到了盛俊父亲身边。左手按住老人家的上腹处,右手食中二指在老人家胸口处屈指弹压,正是修仙界的心脏急救手法。

    上次他就是以这手法救活了丁燕菲的爷爷,而且当时他神识未成,真元微弱。现在已经是筑基后期,要进行心脑急救当然是小菜一碟了。

    石兴蓉见方天佑一副挺有把握的样子,不由地好奇地打量起他来。汪承明见了心中自然不爽了。

    “以为自己是谁啊,装腔作势,哗众取宠罢了,真有本事的话,会混成这样?”汪承明上下打量着方天佑的穿着,鄙夷地道。

    “汪承明,你这人嘴巴怎么这么损啊。你要是有本事,你去救救看。”石兴蓉不耐烦地反驳道。

    汪承明见石兴蓉为了一个外人数落自己,心中更加有气,嘴上不服地又说道:“我不是医生,所以有自知之明。不像他,装腔作势。如果他这样随便按按弹弹都能够救人的话,我从这飞机上跳下去。”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