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九章 京城又来人
    ,精彩无弹窗!

    暑假很快就过去。湖阳大学又到了开学季。可是方天佑却没有来报道。他仍然还在界限山,除了修炼就是炼制符篆法器。

    不得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确实是真理。一个多月的时间,通往界限山的简易公路已经修好了,大批的建筑材料日夜不停地开始朝着山上运去。

    界限山峰顶的最高阁楼以及三座品字型的附楼阁已经搭好了屋架,正在抓紧进行修缮。

    山水大阵所需要的符篆、法器方天佑已经炼制好了一小半,全部存放在储物戒指里面,只等楼阁修建好,打发工人们离山后,就可以一边开始布置阵法了。

    界限山山腰的一个山洞中,方天佑盘坐在地上,胸前浮着一块三指大小的血红色玉环。这是千年血玉打磨成的顶级玉环,从内到外都绽放着眩目的血红色光芒,里面还隐约有莫名的气体在流动,这是灵玉自身所含的灵性。

    方天佑双眼微闭,双手不停地在空中划动,看似杂乱无章,却蓄含着某种规律。随着他的手有规律划动,不时有一个个金色的符文浮现,被方天佑甩向空中的玉环,印刻在玉环上,闪烁几下后,与玉环中的其他符文相相响应融为一体。

    符文越来越多,玉环里面如云烟的灵气就像海洋般翻腾,璀璨的血红色光芒越来越盛,玉环也“嗡嗡嗡”的剧烈抖动,仿佛有了生命意识,要挣脱方天佑的束缚。

    “咄!”方天佑猛的睁开双眼,右手轻划,有滴鲜血滴在了那玉环上面。这是他的本命精血,要比一般修炼者的本命精血精纯不知多少倍。

    这一猛的打在千年血玉玉环上,玉环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符文一齐闪耀,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符阵在血玉中流转,给人一种神妙莫测之感。

    “终于又炼成了一个玉符法器。这样一来引灵阵的阵眼也已经炼制成功了。”方天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聚灵阵的核心法器和四个辅助法器,方天佑最高炼制成功,这段时间又先后炼制了大小近四十个玉符和法器。

    虽然一般人看来起枯燥乏味,但方天佑却觉得挺有成就感,毕竟山水大阵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近四成。

    方天佑正准备继续炼制接下来的法器时,突然有所感应一般地看向了山洞外面。有人靠近了山洞,虽然来人脚步很轻,看方天佑还是感应到了。

    自从峰顶开始搭楼阁,方天佑为了图清静就搬到了这个山洞里。整个山水大阵的规模布局,方天佑已经和百里不惑、小巫、陈宜帆三人讲得很清楚了。

    前期怎么去运作,他们有办法,用不着方天佑操心,因此,他才能够这么安心地在山洞中一边修炼,一边炼制法器。

    从来人的脚步声中,方天佑知道,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小巫。小巫经过这段时候的修炼,已经完全巩固了天师境界。

    方天佑还让他跑了套傣国和黑巫门,搬来了不少的药材和阵法材料。从傣国回来后,方天佑就让小巫当起了自己的护法,一直在山洞附近守着。今天小巫既然走到了洞口,说明肯定有事情发生,而且是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进来吧,小巫!”方天佑朝着洞口轻呼道。

    “是,少爷!”洞外,一个清脆的声音答道,随即一个全身黑衣,面目清秀的身影出现在了方天佑面前。

    这身影正是小巫,他如今已经习惯脱下面具。外人看来这分明是一个十八、九岁,面目清秀,但有些惨白的帅小伙,为了掩人耳目,现在不称方天佑主人,而改称少爷。。

    只有方天佑知道小巫的来历,原本是一个没有多少意识,被培养成了巫蛊之体的少年,被阴鬼夺舍,又吞噬了樊长老的部分意识。

    方天佑现在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巫确实地说,应该算是小巫,还是阴鬼、或是樊长老,或许三者皆有之,但是占主导地位的显然还是阴鬼的意识。

    “有什么事情吗?”方天佑直截了当地问道。

    “京城那边来人了,带头的叫安岩,还有一个女的,据说是你的姑姑,叫方冉。他们要见你,大家决定不了,所以让我来通知一下少爷,有没有空见他们。”小巫恭敬地道。

    “安岩?姑姑?”方天佑嘴中嘀咕着,“方冉姑姑过来,肯定是劝我回方家,只是安岩跑过来干什么?难道京城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没说来干什么,但是那个安岩似乎很急的样子。一联系上我们,就吵着要见少爷。”小巫说道。

    “走,去看看吧。”方天佑说着,起身走出了山洞。

    见面的地点就安排在冬江湖的湖心岛上。如今这里也被楚家豪给包了下来,相当于是方天佑的地盘了。在这里见面是安全又能保密的。

    “天佑,隐世内宗的人已经承认了当年的事件,你是受人陷害的。你可以和我们名正言顺地回京城了。”方冉一见方天佑,就很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来意。

    “京城,其实我几个月前就去过了。我还在京城军区特级医院见过你。”方天佑笑道。

    “你,原来上次救了干爹的真的是你?你爷爷早就怀疑你就是救了他的那个人了。”方冉惊喜地看向方天佑道。

    “没错,当时情况未明,我不敢暴露身份。而且现在最好也不要让人知道我就是救了爷爷的人。毕竟隐世内宗监查特使的死,与那个人有莫大关系。”方天佑说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好在这件事情干爹说,华夏高层已经推塞过去了,隐世内宗又暂时不可能再现世,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方冉说道。

    “我们不能盲目乐观。隐世内宗应该已经重新确立了监查特使。有监查特使在,华夏终归是要处在被监视之中。如果我们动静不大,隐世内宗或许还不会有什么反应;如果弄出对隐世内宗不利的大动静来,谁也不敢保证,隐世内宗会不会再次破例派人现世。”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嗯,你的分析,其实也是你爷爷心中的顾虑。不过,你回京城应该是明正言顺,天璇圣女特意过问了此事,知道了你是被冤枉的。”方冉说道。

    “京城,我迟早是要走上一趟的,不过现在真的有事要办,暂时脱不开身。爷爷如果想见我,一会我们视频聊聊吧。”方天佑答道。

    “那好吧,只要知道你不恨方家,干爹就放心了。他也知道你应该是有了自己的想法,想在湖阳等地慢慢培植自己的势力。不过,‘龙盾’的人,找你似乎有急事,说不定要找你回京城,我看那个安岩已经在那边等得不耐烦了,你去见他吧。”方冉指了指不远处的安岩说道。

    “知道他们急着找我是因为什么事情吗?”方天佑问道。

    “不知道,干爹或许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和我讲,只是让我转告你,一切最好听陈将军的安排。”方冉说道。

    “爷爷连姑姑你都不告诉,看来真是重大事件了。好吧,我这就去见安岩。”方天佑早知道安岩找自己肯定有事,不过方冉是自己姑姑。

    她过来肯定是代表爷爷的,因此方天佑才决定先见一见方冉,想从方冉这里先得到什么消息,好有所准备,没想到方冉也不知道安岩此行的目的。

    安岩见方天佑已经和方冉,朝着自己这边走来,早按捺不住,大踏步迎向了方天佑。

    “安队长好。”方天佑笑道。

    “原来你是方家的小少爷啊。真想不到,当年传闻中的纨绔会是这么一个有本事的人。要不是我在港岛见识过了你的手段。就算他们将这事说得再千真万确,我也不敢把你和方家的那位纨绔想到一块去。”安岩惊讶地打量着方天佑道。

    “吃一堑长一智,我这也是被隐世内宗打击,然后得遇高人,因祸得福,激发了自身的潜能,要不然,我肯定还是原来的纨绔。”方天佑说道。

    “你以前应该去过‘龙盾’基地吧?”安岩试探着问道,“陈将军暗示我,在港岛之前我们就见过面。”

    “呵呵,有些事情放在心里就行了。”方天佑猜到安岩肯定是猜测到了自己就是司游,不过既然陈浪平没有直接说出来,方天佑也只能说得模棱两可。

    “原来真的是你。我早应该猜到你们俩就是同一个人了。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从地底逃出来,而且修为竟然又有了进步,现在甚至已经超过我了。”安岩激动地拍了拍方天佑的肩膀。

    从方天佑的话中,他更加肯定了方天佑就是司游,而司游当年和‘龙盾’几人可是有良好交情的。安岩的法器,也是经过司游的改造才更加厉害。

    “你亲自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确定我的身份这么简单吧?”方天佑不愿意多在身份上缠结,连忙转移话题。

    果然,经方天佑这一提点,安岩马上想起了正事,脸色郑重地道,“我只是想确定你的身份,这一高兴,倒反而把正事给忘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