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五章 斗宗师
    “轰隆隆……”空中雷声轰鸣,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方天佑望着杨素婵的背影愣了一会。他没有想到这个杨素婵居然就这样被自己给打发走了。

    杨素婵虽然走了,但方天佑的身形却猛然崩直,似有所警惕一般地大踏步朝着校门外走去。出了校门,方天佑尽量选择偏僻小路,朝着冬江湖畔的方向赶去。

    此时,本已经是傍晚时分,行人渐渐稀少,加上立马要下雨来,这些偏僻小路更加没有行人,方天佑便趁着四下无人,极力地展开身法,朝前赶去,像是要甩开什么人,却又像是故意在引诱什么人。

    方天佑在冬江湖畔一片无人的林中空地中停了下来,蓦然转身面向来路,语气冷冰地道:“出来吧!跟了我这么久不累吗?”

    面前却是一片空荡荡,没有任何人影。如果有人在旁边,一定会以为方天佑是着了魔,对着空气说话。

    “你果然并不简单!”一道悠悠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古装戏中秀才装扮的男子,很突兀地现身在一棵小树的树冠之上。

    按常理计算,那棵小树柔弱的树冠是绝对不可能承受得了一个成年人的重量的,但这秀才装扮男子,却偏偏在树冠上站稳了身形,而且树冠仅仅只是被压得弯了一弯。

    “凌空虚步,这是一个宗师境界高手!”方天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警惕。他刚才已经感应到有人在暗中窥探,却没有想到这暗中窥探的竟然是一位宗师境界高手。

    当然,就算是宗师境界高手,方天佑现在手段诸多,倒也并不怎么害怕。重点是方天佑得先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彼此彼此,看来隐世内宗果然并不止派出杨素婵一个现世!”方天佑淡定地看向眼前的古装男子道。

    “素婵自从上次被乱了心境后,状态就让人堪忧,我又怎么会放心让她一个人出来呢。要不是我暗中跟着,只怕她要被你给耍了!”那古装男子说到杨素婵,眼中竟似充满了柔情。

    “哈哈,原来你只不过是偷偷出来做护花使者的。我看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杨素婵根本没有看上你吧。”方天佑故意套对方话道。

    “你懂什么,为了素婵,我别说一个私闯结界的罪名,就是死,我也愿意。”这男子说完,面色一寒,“既然让我碰到你,我正好为她除去你这块心结。我在内宗人称‘武秀才’,下地府记得报我名号,免得做个枉死鬼。”

    这自称“武秀才”的人话语刚落,右手一翻,顿时一团桌面大小的气浪,在天空凝结,朝着方天佑凌空砸下。

    “轰啪!”天空一声惊雷,方天佑刚才立身的地面,也是传来一道炸响,随即烟尘四起。武秀才却是目光一凝,他感应到自己刚才的一拍,看似气势十足,却是拍了个空。

    方天佑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地面,跃上了半空,以居高临下之势,朝着“武秀才”扑来。

    “武秀才”身为宗师境界强者,哪里会容许方天佑踩在自己头上,左掌一翻,又是一掌推出。这一次又刻意加重了力道,看似很轻松的一掌,却足可以掀起半个火车厢。

    方天佑身在空中,也是一拳挥出,一道“真灵拳印”撞击在“武秀才”掌力上,“砰”的一声泛起一道能量涟漪。

    方天佑却是借着对方掌力身形再次朝空中拔高。虽然是雷电交加,天气昏暗,但对方既然是宗师境界高手,交战起来动静肯定很大,为免惊世骇俗,方天佑决定将“武秀才”引到高空中再战。

    身形又一次拔高数十米后,渐渐力竭,方天佑便又召唤出了“飞仙葫”,脚踏“飞仙葫”继续拔高。

    “武秀才”其实也是一样思想,见方天佑腾空跃起,他也是双脚在树冠上一点,这一次却将小树冠踏断,然后身形朝空中窜起。

    当“武秀才”注意到方天佑脚下的“飞仙葫”时,眼中不免闪现一丝贪婪神采。

    “修为不高,这法器倒是不错。哼,等我杀了你,拿了法器,赶紧追上素婵去,免得误了结界闭合时间!”“武秀才”脑海飞快盘算着,脚下凌空虚蹬几步,身形加速窜起,快速朝上方的方天佑赶去。

    直到四五百米高空,方天佑才停下了身形。“武秀才”便“倏”地窜上了与方天佑等高的位置。

    “怎么,不逃了?飞不了再高的高空了吧。”“武秀才”讽刺着笑道,在他的认知里,像方天佑这样未达宗师的人,就算凭借着法器,也是飞不了多高的,尤其飞行法器对于内力、法力的消耗极大。

    “在这里,足够斩杀你,而不引起大动静了!”方天佑却是轻笑道。

    “狂妄,受死吧!”“武秀才”不知道方天佑哪里来的自信,却也管不了那么多,已经不想再和他多耗下去了,轻喝声中,一掌推出。

    “雕虫小计!”方天佑这一次却不像刚才一样用巧劲,而是全力释放出“真灵拳印”迎向“武秀才”的掌劲。

    这次的“真灵拳印”比之在港岛又强大了数筹,对上“武秀才”这位宗师的拳劲,竟然也打得个旗鼓相当。

    “果然有些门道!”“武秀才”见自己的掌劲奈何不了方天佑,嘴角不由一抽,右手一伸,四周无尽的云气快速地聚拢,形成一团房屋大小的乌云。

    乌云翻卷着,如同龙卷风一般缠绕在“武秀才”手臂上,另一端仿佛巨大的钻头飞速旋转,那架势,就是一辆战车,它也能够绞灭。

    “再接我一招!”“武秀才”眼中闪烁过一缕杀机,轻喝着挥手打出了手中的气钻!

    “轰!”气钻带着破空之声,撞向了方天佑。

    方天佑也是神色一凝,手中“真灵拳印”也是全力出击。僵持两秒后,“真灵拳印”便即被绞碎,气劲钻头却又接着撞向方天佑。

    好在这时气钻也已经力竭,被方天佑一式“擒龙手”就击碎开去,没有伤到方天佑。方天佑击破武秀才的气钻,却并没有感到高兴。

    因为武秀才似乎早知道刚才的气钻击不倒方天佑。在气钻刚甩出之时,武秀才便双手袖袍鼓动,聚起了更多的云气,如浩荡的龙卷风,狂卷而至。

    此时,暴雨已经开始落下,武秀才宛如一尊魔神般傲立在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交加的虚空。

    方天佑刚破掉气钻,武秀才便双手上下翻腾,带动着两道云气长龙互相交叉纠缠,形成一个更加巨大的钻头。而钻头的中心,就是方天佑。

    面对这翻天覆地,带起滔天风暴的云气长龙,方天佑也不敢大意,双手连翻,全力运转真元和神识,凝结出最强的拳印。

    “去……”武秀才终究是先一步蓄势,巨大的气钻携带着破空之声,朝着方天佑绞来,瞬间将方天佑淹没。

    “我挡!”眼见气钻绞来,方天佑双手一推,双手合并使出的“真灵拳印”便也轰然脱手而出,撞上了武秀才的气钻。

    “轰隆隆……”天空中爆发出两声巨响,虽然被雷暴雨所掩盖,仍然有不少修炼者听出了异样动静。

    小龙、陈宜帆等离交战中心近,立马感应到了不对,从小院中冲了出来,朝着这边赶来。

    天空中,拳印和电钻交击后,僵持不过半息,便爆炸开来,方天佑被气浪炸飞。

    他的“真灵拳印”虽然已经极为强大,但他毕竟还只是筑基境界,况且方天佑现在神识是强大了,但论真元的磅礴却还比不上宗师,因此刚才这一交手,是方天佑输了。

    武秀才感应到自己的气钻绞到了方天佑。可是他还没来得急高兴,又猛然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危机感,心念一动,连忙闪身避开,却已经迟了,一道无形的力量打在了他的身上。

    武秀才全身如遭电击,意识一阵模糊,手中动作不由一缓。等他清醒过来时,却发现头顶上有一道雷电朝着自己劈来。

    天上本就是处在雷鸣暴雨中,这一道雷电却不偏不倚正好轰向武秀才。武秀才当然明白了这道雷电的古怪,因为这天雷的另一端分明在方天佑手中,可是就算武秀才明白这是方天佑释放出来的天雷,也已经来不及躲闪。

    “轰隆……”天雷杖打出的手臂粗细的天雷轰中武秀才头顶,便真如五雷轰顶一般,将武秀才震得全身内力都无法凝聚。

    “啊……”武秀才连受两击,身形立时不稳,摇晃着朝下跌落。方天佑控制着飞仙葫闪身赶了上来,左右手各是一记“擒龙手”扣住了武秀才的手腕命脉,同时全力地施展起了自创的“吸星秘法”。

    武秀才顿时感觉自己的全身内力如同长河决堤一般,向着方天佑身上泄去。他想挣扎,却一时连内力都无法凝聚,哪里能够挣脱。

    只好任由自己的内力被方天佑吸去,心中大骇,却又没有丝毫办法。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