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三章 隐世内宗再现
    方天佑的小院内,小龙很自觉得地将大厅正中的位置让给了小巫。这是小屋中天地灵气最浓郁,最方便吸引的位置。

    方天佑不在,这里本是小龙长期修炼的地方,现在小巫刚刚突破天师境界,小龙知道他更加需要天地灵气来巩固境界,因此主动将位置让给了小巫。

    看着突破到天师境界的小巫,方天佑也很高兴。自己这一方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宗师级战力了,这样应对起许多事情来,又多了一重手段和保障。

    不过小巫仅仅在小院中呆了一天,方天佑就把他打发到界限山上去修炼了。

    一来是小院毕竟处在居住区,小巫现在是天师境界,稍微没控制好自己的力量,弄出点动静来,那都要引起很大的震动。

    二来,界限山上还有一株九香食虫草,等着人照看呢。小巫到这里修炼正好一举两得,既可以心无旁骛地在这清静之地修炼,又可以守护九香食虫草。

    霍植彰派来的两位擅长公关和投资的精英人物,也很快来到湖阳。方天佑与两人交流了一阵,对两人都还满意,又叫来了楚家豪,介绍给两人认识。

    楚家豪是本地人,又做了不少前期工作,对于界限山的收购基本情况,方天佑现在手头掌握的资源等情况最了解,有他帮助余景胜两人,将会使两人如虎添翼。

    一切前期准备工作都按方天佑之前交待的,在慢慢开展。现在方天佑唯一不确定,还在等待的,就是关于隐世内宗的消息了。

    山水大阵核心什么时候动工,一旦动工,要完成到哪一步,这些都只有等隐世内宗有了确切的消息后,方天佑才能决定。

    一个星期过去了,收购界限山的事情已经基本上敲订。方天佑一方承诺按每年给湖阳市和湖阴市各一百万华夏币的价值对界限山进行承包,承包期为五十年。

    这其实是一个双赢的结果。界限山地处偏僻,根本不适合开发,方天佑不用,也只能荒废在那里。

    就算勉强开发,又要担心破坏生态,而方天佑只为修炼,又不会破坏生态,还能给两市每年带来一百万的纯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湖阳、湖阴两市其实也知道自己占了大便宜,又主动将界限山十里范围内的山区,以及一里内的水域设为封禁区。不许人随意踏入。

    购买的事情敲订后,方天佑就开始让楚家豪组织湖阳路建公司和君达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着手开路,准备进山挖筑台阶,搭建几座阁楼,凉亭等建筑。

    凡涉及道路的开挖,都得是按照百里不惑、常春真人三人,现在又加上陈宜帆四人合计,划出来的线路图进行,不能破坏风水、地脉。,

    这一个星期里,方天佑又多次联系了西门猎。西门猎却是十分惭愧,一个星期来,没有探查到一点隐世内宗的消息。

    方天佑决定不再死等了,界限山一边开工,一边等待消息,反正核心阵法还没有布置前,外人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在界限山做什么。

    方天佑自己当然也没有闲着,已经开始着手炼制法器、刻画玉符。以山水为阵,这是一个不小的法阵。

    要建立这样一座山水大阵,真可谓千头万绪,要炼制诸多的小型法器,还有不少的玉符

    ,然后再依山势地形布阵,就算现在有小巫等人,但关键性的法器、阵眼,方天佑只有自己亲自动手。

    这一天,方天佑正在刻画一块玉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段时间因为事情多,方天佑是经常开着手机,方便联系的。

    接通电话,却发现居然是陈浪平打来的。

    “方天佑,你听好。隐世内宗真的提前现世了。”陈浪平语气有些急促地道。

    “什么,这次出来了多少人?什么实力?”方天佑连忙问道。

    “目前我只见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两年多,将袭击了你,还打伤了你爷爷的天璇圣女杨素婵!”陈浪平说道。

    “杨素婵!”方天佑语气瞬间一寒。他从记忆中知道,当年的事情虽然说是慕容青云、滕达康等人设计好的圈套,可是杨素婵却是充当了第一打手。

    没有她的推波助澜,慕容青云几人绝难逼迫到方家,更别说杨素婵还亲自出手打伤了爷爷方连城,将方天佑也打成了傻子。

    杨素婵可以说是那一次事件中的罪魁祸首,是方天佑要对付的第一个隐世内宗的人。

    陈浪平听出了方天佑语气中的愤怒,赶忙劝导道:“你先别激动,一定要隐忍,咱们现在还不宜和隐世内宗翻脸。我知道你现在的修为大涨,可是也远没有达到与隐世内宗抗衡的程度。除非哪天,你能够打败静空禅师,或许才有一线希望!”

    “静空禅师吗?”方天佑惊讶地道,“你放心,我知道轻重的,只要她不来惹我,我暂时不主动找她就是了。”

    “我猜想,她应该会来找你。”陈浪平却很有把握地说道。

    “哦,她还认识我吗?哼,难道还想来给我补上一指?”方天佑冷声说道。

    “你先听我说完。她应该是昨晚到的京城,今天一大早就找上了我……”陈浪平讲起了今天与杨素婵见面的过程。

    杨素婵主要是质问陈浪平,他们的监查特使虚才道士的死因。陈浪平拿出当时的一些资料,证明虚才道士死于古墓塌方。

    隐世内宗怀疑华夏军方是故意害死。陈浪平则表示,隐世内宗的监查特使身份一向保密的,华夏也是听杨素婵找来,才知道虚才道士是监查特使,根本不存在特意害死之说。

    杨素婵无可辩驳,只好将责任又转移到“司游”身上,还要了关于“司游”的一些身份资料,幸好陈浪平早有准备,而且“司游”出现的时间很短,又与虚才道人同样身死,已经是死无对证了。

    不出陈浪平所料的是,隐世内宗早就知道了古墓的事情,追究完监查特使的事情后,马上盘问起了古墓中的收获。

    陈浪平只好装作很肉疼将抱朴子原稿竹简,和两瓶从古墓中拿出来的丹药,交给了杨素婵。杨素婵一一检验后,还算满意。

    最后,杨素婵竟然又问起了方家当年的事情。陈浪平直接埋怨当年的事情隐世内宗不应该胡乱插手,现在华夏官方已经查明了真相,方天佑根本就是被人陷害的!

    “杨素婵听了我的讲述后,连说了三声‘原来真的是这样,真的是有人利用了我……’,看样子,应该是有人给她分析过当年的事情,或许就是上次和她一起现世的那个经验老道的长者。”陈浪平说道。

    “听你口气,上次现世隐世内宗不只她一个人,一共派出了多少人?”方天佑连忙问道。

    “那一次与我们交易的一共有三人,除了杨素婵,还有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小青年。杨素婵称老妇人为佘老,佘老处事老道,杨素婵则号称圣女,身份高贵,只有一个小青年应该是跟班挑夫之类的身份。

    除了与我们交易的这三人,据说还有两个人去了港岛。这一点你应该在港岛之行听说过了。”陈浪平说道。

    “也就是说,至少出来了五个人?”方天佑思索着道。

    “没错,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他们每次现世,一般就是三到五个人。我们怀疑与隐世内宗的出口有关,一次只能出得了这么多人。”陈浪平又道。

    “是这样嘛……除了这些,杨素婵还问了些什么,有什么举动?”方天佑问道。

    “为了不引起怀疑,我没敢派人跟踪她。不过从京城的监控及‘龙盾’的信息布控网络上,我们知道他曾经去找过慕容青山,去过滕家,甚至还去过方家门口,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走进去。”陈浪平说道。

    “她如果去方家,爷爷肯定要再次和她冲突了。”方天佑也暗自庆幸,爷爷现在还不过是先天后期吧,如果打起来,或许不是这个杨素婵的对手。

    如果让爷爷发现了她,以爷爷的性格,就是拼了老命,也会让这个女人付出代价的,不知道杨素婵是不是也了解这一点,所以没有去方家找麻烦了。

    “我猜想,她或许会来找你?所以特意给你打个电话。”陈浪平特意叮嘱道。

    “找我?案件不是很清楚了吗?她来找我干嘛,难道这么好,来向我道歉?”方天佑冷笑道。

    “这是我的猜想,我感觉杨素婵好像是对当年的事情有些愧疚,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原因。”陈浪平说道。

    “行,我知道了。我会见机行事。”方天佑答道。

    陈浪平再次叮嘱方天佑要隐忍。方天佑满口答应,又告诉了陈浪平,自己打算买下湖阴市和湖阳市的界限山,作为修炼的道场。

    陈浪平笑称方天佑现在是土豪,想怎么买随便,如果正府或军方层面碰到什么阻碍,尽管找他。

    方天佑要的就是陈浪平这句话,这样一来,方天佑就不怕白道上的压力了,至于黑道上,他就更加没有什么顾忌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