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一章 西门猎的消息(元宵节快乐)
    土地租借不是小事,但如果一把手能够支持,那就会顺利很多了。湖阳市的一把手,不用说,当然就是市委书记,欧阳尚了。

    不久,彭怀安调息结束,从房中走了出来。

    众人一看他的精神气质果然与之前不同,看那脸色,竟然像是年轻了十几岁,都暗暗替他感到高兴。

    “感觉怎么样啊,老彭!”欧阳明笑着问道。

    “那还用说,感觉又恢复了年轻时的劲头!”彭怀安挥了挥拳头,又爽朗的大笑几声,确实十分高兴。众人也都为他感到高兴。

    “好,好,突破就好。你可真让我们担心死了。一把老骨头了,真不知道你还拼个什么劲!”一位姓蒋的老爷子笑着骂道。

    “老蒋,这就是你不对了。做人嘛,总得有点追求。我这人又不打牌,又不喜欢交际,退下来后,总得干点什么吧。我本就是一个武痴,年轻时没机会好好炼,现在退下来正好抓紧时间练练嘛。”彭怀安却笑道。

    “你们壮年的时候,战火纷飞,社会动荡,你们将自己的大好光阴,都奉献给了国家,哪里有时间修炼。是国家亏欠了你们,耽误了你们的修炼啊。”方天佑说道。

    “也没什么亏不亏欠的。没大家哪有小家,我们保家卫国是为了民族,也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自己的子孙后代。再说我们现在享受到的荣誉和待遇也挺不错了。”彭怀安感叹着说道。

    其他四位老人当中,三位老爷子是军旅出身,沈雨露是军嫂,也曾随过军。因此四人都保持着军队优良的传统,和乐观精神,纷纷乐观地点头附和,表示赞叹彭怀安的话。

    “我这么执着要突破先天,其实也是想将我们这彭氏功法传下去,只有我以身作则,创造这样高龄还能突破先天的奇迹,后世子孙才会相信我们改良手彭氏功法的强大。”彭怀安又坦诚地说道。

    “说到底,你啊,还是像年轻时候一样,敢闯敢拼。”沈雨露打趣道。

    众人渐渐扯些闲话,姚静初便有意无意地提到了方天佑想包下湖阳市和湖阴市交界的界限山,用作修炼的道场。

    “你要开辟道场?”彭怀安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又释然地点了点头,“也是,以你的能耐,如果单以修炼者的身份,的确是可以开辟道场了。”

    “那是,我虽然算不上武者,可是听说你比老彭还厉害,那足以说明你的强大了,国家就应该支持你这样的人,有个道场,还可以开馆授徒。”那蒋生老者说道。

    他会一些拳脚,却连炼体境界都不能算。虽然不明白方天佑所谓的开道场是要做什么,也表示极力的支持。

    “你为什么选择界限山,你如果拿下了界限山后,要做什么?要开山凿洞府吗?”沈雨露却是耐心地问道。

    “选择界限山,一是因为那里风水不错;二是那里够偏僻,而修炼就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我要是买下或是承包下了界限山,也不会做过多的改造,在山顶和山腰各搭几个凉亭之类的休息之地就行了。”方天佑说道。

    “天佑现在手头并不缺钱,所以界限山是卖或是承包,方天佑都会出丰厚的价格。湖阳市这边还好,我和姨夫楚家豪都有些熟人,就不知道湖阴市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姚静初故作为难地道。

    “这还不简单,有你外公在,动用军方的关系,还有谁敢不答应给你啊。”另一个老军人开玩笑地道。

    “天佑就是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想尽量低调地进行承包就行了。”姚静初道。

    “要买下界限山是不可能,要承包还是比较现实的。湖阳市这边应该没有问题,我回头和欧阳明说一声,问题不大。

    至于湖阴市,你们也放心,他们新来的沈市长,就相当于我半个儿子一样。他父母死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场动荡,后来一直寄养在我家中呢。

    你们如果真像这样只是作为修炼用途,又不破坏生态,还能白给两市增加收入,我想他们两人都会同意的。”沈雨露笑道。

    “真的嘛,那就太谢谢沈奶奶了。”姚静初连忙握着沈雨露的手道。

    “那就多谢老人家了。”方天佑也道。如果能够通过沈雨露打通湖阳欧阳书记和湖阴沈市长的关系,那要承包起来就更加顺利,也用不着再去麻烦陈浪平了。

    “不用谢,你上次给我们这些老同志服用灵药水,可是让大家减缓了不少痛楚,我这就当是替大家还你一次人情吧。”沈雨露笑道。

    方天佑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军方疗养院之行,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各种反馈信息渐渐开始回拢。

    首先是楚家豪方面与湖阳市主要领导见了面,承包方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就是看价钱,还有得走一走程度上的东西了。

    湖阴市那边**帮暂时还没有什么积极进展,主要是新来的市长对地下势力极为反感,并不怎么买**帮的账。

    丐帮帮主西门猎第二天就赶到了湖阳,却带来了一个让方天佑有些意外的消息,隐世门派很可能已经再次派人现世了!

    “什么,你说隐世内宗真的提前现世!这一次来了多少人?现在在哪?”方天佑惊讶地道。

    “我们还不敢最终确认,只能说是疑似隐世内宗人物,目前只发现一人,是一个蒙着纱巾的妙年女子。当时我们的人在赤霞寨附近见到女子现身。

    从穿着举止判断,这人不像哪个隐世外宗的人,但修为却极为了得,连颜筱霞都不是她的对手。”西门猎道。

    “赤霞寨颜筱霞?”方天佑思索着道,那个女人方天佑曾经与之交过手,不过是先天后期高手,就算那神秘女子能够打败她,也没什么骄傲的。现在的方天佑要打败颜筱霞,也不是什么难事。

    “为什么怀疑她是隐世内宗的人?”方天佑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这神秘女子打败颜筱霞后,又拿出了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颜筱霞的表情便由愤怒转为了惊喜,随后更是跪谢着接过了令牌。

    据闻颜筱霞得到令牌后,在赤霞寨那是神气活现,就连她们寨主也要让她三分了,综合各方面情况,我们怀疑那神秘女子送出的,就是监查特使令!”西门猎说道。

    “那位神秘女子送出令牌后,又去了哪里呢?”方天佑又问道。监查特使方天佑并不怕,他担心的是还有什么人与神秘女子一起现世。

    “这神秘女子行踪诡异,送出令牌后,丐帮弟子就跟丢了,”西门猎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我们已经四下布了眼线,只要她公开现身,保证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好,针对隐世内宗的事情,一定要秘密进行,否则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我出保不了你。”方天佑郑重地说道。

    “你放心,我对手下都有交待,咱们是接了一笔买卖,打探古老门派的消息,绝对没提什么内宗。”西门猎答道。

    西门猎走后,小巫和陈宜帆都赶到了湖阳。小巫让两人暂时都住在了小院中,亲自指点了一下两人的修炼。

    如今隐世内宗现世,方天佑急需一位天师高手来坐镇。陈宜帆因为被使用了傀儡符,魂力受到损伤的缘故,修炼也受到了影响。

    虽然有之前毒瘴谷的奇遇,以前方天佑丹药的支持,但突破到天师境界的进展却比预想中的要慢。

    倒是小巫,已经触碰到了突破的边缘。方天佑决定当天晚上,给他的压力,看看能不能促使他突破。

    小巫身具巫蛊之体,在巫神庙吞噬了不少药液能量,得到巫神献祝,又得到了樊长老的部分修炼经验。

    按理来说,樊长老可是真切的天师高手,甚至是接近半步天人境的高手,他的经验足以指导小巫突破才对。

    因此,方天佑认为小巫到现在还不突破的原因,很可能是实战还太少,无法将樊长老的修炼经验和自己的感悟,融会贯通。

    晚上,方天佑将小巫和陈宜帆,还有非要跟来的小龙,一起带到了冬江湖畔一段僻静处。

    “今天,我要你们两人一龙玩个游戏。一会你们三个一起潜入水中交战,可以使用巫力、法力,但都不能用道法和巫术。而且是由小巫一人单挑小龙和陈宜帆两人。”方天佑说道。

    小巫、小龙都是好战分子,听说有架打,又是奇特的水中交战,都是兴奋地答应,陈宜帆自然是听从方天佑的话了。

    “扑通,扑通!”三人一兽先后下水,趁着夜幕快速朝着湖中央游去。方天佑边游边展开神识探查,来到一处百米多深的区域时,方天佑才让大家一起潜入水中。

    三人一兽顶住水压,踏到湖底时,对战随即开始。小龙最是兴奋,他是龙体,在水中本就如鱼得水,刚一踏到湖底,就迅疾地朝着小巫扑了过去。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