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零章 彭怀安的瓶颈
    冬江湖畔的军方疗养院中,彭怀安正盘膝坐在自己的床塌之上。此时的他已经是满身大汗,却是骑虎难下。

    昨天上午开始调息做准备,下午开始到现在,彭怀安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冲击过几次了。可就是没能捅破那一层身体的桎梏。

    彭怀安感觉到自己内力似乎还不够,如果内力再多一层,绝对能够一举突破先天。问题是,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他知道自己的经脉内,无法再容纳更多的内力。

    这就是彭怀安最矛盾的地方,也是他突破先天最大的障碍,或许也是像他这样大年纪的人,难以再突破先天的最大原因所在。毕竟年老气血衰歇,各方面基能都不如年轻时了。

    彭怀安并不想认输,好不容易在方天佑帮助下,服用淬体丹淬炼了身体,彭氏功法又得到了改良,这段时间又做了充足准备,如果他再突破不了先天,只怕今生都是无望了。

    因此,虽然彭怀安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一直没有放弃。失败一次,他又调息休整一会,然后再一次冲击。

    房间外,小院中,除了警卫小王,还有三个老头,一个老太太坐在院中石凳上,不时朝着房中张望。

    “几个老首长,你们也是一大把年纪了,别在这累着了身子,咱们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一有消息,我马上让人通知你们。”小王正耐心地劝导着几位老人。

    “没事,想当年,咱们打伏击,趴在山沟里一趴就是五六个钟头不许动弹,咱都没点事。现在就坐这等会,能有什么事?”一个老头蛮不在乎地道。

    “就是,小王,你这么急着赶咱们走,是不是嫌咱们在这里碍事啊?”另一个却是干脆假装和小王急了眼。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的欧阳首长啊。我怎么会嫌你们碍事呢……得,行,行,咱们都一起等着,我想彭将军也快要出来了。”小王无奈,只好让步。

    这几位都是彭将军的老伙计、老战友,他一个小小警卫能把他们这几个老资格、老革命咋滴?

    上一次来这座军方疗养院,方天佑还没有过多关注,这一次和姚静初再来,才注意到这个地方的位置确实不错。

    疗养院中的一些布局也挺讲究,应该也是有道门人物依照了一些风水的原理设计建造。

    姚静初却是关心着外公的事情,见方天佑东瞄西看的,连忙催促他快点。方天佑这才收起目光,和姚静初快步走向彭怀安的小院。

    “爷爷、奶奶们,你们好……王叔叔,我外公怎么样了?”姚静初当先走进小院,见到在场的老人家和警卫小王,连忙一边打招呼,一边焦急询问。

    “昨天上午关屋内,现在还没出来呢,我透着玻璃看了看,盘坐着,有时翻手指脚的,我又不懂,所以请你来看看。”小王连忙说道。

    “他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平时吹吹牛倒也摆了,关键时候一点也帮不上忙,静初啊,只有你懂你们的彭氏功法,你给看看吧。”那位老奶奶说道。

    “最好是把之前帮你爷爷治过伤的那个小伙子给请来,说不定就能帮你爷爷冲过这一关了。”老奶奶旁边的一位老爷子也提醒道。

    “欧阳爷爷、沈奶奶,你们别急,我已经把人给请来了。你们几位就安心坐着等好消息吧。”姚静初劝导下几位,又示意方天佑快去看看外公。

    方天佑闻言,当即朝着彭怀安的房间走去。他其实早在外面就以神识探测进来,大体知道了彭怀安的问题所在。

    最主要的问题其实还是彭怀安的身体问题。虽然旧疾已经除,方天佑也帮他进行过了淬体,但彭怀安毕竟是不年轻了,就算淬体,也不可能达到年轻人的那种程度。

    器官的衰竭,骨骼的老化,血气的不足,都是难免的。肌肉、经脉虽然远胜一般同龄人,但终究是比不过别的年轻的后天末期武者。

    彭怀安现在经脉中蓄藏的内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可即便如此,这些内力离冲击先天,还差那么一线距离。

    “真是个倔强的老头,也好,我就帮帮你吧。”方天佑暗暗佩服彭怀安对于武道的执着,如果是换了别人早放弃了,或者那么大年纪了,根本就不会再折腾修炼了。

    方天佑推门走了进去,反手又将门给带了起来。小王见过方天佑,知道方天佑就是数个月前来看过首长,被首长一直称赞的高人,所以没有阻止方天佑。

    姚静初也是根本就没有跟过来,有方天佑出手,她放心地狠,在外面和那几个老头老太们聊起了天来。

    “静初啊,刚才那个难道就是之前给你爷爷治过伤的那位方先生?”一个老人家疑惑地问道。

    “对,就是他。我上次还见过他呢。”姚静初还没有回话,警卫小王就抢着回答道。

    “哎哟,要真是他,你们可得替我们好好谢谢他啊。他不但给老彭看病,还给我们留了一些灵药汁,减缓了我们不少的病痛呢?”一位老爷子高兴地说道。

    “我这风湿病一会也让他给看看,虽然好了一些,但要是能断根就更好了。”一旁的欧阳爷爷则是嘀咕着道。

    “放心吧,张爷爷、欧阳爷爷,一会有空的话,我让天佑帮你们看看。”姚静初笑着道。

    “天佑?看你叫的这亲热劲,敢情两人关系不错啊?静初啊,你倒也是老大不小了,早就应该找个好人家了,这个小伙子,我看就不错,你可得抓住喽!”那位沈奶奶则是看出了点什么,笑着说道。

    “沈奶奶,瞧您说的,好像我要嫁不出去似的。”姚静初撒娇着说道。

    却说方天佑来到彭怀安床塌,凝神观望一阵,然后运转真元,双手一伸,左手食指直指彭怀安胸前,右手食指戳向彭怀安后背。

    彭怀安顿时觉得自己前胸和后背各增加了一台码达一般,将自己的内力推送着加速前进。彭怀安知道有人来相助自己,心中一喜,连忙加紧运转功法。

    虽然内力没有增加,但运转速度渐渐加快,冲击力也越来越大,一些细微的经络、偏门的窍穴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被开辟了出来。

    一个周天之后,内力的运转越来越畅,对于身体桎梏的冲击也是越来越猛。彭怀安更加信心满满,卯足了劲开始全力冲击。

    方天佑本可以直接以真元帮彭怀安冲击,不过,那样突破后的效果就会差上一些。而且彭怀安肯定会觉得没有成就感,所以方天佑只是帮忙催动内力,却仍由彭怀安自己去冲击。

    两个周天,三个周天……

    一直到九个周天之时,彭怀安终于“听到”体内传来“嗡”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全身一松,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感随即升起,让他几乎要仰天长啸,最后想到这里是疗养院,这才忍了下来。

    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方天佑,彭怀安却像是根本没有什么惊讶一般,只是摇头叹息道:“我就知道是你在帮忙了。哎,老了,不中用了。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我自己一定能行!”

    嘴中虽是如此说,但面上的神情却也颇有几分自傲。毕竟他现在也是先天高手了,而且是多年修炼不得其法,半年前才有机会纠正功法,他用几个月时间就突破到了先天。

    “您这是老当益壮呢。你再运行几个周天,先将境界稍微稳固一下,我们再详谈。”方天佑收回双手,又连忙提醒彭怀安道。

    彭怀安闻言终于又闭上眼,开始独自修炼起来。方天佑则转身出了房间。

    “怎么样?”姚静初等人都关心地问道。

    “已经成功突破了,再调息一下就可以出来见大家了。”方天佑笑道。

    “真的!那可太好了!”小院中众人一听,都是齐声叫好。尤其欧阳老爷子几人,更是将方天佑夸捧成神人一般。

    姚静初当然明白欧阳爷爷的意思,便硬着头皮要方天佑给帮忙治治欧阳老爷子的风湿病。

    方天佑倒也干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利用银针之术,以真元帮他除去了双脚膝光节上的湿气,果然顿时就好了大半。

    方天佑又告诉了他配合着吃一些药剂,平时注意热敷,就不会再犯风湿了。欧阳老爷子当然是高兴异常。交谈中,方天佑才知道这欧阳老爷子叫欧阳明,和沈奶奶沈雨露是老两口。

    “就是欧阳晶晶的爷爷和奶奶,当初在古玩街上的那一份‘太上五斗经’文,我外公就是买了送给沈奶奶的。”姚静初又提醒道。

    “哦,原来上次转让经卷给我的,也是你这小伙子啊。唔,小伙子人真不错,难怪我们静初那么多人看不上,却会对你看上眼呢。”沈雨露闻言,更是对方天佑赞不绝口。

    “没什么,老人家是真爱经卷,转让给您那是应该的。”方天佑连忙谦虚地说道,心里却在想,这老两口,原来是湖阳市欧阳书记的父母,看来姚静初让我帮他治病,也是在帮我建立关系罗。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