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五章 天师不可辱
    “那什么狗屁郑少出了多少钱包的场子,我出他双倍的价钱,你可以让他滚蛋了!”方天佑却冷然说道。

    “什么,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郑氏集团的厉害吧?我劝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还有,这位郑少最是好色,你女朋友这么漂亮,万一被郑少看到,说不定就要想法子抢了去呢。”那工作人员嘲弄着道。

    “这不用你管,你把我的话带给你们管事的,还有那位郑少就行了。”方天佑却丝毫不为所动。

    “哎,你这人,真不识好歹!”工作人员见方天佑油盐不进,无奈地摇头走开了。

    工作人员刚走,就见到几位阔少,每人都搂着一名嫩模,昂首阔步,不可一世地走进了表演场馆,后面还跟着一群保镖。

    见到场馆内还有人在,为首的一位戴着夸张墨镜的阔少,不悦地冲着场馆门口喊道:“经理,不是说了我这一场我包了,要和朋友们安静地看表演吗?怎么里面还有人!”

    “我已经让人清场了啊。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略带紧张的声音气恼地道。显然是那位经理在对工作人员发火了。

    “经理,郑少,那个,里面的那位先生,他说,他愿意出你双倍的价格包下这一场,要请你看下一场去!”刚下场的工作人员听到经理发火,连忙解释道。为了转嫁经理对自己的怒火,那工作人员还特意将“请你看下一场”模仿说得很嚣张。

    “什么,这港岛地盘上还有谁能不给郑少面子,那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人物。”那郑少还没有发话,他旁边的一个同伙已经叫器着来到了方天佑面前。

    “是你要拂我们郑少的面子,和他抢这一场表演吗?我看你面生得狠,也不像是港岛哪个大财团的少爷啊,不知道你凭什么和我们郑少叫板。”那同伙嘲弄地看着方天佑道。

    “我的身份你不配知道,他出多少钱包的场,我出双倍价钱就是了,让他滚蛋!”方天佑却是冷然说道。

    “什么!你……”那同伙被方天佑的话给气到,当即就要伸手来揪方天佑的衣领,哪里还没有挨近,就被方天佑一巴掌给抽飞出去,如同陀螺一般,凌空横飞,一路撞破了两张观众席,才摔在了地上。

    “再不滚,我就打到你们滚!”方天佑却了随手取过一张纸巾擦起手来,仿佛抽中了那人,反怕脏了自己的手一样。

    “马的,我郑逸伦的人你也敢打,你现在已经彻底激怒我了。不过我还是给你一个机会,给我的人下跪道歉,再将你身边的两位美女留下来陪我们一晚,我就可以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与你计较了!” 那戴着夸张墨镜的郑少,取下了墨镜,色迷迷地看向萧梦寒和陈雁冰道。

    萧梦寒不用说,清纯漂亮,自非他身边的巧妆打扮的嫩模可比,就连陈雁冰因为是武者,也别具一股嫩模所不具备的气质。

    郑逸伦一看到两人,当即是眼泛金光,忘乎所以了。只要能够得到眼前这两位美女,还有什么心思陪旁边的嫩模啊。

    “再胡言乱语,小心我杀了你!”方天佑见他眼中色迷迷,又说着污言秽语,面色也不由一寒!

    “什么?我没听错吧,郑少,这小子说要杀你?哈哈……”与郑逸伦同来的几位阔少,都是大笑了起来。他们当然不相信方天佑会敢杀堂堂郑家的少爷。

    萧梦寒和陈雁冰却暗自为这几位阔少悲哀起来,以方天佑的手段,要杀这几个阔少只怕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方天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大体上也向萧梦寒两人有了交待,因此萧梦寒可是知道方天佑现在几乎可以说是在术法界一呼百应的地位。就算真杀了这个郑少,也没有人敢来找方天佑的麻烦。

    “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郑逸伦眉毛一挑,冷声说道。

    “就算你爹在我面前胡言乱语,我也照杀不误!”方天佑冷声说道。不过他说的倒是实话,现在以他的港岛的地位,真要杀一个人,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

    方天佑虽然没有正式见过郑逸伦的父亲郑冷秋,却听闻过他的名字。因为郑冷秋曾经多次托人传话,想要见一见方天佑这一位年青的术法天师,方天佑却一直没有答应。

    “不识好歹,兄弟们,给我上,生死不论,把他给我丢出去。”郑逸伦愤怒地说道。虽然从父辈的手中听说过有位姓方的少年天师,却根本没见过方天佑本尊,当然以为方天佑是故意在嚣张说大话了。

    别说他没有见过,港岛绝大多数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龙首山之战,可是只有几位顶级富豪和顶级术师近距离观战,可是真正见过方天佑的人,其实并不多。

    郑逸伦的父亲郑冷秋当时也因为在外地,没有来得及观看龙首山之战,所以才会想到事后和方天佑拉拢一下关系。

    “好嘞!”郑逸伦一声吼下,身后的五个保镖一起朝着方天佑扑了过去。

    “不见棺材不掉泪!”方天佑见这些人纠缠不清,也不耐烦起来,就要出手狠狠教训这群纨绔及其走狗。

    “住手!”

    “方先生手下留情!”这时,一声暴喝,一道焦急的呼喊自场馆门口响起,随即三道人影急匆匆地朝着对峙的双方赶了过来。

    那几个保镖被那一声“住手”给震住了,显然来人他们认识。而方天佑听到一声呼喊,也暂时住了手。三人当中,方天佑认识一位,正是李仕成的护院,陈居斋的徒弟之一周畅。至于与他同来的两人,方天佑并不认识,只看得出一位应该是大富豪大老板的派头,而另一位则是秘书之类的跟班。

    “爸,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郑逸伦惊讶地看向自己的父亲道。他可是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都忙着打理生意,根本没闲功夫来这些什么公园的。

    “方先生,这位是郑氏集团的郑董郑冷秋,曾经多次想拜会您。这位是他的儿子郑逸伦!”周畅帮方天佑引荐道。方天佑却是沉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混账东西,如果不是我来了,你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天大的乱子来。还不跪下给方先生道歉!”郑冷秋狠狠给了自己儿子一巴掌骂道。

    他与周畅有些交情,自己的一件法器出了点问题,从周畅那里知道方天佑有本事修复法器后,本想设法求他帮忙修复一下的。

    哪知道方天佑一直没有时间,今天好不容易从李梦佳口中得知方天佑可能会来海洋公园,所以特意让周畅同行前来引荐拜访,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混帐儿子竟然把方天佑给得罪了!

    “让我给他下跪,我没听错吧。爸,你今天是怎么了,咱们郑家在港岛怕过谁来,就算是李仕成,也不过是比我们家多些家底罢了,你用得着这么怕他!”郑逸伦不服地道。

    他身为郑氏集团的少爷从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勺长大,从小一路顺分顺水,没遇到一点挫折。别人羡慕的豪车豪宅,他们家满地都是。别人追求无数年的女神,他都不需要主动勾搭,就会主动投怀送抱。

    郑冷秋对这个儿子也是极为溺爱,从来没有舍不得打骂的,今天不但打了郑逸伦,还要让他当着众人面,给方天佑下跪道歉,简直比杀他还要难受。

    “混账东西,连你老子的话都不听了吗?叫你跪就跪!”郑冷秋气得一跺脚,又要伸手打去,郑逸伦却机警躲过。

    “无知孽障,身为港岛中人,岂不知天师不可辱的道理!”周畅气得抬手一道法力打出,正中郑逸伦双膝。郑逸伦受此一击并扑通一声跪向了方天佑。

    郑逸伦满脸错愕与不服,他是认识周畅的,和自己父亲关系不错,郑逸伦还一直称周畅为伯伯,却没有想到今天周畅会对自己下手。

    郑冷秋见此,却反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周畅罚郑逸伦越重,才越好向方天佑为郑逸伦求情。

    与郑逸伦同来的有一个年青人,脑子比较灵活,马上从周畅的只言片语中,想到了什么,惊呼出口:“等等,连周大师都恭敬地称他为方先生,又说天师不可辱,难不成这个年青人,就是传言当中的少年天师方天佑!”

    “什么?”此人话一出口,包括郑逸伦在内的纨绔们还有那些保镖们全部呆愣住了。他们这才想到,这年青人真的姓方,而且周畅就算在梁平安面前都没有在这个年青人面前表现得这么恭敬。

    那可是斩杀了两大天师高手的少年天师啊,连梁平安现在都只敢屈居第二,要捧这少年天师为第一术师。

    “既然得罪了方天师,还不快磕头认错!”郑冷秋恨铁不成钢地跺脚说道。

    郑冷秋这话正好确信了方天佑就是那位少年天师,郑逸伦一伙闻听,都吓出了一身冷汗。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