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零章 激战龙首山(四)
    原本面如死灰的薛宝林一伙现在是一个个面露出狂喜神色,而梁平安的支持者们现在则是心沉谷底。

    阿那隆感应到方天佑天雷之力对于巫力锁链的冲击,当然不会任由方天佑挣脱,因此刚落入地面,就攻向了方天佑。

    眼看浓黑的骷髅头就要击中方天佑,方天佑身上的巫力锁链却诡异地消失了,方天佑手中天雷杖一挥,一道手臂粗细的天雷撞中了骷髅头。

    “噼砰!”一声,骷髅头被击散,而方天佑也被天雷与骷髅头的撞击产生的能量涟漪冲击得身形倒退,跌下了观景台,又朝着峰下坠落!

    “方天佑!”杜鹏心中一惊,就要闪身追过去,设想抢救,却被安岩给拦了下来。杜鹏只好不甘地停下了脚步。

    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以评判的身份来观战,不能偏向任何一方,更何况,就算自己追上去,相隔这么远,也救不了方天佑了。

    “哼,想跑!中了我的巫力锁,我看你能逃多远!”阿那隆却是眉头微皱的看向了方天佑坠落的地方,嘴中低咕一句,便又看向了梁平安。

    梁平安见阿那隆现身,知道今日难以善了,心中反而没有了怯意,挣扎着站起身形来,看向阿那隆道:“你就是阿那隆前辈,当您可是曾经发誓,在有生之年,永不踏出傣国半步,没有想到以前辈的声望竟然会背弃自己的誓言!”

    “嘿嘿,我当时确实说过有生之年不再踏出傣国半步。可是我说的有生之年,并不是指自己,而是指他陈居斋!现在陈居斋死了,我当然可以随意走动了,嘿嘿……”阿那隆张狂地笑道。只是那笑声,如同鬼魅之音一般,说不出的刺耳难听。

    霍仁恺、李仕成等人闻听之下,面色苍白,连忙捂住了耳朵,才稍微好过一点。

    “前辈身为一代宗师,这样狡辩,不觉得有**份吗?”这时,却有一道声音在峰顶上朗声响起,一个身影从观战席上排众而出。

    “你是什么人!”阿那隆蓦然转身,双眼如毒蛇一般盯向那人。那人浑身如遭电击一般微微颤抖。

    可是那身影却并不屈服,倔强地控制着自己站稳身形,同时,用略微结巴,却坚定的声音说道:“我,我就是陈居斋天师唯一的传人!”

    “哦,你就是那个周畅!嘿嘿,如果陈居斋真的只有你这么一个徒弟的话,那他可真是教徒无方了,”阿那隆看了看周畅,又指了指之前控制着铁柱的那位乔装女人说道,“你和我徒弟修络比起来,给她提鞋都不配!”

    “是我自己资质愚钝,与我师父无关,我不许你侮辱我师父!”周畅愤怒地说道。他虽然以前对梁平安有诸多误解,但深受陈居斋教导的他,在大是大非面前,那是绝不含糊,对陈居斋也是极为敬重的。

    因此,他才会在这个梁平安已经落败的情况下,挺身而出,为的就是不失陈居斋的面子,宁愿选择正义而慷慨受难,也不肯委曲求全地做一只缩头乌龟。

    “嘿嘿,你对陈居斋倒是挺忠心的。可是你知不知道,陈居斋却是欺骗了你,他培养你,就是要将你当成一面挡箭牌,成为他的敌人攻击的对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梁平安,保护他真正的衣钵传人!”阿那隆嘲弄地看向周畅道。

    周畅闻言,愕然地看向梁平安,脸上表情变幻不定。

    “师弟啊!师父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梁平安愧疚地看向周畅道。他的话,相当于间接地承认了自己是陈居斋的徒弟。因为梁平安知道,事到如今想要隐瞒也是隐瞒不下去,更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什么,梁平安竟然也是陈居斋的徒弟!”在场众人闻言也是一片愕然。原来外界传言的陈居斋对梁平安有特殊关照,并不是空穴来风,人家本来就是师徒!

    周畅表情却渐渐平息下来,他似乎想通了什么,傲然地看向阿那隆道:“哼,我师父能够教出梁平安这样的徒弟,足见他老人家确实比你要强上一筹,如果他老人家健在,哪里还有你嚣张的份。”

    “你……”阿那隆气得手掌一翻,一片浓如黑墨的阴煞之气迅速聚集,众人知道她这是又动了杀手。

    这时,峰顶突然一阵颤抖,在场的人都是身形随之一抖,就连阿那隆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细地感应着什么。

    “嘣、嗒”峰顶又是一颤,这一次却不仅是峰顶,整个龙首山都是抖了一抖,而且抖动得比刚才更加厉害,众人差点站立不稳。

    “嘣、嗒”抖动越来越厉害,不仅是龙首山,与他相邻的山脉也发生了颤抖,山林间冒起了烟尘,鸟雀们都纷纷惊慌地逃窜向天空。

    “难道地震了?”龙首山观战的众人无不面现惊色,尤其是一些前来看热闹的富豪,更吓得脸色惨白,腿都软了。如果地震发生在山上,他们还有小命?

    “不是地震,这是阵法!”龙首山峰顶,一位观战的术师面容肃然道。旁边诸人闻言都齐齐一惊。 阵法?什么样的阵法有如此威势!

    “这难道就是卦演宗的龙首山大阵?可是陈居斋明明已经死了,还有谁能够发动这一阵法呢!”阿那隆也是略带惊疑道。

    在众人的惊诧表情中,龙首山有着淡棕色的薄雾快速朝峰顶汇集,附近山脉,也各有一道淡棕色的薄雾有如雾化蟒蛇一般,朝着龙首山涌了过来。

    “是他,他竟然真的成功了!”而梁平安却是脸现狂喜!他知道那些淡棕色薄雾就是地脉之气!

    众多的地脉之气涌来,一时之间龙首山峰顶风起云涌。风沙之大,刮得众人睁不开眼。等到风烟过后,众人睁开双眼时,却看到了一个让他们终生难忘的场景。

    只见那些淡棕色薄雾汇拢后已经在峰顶凝聚成了一条棕色的长龙,如土块拼成的长龙!

    龙首山下的人或许只看得到龙首山峰顶被薄雾笼罩,峰顶的人却真切地看到那是栩栩如生的一条龙!更让人惊异的是,那长龙的龙首上,竟然还傲然站立着一道身影!

    “那是方天佑!他什么时候跑到天上去了!”丁湘惊讶地指着龙首上的身影道。众人循声望去,那长龙龙首上,长衣烈烈,宛若神人的,可不就是刚才被阿那隆打下峰顶的方天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道法,是仙术吗?观战众人无不惊愕异常,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言语来赞美描述这样壮观的景象。

    “这就是龙首大阵?比传言中的还在威势十足!”阿那隆看着那一条土龙,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又闪过一抹决绝之色。

    “哼,也好,我就让你们港岛的术师合力,看能不能扛下你们港岛的第一阵法!” 阿那隆说着,一道怪异的巫力涌动,顿时有十股幽光射出,分别射到观战的九位术师,和薛宝林身上。

    这九位术师正是支持薛宝林一方的术师。

    “将你们的法力,全部传给我!”阿那隆暴喝一声 ,九位术师和薛宝林便是眼中一片腥红,齐齐跃向了阿那隆身后。

    薛宝林以双手搭在阿那隆双肩上,后面一位术师又将双手搭在薛宝林双肩上,以此方式十一个人搭串在了一起。

    薛宝林等十人将自己的法力疯狂地传输向阿那隆,好比电视剧里面比拼内力时,合力出击场景一样。

    “嗷,呼……”一声龙吟传来,阿那隆觉得全身一颤,却紧咬牙关,强自收敛住了心神,全力调动着自己巫力,又将薛宝林等人传来的法力化为己用,准备做出雷霆一击!

    方天佑傲然林立于龙首之上,静静地凝视着阿那隆,却并不急着动手,脸上还浮现一抹轻蔑的神情。

    之前阿那隆在方天佑面前展现着绝对优势,以巫力锁链困住方天佑,见方天佑以天雷之力冲击巫力锁链后,又以巫力祭出骷髅头要击杀方天佑。

    方天佑却在阿那隆祭出骷髅头时,悄悄地以“飞仙葫芦”吸收了阿那隆的巫力锁链。因为那巫力锁链是以阴煞之力凝聚的,而飞仙葫芦恰好擅长吸收阴煞之力,所以阿那隆引以为傲的巫力锁链便被“飞仙葫芦”破去。

    而当巫力骷髅头撞中方天佑时,方天佑便以手中的天雷撞上了骷髅头,便借着撞击之时的反作用力,身形猛然朝后翻飞。

    看似朝山下落后,实则是使用土遁符跑到了龙首山双峰中的另一座山峰,摆有龙首大阵的那一座龙首山峰顶,并趁机引到了龙首大阵!

    “嗥……”阿那隆身前,一只房屋大小的骷髅头已经渐渐成形,散发出阵阵寒气,并发出震动四野的鬼泣,加上骇人的威压,使得峰顶观战的众人都感动身形一沉。

    李仕成、霍仁恺等富豪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幸好他们都有术师给予的护身符或是法器,身体才没有被直接压垮。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