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九章 激战龙首山(三)
    铁柱被天雷抽打后,干瘦老女人也随即“噗”地吐出一口鲜血,这是受到了降头术反噬的结果,她在铁柱身上下降头术,无形中与他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一损俱损。

    可是她却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不……”狂吼一声,状若疯狂地要去接住朝山下坠去的铁柱,只是她还没有靠近铁柱,就被他身上残留的电弧给震得倒跌回来,“噗噗”又是两口鲜血吐出。

    铁柱终究还是狂吐着鲜血,全身焦黑如炭地坠向山下,只留下一只被天雷斩断击成焦黑的肩膀掉落在峰顶观战众人面前。

    “嗒!”焦黑的肩膀落地,整个观景台瞬息转为宁静,观战众人都被刚才的场景惊到了。手掌天雷,这是什么样的道法,简直是逆天的鬼神手段!

    方天佑却蓦然发现,那干瘦老女人数口鲜血吐出后,脸上虽然苍白,却反而显得更加年轻起来。原来看起来老态龙钟,怎么也得有八、九十岁的年纪,现在不过五十来岁了。仔细一打量才发现,在那数口鲜血喷洒的地面上,有一张薄如面膜的面具。

    “你不是阿那隆!”方天佑惊呼出声。他瞬间明白这个老女人刚才是化了妆,故意扮成这么老的。只不过刚才她被铁柱身上残余的天雷击中,无意间破了她的易容术。

    难怪方天佑感觉这个老女人,不如预期的那么强大,原来她根本就不是传言中那个可怕的阿那隆!

    周畅等人闻言,也是颇感意外。然而还没等众人过细思考盘问。天空中的战斗也已经分出胜负来。

    原来,天空中的交战,梁平安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薛宝林渐渐只有防守之力。梁平安开始还觉得奇怪,后来一想,或许是方天佑曾经烧了他的地宫,破坏了他的阴煞之力的缘故。

    不管怎么样,薛宝林既然已经不支,梁平安当然不会错过击败这个老对手的机会。手中的木云簪催发得更急,攻击更加猛烈。

    终于,灰色发簪再次攻向薛宝林时,薛宝林身形几乎都有些摇坠,一咬牙,却不得不勉强催发骷髅手链,祭出残余的阴煞之力,幻成黑色鸟喙抵向已经杀气腾腾扑来的灰色发簪。

    “嘟!”这一次灰色发簪却一举击破了黑色鸟喙,木云簪也没有回撤,而是去势不减直刺薛宝林心口。

    薛宝林面对着扑面而来的木云簪却并没有惊慌,眼中反而露出决绝的目光。梁平安也在这时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危机感。

    龙首山下不少人看不到峰顶的对战,却可以看到天空中的对决。他们这时惊讶的发现,在梁平安的身后,蓦然多出了一团黑影。

    而拿着望远镜观看的人则更加细致地看清了黑影的面目,那是一个畸形的胖子。挺着个大肚子,腰围足有两只大水缸粗,头部也是大大的,一张脸仿佛要充爆了的气球

    刚刚结束战斗的方天佑也感觉天空中有异,抬眼看到梁平安身后的畸形胖子时,不由大惊,这胖子方天佑之前在地宫见过,那是由薛宝林以召傀术招唤出来的傀奴。

    方天佑想要提醒梁平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畸形胖子傀奴已经扑向了梁平安!两道闷哼声响起,众人只见梁平安与薛宝林的身形都是摇摆不定。

    薛宝林虽然及时移动了身形避免心脏要害受伤,但是左胸还是被梁平安的木云簪刺穿,鲜血顺着伤洞汩汩而流,强运法力稳住伤势后,不甘地看了梁平安一眼,终于是自己支撑不住,身形急剧地朝地面摔落。

    梁平安被薛宝林的畸形傀奴击中后背,本来也是必死之局,因为傀奴攻击力极强,而梁平安身为术师,虽然术法厉害,但肉身却远不如武者强悍。

    这就是为什么术师或是修道者,不敢让武者近身的原因。因为修道者施展道法术法,是需要时间的,而武者可以瞬间爆发,一旦被武者近身,术师仓皇之间来不及施展术法,那就只能以肉身抵抗,那是必败无疑了。

    薛宝林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设计利用傀奴进行近身偷袭的。不过他也知道梁平安不会这么轻易上当,所以并没有直接召唤傀奴作战。而是暗中将阴煞之气分布到梁平安的身后。

    每一次黑色鸟喙与灰色发簪的对战后,黑色鸟喙便即消散,其实是薛宝林控制溃散的阴煞之气悄无声息地汇集在了梁平安的身后,直到梁平安发动最后一击时,薛宝林也才使出了他的傀奴偷袭这一暗招。

    只是这原本还算完美的计划,却只成功了一半。因为傀奴攻中梁平安时,梁平安的身上猛然闪起了一道淡青色的光芒,如同气罩一般,阻挡了一下傀奴的攻击。

    如此一来,梁平安虽然被打得身形摇晃,气血翻腾,口中吐血,却终于没有了性命之虞。虽然身形摇摆,却仍然可以自己控制着身形缓缓朝峰顶降落。

    “咚!”薛宝林的身形重重地落在了地面后,瘫坐在了地上。霍仁恺等支持薛宝林的人心中顿时一凉。

    铁柱和干瘦女人被方天佑击败,薛宝林现在又被梁平安所败,薛宝林一伙两局皆败,败得一塌糊涂。

    而支持梁平安的人,如安岩、周畅等人则是面露欣喜,就要齐声欢呼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抖生,天空中响起一道冷哼。

    “哼,连本命护身宝甲也传给你了,看样子陈居斋果然死了,可惜你空有宝甲又如何,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它的功效!”

    随着这声音从空中响起,又一道身影从升上半空中的直升机上落了下来。很快接近了梁平安!

    “小心,他才是阿那隆!”方天佑眼尖,立马发现那一道身影也是一个枯瘦如柴,鸡皮鹤发的老女人,而且她的气息,让方天佑都升起一种无力感。

    梁平安也感应到了危机,运起全身法力戒备,木云簪早盘旋在头顶,同时身形急剧地朝下降落。哪知梁平安身形快,那枯瘦如柴老女人阿那隆速度更快。

    “逃得了吗?陈居斋不在,你们都得死!”阿那隆发出宛如夜枭般凄厉难听的声音,身形一闪就追上了梁平安,双手轻推,一团浓黑如墨的诡异黑云凭空而生,化为一只恶鬼形态,撕咬向梁平安。

    梁平安预感到危机,本能地运起所有法力,控制木云簪在身前急旋,舞得密布不透风,带动周身法力布下一道防御。

    “咔嚓!”恶鬼状黑云撞上梁平安的防护,瞬间将防护击毁,又撞向了梁平安,将梁平安撞得如炮弹般坠入峰顶,“嘭咚”一声砸落地面,比薛宝林摔得还重,口吐鲜血,已经是几近昏迷了。

    这还是他身上穿有阿那隆所说的护身宝甲的缘故,否则的话,只怕刚才这一击就足以让他毙命了。

    虽然说是因为梁平安之前与薛宝林交手,消耗过大,又受了伤的缘故,但梁平安在阿那隆手中一招败北,也足以说明阿那隆的强大了。

    方天佑早在阿那隆现身时,就知道不妙,连忙全力运转真元,疯狂地灌入天雷杖,就要再次聚集起天雷,准备对抗阿那隆。

    阿那隆闪身到空中的梁平安身前,方天佑的天雷完成一半,就要焦急地跃身而起,前去相救,哪知却猛然发现自己四肢与腰背好像被绳索之类的缠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方天佑知道这肯定不是绳索,普通的绳索不可能绑得住自己,而且也不可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自己给绑了起来。

    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是被术法给控制。神识探测之下,方天佑果然发现自己周身被五道充满阴煞之力的巫力锁链给锁住了。

    这种巫力锁链,是阿那隆以自身巫力召唤无穷煞气汇聚而成,无形无色,如钢铁般坚硬,比天蚕丝更坚韧,让人挣之为断,扯之不脱。

    方天佑心中不由大惊,倒不是惊讶于巫力锁链,更强的锁仙术法方天佑都见过。方天佑惊讶的是阿那隆的实力之强,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在离自己还有数十米的高空中对自己下了手,而且是同时对自己和梁平安两个人出手!

    危机关头,方天佑也来不及惊讶,加速催动真元,疯狂地朝着手中的天雷杖灌去,随着真元的注入,天雷杖上天雷之力急剧增加,开始冲击着阿那隆的巫力锁链。

    片息之间,梁平安惨落峰顶,阿那隆也随之降落观景台,随手又是一道浓黑般的黑雾击出,化为刚才一样的骷髅头,这一次却是攻向了方天佑。

    “完了!”安岩、周畅等人的心抖然一沉,他们也都已经隐约知道了方天佑已经被锁住,现在是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了,哪里还躲得过阿那隆的一击。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局面会这样急转直下,阿那隆完全以一人之力就轻易地扭转了战局,重伤了梁平安,困锁住了方天佑。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