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七章 激战龙首山(一)
    安岩和丁湘当然早就认出了方天佑,却又觉得方天佑似乎与前几天有了不小的变化。相貌虽然没变,但精神气质却更加给两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不过,方天佑对他们来说,本来就神秘,安岩两人也并不感到怎么惊讶了,只是在看了铁柱的凶悍后,也暗暗为方天佑捏了一把汗。

    这个铁柱很明显应该是一个以炼体为主,修炼横练功夫的高手了。这样的人往往剽悍异常,浑不怕死,就算比他高上一筹的修道者碰上,也会忌惮几分。

    然而峰顶的方天佑与壮汉还没有交手,天空中的薛宝林和梁平安已经动起了手。原来薛宝林见梁平安每踏一步,气势还不断高涨,心知不能让他抢占先机,决定主动出击。

    只见他默念着咒诀,随即身形在空中一个翻舞,掉了个头,变成头下脚上,朝下猛扑,同时双手齐挥,朝下方的梁平安打出一道黑色阴影。

    梁平安感应到薛宝林的出手,也不敢怠慢,向上攀登之势骤停,双脚还下沉数寸如在平地中站个稳桩一般。

    与此同时,只见他右手一挥,一只灰色的发簪脱手飞了,在一团灰色阴影的包裹下冲向薛宝林。

    一黑一灰两团阴影快速的接近,灰色阴影也渐渐成为发簪的形状,而薛宝林的黑色阴影也渐渐化为一只无名恶鸟的尖喙。

    “砰、砰”黑色的鸟喙与灰色的发簪很快撞击在一起,发出剧烈的撞击声和爆裂声,刺得峰顶观战众人一阵耳鸣。

    两者相撞激起的能量涟漪甚至还激起阵阵风浪,从两人交战的中心,蔓延向四方,吹拂得峰顶上的树木,都是枝叶摇曳。

    撞击声刚落,梁平安的那只发簪就倒飞而回,而薛宝林的鸟喙则是直接消失不见。可是鸟喙刚散,薛宝林手中又聚集起了黑色的烟雾团。

    梁平安也不甘示弱,发簪刚入手,手心也早有一团凝聚成形灰色阴影。两人又是各自出手,互相不相让。

    观战众人抬头观望,只见得天空中一黑一灰两团影子,在薛宝林和梁平安之间,不断地猛烈撞击的。仿佛两只凶猛的恶兽在撕斗,而且气势越来越凶猛,速度越来越迅疾。

    空中的撞击声也越来越大,传响很远,威势惊人。直升机早已经再次提高了近百米,远离两人的战斗中心。

    幸好这里远离闹市区,山周围又早被封锁,就算有人听到声响,也以为是直升机的声音,这才没有引起市民的恐慌。

    龙首山观战的人当然更加震撼。尤其是山顶几位熟悉薛宝林和梁平安,更是看出了两团阴影的不同寻常。

    两人分明是一上来就开始全力以赴,动用了自己的法器,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薛平安是以自己法器木云簪,祭出一团有如尖簪的灰色法力团。

    这法力凝结的灰色能量,可比上次直接以木云簪攻击方天佑,威力要强大一倍不止。身在山顶的杜鹏等人都看得一阵惊悸,自问如果换了自己,在木云簪下,早无生还可能。

    当然,薛宝林的攻击同样让众人心悸。薛宝林的法器是右手腕上一只由九颗中指大小的骷髅组成的手链。

    薛宝林每念一次咒诀,九枚骷髅中就会窜出浓郁的阴煞之气,在薛宝林的掌心中凝聚。这只骷髅手链正是他用来存蓄阴煞之气的法器,同时对于以阴煞之气为能量的术法招式,有强化和提升作用。

    天空中的战斗打响不久,峰顶的壮汉铁柱与方天佑也开始了交战。

    铁柱活动几下,右脚猛然在地上了蹬,在青石地面上留下一个大大的脚印,而他整个人,则如同一头蛮牛般朝着方天佑冲撞了过来。

    看这架势,似乎根本不管什么武技,纯粹要以蛮横强壮的身体来攻击方天佑,这倒符合一些硬功高手的套路,要什么武技,谁的力量大,身体硬,谁就是强者。

    方天佑见状倒也并不害怕,反倒有些期待。他也很想看一看自己先天道基小成,加上数次洗髓扩脉之后的身体,到底强悍到什么程度。想到这里,方天佑不退反进,轻喝一声,朝着铁柱冲了过去。

    两人谁都没有出拳,而是以整个身体撞击到了一起,随即又“咚”的一声双双被撞得蓦然后退。只是铁柱仅仅后退了四步,而方天佑则足足后退了六步才站稳身形。

    “嘿、嘿!”铁柱知道自己赢了这一阵,嘴中发出嘿嘿傻笑,右脚一蹬,便又要朝方天佑撞来。

    “这家伙,还真是一头蛮牛!只怕与现在的小巫有得一拼了。”方天佑与铁柱硬撞一击后,也是心中暗惊。不过虽然他多退了两步,却并没有感到沮丧。

    因为方天佑知道这并不能说明他的先天道基小成之体,还不如铁柱这未知的炼体功夫那么强大。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两者的侧重点和今后的发展潜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像铁柱这样的横练大师,淬体身体,那是以各种方式强化身体,激发身体潜力,虽然可以让身体强悍无比,却有如杀鸡取卵,因为已经过分地利用了身体的潜能,横练功夫大成之后,要想再进一步,那是不可能的了。

    而方天佑的先天道基则不同。修炼先天道基是为了完善自己的经脉与体格,为今后的修炼打下基础。炼体功能,只是修炼先天道基之体的一项附属效果。

    不但如此,方天佑所进行的淬体炼体,也都是以扩充经脉,完善修炼体质作为先决条件的,方天佑绝对不允许为了身体的一时强悍而妨害到自己今后的修炼。

    当然,在修仙界也有以炼体为主的修仙者,不过他们的功法那才能叫真正的炼体功法,远非地球上这些功法可比,那些修仙者更不是铁柱这样只侧重于蛮力的莽汉能比。

    见铁柱再次扑身过来,方天佑这一次却没有再选择和他去对接身体,而是施展起了“擒龙手”,双手齐出,朝着铁柱身上推去。

    “叭!”这一次方天佑身形只是微微一晃,而铁柱则是被打得连退四五步。铁柱见自己受挫,脸上凶性毕露,猛吼一声,全身肌肉如一根根老藤盘浮现,显然这是要发全力了。

    “打扁你!”铁柱大喝一声,再次朝着方天佑欺近,钵子大的拳头,带着呼啸的劲风,如掏心电钻般冲向方天佑。

    方天佑早预料到自己的“擒龙手”只怕拿不下铁柱,却也没有想到铁柱在自己的“擒龙手”下竟然只是后退数步,似乎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此时面对铁柱的拳头,方天佑也不敢再大意,直接使出了真灵拳。真灵拳脱胎于擒龙手,却比擒龙手更适合发挥真元的威力,还将真元与神识融合,远胜一般拳法。

    就是与道法相比,也不遑多让。这还只是初期,方天佑相信,随着自己对真元拳的完善,他的威力将会更加强大。

    “轰!”真灵拳印撞上铁柱钵子大的拳头,顿时再次发出一声轰鸣,随即铁柱的身影便倒跌飞出,落地后,又在地上脱出一道长长的痕迹,腾起一路灰尘!

    “嘶,”观战众人不禁心中暗惊,铁柱以他铁塔般壮实的肌肉,发出的拳劲,看起来威势已经够惊人了,没有想到方天佑那看似普通的拳印,却蓄藏着如此威能,不但破了铁柱的拳劲,还将他击倒!

    就连在一边半闭着眼,悠闲观战的老女人,也不由地睁了睁眼,惊讶地看向了方天佑,似乎想看透,方天佑这是用的什么拳法。

    “呸、呸!”倒地后的铁柱却只是吐了吐口中沙土,又像没事人一样,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腾地站了起来!

    “真是个怪胎,照方天佑刚才的拳印力道,就算是一辆轿车也应该被硬生生打穿了,这个家伙却像是没事一样,就是衣服挂破了,身上皮肤仅仅只是泛红,根本没有破皮!”安岩本来以为方天佑获胜,现在见铁柱好端端站起来,才知道自己是高兴地太早了。

    吃惊的当然不只安岩一个,在场观战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他们没有想到方天佑看似平平无奇的拳印,竟然有如此威力,也没有想到铁柱的身体竟然这么强悍!

    地面拼斗得激烈,空中的交战来越来越激烈。道法幻化的鸟喙和发簪交击的越来越频繁,每一次交击也越来越猛烈。

    两人虽然身为天师,但其实这种踏步虚空,本身就要消耗不少的法力。

    即便如此,两人仍然要在空中决战。这倒并不是要故意耍花架子。最起码的一个原因是不想与下面的战斗互相干扰,所以才选择空中对战。

    但更主要的原因,两人都心知肚明。他们都了解对方的实力,是与自己在伯仲之间的,如果按常规拼斗,不知道要战到什么时候。

    只有这种高空对决,一方面要消耗法力维持自己腾空之势,另一方面还要出招与敌手对战,这才够刺激,够凶险,才能更快决出胜负。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