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三章 龙首大阵
    “这么多年来,你们就没有想过寻找外援,比如说联合大陆的修炼门派,又比如说港府和华夏官方?”方天佑试探着问道。

    “除了港岛,隐世内宗在华夏那是说一不二,有谁敢与我们联合。唯一的宗师静空禅师,看起来地位尊崇,实际上也是暗中受到隐世内宗限制,不敢随便出手的。”梁平安苦笑道。

    “难道华夏如此之大,就没有其他宗师了?”方天佑不信地道。

    “有或许有,但就算真的还有高手在,也一定是真正的隐居起来,不敢现世被隐世内宗发现。”梁平安说道。

    “这么说起来,华夏修炼者岂不是过得很窝囊?”方天佑说道。

    “事实确实如此。只不过一般人是感觉不到这种窝囊的。只有修炼天赋极佳,又能够得到修炼资源的人才需要隐忍,才会感到这种窝囊。

    因为隐世内宗每十年派代表现世一次,所以一般聪明的修炼天才,都是抓紧隐世内宗现世后的那三五年内疯狂修炼,到了越接近隐世内宗下次现世的时间,他们就会越放缓修炼。”梁平安说道。

    “难怪最近修炼界多了不少的什么交流会,拍卖会,也多了修炼者现世的踪迹,还有不少人开始突破境界,原来都是因为隐世内宗两年多前已经现世了的缘故。”方天佑回想着这段时间的际遇,恍然大悟道。

    “你不也是抓紧这个时基,在这一两年内突破的后起之秀吗?”梁平安微笑着看向方天佑道。

    “这个,也算是这么回事吧。不过我的师门比较特殊,并不了解华夏的这些形势。”方天佑支吾着说道。

    梁平安见方天佑似乎不愿意多说自己的门派,便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又试探着问道:“港府曾经说过有一位年轻的宗师想和我合作,你既然来自大陆,难道他们所说的人,就是你?”

    “没错,应该就是我了。我和华夏高层有些来往。”方天佑坦然道,“我想,之前‘龙盾’的人应该找过你。”

    “坦白说,不是我不想和他们合作。只是他们的实力太弱,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而且,大陆修炼者被隐世内宗影响得太严重,我吃不准他们是不是隐世内宗派来的奸细,所以我拒绝了他们的合作意向。”梁平安有些歉意地说道。

    “我能理解你的决顾虑,可是你现在又为什么敢这么放心和我说这些呢?”方天佑玩味地看向梁平安道。

    “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种积极的力量,一股不屈的战意,更主要的是,我相信师父的演算!”梁平安郑重地说道。

    “是不是陈天师搞错了,可是我的战力,只怕连你都不如,又怎么会是阿那隆的对手呢。”方天佑听闻陈居斋的事迹后,第一次改变了对他的称呼,由直呼其名,改为“陈天师”。

    “你不用过分谦虚,你的出手很奇特,不像武者,又不像术师,连我也没有把握对付你。”梁平安微笑着道,“而且,你能够激发佛珠,如果真的能够动彻底用它的力量,足够帮助你的战力再上一个台阶了!”

    “佛株吗?”方天佑这才将目光放在了赛玉娇身上,起身走向了赛玉娇,从她身上取下了地香果和佛珠。

    “我只是点了她的昏穴而已。”梁平安说着,又询问,“我师父曾经说过,佛珠有着不小的佛力,可是这异香果,连他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效果了。”

    “异香果并没有什么特别效果,只是可以提取出来炼制相当于现在女士们喜欢的香水罢了。”方天佑坦然道。

    “啊,这……”梁平安惊讶地道,“算了,先别理这些啊。为了赶时间,我先带你去我卦演门祖师们创设的阵法吧。”

    “好吧。”方天佑点了点头道。他本来就答应了陈浪平要帮忙平息港岛的事件,如今能够搭上梁平安这一条线,当然也是乐意的了。

    方天佑先将赛玉娇点醒,交待她自己先回去,动用自己的关系网帮忙密切注意薛宝林等一伙的动向,然后将她带出了小竹林。这才和梁平安一起,朝着梁平安所说的阵法之地赶去。

    梁平安身为天师强者,行走之间已经可以调用天地自然之力,可以步踏虚空,行走之间瞬息数里,他又有意试探方天佑,自然是全力施为了。

    方天佑虽然极力施展“登天步”仍然有所不及,最后不得不祭起了“飞仙葫”才得以与梁平安齐头并进。

    梁平安见方天佑竟然能够赶上自己,暗暗称奇,又突然瞥见方天佑的“飞仙葫”,更是惊叹不已,“飞行法器!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啊!等等,这与阿那隆的阴煞葫芦很相似啊?我曾经听师父提起过,却没有听说过葫芦还能够作为飞行法器!”

    “这应该就是阿那隆的那只阴煞葫芦,不过阿那隆并不知道它的真正功用,我在帮李家破她的阴煞阵时,将这葫芦夺了这来,才知道它应该叫‘飞仙葫’!”方天佑笑道。

    “看来你真是的福缘深泽!我更加相信师父的推算了!”梁平安高兴地道。

    港岛香炉峰,宛如龙首之状,故又名“龙首山”,为港岛最高峰。然而没有几人知道,香炉峰其实是两座齐头并列的山峰,只不过普通人一般所见的只是一座山峰,也就是通常叫的香炉峰。

    另一座山峰,则很少有人能够见到,知道它的存在的人,都称它为“龙首山”。龙首山被一座阵法所藏。而这一阵法,正是卦演门历代祖师先后修建补充,最后在陈居斋手中大成的“龙首大阵”。

    梁平安将方天佑带到的目的地,就是这一座龙首山。方天佑乍一看到这一座龙首山上的“龙首大阵”,也是略为吃惊。

    虽然与修仙界的护山大阵相比,这“龙首大阵”还相差甚远,但也是初具其形了。在如今的华夏,乃至地球能有如此阵法,也是实属难得了。

    “如果能够参透此阵法,不但可以调集周围群山之力为己用,可攻可守,而且还能够通过阵法,调集天地之力进行修炼!只可惜,我天资愚钝,虽然师父多次指点,我如今却仍然只能调用这阵法的初浅阵力。”梁平安惭愧地道。

    “阵法之道,博大精深,这‘龙首大阵’集卦演门数代祖师精力而成,自然不是那么简单操控的。陈天师竟然能够发挥这阵法的妙用,真可谓是学究天人的奇才了。”方天佑由衷地赞叹道,也算是间接地评价梁平安太过谦虚,要是一般人,只怕连初浅阵力都无法利用。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薛宝林和阿那隆步步进逼,我已经答应了他们,五天后在龙首山与他们决一死战!”梁平安说道。

    “什么,五天后?”方天佑惊讶地道。

    “没错,阿那隆和薛宝林已经探知了我的底细,他们也等不及了,给了我最后的期限,否则他们就公开血洗港岛术法界。

    况且他们势力越来越强大,我再不出手,整个港岛也要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我不得不答应他们对战。而以我一人之力又没有把握,这才急着要寻找师父所说的能够化解风波之人。”梁平安解释道。

    “五天时间,这也太短了。哎,我只有尽力一试。”方天佑叹息道。虽然他自信薛宝林或是阿那隆都无法困住自己,但是正面一战,他却并无把握。

    “我相信师父的预言,也相信你。这两天你就在这里安心地感悟阵法吧,希望你能够有所突破。”梁平安说完,又给方天佑讲解起了自己领会到的这座阵法的玄妙之处。

    其实以方天佑对于阵法的理解,这些东西用不了也能够领会,只不过有了梁平安的介绍后,倒省了方天佑不少的探测时间。

    “至于其他的妙用,只能由你自己慢慢参悟了,我得回到市区,暗中防范薛宝林和阿那隆,一切就靠你了。”梁平安说完深深地看了方天佑一眼,再次腾空而去。

    梁平安走后,方天佑在阵中游走,一边验证梁平安的经验,一边慢慢查探这座“龙首大阵”。

    他发现这座“龙首大阵”虽然布置得比较粗糙,但所用的布阵材料倒也珍贵,其功效真的可以做到攻守兼备,而且还有聚集天地灵气的效果。

    只不过,这“龙首大阵”聚焦天地灵气的方式与一般聚灵阵不同,别的“聚灵阵”以聚集风中天地灵气为主,而这“龙首大阵”以山峰为基,所聚集的却是山峰土石中的之灵气。

    不到半个时辰,方天佑在龙首峰游走一遍,已经掌握了这座“龙首大阵”的阵眼,并感应到了阵法的核心。

    方天佑又再次回到峰顶,盘坐于阵法核心位置,释放出神识感应着阵法能量,一个时辰过后,方天佑得以与“龙首大阵”产生某种默契。

    只是正当他准备调用“龙首大阵”的阵法力量时,却发现“龙首大阵”根本没有力量供他调动。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