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二章 术法界的秘辛
    方天佑虽然曾经预想过阿那隆可能会与薛宝林勾结在一起,当真正听说两人勾结时,还是吃了一惊。

    一是惊讶于两者一旦合作,还有谁能够对付得了他们那一股势力,二是惊讶于薛宝林为什么要那样做。

    “薛宝林已经走火入魔了,哪里会管得了什么内外正邪,他自己都修炼邪术法,将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梁平安摇头叹息道。

    “你刚才不是说,你还有一个师父吗?他应该很厉害吧,你让他出手帮你啊?”方天佑突然想到梁平安所说的有卜算神通的师父。

    “我师父,哎,要是我师父在,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只可惜他两年多前已经仙逝了。”梁平安叹息着道。

    “也是两年多前仙逝的吗?那不是和陈居斋……嘶,”方天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惊诧地看向了梁平安,“难道……”

    “没错,我师父就是陈居斋,只不过我们俩的师徒关系并没有对外公布而已!”梁平安叹息道。

    “居然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陈居斋的师父,难怪周畅会对你不服,说你偷师陈居斋,还说陈居斋偏心,宁愿相信你,也不相信他!”方天佑恍然大悟道。

    “当年我师父收我为徒时,就告诫我不准对外宣称是他的徒弟,所以就连周畅也不知道我是他的大师兄,导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对我有偏见,你在他那里只怕也听不到我什么好话。”梁平安苦笑道。

    “阿那隆或许也是听说陈居斋对你多有照顾,所以才会站在了薛宝林一边吧。”方天佑推断道。

    “他们的合作,当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远不止这一个原因。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原因,其一是因为他们想得到我师父留下来的修炼法阵;其二是由于隐世门派内宗的促成!”梁平安讲到此处,眉头深皱,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示意方天佑在一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自己也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下,梁平安这才慢慢地向方天佑介绍起了一些秘辛。

    原来,陈居斋学究天人,生前在港岛掌控着一道强大的阵法。人居阵中,可攻可守,还能够调动天地自然之力为己用。

    阿那隆和薛宝林对这阵法是既畏惧,又眼馋,这一两年一直在打阵法的主意,可是阵法由梁平安暂时主持,他们一时无从下手。

    不仅如此,陈居斋还一直是港岛术法界对抗隐世门派内宗的带头人、顶梁柱石。经过梁平安的介绍,方天佑才进一步了解了隐世门派内宗的霸道。

    为了维护自己的尊崇地位,他们以招纳修炼天才为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招收一批华夏优秀的武者或是修道者,经过他们的考核后带入隐世门派内宗修炼。

    最开始时,大家还都对此很感兴趣。可是千百年下来,修炼者们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被挑选进入隐世门派内宗秘地进行修炼的人,在后来,没有一个再现俗世。

    这就使得修炼者们开始怀疑隐世门派内宗招收天才的动机,甚至有激进者认为,隐世内宗并不是诚心培养这些天才,而是为了维持隐世内宗的地位,打着招揽的幌子,在扼杀这些天才,因为他们不允许有能够挑战隐世内宗地位的人存在!

    于是,在最近两三百年,一些世俗间的大家族、大势力,开始想各种办法隐藏自家的天才人物。

    隐世内宗也似乎了解到了这一情况,针芒相对地采取了一些相应的办法,比如,在世俗间布下眼线,收买包括外宗门派在内的一些势力或人物,充当他的所谓特使。又比如对推荐了优秀人才的家族或势力给予一定的修炼资源奖励。

    尽管如此,人们对于隐世内宗的印象仍然没有什么改观,大家更多的只是畏惧,并没有人向往,有的天才甚至宁愿放缓自己的修炼进度,也不愿意因为表现出修炼天赋而被隐世内宗看上挑选进入秘境。

    这就导致现在整个华夏,伪天师或宗师都很少见,至于大家公认的,现世的宗师,则只有静空禅师一人,这还是隐世内宗留下来给华夏国撑门面,应付大危机的!

    “可是港岛为什么会出现你们师徒和薛宝林三大天师呢!”听到这里,方天佑不免有些困惑,“难道与港岛以前被鹰国霸占有关?”

    “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原因是由于我师门的功劳。他们本是大陆上的修炼术法的门派——卦演宗,却是最早开始置疑隐世内宗的一群人。

    他们为了躲避隐世内宗,陆续搬迁到港岛,在这里隐忍修炼,慢慢积蓄实力,布置阵法。经过两三代人的努力,终于在第四代出了两位天师。

    隐世内宗发现后,也派人前来镇压,只是此时我师门已成气候,我卦演宗两位天师联手之下,将两位前来港岛找麻烦的内宗高手打得一死一伤。

    至此之后,隐世内宗虽然对于我师门怀恨在心,却一直不敢再涉足港岛的修炼者世界。华夏修炼者,尤其是术师们听到这一消息后,纷纷将港岛当成了他们的避难所。只要稍有天赋的术师,都想方设法来港,更希望能够得到我师门的指点。这才导致了港岛术法盛行,有了现在的术师之都的繁盛局面!”

    梁平安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采,显然也是为了自己门派能够有如此壮举而感到自豪。

    “原来有这么一段渊源,可是我在港岛怎么没有听人提起过卦演宗呢。大家似乎都互称术师,很少再论派别。”方天佑不解地道。

    “哎,”梁平安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所谓树大招风,这是我卦演宗特意要这么做的,故意要淡化帮派。”

    原来卦演宗虽然为港岛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但是当年一战自己门派所受到的损失,卦演宗却是有苦自知。

    当年与隐世内宗一战,隐世内宗的两位宗师虽然一死一伤,而卦演宗也是损失不小。两位出战的宗派高手,其实都是受了重伤,只不过他们当着隐世内宗那位幸存的宗师面前强撑着,直到那人离开时,两人才伤势控制不住爆发。

    其中一位当晚就重伤不治身亡,另一位也是一直躺在床上静养了两个月,花费了宗派大量的药材等资源,才稳定伤势,只是自此修为也大不如前,数年年之后就仙逝。

    好在卦演宗一直将这件事情保密,隐世内宗并不知道卦演宗的实情,也没有再敢派人来找麻烦。

    可是卦演宗也知道了隐世内宗的厉害,知道仅凭自己门派的力量很难长期与卦演宗抗衡。相反过份彰显自己帮派的声望还等于将自己门派树立成靶子,让隐世内宗长期针对自己的门徒。

    这样等于时时将自己置于明处,反而不如其他门派,或是无派别的散仙那么容易潜伏,在暗中修炼自己的力量。

    所以当年那位重伤幸存的卦演门祖师爷在世时,决定将卦演宗分散,淡化帮派组织,每一代只选择一两位得意的传人面世。这些人当然也是至少能够修炼到伪宗师境界的。

    数代之后,正当隐世内宗渐渐摸清了卦演宗底细,准备再次掌控港岛时,卦演宗又出了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陈居斋。

    陈居斋以一已之力击退了隐世内宗的高手,还将其中一人打成重伤。让隐世内宗再次将港岛视为禁地。

    不过,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双方并没有公开,所以不少人都不知道隐世内宗其实一直没有放弃征服港岛。

    陈居斋当然是清楚祖师们的担忧的,因此他在接掌卦演宗后,明面上更是只收了周畅一个徒弟,却又在暗地里收了天赋更高的梁平安为徒。

    这么做,无法是为了保护梁平安,不让梁平安被隐世内宗给掂记上,这才秘密收徒,没有对外公布的。

    “原来卦演宗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可是卦演宗完全可以将来自隐世内宗的压力分担给所有港岛术师,让大家团结一心,对抗隐世内宗啊。”方天佑提议道。

    “这一点,我卦演宗也想到过。只可惜,一两百年过去了,港岛的术师们没有见到隐世内宗来找过港岛的麻烦,他们早过惯了安定的修炼生活,已经将隐世内宗的威胁弃之脑后。一些后起的术师,甚至认为当年与隐世内宗一战,根本就是卦演宗自己杜撰的故事。

    我师父在世的时候还好,大家迫于他的威望,表面上不敢有异议,勉强维持着团结,可是我师父一过世,所有的矛盾就开始爆发了,就连曾经受过我师父指点的薛宝林也公开指责我师父,当年占据了太多的修炼资源,间接打压了其他术师的修炼。”梁平安痛心地道。

    “修炼之人要是无耻起来,比世俗界人更加阴险。”方天佑感慨道。

    “这一方面是人心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隐世内宗和东南亚等修炼者暗中挑拨的结果。”梁平安无奈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