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一章 对战梁平安
    方天佑知道,一切都是幻阵的作用结果。刚才所见的洼地其实就是这一方池塘,而浮萍其实是供人踏足过来的柱子,鳄鱼则不是过是牛蛙所幻。

    如果一般人至此,一定会被眼前的景物所惊呆,不敢向前。可是方天佑有着神识探测,又精通阵法,却并没有幻相所迷。

    只是他刚跑出幻阵,却发现神识也感应不到赛玉娇了。显然那神秘的黑袍人,在这么短时间内已经带着赛玉娇超出了千米之外!

    方天佑来不及理会身后的幻阵,展开“登天步”,快速朝前方赶去。不一会儿,就走出了小竹林。

    “嗡!”方天佑身形刚跃出小竹林,猛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威压,以泰山压顶之势,朝自己迎头降下。

    方天佑只觉身体一沉,连忙运转真元极力相抗,同时朝着压力来源之处,打出一记“神识刀芒”!

    “隆!”空中响起一阵强大的气爆声,一股无形涟漪四散蔓延,一时间,狂风凭地而起,尘土飞扬。

    那一股强大的威压终于被击散,但方天佑却并不敢有半丝松懈,因为他已经感应到尘雾之中,一团灰色的阴影疾如迅雷地朝着自己扑来。

    速度之快,快到以肉眼的速度根本无法捕捉到它的轨迹,幸好方天佑有神识相助。神识可比肉眼更加灵敏,探测得更加精准。

    虽然探测到了灰色阴影的轨迹,看清了那是一只灰色的头簪,可是方天佑却并不敢大意,因为这只灰色的头簪非同小可,不但疾如迅雷,而且隐隐挟带着风雷之声,威力巨大。

    方天佑真元流转,全力打出一记神识与真元叠加的“拳印”,迎向那只灰色的头簪,同时又打出接连打出三张金刚符,在面前布下三道防御。

    他已经感应到,这一次面对的对手,应该是一位真正的天师!这个对手的气息不在之前地宫中见到的薛宝林之下。

    上次在地宫中,虽然说方天佑是真元消耗过多,没敢正面与薛宝林交手,当方天佑知道,就算自己当天真元充盈,也不是薛宝林的对手,能够从薛宝林手中逃脱已经算是幸运了。

    这几天方天佑经过与萧梦寒的灵魂双修后,神识再一次提升,“神识刀芒”的威力也提升了一层。

    而他自创的神识与真元叠加“拳印”,也在这段时间的实战中,进一步磨合,对真元和神识的消耗减少了,威力却进一步增强,方天佑以真元和灵魂力量各取一字,将这种拳法、拳印,命名为“真灵拳”!

    尽管方天佑知道自己的战力进步,可是他面对眼前的对手时,却丝毫不感到轻松,打出“真灵拳”后,又补上了三道防御符力。

    果然,“真灵拳”拳印撞上那只灰色的头簪,僵持不到半息,随即灰色的头簪就一举撕破拳印,去势稍级,却再次朝着方天佑刺去。

    “啵、啵、啵”很快又连续刺破了三道防御符力,好在此时方天佑也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神识刀芒”便要再一次斩出。

    哪知,那灰色的头簪却突然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后,朝来路退去。而此时,刚才第一次交手击起的尘雾才刚好散去。

    方天佑定睛看去,百米开外,正有两道人影。一道是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飘逸宽松的练功服,如同街头上打太极的老者;另一道却正是赛玉娇。

    赛玉娇无力地躺倒在一边的草地上,好在身上不见伤痕,方天佑也感应到她只不过是被人打晕,并没有受伤。

    而此时,那个练功服打扮的中年人,正伸手接过刚才刺向方天佑的那一只灰色的头簪。显然,刚才攻击方天佑的正是这个中年人,将赛玉娇挟持到这里的也是他。

    方天佑之前就锁定了他的气息,而且在这中年人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件黑袍,被随意地丢在一边。

    “真正要买下异香果和佛珠的是你吧?”那中年男子收起灰色的头簪,并没有再动手的意思,而是面无表情地看向方天佑道。

    “你就是梁平安?”方天佑并没有回答中年男子的话,却是思索着问道。

    “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之前闯进薛宝林地宫的应该就是你吧!看来你比传言的还要厉害!”那中年男子也没有正面回答方天佑的话,而是又进一步问道。

    “看来你并不像传言当中的一味痴迷于术法,也是时常关注外界动态的。”方天佑并没有直接回答薛宝林的问题,却相当于已经承认了薛宝林的话。

    “那你又是怎么猜到我的身份的!”中年男子又好奇地问道。他这一说法,也相当于承认了方天佑的判断,承认自己就是梁平安。

    “港岛术法界如今是两雄争霸,实力与薛宝林不相伯仲的,除了梁平安,还能有谁。而且这一次的拍卖会大家都知道是由梁平安背后支持的,除了他自己,有谁敢这么公开地挟持从他的拍卖会刚走出来的买家。”方天佑淡然解释道。

    “我倒是忘了,你曾经和薛宝林交过手,当然知道我不是薛宝林了。不错,我就是梁平安!”中年男子终地坦然承认道。

    “果然是梁天师,小子方天佑,见过天师!”方天佑见对方正式报家门,也郑重地拱手,算是向梁平安行了见面礼。

    梁平安见方天佑只是拱手行礼,脸上微感错愕,如果是一般人仅向他行拱手礼,梁平安肯定要怪对方无礼,不过想到方天佑刚才表现出来的战力,梁平安又觉得方天佑当得起这种自傲,有与自己行平头礼的资格,因此也就没有再计较什么。

    而是再次打量着方天佑道:“方天佑?我并没有听说有你这么一号少年英雄,莫非是近一两年才现世的后起之秀?”

    “这个其实并不重要,对吗,梁天师?你抓赛玉娇,是为了引我来这里吧?我想应该不是请我来聊聊天这么简单?”方天佑索性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并没有在梁平安身上感应到杀意,这也是为什么方天佑刚才知道了对方是天师后,还没有急着撤退的原因之一,当然,另一个原因是方天佑不想放弃赛玉娇,还想和天师正面战上一场。

    “你就不怕我是将你引诱到这里来,杀你的!”梁平安似笑非笑地看向方天佑道。

    “我自问没有做什么得罪梁天师的事情,相反在这次拍卖会上还从旁帮助了梁天师,因此我不认为梁天师有什么理由对我下手。

    况且现在是港岛的多事之秋,梁天师自顾不暇,应该不会再为自己树立敌人。相反,我与薛宝林既然有过节,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这个道理梁天师当然应该懂的。”方天佑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果然够胆识,不过最主要的是你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如此自信。经过刚才的试探,我更加相信我师父的推断是对的。”梁平安苦笑道。

    “你师父?”方天佑不知道梁平安为什么突然讲到他自己的师父,不由心中一惊。

    虽然梁平安看上去不过五十岁左右,可是方天佑知道,修炼者尤其是到了梁平安这样的天师境界,是能够延缓衰老的,梁平安实际年龄应该至少六七十岁了,那他的师父恐怕得年过百岁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境界呢?

    “没错,我师父早就料到了港岛术法界会有今天的局面,他还推算出只有能够珍视异香果,激发佛珠的人,才能够解决此次危机。”说到此处,梁平安的神情越发显露出敬佩。

    “什么?”方天佑闻言,又是一惊,难以置信地看向梁平安,却见他并不像在说谎。方天佑在修仙界时,知道卜门中人擅长占卜问卦,捕获一丝天机以趋吉避害,没有想到在港岛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存在。

    “我一直在寻找能够珍视异香果,激发佛珠的人,却一直没有找到,如今事态越来越紧急,我只好发起了这一次拍卖会,希望能够找到这个人,没有想到,今天终于让我给找到了。”梁平安目光炙热地看向方天佑道。

    “港岛术法界的危机,不过是你和薛宝林之间的争斗,你直接出面打败或是说服他。或者你们之中任意一人放弃港岛,远走他乡,不就完事了吗?”方天佑认真地说道。

    “哎,”梁平安叹息着说道,“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么简单那就好办了。可事实上港岛术法界之争,远不是薛宝林和我之间的争斗,其中还牵扯到许多方面的利益。比如东南亚不少修炼者想要入主港岛,大名鼎鼎的东南亚第一降头师阿那隆现在就已经与薛宝林勾结在一起了。”

    “什么,阿那隆果真与薛宝林勾结在了一起。”方天佑先是一惊,随即又不解地说道,“可是,据我所说,阿那隆是因为当年败于陈居斋之手,所以想卷土重来找回面子,薛宝林和他勾结,不是相当于出卖了港岛,帮外人报仇长威风吗?”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