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零章 佛光乍现
    “哼,这个赛玉娇,我看就是个花瓶,没点脑子,这个时候还上去尝试。”洪社长不满地对旁边的手下嘀咕道。

    在场不少人也都不看好赛玉娇,看戏一样的盯着台上的赛玉娇,只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或是想看一看她是如何出丑的。

    “那佛珠我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啊,你为什么还要让那个什么赛玉娇去试?”陈雁冰不解地问道。

    “就是,要试的话,你也应该亲自去试啊,以你的手段说不定真的能够激活那一枚佛珠呢。”萧梦寒也疑惑地说道。

    “没事,赛玉娇也能行的。我不想让自己曝光太多。”方天佑说道。他的眼神一直很笃定,因为他早已经探测过了那一颗佛珠,的确不是普通的佛珠。

    这颗佛珠应该是某位修行高僧留下来的东西,里面蕴含着精粹的佛力。只不过因为年代久远,佛珠外层的佛力已经流失,而内核中的佛力一般人又接触不到,因此才会看起来平淡无奇。

    但别人接触不到,并不代表方天佑接触不到,他其实刚之前的探测中就已经触碰到了佛珠内的佛力,只不过为了不暴露佛珠的秘密,方天佑又赶紧撤回了神识。

    佛力是一种很特殊的能量,并非像一般人理解的,所有吃斋念佛的人都可以拥有佛力,只有修炼佛门功法,又能够静心理佛,得到信徒的信任的人才能够修炼出佛力。

    因此佛力可以说是佛门修炼者吸收天地灵气,同时糅合了从信徒中获得的信仰之力而成的一种特殊能量。

    方天佑并不急着让赛玉娇去尝试,是因为他相信除了自己,不会有人可以激发这颗佛珠中的佛力。

    而他,因为之前已经试过,所以有十足的把握以神识激发其中的佛力。至于他要派赛玉娇上去,而不自己上去,那确实是如刚才对萧梦寒所说的那样,不想自己过多曝光,所以才让赛玉娇替自己去完成。

    赛玉娇有些忐忑地走向放着檀木盒子的玻璃柜子,方天佑根本没有教她怎么去激活,所以她只像之前的人一样,装模做样地以手触摸玻璃,试图与佛珠建立什么联系。

    “切,还以为她有什么特殊方式呢,原来也是和大家一样,不用说,一定是行不通的了!我说过,这根本就是拍卖者骗钱的把戏!”薛宝山看着赛玉娇的动作,毫不留情面地嘲弄道。

    哪知,他话音刚落,就见一道淡金色的光芒突然从佛珠上闪现,随即一道若有若无的柔和光芒笼罩在了赛玉娇身上。

    就连离拍卖台较近的人都感应到了一种柔和之力,好像被温暖的阳光照拂过一般,又仿佛浑身刚经过一场清水沐浴一般,轻松舒爽。

    被光芒完全笼罩的赛玉娇更是舒服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引得几个定力不够的人脚下一阵酥软。

    “这……”大家都感应到了这一异变,惊讶之情,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表达了。青衫老者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一抹欣喜。

    而薛宝山却仿佛一口吐下了一只苍蝇般难受,这可是真真切切地被狠打了一巴掌了。刚刚还在嘲弄人家,话音刚落,人家却成功了!

    正当众人惊异间,那淡金色光芒却又突然消失了。被光芒照耀过的人,顿时感觉到一点失落。赛玉娇则更加有点怅然若失,却又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也是和赛玉娇一样的动作啊,为什么我们没有成功呢。哎,难道真的是运气不行?”几个先前上台尝试过的人,不甘地叹息道。

    “好了,既然赛玉娇赛小姐激活了佛珠,你还不快把佛珠拿出来给人家。”

    “对啊,不是说谁激活就给谁吗?这位小姐刚才让佛珠发出了光芒,我们大家都可以做见证。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把佛珠给她。”

    有不少好事者自己一件物品都没有拍到,恨不能挑起事端,向拍卖方发起刁难,他们纷纷起哄着。

    青衫老者见状,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打开玻璃柜,将檀木盒子取出来,交到了赛玉娇手中,却又小声地问道:“赛姑娘,这佛珠非同寻常,一会拍卖会结束后,还望能够留下来和我们交流一下这佛珠的秘密。”

    “对不起,我今天还有事呢,改天有空你再联系我吧。”赛玉娇委婉地拒绝了。她已经想到,这根本就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方天佑在暗中使用什么秘法操纵下,激活了这一颗佛珠。

    现在拍卖方,或者是佛珠的主人想要问她这其中的秘密,赛玉娇自己都一团雾水,如何能够讲得出来,因此,她只有拒绝,下台后再和方天佑商量需不需要接受拍卖方的邀请。

    青衫老者本想再说什么,见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只好将话给咽了回去。

    拍卖会结束,竞拍到物品的人依照拍卖的顺序来到了台上,刷卡付账,同时领取自己竞拍到的物品。

    方天佑也满意地拿到了自己竞拍到的药材。至于地香果和佛珠则暂时留在了赛玉娇手中。为免暴露两人之间的关系,方天佑打算按照原来的计划,等出了拍卖场再联系碰面。

    因为佛珠那一百万是上台前就已经当场刷卡交钱了的,而且因为是最后一块拍卖品,所以在大家的起哄下,当场就把佛珠交给了赛玉娇。

    所以赛玉娇要取的只有地香果,而地香果又是先于其他药材拍卖的,取药的顺序也在方天佑之前。

    等方天佑拿到药材时,赛玉娇已经走到了拍卖场门口,正准备朝外走去。方天佑向萧梦寒、陈雁冰两人招呼一声,也一起朝着门口走去。

    可是等他走到门口,正准备拿出手机与赛玉娇联系时,却发现赛玉娇竟然与卢本生分开了,与另外一个黑袍笼罩全身的男子一起上了一辆普通的轿车。

    方天佑暗暗吃惊,自己在赛玉娇身上施加的精神影响,一般人绝对不可能清除得了的。方天佑不相信赛玉娇会背叛自己。

    可是自己明明和赛玉娇讲过,要她出了拍卖场后等自己的电话,可是她却不听自己的,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子上了车。

    “不对,赛玉娇好像是被劫持的!”方天佑突然注意到赛玉娇上轿车的动作十分生硬,连忙放出神识去探测。

    让方天佑更加奇怪的是,那个黑袍男子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回头看向了方天佑的方向,而且方天佑感应到这个黑袍男子身体,如同一般炙势的火焰一般,方天佑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强大气息,却无法看透对方。

    能够阻止方天佑神识探测的,要么就是这人身上有强大的法器,要么就是这人的修为高深,可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说明这个黑袍人很强大!

    “赛玉娇有危险!”方天佑蓦然腾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你们俩自己先回去!”方天佑向萧梦寒、陈雁冰甩下一句话,就匆匆朝着马路赶去,在那里迅速地拦下一辆的士,追赶着前面的小轿车。

    虽然赛玉娇只不过是自己收服的一个跟班,但这个跟班对于方天佑来说还很有用处,更何况她手里,现在还有地香果和佛珠,方天佑当然不允许赛玉娇出事。

    虽然小轿车先走了几分钟,但这种繁华地段,车辆拥堵,根本走不快。方天佑又有神识锁定追踪,所以一直吊在后面跟着,只是一时却也赶不上那小轿车。

    就这样跟踪了大约一个小时,小轿车渐渐驶出繁华街道,来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郊外。方天佑正准备让的士加速超过去拦截时,小轿车却猛然驶入了一片小竹林里。

    方天佑探测到小轿车驶入树林没多远就停了下来,那黑袍人当先下车,拉着赛玉娇朝竹林深处走去。

    下了的士,方天佑随手甩下两张大钞,急匆匆朝着小竹林赶去。的士司机收了钱,乐哈哈地掉转车头走了。

    一步踏入小竹林,方天佑猛然觉得眼前景物一换,惊讶地发现,自己并非处在小竹林内,仿佛被传送到了一片沼泽之地,四周都是泥泞的洼地。

    除了一望无际的水渍和泥浆外,每隔一米左右,就有一块巴掌大小的浮萍,由方天佑的脚下一直连续不断地延伸到远处。

    浮萍周围水面,时不时露出一双圆滚滚的大眼,仔细看时,分明是一头头仅露出脑袋的大鳄鱼!

    “哼,幻相而已!”方天佑,冷笑一声,纵身一跃,朝着最近的浮萍踏去,那浮萍竟然没有被踏烂,坚如磬石般一动未动。

    方天佑便在这浮萍上一踏,又借力继续跃向其他的浮萍,如此跃了九块浮萍后,浮萍消失,洼地也消失了,方天佑发现自己立身于一片小池塘岸边,前面仍然是不见尽头的竹林。

    回望来路,却发现刚才经过的分明就是一汪池塘,池塘中从对面有一排浮萍状的石柱一直通向这边,每根石柱间,有一两只大眼牛蛙露出一半脑袋在水面透气。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