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九章 纯粹是糊弄人
    开始时,众人都以为方天佑和赛玉娇是傻子、愣头青,现在大家才明白原来他们俩都是早想通了可以巴结上梁平安这一层,想以此受到了拍卖方的青睐,取得梁平安的好感!

    “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想到这一点,众人的胆气也壮了起来,渐渐开始有人参与到竞拍中来。

    方天佑也有选择性地又出了三次手,收购到了三种炼制丹药的良药材。因为大家都认为方天佑是得到了拍卖方亲睐的人,所以大家很少人他竞价。

    倒是霍远怀不服气,两次和方天佑竞价,方天佑也毫不客气地加价,霍怀远终究怕方天佑是梁平安的托,怕上当,加了两次价,也就放手了,没有敢和方天佑竞价到底。

    这使得方天佑得到这些药材,比预想中要便宜不少。药材拍卖完后,就到了这场拍卖会的重头戏——法器拍卖了。

    听到青衫老者说要开始拍卖法器,原本几个一直没有动作的大富豪,眼睛猛地一凝;还有几个从头到尾,都闭目养神的人,这时也猛地张开眼,露出兴奋神色,很显然他们都是冲着法器来的。

    第一件法器是一只风铃,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青衫老者介绍这风铃挂在家里,有避邪宁神的功效,起拍价七百万。

    方天佑以神识早就探测过,这一件风铃确实也算得上一件法器了。

    这一次那位洪社长又想故计重施,以七百万拍下,威胁阻止别人竞拍,可是大家的拍卖激情早被方天佑点燃,哪里还会管洪星社的威胁。

    最后还是霍远怀出手,公平竞价,以一千五百万买下了这只风铃。哪知拍卖方像是故意捉弄霍远怀一般,又拿出了另一只同样功效的风铃。

    因为已经有了一只,这一次霍远怀却没有再竞拍,结果被别人以一千万就竞拍走了。气得霍远怀脸都青了,虽然霍家不缺这点钱,但也不是这样被人挤兑的啊。

    第三件法器却是一串手链。方天佑看出这一串手链中的灵力波动却是比之前的风铃更加强大。

    除了有一个能够改善周围风水的弱化版聚灵阵外,还刻画了一道粗浅的清心符篆,长期佩戴,确实可以达到提神醒脑,改善体质的功效。

    不过这样的法器,对于方天佑来讲却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方天佑如果需要,随手就能制造出来,比起他送给姚静初的玉符、萧梦寒的养魂玉符差远了。

    这一次,手链的竞拍果然更加激烈。起拍价就是一千万,赛玉娇都有些心动了,不过方天佑没有发话,她没敢轻意竞拍,最终以两千万被他人拍去了。

    “诸位,第四件法器十分神秘,乃是一颗佛珠,具体用途,我们也还没有完全探测清楚。”青衫老者说着,拿出一只精致的檀木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果然有一颗成人拇指大小的珠子。珠子呈浅黄色,珠面光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切,你们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的东西,就拿出来拍卖。这不是拿我们开玩笑吗?”洪星社的人首先起哄。在场不少人也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诸位,据佛珠的主人说,这颗佛珠确实有着一股神异的力量,他还说如果能够遇上有缘人,宁愿将佛珠献上。至于谁是有缘人,也好辨别,只要谁能够激活佛珠上的神异力量,谁就是这颗佛珠的主人了。”青衫老者指了指手中的佛珠说道。

    “好,那你快将佛珠拿下来,让我们试一试。”不少人起哄道。

    “诸位稍安勿躁,”青衫老者虚按着双手示意众人安静后,才又接着说道,“虽然佛珠的功效没有激发,但它确实是一件法器,我们不能谁说试就让谁试。”

    “那怎么的,还有什么条件,你倒是快说啊!”底下有急性子催促道。

    “当然不是谁都可以试的,要想上台尝试激活,必须交纳一百万尝试金,无论成败,这一百万尝试金,我们绝不会退还。”青衫老者不紧不慢地说道。

    “什么,一百万?还只是尝试,要是不能激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百万!”这一次,不仅是霍远怀、洪社长、薛宝山三人,就连原本一些中间人士也禁不住对拍卖者的这种作法表示出了不满。

    “诸位,拍卖规则是佛珠的主人自己定下的,我们也不便多说什么,他还要求大家尝试激活的时候,不能直接碰珠子,只能隔着玻璃柜和檀木盒子尝试着感应里面的佛珠。”青衫老者却并不为之所动,仍然坚定地说道。

    “放屁,隔着玻璃和盒子,怎么激活法器,这根本就是梁平安那小子使出来的诡计,想套大家的钱财。”薛宝山更是大声起哄道。

    “薛先生,梁天师的住址,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如果对梁天师有什么意见,你大可以直接去责问梁天师就是了,何必在这拍卖场中大呼小叫的呢。”青衫老者见薛宝山多次发布对梁平安无礼的言论,心中也不免有气。

    “你!”薛宝山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老鼠一样,气急败坏,可是青衫老者说的又是实情,却也无法反驳,只好故作镇定地道,“哼,等我有空的时候,是要去找梁平安谈谈。”

    虽然他这么说,但大家都听出了他的语气中底气是不足的。开玩笑,去找一位天师的麻烦,换了是他哥薛宝林还差不多,他要是敢辱及天师,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那样最好了。”青衫老者冷笑一声,又接着冲台下说道,“这是我们今天拍卖的最后一件法器了。如果一百万能够激活这枚佛珠,那就是一百万赚得一件法器,如果无法激活,那也只能怪自己与佛珠无缘了。愿不愿意拿一百万赌上这一赌,全看大家自己的了。我们以举牌的先后顺序,决定上场尝试顺序,每人在佛珠前停留的时候限时两分钟。如果有人能够激活佛珠,他就是佛珠的主人,后面的人就不用再试了,想要抢占先机的,就请先举牌吧。”

    不得不说这青衫老者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鼓动性,一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大数字,但对于现场不少人来讲却是小菜一碟。

    如果能够激活佛珠,那就是白得一件法器,要知道前面几件法器可都是千万以上的啊。而且佛珠主人还说这颗佛珠具有神秘力量。

    因此,青衫老者说完,就有好几个人举了牌子,其中就包括了薛宝山,另外还有一些人也是跃跃欲试,却没有果断出手,暂时采取了观望状态。

    在青衫老者的监督下,众人都很守规矩地只是隔着玻璃柜和檀木盒子进行感应。只是他们本就对法器不熟练,又怎么能够与法器建立联系呢。

    当然不少人都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碰运气的,其结果可想而知,就连薛宝山上台后,也是毫无头绪,他又倚老卖老地在多用了一分钟时间,最后也不得不无功而返。

    “我看,这根本就是一个圈钱的圈套,什么法器,刚才打开时,大家都没有感应到它有什么特殊,现在把它放在木盒里,又锁在玻璃柜里就更加不可能有什么感应了!”薛宝山一边走下台,一边大声埋怨道。

    许多本来想上台一试的人,见到前面的人都失败了,又听到薛宝山的话,大多打起了退堂鼓。只有一两个人还不死心,打算搏上一搏,前面的人没有成功,或许是因为他们运气不好呢。

    结果后来举牌上台尝试的人,照样各自白白丢了一百万。这之后,众人就都只是互相望望没有谁再敢去浪费钱了。

    “这纯粹是糊弄人的,大家别上当了。”

    “就是,已经有十多个人上去试了。这就又是一千多万啊,大家的钱凑在一起,又可以购买到一件法器了,卖家打的好算盘啊!”

    众人纷纷埋怨起来,甚至有人忿然离场。

    “诸位,还有没有人愿意尝试一下,机不可失啊。”青衫老者却并不为所动,仍然希望鼓动着人上台。

    “你当我们是白痴啊,鬼才会再上你们的当!”洪社长愤怒地骂道。这一次在场不少人却并没有怪他的失礼,反而觉得他说得很解恨。

    就在大家认为不会再有人上当的时候,却有人举起了号牌。这一次举牌的又是赛玉娇。当然,并不是她自己要这样出风头,而是方天佑要求她这么做的,事实上,赛玉娇自己也觉得这个时候还上台去尝试,简直就是去浪费一百万了。

    可是方天佑既然要她去,她是绝对不会违背的,不管方天佑的决定是不是有道理,她都会义无返顾的上台去试。

    见到有人还要上台,大家顿时又来了兴趣,一些原本正准备离开的人,也不由得又留了下来,毕竟别说赛玉娇成不成功,光她的身段,多看两眼就已经能够饱眼福了。

    青衫老者见上来的居然是赛玉娇,不知道为什么,眼中反而露出了一丝失望。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