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八章 暗中的较量
    如果说前面的木海棠、海葵子众人或许还不会太在意的话,六百年份的灵芝,那份量可就比之前的两味药材值钱多了。青衫老者之所以同样只叫价一百万,显然是希望激起众人的拍卖**。

    “六百年年份的灵芝,所含地天灵气已经较为浓郁,接近于半灵药了。就算是在场的修炼者,应该也知道它的可贵吧,就不知道有什么人敢竞拍了。”这株六百年份的灵芝,方天佑刚才就感应到了,已经将它列入了要竞拍的名单内。

    “这株灵芝,我霍家要了!我想其他人应该不会和我霍家来争吧。”青衫老者话音刚落,又是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霍家!”这声音一起,在场许多人都发出了明悟的叹息,这一次就算再不明理的人都知道,摆明了是薛宝林一伙在针对这一次拍卖会了。

    因为薛宝林就是长期由霍家供奉着的,就如同以前的陈居斋与李家的合作关系一样。难怪霍家的语气会那么轻松却带着一股威胁。

    “一百万第一次,一百万第二次……”台上的青衫老者面色铁青,可是却无可奈何,只能不甘地倒计时。大家都能够明白他的感受,也知道这一次肯定又是一百万落拍的结局。

    “两百万!”出乎众人意外的是,这一次居然有人竞拍了,喊出了两百万的价格。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公开与霍家这么叫板!”在场人不由一惊,都循声望向了刚才举牌的地方。

    那是一男两女一伙的十五号竞拍者,看上去都年轻得狠,原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肯定是不知道霍家的背景,因此才敢这么冒失竞拍,或者是年轻人太冲动了,禁不住六百年份灵芝的诱惑。

    “年轻人,有胆识啊,我霍家看上的东西,你都敢争!”霍家前来参加竞拍的是霍仁恺的大儿子霍远怀。霍远怀并不认识方天佑,只当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霍家背景的愣头小子。

    “这里是拍卖会,本来就是竞拍的地方,难道霍家还怕出不起价格?”方天佑嘲笑道。

    他这一开口,霍远怀和众人都知道,方天佑根本就知道霍家的厉害,并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样子更像是有意针对霍家。

    “哼,那我们就竞拍好了,我就不相信你能够出得了多少钱!”霍远怀冷哼道。

    “这位先生已经出价两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青衫老者见终于有人开价,面上不由一喜,赶紧高声询问道。

    “二百五十万!”霍远怀只好举牌叫价道。

    “三百万!”方天佑也毫不示弱,马上加价。这一次大家都确信方天佑是要和霍家对上了,大家不知道方天佑哪里来的勇气,只不过双方已经僵持上了,大家也都没有再参合。

    “五百万!”霍远怀提高了声音,又再一次叫价,这一次一下子加了两百万。

    “六百万!”方天佑也紧接着提价,没有丝毫犹豫。

    “哼!”霍远怀恼怒地看向了方天佑,正准备再加提价,他旁边秘书模样的人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机,悄悄地在霍远怀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那小子可能是梁平安的托?”霍远怀惊讶地道。随即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既然自己这一伙可以有这么多托,那梁平安应该也想得到。

    “算了,让他竞拍吧,反正他自己的东西,让他自己出钱买下,搞个虚假竞拍的气氛吧。”旁边的秘书说道。霍远怀点了点头,没有再加价了。

    “好,这株灵芝就以六百万卖给十五号贵宾了。”青衫老者一锤定下了价格,心中的郁闷有所缓解,虽然这株灵芝论价格远不只六百万,但至少现在有人敢竞价,打破了薛宝林一伙的垄断。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一枚异香果,这果子,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名称,但是它能够释放出一种弥久不散的幽香,这幽香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至于其他的效果,我们暂时没有研究出来。同样的,这枚散发出异香的果子,也是一百万起价!”

    青衫老者再次介绍起了手中的拍卖品。不过,这一次却连他自己都没有了底气,如果说刚才的灵芝有人敢得罪霍家竞拍,那是因为六百年年份的灵芝太过珍贵的话,那这一枚异香果,就是一枚根本对修炼者毫无帮助的果子了。

    谁会没事花一百万,买一枚只会散发香气的果子呢,如果要香,一百万不知道可以买多少名牌香水了,更何况修炼者大多不喜欢在自己身上留下特定的味道。

    “切,梁平安现在是捉襟见肘,没有东西可卖了吗?随便拿一枚添了香料的果子就叫嚣着要一百万,谁要是嫌钱多,花一百万买这么一枚毫无实用的果子,我洪星社倒可以找他去借点钱花花了。”青衫老者刚介绍完,之前说话的洪星社的那位竞拍者马上嘲弄起来。

    他这话当然说得在理,可是人家这是竞拍,也没有强迫谁买,他这样威胁叫嚣可是摆明了要针对拍卖方的,可是联想到他之前的表现,大家知道了他的后台,也就明白他这是故意要这么做了。

    “一百五十万!”哪知他话音刚落,一个优雅的女人的声音就在拍卖场中响了起来。

    “是她?”有认出竞价的人身份的,都是饶有兴趣地打量起这个奇异女子来。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竞价,看来有好戏看了。

    “赛玉娇,我这是故意和我洪星社抬杠吗?”那洪星社的人腾身站起,不悦地看向赛玉娇道。

    “洪社长,瞧您这话说的。就算我敢踏平了洪星社,也得顾及你们背后的正主啊。不过,我也是女人,和普通女人一样,都对于异香有浓厚的兴趣,因此这枚异香果,我是当仁不让了。如果洪帮主也和我们女人一样,想要异香果,可以尽量出价啊!”赛玉娇的声音仍然优雅,落落大方,却又绵里藏针。

    她说可以踏平洪星社,摆明了说这位洪社长和他的洪星社,她赛玉娇还不放在眼里,却又说顾及他们背后的主使,表明了对薛宝林还是服软的。

    洪社长知道赛玉娇所言非虚,自己洪星社还真不是这赛玉娇的对手,更何况女人爱香是人之常情,他一个男人又怎么好真的去和她计较呢。

    “哼!”洪社长只能闷哼一声,气鼓鼓地坐回了沙发上。

    “一百五十万,还有人加价吗?”青衫老者又在台上鼓动道。

    这时当然没有人愿意再竞价了,如果谁再参合进来。不但要得罪了洪星社,还会得罪赛玉娇这个难缠的女人。

    因为洪社长分明是在威胁众人不可以买这东西,而赛玉娇又摆明了对它感兴趣,谁再竞拍就是把两方都得罪了。

    不出所料,这枚异香果最终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被赛玉娇给拍下了。其实赛玉娇自己也犯糊涂,根本不知道一百五十万买下这异香果有什么价值。

    但因为是方天佑暗示她竞拍的,她也就没有丝毫怀疑地举了牌子,至于女人喜欢香水的理由,当然是她自己想的,倒也说得合情合理。

    方天佑要拍下这异香果是因为他认出了这一枚果子,是修仙界所说的地香果。地香果确实如青衫老者所说并不是什么灵草,也不具备增进修为的功效,仅仅能够散发出持久的幽香。

    可是如果被修仙者得到,却能够与其他两味辅助药材一起炼制出‘地香露’。“地香露”是一种修仙界非常普遍的香水,女性修炼者最为喜欢出门喷点“地香露”。

    那种幽香,淡雅出尘,经久不衰,比人工合成的香水不知强上多少倍,除了当普通香水用外,还有安神醒脑,祛除蚊虫的功效,而且只要滴上一滴,如果自己不去刻意清洗的话,香气可以保持近一个月。

    虽然这一枚地香果已经开始枯萎,但里面所含的香气成份还在,方天佑完全可以炼制不少的地香露。

    他之前就想过,给姚静初、萧梦寒炼制修仙界香水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他自认为最难找的,也是最好的炼制材料。

    拍卖完“地香果”后,接下来又连忙拍卖了十余种药材。由于方天佑和赛玉娇的参合,打破了薛宝林一伙的垄断,众人见方天佑两人拍卖到东西后,也并没有什么事。

    洪星社也好,霍家也好,只能吃瘪,却不敢再有过激反应,大家这才想到,这一次拍卖会,幕后真正的大老板,可是与薛宝林齐名的梁平安。

    洪星社、霍家,甚至是薛宝山,也都只敢嘴巴上叫嚣,根本不敢过分激怒拍卖方!大家终于意识到,参与竞拍不断可以得到好东西,还可以趁机亲近梁平安!

    这可是一个向梁平安示好的机会啊,难怪那个年青人方天佑敢最先顶住压力竞拍,难怪以赛玉娇那么精明的人,居然也会为了一枚异香果与洪星社作对!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