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六章 魅力太大了
    “方先生,咱们有话好好说。我知道这一次是我这个混账儿子不对,不应该到处惹是生非,更不应该招惹你。可是您是强大的术师,我们父子俩却只是凡人两个,就算您杀了我们父子俩,对于您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卢本生打完自己儿子,又壮着胆试探着对方天佑说道。

    “可是,留着你或是留着你儿子,也不见得对我有什么用处啊。”方天佑悠闲地轻敲着沙发说道。

    “有,有,当然有用。我们可以给你更多的钱,还可以为你赚钱。我知道你是术师,不贪恋世俗金钱,可是你们购买修炼资源,也是需要世俗的人力物力的不是?”卢本生见方天佑并没有急着动手,心中又升起一线希望。

    卢俊臣捧着红了五个指印的脸,却顾不得疼痛,连忙附和着点头。

    “哦,你认为多少钱可以买你们父子俩一条命呢?”方天佑淡然道。

    “这,哦,我可以将我持有的港岛金皇娱乐公司一半的股份送给方先生。这样,方先生不但白得数十亿资产,而且今后每年还能分到数亿的利润。”卢本生一听方天佑口气有些松动,哪里还敢犹豫,立马开出了自己认为最大的价码。

    “数十亿资产?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建议。”方天佑思索着道,语气中却并没有多少惊喜。

    “是,是,最主要的是,我还可以帮你收集一些修炼资源的。我知道你们修炼者忙于修炼,没有过多时间亲自去收集资源。”

    卢本生见方天佑目光、神态仍然是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心中更加忌惮,暗叹这年青人果然不是一般的修炼者,对方天佑说话的语气也越发恭敬起来。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为我办事,我就暂时不动杀机了。”方天佑语气缓和了下来,让卢本生父子顿时如释重负。

    “不过,我暂时信不过你们父子俩,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枚毒药丸,给你儿子服下。如果一年之内,你安份守已,我自然会给你解药。如果有二心,一年之后必定毒发,神仙也救不了。”方天佑说着,摸出一颗黑色药丸,起身喂入了卢俊臣嘴中。

    卢俊臣内心虽然想反抗,却并不敢移开嘴巴,只能乖乖地将药丸吞下。卢本生知道无法阻止,也是欲言又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卢俊臣服下毒药丸,好在方天佑说过,只要一年时间,就会帮他解除。

    “明天我要参加一个拍卖会,你给我准备好手中所有可动用的资金,以备拍卖会中竞拍的需要。”方天佑又转身看向卢本生道。

    “行,我一会就去交待,明天保证准备到位。”卢本生连声答应道。

    “好了,你跟我走吧。我还有话问你。”方天佑又转身对赛玉娇说道。

    “嗯,”赛玉娇乖顺地点了点头,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兴奋,见方天佑朝着门口走去,她又快步走到前面,为方天佑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赛小姐!”办公室门外,于冀龙的三个徒弟,一起挺起了胸膛,恭敬地对赛玉娇打招呼。虽然赛玉娇浑身充满了诱惑,可是于冀龙早就告诫他们,赛玉娇并非普通人,如果敢对她有非分之想,只怕到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嗯,辛苦你们了。”赛玉娇淡然应答一声,却又恭敬地看向了身后。

    三人这才发现赛玉娇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而赛玉娇似乎是帮这个人开门的。三人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什么人这么大架子,竟然让赛玉娇亲自开门。

    当三人看清跟在赛玉娇身后的竟然是方天佑时,都不由脸色大变。方天佑在机场给他们师徒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让他们此时想起都是一阵后怕。

    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又再一次碰到了方天佑。更让三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三人一直在办公室外面站岗,作为除了港岛金皇娱乐公司自己保安外的第二道防线。

    他们三人都确信,没有玩忽职守,哪怕一只苍蝇都没有飞进过办公室,更别说一个活生生的人了。那这个年青人是怎么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跑进办公室的!

    难道卢本生父子说过的,要来找港岛金皇娱乐公司麻烦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可是这个年青人,仿佛一个刚参加完会议的董事一样,悠闲地走出了办公室,根本不像是一个来讨债的啊。

    “已经没事了,你们可以进去找你们师父了。”方天佑扫视了一下三人,淡然说道。三人被方天佑这一扫视,却有如被猛兽盯上一样,浑身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等三人缓过神来时,却见方天佑已经和赛玉娇踏入了下楼的电梯,三人面面相觑,一阵愣神后,才想起赶快进去看看师父怎么样了。

    方天佑带着赛玉娇下楼,边走边询问一些港岛术法界的事情。毕竟赛玉娇也是老港岛人,而且凭借着她自己的一身媚惑术应该结识有不少人,消息来源当然广泛可靠。

    更主要的是,赛玉娇绝对不会对方天佑有所隐瞒,因为此时的赛玉娇已经完全被方天佑给“魅惑”住了。

    赛玉娇的“媚惑术”不过是通过语言和肢体动作,展现自己的妩媚性感,扩大自身的吸引力,以此影响迷惑敌人的心智而已。

    方天佑见识过修仙界中比赛玉娇的“媚惑术”更高端的“狐魅术”,对付起赛玉娇的“媚惑术”来当然更加得心应手了。

    因此方天佑不但没有着赛玉娇的道,反而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释放出自己先天道基初成后无形中给人的亲和力,并以神识对赛玉娇施加影响,给予精神暗示,将自身的吸引力极力地放大,成功地在赛玉娇脑海里打下了烙印。

    当然,这其实也是赛玉娇自识恶果,如果不是她施展“媚惑术”,企图控制方天佑的灵魂,而主动接触方天佑的神识的话,方天佑也不会这么轻易成功。

    现在被方天佑反过来“魅惑”了,从此之后,方天佑就是她最崇拜、最敬爱的人,为了他,哪怕让赛玉娇上刀山、下火海,她都会义无反顾。

    赛玉娇知道的事情果然不少。从赛玉娇口中,方天佑知道在港岛术法界,梁平安比薛宝林的口碑要好许多,并不是如周畅所暗示的,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而且赛玉娇还知道,周畅之所以对梁平安不满,是因为陈居斋在世时,曾经多次指点过梁平安,周畅一直认为自己不如梁平安,是因为陈居斋偏心外人的缘故。

    赛玉娇还探听到薛宝林这段时间的确与一群国外的术师来往密切,还以利相诱拉拢了不少的港岛术师。

    走出港岛金皇娱乐公司,方天佑又交待了赛玉娇几句,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后,方天佑就打发她先行离开了。

    赛玉娇临走前,那真是一步三回头,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仿佛热恋中的情侣甜蜜约会后要各自回家一样。

    方天佑开始后悔自己这样的反“魅惑”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头了,搞得自己魅力太大了。

    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后,方天佑联系杨智全等人,这些家伙竟然不知道累,还在外面看夜景,连萧梦寒都被几人劝导着玩疯了。

    “天佑,你再不看夜景就可惜了,从明天开始港岛夜间会有雷暴雨呢。”杨智全还一个劲地鼓动方天佑尽快赶过去。

    方天佑见大家都在,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不过在出发之前,他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安岩,想互相交流一下一天获得的新情况。

    “方天佑,是你啊。怎么样,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安岩见到是方天佑打电话来,十分高兴。其实他一直想打电话给方天佑,又怕影响方天佑修炼。

    “我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呢?伤势怎么样了?”方天佑问道。

    “多亏了你的药丸啊,修炼了一整天后,伤势基本上稳定下来,修养几天就会好了。”安岩感激地道。

    方天佑又将自己这一天从周畅、赛玉娇口中获得的一些情况,捡一些简要地告诉了安岩。安岩对于方天佑的打探能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因为以“龙盾”那么多人手,今天竟然并没有获得什么新的消息。不过安岩也提到了一点来自港府和华夏高层的消息。

    港府和华夏高层已经成了默契,如果术师界失控,影响到港岛的民生与经济,那港府和驻港军队绝对不能坐视不理,不排除与术法界撕破脸的可能。

    当然,如果这样做,难免要受到外国正府以及国外修炼者的诟病,而且一样会导致港岛的混乱,不到万不得已,港府和华夏高层也不想走这一步。

    “如此美丽的一座城市,如果经历动荡,那就可惜了,我是不是应该来些大动作呢。”方天佑放下手机,打量着眼前高楼林立,灯红酒绿的城市,自言自语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