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五章 媚惑术(下)
    赛玉娇的“媚惑术”施展起来,就连旁边因为吃惊而起身惊呼的卢俊臣父子也看得神情恍惚,一时忘记了方天佑是来找自家麻烦的。

    于冀龙虽然尽量地保持着清醒,可是他一时也是呆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既希望赛玉娇媚惑住方天佑,又担忧方天佑还有后招,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帮着赛玉娇一起对付方天佑。

    赛玉娇“媚惑术”针对的方天佑,所承受的媚惑,比卢本生三人更是强大不知多少。可是方天佑却并没有被她所媚惑。

    虽然方天佑现在的修为还只是筑基期,可神识已经十分强大,灵魂意识很难受外来影响。而且方天佑可是经历了转世的元婴期高手,心志之坚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当然不会轻易受人媚惑术。

    在修仙界,有个叫“天狐门”的帮派,他们的狐魅术,比这赛玉娇的“媚惑术”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方天佑当年和他们门派的玉狐仙子交过手,见识过她的手段。连玉狐仙子都魅惑不了方天佑,赛玉娇这点“媚惑术”又算得了什么。

    因此,赛玉娇所修习的魅术虽然威力不容小觑,可在方天佑眼中,却丝毫没有效果。不过,为了弄清楚赛玉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方天佑还是决定假装中招。

    见赛玉娇做出“请”的姿势,方天佑的冷酷的神情也渐渐缓和了下来,犹豫了一阵后,终于是迈步走到了茶几旁边。

    “小帅哥,请!”见到方天佑的变化,赛玉娇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优雅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放下茶杯,将目光投向方天佑。

    方天佑也慢慢地抬起茶杯,一饮而尽。茶水入腹中,方天佑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呼吸开始微微有些变化。

    看不出是来寻仇闹市的,反而有点像是来相亲的,而相亲的对象正是赛玉娇,所以他看向赛玉娇的眼神便有些羞涩、腼腆与紧张。

    “哼,任你有什么诡异密法,中了我的媚惑术后,还不一样拜倒在我石榴裙下,任我摆布!”赛玉娇敏锐的察觉到方天佑的变化,心中暗喜不已,更加卖力的发挥着自己的魅惑之力,缓缓起身,迈着婀娜妩媚的步伐,缓缓走向了方天佑。

    行走之间,旗袍裙脚扯动,不时露出高挑的性感美腿,甚至还有半截腿之根部的蕾丝,任何男人看了都会觉得血脉喷张。

    就连一旁的卢本生父子和于冀龙也被波及,于冀龙赶紧闭上了双眼,宁神抗拒,卢本生交子则目光痴痴地看向赛玉娇,眼看就要扑上前来,却被路过的赛玉娇不着痕迹地点倒。

    方天佑并不点破赛玉娇,摆出一副想看又强行克制的样子,最后终于禁不住将目光停在了赛玉娇的身上。

    “怎么样,茶好喝吗?”赛玉娇轻轻地将方天佑按坐在沙发上,自己也顺势坐在了方天佑的大腿上。

    她不敢确定方天佑现在是不是已经完全沉迷,因此并没有急于求成,很好的掌握住了节奏,她深知如果现在太过着急的话,很容易让对方产生警惕,那到时就会功亏一篑了。

    “好喝,味道很好。”方天佑有些僵硬地抱着赛玉娇,眼中闪过一抹灼热,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那,姐姐,美吗?”赛玉娇嫣然一笑,在方天佑身上扭动着腰肢,有意无意地碰撞着方天佑身上的敏感部分,一双玉臂顺势挽住了方天佑的脖子,整个人看起来,当作是风情万种,妩媚到了骨子里。

    “美!”方天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狂热,呼吸急促得仿佛要吐出火来,双手不再生硬,开始在赛玉娇上下移动

    见到方天佑的这些表现,赛玉娇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正是男人们被自己成功媚惑后的正常反应,虽然这个男人意志较为坚定,反应不如别的男人那么强烈。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真诚地告诉我,你想要姐姐吗?”赛玉娇在方天佑嘴边吐气如兰,声音更是充满了诱惑。

    “想!”方天佑的声音像是在呻吟,充满**的双眼,听话地看向了赛玉娇的眼睛。

    赛玉娇脸上的笑意更浓,美目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外人看来仿佛一对情侣在深情地对视。

    方天佑却知道赛玉娇绝不是一个温柔的情人,她眼中闪动的光芒确实吸引人,充满着无尽的风情,让人沉醉,让人着迷,而你一旦着迷,就只有成为她的俘虏,再难自拔。

    赛玉娇很为自己的“媚惑术”感到自豪。这一次为他卢家永久解决了麻烦,至少可以轻松地入帐一千万,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年青人,身上似乎藏着不少秘密,尤其是他刚才那现身的秘法,只要俘获了这个年青人,她就又可以多一项技能了。

    可是猛然,他发现这个年青男子的眼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由沉醉,变得清醒,那目光之深邃,让赛玉娇有如看到星河、大海一般。

    “这,怎么会这样!”赛玉娇心头闪过一丝惊慌,她很想避开方天佑的目光,却发现方天佑的目光仿佛有强大的漩涡磁场一样,让她无法逃脱。

    赛玉娇心底暗自吃惊,她想呼叫于冀龙等人帮忙,却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不听使唤,一点一点地迷失在方天佑那星河、大海般的目光中。

    只是这种迷失,却并没有让赛玉娇感到害怕,反而感到一种安全、舒爽。这种舒爽让她渐渐闭上了眼,可是她的心却渐渐沉醉。

    于冀龙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却看到赛玉娇仍然坐在方天佑的大腿上,两人还保持着亲侣亲热般的那种暧昧姿势。

    按理说,刚才这个年青人似乎已经中招了,赛玉娇如今的情况应该是已经得手了才对,可是为什么赛玉娇还被这个年青人抱着呢。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口出声问一问赛玉娇,情况怎么样了。可是,他又怕他一出声,影响了赛玉娇的“媚惑术”。

    “嘤!”正当于冀龙左右为难,忐忑猜测的时候,赛玉娇却发出了一声千娇百媚的娇呼,仿佛女人最舒爽的时候发出的愉悦的呼喊,听得于冀龙都是心神一阵摇曳,连忙再次闭上了眼,运转内力调息。

    赛玉娇便也在这个时候缓缓睁开了眼。乍一开眼时,她的目光不再迷茫,不再沉醉。可是当她看见搂抱着自己的方天佑时,目光立马变得充满了痴迷和崇拜,就像最疯狂的粉丝,看到了自己最喜爱的明星一样。

    “你可以自己站起来坐好了。”方天佑淡然说道。

    “是!”赛玉娇难得的俏脸一红,有些迷恋不舍地离开了方天佑的搂抱,乖乖地在方天佑旁边的沙发上坐好,仿佛她不是来为卢家做保镖的,而是以情人的身份陪着方天佑一起来喝茶会友的。

    于冀龙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将双眼睁开来,却发现两人说话的语气神态不对。这个年青人根本没有被媚惑术的样子,倒是赛玉娇的态度变得无比的柔情温顺。

    “把他们两个弄醒吧。”方天佑指了指卢本生父子,对于冀龙道。、

    “啊……哦。”于冀龙见方天佑说话如此之清晰,更加确信他没有被媚惑,不由脸色大变,既然他没有被媚惑,那就说明赛玉娇也在这个年青人手中栽了跟头,难怪她的态度会来一个这么大的转变,变得如此温顺。

    想通了这一点,于冀龙浑身一振,看向方天佑的眼神越发忌惮,连忙应答着起身,在卢本生父子拍捏几下,将两人拍醒。

    “我说过,我自己来的话,就不是拿钱这么简单了。说吧,你们父子俩的性命,我要取一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黑发人送白发人呢?”方天佑冷然扫视着卢本生父子道。

    “什么,你……”卢本生父子两人刚刚醒来,还没有认清眼前的形势。两人看了看赛玉娇,发现她像一个乖媳妇一样坐在方天佑身边,一脸崇拜地看向方天佑,根本不理会他们父子两的目光。

    两人又看向于冀龙,于冀龙却苦笑地说道:“我说的在机场一招打伤了我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位方先生了。”

    “啊,这!”卢本生父子俩的心刹时沉到了谷底。如此说来赛玉娇也肯定是失守了。没有想到这个年青人如此可怕!

    “爸,爸,我不想死啊!爸,你,一定要成全我啊。”卢俊臣回想起方天佑刚才的话,立马慌了神,一把抓自己卢本生的手哀求道。

    从小到大,自己想要什么,父亲都会成全他,这也让卢俊臣养成嚣张跋扈的臭脾气。没有想到今天终于惹上了大麻烦。

    “混账东西!”卢本生一巴掌狠狠地抽向了卢俊臣。他没有想到自己全力呵护的宝贝儿子,在这关键时刻竟然如此自私。

    眼前的年青人说过只要父子死一人,卢俊臣要卢本生成全他,不就相当于说要卢本生死,而让他卢俊臣活吗?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