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四章 媚惑术(上)新年快乐
    方天佑现在的身份确实特殊,与“龙盾”有关系,却又没有公开的官方身份,因此方天佑既没有否认自己代表华夏官方,也没有肯定自己代表华夏官方。

    “哎,如今梁平安和薛宝林都已经各成势力,要想说服哪一方放下,都是不可能了。”周畅担忧地道。

    “对于他们两个的为人,你怎么看?”方天佑又问道。

    “我师父曾经私下对我评价过两人。说梁平安是一个真正能够静心修炼的术师,而薛宝林则有领导才能,有枭雄之心。”周畅道。

    “我曾经和一位疑似薛宝林的人交过手,他修炼的是不是阴寒法力?”方天佑试探着问道。他没有直接说薛宝林修炼的是阴煞邪气。

    “你和他交过手?”周畅闻言又是一惊,“没错,他修炼的确是阴寒法力。而且施展出的术法也以诧异刁钻见长。他为人固执,方先生应该没有说动他吧?”

    “要是能说动,也用不着动手了,”方天佑不便向周畅明说两人交手的原因,只能含糊地说道,“对了,梁平安既然是专注于修炼,我们是否可以从他身上下手劝导呢?”

    “梁平安为人平和,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说动的人。”周畅道。

    “能不能说动,总要试一试,你将我引见给他。”方天佑坚定地道。

    “这个,方先生,实不相瞒,我和他有过节,我不方便为你引见他。”周畅支吾着道,“梁平安不但拿了我师父不少的修炼资源,还偷学了我师父几样绝技。我多次与他理论,还和他的徒弟们打了起来,最后被梁平安一掌赶了出来”

    “哦,还有这一层怨隙吗?那你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去找他。”方天佑又道。

    “现在两派争斗厉害,他很少固定在哪里修炼。不过,你也不用去找,明天有一个拍卖会,就是梁平安一伙幕后主持的,或许在拍卖场,你就能见到他,至少也能从旁问出他的消息。”周畅说着。

    “拍卖会?”方天佑想过吴庸也曾经说过明天会有一场拍卖会,和周畅一对地址,果然是同一个地方。

    送走了周畅,方天佑有些期待起明天的拍卖会了,既可以拍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又可以趁机探一探梁平安的消息。

    不过想到拍卖会,方天佑又想到了周畅说这场拍卖会不限于修炼者参加,以现实资金参拍,并非像有些修道者交流会一样以物易物。

    “我现在的流动资金也就是个两千多万,不知道够不够,看来,是收点旧帐的时候了。”想到钱财,方天佑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港岛金皇娱乐公司的少董,卢俊臣。

    “三天时间已经到了,我的银行卡还没有动静,你以为我说过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不会真的上门讨要吗?”方天佑面色一寒,随即走到路口拦下了一辆的士。

    港岛金皇娱乐公司三十六楼的董事长办公室,豪华气派,面积足有一百多平方,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套房子了。

    除了与普通办公室一般无二的办公桌椅,书柜,会客沙发、茶几等外,还有一个大型吧台,里面摆设有各式名贵洋酒。

    不过此时办公室的四人却并没有喝酒,而是在品着香茗。四人当中,三男一女。女子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皮肤白皙,雍容华贵,头发盘着。插着一根玉钗,着一身青花瓷色旗袍,将腰肢衬托得越发纤细,上身和下身形成了一条夸张的s型曲线,身材好得爆表,散发出极度的诱惑。

    三男之中,一个是两鬓微白、面容严峻男子,一个是身材发富的中年男子,另一个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港岛金皇娱乐公司的少董卢俊臣,此时却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嚣张跋扈,老实地坐在下手位,不时地给在场三人倒茶。

    当给那性感女子倒茶时,卢俊臣的目光忍不住在她的胸前和腹下停留数秒,那性感女子有所察觉,倒也并没有责怪,反而抿嘴轻笑,惹得卢俊臣更加神授魂予。

    卢俊臣旁边的发富中年男子,本也是不时地偷瞟性感女子,当他注意卢俊臣对性感女子的眼神时,脸上便露出一丝不悦又似乎带着几分忌惮。

    “咳,犬子这一次的事情,还有这一段时间我金皇娱乐的事情,真是全仗两位了。”发富中年男子轻咳一声,举起茶杯朝那性感女子和面容严峻男子说道。

    “卢董,真是客气了。全仗赛玉娇妹子的威名,我是什么事也没做,白白沾了她的光了。”那面容严峻男子端起茶杯,这才第一次看向那个性感女子。

    只是他的眼神却与卢俊臣两人截然不同,他的眼神中没敢有惊艳的神情,反而似乎在凝神戒备着什么,眼神在性感女子身上一瞥而过,不敢过多停留。

    “从卢少的描述来看,那小子应该是一个修为不低的武道高手,而且敢在港岛地盘上公开敲诈三千万,应该是有点背景的。只是,三天就要过去了,也没见那小子上门,估计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敢来了吧。”性感女子优雅地品了一口杯中的香茶道。

    “那是,那是,有两位在,哪还有修炼者敢不长眼睛,跑来瞎闹啊。他要是敢来,正好让两位抹杀了他,为我卢家永决后患。”发富男子说道。这发富男子当然就是卢俊臣的父亲,港岛金皇娱乐公司的董事长卢本生。

    “是吗?”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在办公室响了起来,随即一道身影从那排高大的书柜后走了出来。

    “你……”卢俊臣、卢本生和那个面色严峻的男子都同时惊讶地站起了身形。卢本生吃惊是因为他知道书柜后并没有什么暗门,那这个人是怎么跑到书柜后,从书柜后走出来的呢。

    卢俊臣和那个面色严峻的男子站起身来,则是认出了来人,正是方天佑。卢俊臣在酒楼就被方天佑打怕了,如今看他突兀现身,本能地起身就要逃跑。

    而那个面色严峻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方天佑在机场遇到的通臂拳王于冀龙。这段时间港岛并不太平,于是卢本生便通过熟人拉线,聘请于冀龙来充当一段时间保镖。

    没有想到于冀龙一出机场就受了伤,而卢俊臣又惹了强敌,为了保险起见,卢本生才又邀请了那性感女子一起来保护卢俊臣和金皇娱乐,应对这三天的威胁。

    于冀龙见方天佑现身,顿时明白卢俊臣父子所说的,敲诈金皇娱乐三千万的人,就是方天佑了。于冀龙在机场就吃了方天佑的亏,如今见他身法诡异,更加畏惧,竟然也像卢俊臣父子一样站起身来。

    赛玉娇见方天佑居然在自己毫无感知的情况下,进到了办公室,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随即镇定下来,暗骂于冀龙三人没用。尤其是于冀龙,卢本生父子害怕倒也罢了,你于冀龙身为一个先天武者,怎么也这么怂了。

    就算这小子现身得诡异,那也只能说他擅长于某类诡异的身法而已,并不见得他战力就比你于冀龙强多少啊,再说还有我赛玉娇在呢。再不济,咱们两人联手,还能怕了谁去。

    赛玉娇埋怨归埋怨,但三人已经站了起来,赛玉娇也没有办法,只能让自己保持镇定,微笑地看向了方天佑。

    “我还以为卢少得罪的是一个糟老头呢,原来是一个小帅哥啊!既然大家都是修炼者,何必闹得那么尴尬呢,有什么事摆在台面上说不就行了,来,先喝杯茶吧。”

    赛玉娇声音如娇似嗔,说的话虽然正常,但语调却如向情郎撒娇一般,让男人听了有种骨软心酥的感觉。

    不但如此,她说话间,还一边摆弄着茶几上摆放的茶具,泡茶,烫杯,倒杯……动作如行云流水,显然在茶艺方面还是颇有心得的。

    “请。”数息间,茶成,寒玉娇淡淡的吐出一个字,伸手优雅地指了指茶杯,殷切地看向了方天佑。

    如果换一个人在此,极有可能会被她这一套优雅动作给迷住,要知道,赛玉娇刚才那一番动作可不是无的放矢。

    赛玉娇的修为也只不过在大师中期,在港岛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她的修为境界高,而是因为她修炼的功法奇特。

    她修炼的是这世上有一门特殊道法,叫做“媚惑术”。“媚惑术”本身不论男女老少皆可修习,但施展出来效果最佳的还是美丽性感的女子。

    刚好,赛玉娇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她从小便修习“媚惑术”,经过二十余年的坚持修习,现在她已经能够将“媚惑术”融合到平常生活中,普通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自然而然的散发着魅惑,心志不坚者看到她之后不用多久就会彻底迷上她。

    当然,那还只是她平时的状态,刚才倒茶过程中,不论是动作还是说话,她都有意地施展起了“媚惑术”,其魅惑的程度可比平时提升了数倍!

    ps:新年快乐,狗年行大运!跳子琪qq书友群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