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三章 周畅的疑虑
    既然李梦佳不想让人认出,方天佑也刻意转过了身体,以背对向店门口,不想让李梦佳发现自己。

    “怎么?又碰到老熟人了?”萧梦寒看出了方天佑细微的动作,不禁开口问道。

    “是的,不过她既然遮挡得这么严实,说明不想被人发现,我也就假装没有看到了。”方天佑说道。

    “大堂经理,有没有人来这里卖钻戒啊?”李梦佳刚好问到那张经理道。

    “我们店是卖钻戒的,人来这里当然是买钻戒,哪里会有人来卖钻戒,和我们抢生意啊!”张经理不耐烦地说道。

    刚才虽然得罪了霍植彰,却并没有讨好到霍植冲,张经理心里正烦着呢,哪里还耐烦和李梦佳多说,更不可能对外人扯出霍家兄弟之争来。

    “那,那你们霍少,霍植彰人呢,有人说在这里看到过他!”李梦佳见张经理不肯说,索性直接问道。

    “霍少?我们霍家少爷只有一个霍植冲,霍植彰是谁?我们不认识。”张经理傲慢地道。

    “你,以前霍植彰来这里,你们可不是这态度的!”李梦佳气愤地道。

    “以前?你到底谁啊,你来店里到底想干嘛?把墨镜摘了我认认!”张经理狐疑地看向李梦佳道。

    “经理?顾客挑好了珠宝,我们要按霍少的意思,打九折吗?”这时,一位收银员冲着张经理这边喊道。

    “打,打,打,能不打折吗,这可是咱们霍植冲少爷当众讲出来的!”张经理回头高声答道。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宣传的机会。

    “天佑,我们已经选好了,结完帐就可以走了。”杨智全朝方天佑所在的休息区这边挥了挥手道。

    “打九折,很划算啊,方天佑,你要不要帮梦寒买一件啊。”张雨碟经过这几天后,对方天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况且杨智全刚才又帮她买了对金耳环,让她心情大好。

    听两人喊出声来,方天佑知道要暴露了,索性转身说道:“梦寒说不要,你们选好了就行。”

    果然方天佑一转身,李梦佳露出的半边脸上,便是露出了些许尴尬。方天佑却并不露声色,只是对萧梦寒和陈雁冰小声说了一句,到外面透透气,就起身朝外面走去。萧梦寒和陈雁冰知道他只怕是要找那个蒙面女子有话说,便由他一个人出去。

    “小姑娘,你到底是谁?”张经理却再一次逼问起了李梦佳。

    “你们的一个顾客而已,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顾客的吗?像审讯一样!”李梦佳甩下这句话,便也朝着店外走去。

    “方,方先生。”店门外的一个角落里,李梦佳赶上了方天佑,有点尴尬地打招呼道,她深知方天佑不是普通人,自己的墨镜和鸭舌帽不可能瞒得过他。

    “你找霍植彰?你们俩什么关系?”方天佑面无表情地问道。

    “他,”李梦佳犹豫了一会,终于深吸了一口气道,“他是我的未婚夫!”

    “什么,未婚夫吗?你家里人给订的亲?”方天佑问道。

    “我们是自由恋爱,当时霍家和我两个伯父、还有爷爷都默许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可是就在准备订婚不久,霍家突然发生变故,植彰的母亲被人检举说是生活不检点,随后又爆出亲子鉴定时,霍植彰根本不是霍家血脉!

    经过这样的打击后,霍植彰没有胆量再接受我的爱,而李家也禁止我再和他来往。”李梦佳痛苦地道。

    “可是你却仍然深爱着他,不想放弃他是吗?”方天佑又问道。

    “是的。对不起,方先生……”李梦佳没由来地道了一声歉,因为她知道爷爷和两位大伯的意思,都是想用她来讨好方天佑,留住方天佑,可是李梦佳表面上答应,心里却是一直忘不掉霍植彰的。

    “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希望你能够尽快获得你的幸福。”方天佑微笑着拿出了从霍植冲手中抢来的首饰盒,里面是霍植彰拿来卖的钻戒。

    霍植冲刚才急匆匆走忘记拿了,不过当他看到修蓝的惨状后,估计也能猜到她是在方天佑手上吃了亏,肯定不敢来找方天佑要回首饰盒了,反正这首饰盒本来也不是他的。

    “这是……”李梦佳疑惑地看向方天佑道。

    “这是霍植彰刚才想在这家珠宝店当押的钻戒,据说他妈妈出车祸住院了,现在急需要钱。”方天佑说道。

    “什么,真有的人撞了他的母亲?”李梦佳闻言脸上大惊,“这,那这个钻戒怎么会在方先生手中,是你赎出来的吗?”

    “算是我赎出来的吧,但是我没有花钱。我想还是你替他保管吧。不过你现在要做的或许是尽快找到他妈妈住院的地方,帮他妈妈度过难关。”方天佑提醒道。

    “对,对,谢谢方先生,我,我马上让人查。”李梦佳连忙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你帮我通知周畅,就说我有事找他,让他来找我。我的手机号码你也可以告诉他。”方天佑朝李梦佳交待道。

    “好的,我知道。”李梦佳连声答应。她根本没问方天佑为什么要找周畅,她只知道照方天佑的话去做,准没错。

    方天佑满意地点了点头,便朝着珠宝店正门走去,萧梦寒等一群人正从里面出来。不得不说女人购起物来真的不知道累,张雨碟、徐冬蕾两人明明已经有了满满的“战利品”,还坚持要再看几家。

    出了珠宝店,大家只好又接连逛了几个商场,一直逛到了接近天黑时分,大家准备找地方吃饭时,方天佑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畅到附近来找他了。于是方天佑又再一次独自一人离席。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也就随他去了。

    “方先生,你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某个僻静的茶座内,周畅困惑地看向对面的方天佑道。他没有想到前天才分开的,方天佑今天便又找上了自己。

    “我想知道港岛两派争斗的事情?”方天佑开门见山地道。

    “方先生,您听谁说的?”周畅惊讶地看向方天佑道,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是多此一问,以方天佑的本事,想要知道,只怕并不难。

    “这点很重要吗?”方天佑淡然道。

    “这……没错,自从我师父仙逝后,港岛术法界就争斗不断,而且愈演愈烈,这段时间以来,更是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周畅叹息道。

    “主要是梁平安和薛宝林之间的竞争吧?”方天佑又问道。

    “看来方先生知道的真不少啊。我之前之所以不告诉方先生这些,一是不想方先生卷入这场争端;二来,也是因为我港岛术法界一贯的不成文规矩——排外,港岛术法界的事情应该由港岛术师们自己解决,而不应该向外宣扬。”周畅有些歉意地道。

    “所谓的由港岛术师自己解决,是不是就任由梁平安和薛宝林各自接拢势力圈子去火拼呢?你这个陈天师的首席弟子,就不能从中协调吗?”方天佑反问道。

    “这,哎,如今港岛术法界没有人能够说动两人,至于我,虽然仗着师父的威名有几分薄面,在别人面前说话也许有份量,但在梁平安和薛宝林两人面前,也是人微言轻啊。”周畅尴尬地道。

    “我还听说梁平安和薛宝林也并非只拉拢港岛术法界的修炼者,还拉拢了港岛外,甚至是国外的修炼者入伙。”方天佑又说道。

    “嘶,”周畅闻言,越发吃惊,“没想到方先生从大陆来港岛不过四五天,竟然能够对港岛术法界形势了解如此之深。没错,这事我也略有所闻。只不过大家都抓不住证据,梁平安和薛宝林又互相指责对方勾结外人,一时真假难辨。”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阿那隆是他们当中某一人请过来的,后果会怎么样?”方天佑问道。

    “这,不太可能吧。阿那隆在我师父时代就是我们港岛的公敌。无论是梁平安,还是薛宝林,跟阿那隆合作,一旦被发现,肯定要引起港岛术法界的公愤。”周畅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可是他自己也分明动摇起来。

    “无论是他们当中的哪一个,只要联合阿那隆,消灭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到时港岛术法界不就是他和阿那隆说了算了。你们再反抗,再愤怒又有什么用!”方天佑说道。

    “这……”周畅一时语塞,方天佑说得没错,两大天师联手,就算全港岛术师联合起来,也奈何不了,人家还管引不引起公愤呢!

    “港岛术法界一旦发生大震动,不管是对修炼者,还是普通百姓都没有好处,我希望你能够发挥一些积极的作用。”方天佑又接着说道。

    “方先生难道是代表华夏高层而来……”周畅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诧异地问道。

    “多少有点联系,但我并不完全代表华夏高层,港岛术法界争斗的和平解决,对于各方其实都是有利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方天佑说道。

    ps:诸位除夕快乐。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